刑天待得後方那些目光盡數消失后,他蒼白的臉龐上方才湧上一抹血紅之色,而後,一口鮮血直接便是噴了出來。

刑天待得後方那些目光盡數消失后,他蒼白的臉龐上方才湧上一抹血紅之色,而後,一口鮮血直接便是噴了出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你這傢伙,也太拚命了,竟然敢用身體去硬抗造練氣九層巔峰的強者,若不是昨日將火炎體修鍊至初成,現在的你,即便不死也得脫層皮!」見到刑天這番模樣,黃老不由得無奈的道。

「嘿,那傢伙敢動獃獃師妹,那我就斷他一條手臂!」刑天抹去嘴角血跡,笑道。

「為了一個女人這麼拚命,合適么?女人可是禍水啊。」黃老淡笑道。

「你這是在挑撥離間!」

似是聽懂了黃老的話語,全速飛掠中的胡獃獃頓時發出一聲嬌嗔,芊芊玉手帶起一抹寒光,狠狠的甩向黃老。

「嘿嘿。」黃老右手舞動,一圈無色光芒便是將胡獃獃的攻擊彈射而開。

刑天手掌輕拍了拍有些憤怒的胡獃獃,然後盯著黃老,認真的道:「獃獃是我的師妹,不是禍水。」

黃老微微一怔,小眼睛細眯著,而後古怪的笑了笑,輕拍了拍刑天的肩膀,道:「你這小子,難得會有讓老夫欣賞的一面。」

「先尋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你迅速將傷勢修復,然後便直接趕往姆宗炎藏空間核心地帶,從那骨骸傳來的畫面來看,這姆宗炎藏空間中的確有著『噬魂』的存在,嘿嘿,你這傢伙,還真是好運,這消息若是傳出去的話,這南部恐怕就得熱鬧了。」

刑天微微點頭,想起那「噬魂」的強大,他心頭便是湧上一陣火熱,若是能夠真的得到那東西的話,或許他以後的軌跡,都將會因其而改變。

胡獃獃也是聽懂了一人一魂之間的談話,隨即掠進下方深山之中,然後迅速隱去了身形。

刑天的傷勢,雖然不輕,但也並不重,經過小半日的休整后,體內翻騰的氣血也是逐漸的恢復平和,他的,本就比常人強大,傷勢的回復,也遠超常人。

而在傷勢完全恢復后,刑天便是再度啟程,這一次,在馬不停蹄的再度半日趕路后,終於是逐漸的抵達了那姆宗炎藏空間的核心地帶。

火光閃過天際,旋即緩緩的減緩而下,刑天與胡獃獃齊立,目光遠眺,望著那遙遠之處的平原,在那裡,一片看不到盡頭,透著無盡古老氣息的宗派遺址,終於是靜靜的出現在了他的視線所及之處

在那宛如廢墟般的遺址中,卻是不知道有著多少的寶貝,在等待著重見天日的時候!

(未完待續) 「嘭!」

「嘭!」

「嘭!」

……

……

一口氣的功夫,所有人都把自己手裡的三枚黑管炸藥拋了出去,大家也都是刻意散開投擲,避免炸藥在同一個位置爆炸。

等十五枚炸藥全部炸開,漫天水花高高揚起,數不清的大紅魚被炸得飛到空中又落下,場面非常精彩。

等激烈的爆炸衝擊波過去,韓渡他們看向廣大的水面,密密麻麻的大紅魚翻著肚子,浮在水面,一些大紅魚甚至連身體都被炸碎,死得非常徹底。

「壯觀,炸藥的威力被充分利用。」韓渡從巨石上跳下。

「的確,我們可以準備充氣船渡水了。」余勝男拍拍手,和崔凱一起擺弄拿出來的摺疊充氣船。

這個摺疊充氣船自帶打氣筒,不斷用腳踩打氣筒,充氣船就會一點點鼓起來。

「不對啊,你們快看水裡的大紅魚!」孫子超突然指向水潭,原來是死去的大紅魚體內,一隻只雄性銀灰色蠕蟲鑽了出來。

這些雄蟲躲在宿主體內,沒有被直接炸死,快速往韓渡他們這邊游來,很快就爬上了岸,逼得韓渡他們連連後退。

銀灰色長蟲雖然細小,但數量眾多,和它們起衝突,韓渡他們肯定招架不住,而雄蟲們上岸后的舉動也出乎韓渡他們意料,快速貼合在一起,很快變成了保溫杯大小的十二條銀灰色大蠕蟲。

這狀態和玻璃罐子里那些合體的蠕蟲一樣,一般是遇到大危機時才會實施。

望著這十二條大傢伙,韓渡對余勝男說:「不妙啊,我們遇到大麻煩了,你還有什麼裝備可以用來對付這些大蠕蟲」

余勝男面色凝重,搖頭道:「好像沒有了,如果不想被傷害,我建議馬上跑……」

「茲滋滋滋滋……」

然而,這些保溫杯大小的蠕蟲開始搶先發動攻擊,它們前端冒出來大量細密的骨刺,突然有著一道電流沖裡面衝出。

韓渡知道小蠕蟲體內是能夠釋放出某種電流的,現在這些細小的電流都是合攏在一起,成為一道閃電打向韓渡他們。

他們猝不及防,都被擊中,孫子超、崔凱、老黃還被好幾道電流擊中,直接被電倒在地,半天找不到知覺。

韓渡這邊雖然幸運地只被一道電流擊中,但還是被電得搖搖晃晃地後退好幾步,身體麻了半天。

這時他驚訝於這些大蠕蟲的攻擊力時,還有個很大的疑惑浮現在心中,那就是系統提到這些蠕蟲是無眼無耳的,那它們是怎麼鎖定他們這些人的照理說它們應該看不見韓渡等人才對。

難道是它們體內有類似於第六感的感官

韓渡如此猜測時,余勝男大叫道:「韓渡,快過來救人!」

原來是那些大蠕蟲擊中目標后撲了上來,它們採用毛毛蟲的爬行方式,身體弓起再伸展,好在這種爬行速度不快,還沒有撲到孫子超等人身上。

余勝男拖著地上的崔凱往回退,韓渡則是上前拉著孫子超和老黃,一手一個,拖著他們退開老遠。

那些銀灰色大蠕蟲繼續逼近,並且是散開,顯然是想包圍韓渡他們。

「韓哥,快想辦法啊,我他媽不想死第二次啊!」孫子超此刻醒了過來,看到四周的大蠕蟲,心裡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急什麼,不是還沒死嗎」韓渡放開孫子超和老黃,他們已經能動了。

「等我死了就晚了!」孫子超爬起來,躲在韓渡身後。

「茲滋滋滋滋……」

這時十二條大蠕蟲又發動了電流攻擊,這些電流射出來的速度出奇的快,韓渡他們根本沒有躲開的餘地,於是一起被電得癱倒在地。

躲在韓渡身後的孫子超沒能倖免,又一次被電得身體發麻。

韓渡發現大蠕蟲的電流攻擊好像不能連發,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發出第二擊,就果斷拿出身上的弓弩,朝著對面爬過來的一條大蠕蟲射了一箭。

弩箭正中目標,射穿了大蠕蟲的身體,但是只有幾條小蠕蟲的身體被弩箭傷到,斷裂成兩截。

這對大蠕蟲來說好像沒有影響,它們散開,剔除了斷裂的小蠕蟲,重新組合成一條大蠕蟲,體型沒有明顯變化。

「沒用的,像它們這樣的合體生物,弩箭幾乎不起作用。」旁邊余勝男按住了韓渡想繼續射擊的手。

韓渡看向她,這個有著多年探險經驗的大姐頭也是有些絕望了,萬萬沒想到會遭受蠕蟲這般的反擊,原本還以為炸死了那些大紅魚就算一了百了。

其實他們早該想到的,玻璃罐子里的小蠕蟲不就是合體在一起了嗎只是他們忽視了這件事。

「老黃,把玻璃罐子給我看看。」韓渡對面那些大蠕蟲已經完全包圍了他們,並且慢慢爬行,距離他們只有一米多遠的距離,但他也管不了那麼多,現在亡羊補牢研究對手不知道晚不晚。

玻璃罐子遞給韓渡的那一刻,韓渡突兀驚疑一聲,發現玻璃罐子里合體的那條蠕蟲死了,它們已經散開,身體由銀灰色變成了黑色,並且已經開始分解,變成一種黏糊糊的液體。

韓渡憂慮的神色大變,因為這些蠕蟲變成黑色,正是中毒之象,對比之前孫子超中毒后,黑到慘不忍睹的樣子就能確認。

他的目光不由得看向玻璃罐子里那隻大紅蜘蛛王,屍體上有被蠕蟲碰過的痕迹,出現了細密的針孔,看來是合體的蠕蟲發現撞不到罐子,把注意力放在了大紅蜘蛛王屍體上,結果天性使然,它們見到生物就想扎進去操控,最後把自己給作死了。

「我有辦法了!」

韓渡興奮的舉起玻璃罐子,余勝男他們看向裡面,第一眼都發現裡面的蠕蟲死了,殘存的身體黑乎乎的。

「這是……它們中了蜘蛛毒」余勝男喜出望外。

「嗯,這只是大紅蜘蛛裡面的王,想不到毒性如此之強,連蠕蟲都被毒死。」韓渡馬上擰開玻璃罐子的蓋子,露出一臉壞笑道,「給我一根棒槌之類的東西,我要搗碎這隻大紅蜘蛛王,給對面的大蠕蟲們泡製一罐補藥。」 第一百五十六章黃階靈傀

出現在刑天眼前的遠古遺迹,龐大得令人感到震撼,一眼望去,各種雄偉的建築練成一條線,直接蔓延到視線的盡頭,各種修鍊所用的高塔矗立,透著無盡的古老味道,在這等遺迹之前,個人的力量,無疑是如同螻蟻一般渺小。

望著這般龐大得看不見盡頭的遠古遺迹,刑天眼中也是有著掩飾不住的震驚之色,旋即暗嘆,那遠古宗派在那個時代,居然強大到這種恐怖的地步,如此規模,簡直就能相當於一個小型的國度。

「這裡的面積極其遼闊,其中有著不少的隱秘,想來即便已經有著不少人在這些年進入這裡,但必然還未能徹底的將其摸透。」黃老坐在刑天肩膀上,望著那瀰漫著古老味道的遺迹,道。

刑天點了點頭,想要將這種複雜的地形摸透的話,那所消耗的時間,恐怕不會太短,雖然這些年的姆宗炎藏已經被不少人進入過,可那匆忙尋寶間,哪有那等時間,細細的摸透此處地形。

「也不知道北門、黑花宗以及各大勢力趕到此處沒有,還有青雲宗隊伍何處集結,這裡面積太大,根本就無法探測。」刑天喃喃自語。

「別管他們了,先尋找『噬魂』吧,你的《九轉天嘯功》第一轉生所有的吞噬之力乃是按照「噬魂」拓印而出,應該會與其有著一點細微的感應。」黃老揮了揮爪子,道。

「嗯。」

聞言,刑天也是點了點頭,帶著胡獃獃,對著那遼闊的姆宗宗派遺迹之中迅速飛掠而去。

盤旋在遺迹的上風,刑天望著那些被歲月侵蝕而透露出一股濃郁古老味道的諸多大殿,也是不免心生嘆息,如此強大的宗派,也難擋歲月長河。

在刑天降緩著速度飛行在遺迹上方時,也是偶爾能夠見到一些身影自那龐大的遺迹中掠過,想來也是一些輕車熟路闖到此人的人馬,但他卻並沒有主動湊上前去,來到這裡的人,不是獨行俠便是有著自己的勢力隊伍,對於外人,必然是信不過的,到時候不僅反而沒半點好處,還引來諸多麻煩。

「等等!」

隨著這種緩慢的飛行探測,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左右,刑天心頭突然一動,目光豁然轉向遙遠處,那裡,有著一座格外雄偉的山峰,山峰之上,有著不少特殊的修鍊古塔,看那規模,應當不是尋常的宗派弟子所能夠享受到的。

而且,在那座雄偉的山體中,刑天識海內的金色光點,的確是悄悄的跳動了一下,雖然那種跳動極為的細微,但此時的刑天時時刻刻都是在注意著體內的動靜,卻依然是極為敏銳的察覺到了這種變化。

「有動靜了?」黃老也是一驚,旋即連忙問道。

「似乎有點跡象的樣子。」刑天眼中也是有些驚喜之色,飛快的對著那座雄偉的巨山掠去。

這座山峰,高達千仞,怪石林立,一股股濃郁得令人感到恐怖的元力匯聚在此處,隱隱間,居然有著匯聚成霧氣狀的趨勢。

在山峰上,修鍊所用的高塔林立,看得出來,此處在這遠古宗派內,應當有著一些地位,至少,不會是尋常弟子便是能夠在其上修鍊的。

當刑天降落在這山峰時,立刻便是察覺到一些目光從各處看了過來,這些都是先行趕到此處的人,這座山峰如此雄偉,即便是在這遼闊的遠古遺迹中,也是算得顯眼,所以倒是有著不少人被吸引而來,漫山遍野的搜尋著各種寶物。

而對於刑天的到來,一些人皆是面帶警惕之色,但也無人輕易出手,在之前,刑天展現出來的實力,也是算得上一種震懾,誰也不想在這裡平白無故的得罪這麼一個狠人。

無人上前打擾,刑天也是樂得安靜,和胡獃獃二人徑直竄進茂密的山中,順著那種淡得無法形容的波動,曲曲扭扭的對著深山挺進。

巨山之中,涌盪著淡淡的元力霧氣,視線也是受到阻擾,再加上深山中隱藏著不少的兇悍的妖獸,尋常人倒也是不敢太過的深入,但這對於刑天來說,顯然並不成什麼問題,有著黃老幫忙掩蓋氣息,他可不怕被此處那些妖獸盯上,因此,在深山老林中穿梭了將近半個小時左右後,他的腳步,終於是緩緩的停了下來,面色驚異的望著出現在面前的一扇巨大石門。

石門極為的巨大,其上布滿著青苔,一股古老味道迎面撲來,在那石門上,顯然曾經有著極為繁複的符文,但隨著歲月的流逝或者其他的緣故,那種符文,已是淡不可見,但依稀間,刑天還是能夠感覺到那種符文殘留的強大。

「這裡已經有人進入過了。」刑天望著那裂開一道縫隙的石門,再看看地面上的一些腳印,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他所感應到的那種波動,在這裡便盡數的消失了,想來這隱藏在深山之中的洞府內,應當是有著一些與「噬魂」有關的東西。

「先進去。」黃老揮揮手,就算是有人捷足先登了,那也得將「噬魂」搶到手!刑天不知道『噬魂』的重要性,可來歷強大的她知道!

「嗯。」刑天顯然也沒有打算因此就放棄,點了點頭,便是率先掠進洞府之內,胡獃獃跟上。

進入石門,光線便是變得暗沉了下來,刑天沿著山道飛速前行,而隨著這般前行,他也是發現,這條通道,帶著一些傾斜,似乎直通地底之下。

山洞之中,面積也是極為的遼闊,而且石道眾多,路線極為的複雜,如同一個迷宮一般,若是常人走進來,怕是看一眼就得有些眼花。

而刑天在面對著那些多達數十條上百條的石道時,倒也是有些遲疑,不過所幸那種若隱若現的波動,給予他指明了一條道路,當下毫不猶豫的順著那一條石道奔跑而去。

兩人一魂,閃電般的自石道中掠過,而隨著這般奔跑,刑天的眉頭也是越皺越深,因為他發現,就連這裡,竟然都是有著一些腳印,而且一些腳印還比較新,顯然在他之前不久,便是有不少人進入過這裡。

「難道真被人捷足先登了?」想到此處,刑天眉頭不由得皺得更緊,速度陡然加快,數分鐘后,其腳步猛然一頓,攔住身後的小炎與小貂,此時,在他的前方,已是出現了一些亮光,他小心翼翼的走上去,頓時,一個極為巨大,但卻宛如蜂巢般的圓形黑洞,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這是!」

刑天有些愕然的望著那巨大的圓形黑洞,這黑洞彷彿直達地底深處,黑洞周圍,有著密密麻麻的洞穴,隱約間,能夠見到一些斷肢散落,看得人有些毛骨悚然。

「那些是靈傀。」在刑天為那些觸目驚心的斷肢驚異間,胡獃獃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這是什麼地方?」刑天有些詫異的問道。

「應該是靈傀飼養場,一些強大的遠古宗派中,總是有著修鍊元力與念力的弟子,而這種靈傀飼養場,便是鑄造靈傀,任由那些弟子挑選。」黃老道。

刑天暗暗咂舌,這些遠古宗派的弟子待遇真是好,連靈傀宗派都給他們準備得好好的,這種待遇,恐怕就算是傀儡門都辦不到。

「果然是有人先到了此處。」黃老接下來的話語,也是讓得刑天一驚,目光急忙順著望去,果然是見到,在那龐大無比的靈傀飼養場處,有著一道道人影矗立,細細看去,原來是有著一道道鐵鏈從巢穴四周蔓延而開,形成一片鐵網,而他們的身形,便是立於鐵網之上。

「是傀儡門的人馬!」刑天的目光,第一眼便是見到了那曾經與他交過手的一道身影上,當下眼神一沉,那傢伙,正是萬青。

「還有北門的人。」胡獃獃在一旁插嘴道。

「嗯。」刑天目光一轉,果然是見到,在距傀儡門等人不遠處,花楹楹也是領著北門的人馬在此,不過看雙方的氣氛,似乎並算不得太好。

「先看看情況。」

刑天輕聲道,這裡的面積極端的遼闊,人處於其中,就如同螻蟻般,他們要隱藏起來,倒是極為的容易。

胡獃獃也是點了點頭,而後兩人一魂便是悄悄的掠出通道,落到那飼養場的邊緣處,躲於巨石后,望著下方那劍拔弩張的雙方。

由於距離隔著比較遠,雖然刑天能夠知道雙方似乎是在爭執著什麼,但一時間卻不知道究竟是在爭執何物。

「他們是在爭執一具黃階靈傀。」黃老盯著下方,突然道。

「黃階靈傀?」聞言,刑天面色頓時一變,黃階靈傀雖是最低等階的靈傀,但已經比萬青的九級靈傀高了一級,黃階等級靈傀,可是足以跟築基期的強者媲美。難道這些傢伙竟然如此好運的發現了一具可以收服的?

「靈傀在何處?」

刑天目光閃爍,旋即低聲問道,他青雲宗與傀儡門恩怨不小,若是真讓那萬青得到黃階靈傀的話,恐怕第一個就會拿來對付他們青雲宗,所以,這東西,絕對不能落在傀儡門手中。

至於北門,刑天雖然與他們沒什麼恩怨,但也不想將如此寶貝拱手送人,反正大不了到時候得到了靈傀,助北門將萬青這些傢伙收拾罷了。

「嘿,好小子,又動壞心思了,不過老夫喜歡,寶貝可不能給別人拿了!」聽到刑天這話,黃老也是嘴角一裂,雙眼放光的怪笑道。

「不過先不急,等他們動手起來了,我們再瞧瞧潛入其中,趁他們無法分神時,取走那黃階靈傀!」 第一百五十七章動手

「花楹楹,這裡可是我傀儡門先發現的地方,你們北門可不要太過分了!」 千金騙愛請矜持 靈傀飼養場的鐵鏈網中,萬青眼神略有些陰沉的盯著前方不遠處的花楹楹等人,沉聲道。

「咯咯,萬青,話可不能這麼說,這姆宗炎藏空間內,任何東西都是無主之物,可不能因為什麼先來後到便是判定誰是主誰是次,不然的話,除了第一位進入到這裡的人之外,其餘人,難道都沒有資格前來么?」面對著萬青的喝聲,花楹楹卻是掩嘴嬌笑道。

「哼,當初我傀儡門為了將此處這些麻煩清理掉,不知道損失了多少人手,如今你們這就想來分一杯羹,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在萬青身後的萬古道。

「此間寶物,有能力者得之,說其他的又能有何用?」花楹楹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展現出那充滿著誘惑的妙曼弧線,而後笑道:「其實我們所想的不多,只要你們能將下方那一具黃階靈傀給予我北門,我們立刻就離開。」

「做夢!」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