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出手的人,他都直接還擊,被困在這裡的,沒有一個蛻凡期,莫問道隨意出手,就可以解決掉了。

凡是出手的人,他都直接還擊,被困在這裡的,沒有一個蛻凡期,莫問道隨意出手,就可以解決掉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不到十息的時間,該收拾的都收拾了。

「你們還有意見?」

莫問道看著剩下的那些人。

誰有意見的,可以向他出手,他並不介意,多出手一次。

「他們死有餘辜,和我們沒有關係!」

「大人,我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

剩下的多是求饒聲。

也有撇清關係的,莫問道的實力,他們是見識到了,沒必要拚命。

就算他們要拚命,也打不過莫問道,何必為了一點東西,把自己的命留在這裡。

「你們三個留下東西,就可以離開了!」

莫問道點出了三個人。

有三個比較明智,沒有向莫問道出手,倒是沒有什麼問題。

東西是要留下的,不然也不能離開,他們應該知道,要怎麼選擇的。

「好!」

「東西都在這裡了!」

「多謝大人不殺之恩!」

三人不得已之下,只能妥協了。

至於那些沒有事情的人,也算是鬆了一口氣,碰到莫問道這麼一個煞星,他們真是夠倒霉的。

其中,也算是珍寶閣,要負責大部分的責任。

有莫問道這麼一個煞星來到,不提前告訴他們,珍寶閣的高手,還都提前的逃掉了,這是不能忍的事情。

莫問道占著,絕大部分的怨氣,珍寶閣也要算一部分。

「你們走吧!」

莫問道打開一條通道。

剩下的這些人,基本都是不值得他為難的,以前他是不可能,留下這些人慢慢聊的。

要不是珍寶閣的那些高手,提前逃掉了,他也沒有必要,大費周章的留下這些人,浪費了他不少時間。

不過,莫問道一直在感應著,五百里之內動靜,倒也沒有感應到,任何的異常情況。

在他來到這裡開始,就一直監視著五百里內的範圍,看看有什麼異常,那就很可能是珍寶閣,那些逃跑的人。

莫問道在這裡,弄出了那麼大的動靜,對方還是沒有什麼反應,讓他相當失望。

接下來,該做什麼還是要做的,好在這裡的人,在他來之前,就算是逃走了,也沒有拿走多少東西,不至於白白的跑一趟。

半個時辰后!

「來得真快!」

莫問道感應到,追殺他的人來了。

為了配合一點,他收起飛刀,下一個瞬間就消失了,他要躲開這些人。

按照以前的做法,他是需要逃走的,現在也需要逃走,才能讓對方追殺他,就莫問道現在一個人在這裡,是沒有辦法解決掉一個小隊的。

在莫問道離開了一息之後,珍寶閣的一隻五人的隊伍,他們還是來晚了一步。

「又讓他逃掉了!」

「那小子跑的真快!」

……

來到了化為廢墟的珍寶閣前。

只能感慨於莫問道,逃跑的速度,他們可一接到消息,就往這裡趕來了,卻還是慢了一步。

好在這裡沒有太大的損失,也算是慶幸的一點了,高手可是很難培養的,莫問道拿走的東西,珍寶閣還有的是。

「現在追,還是怎麼樣?」

有人提出了下一步怎麼行動。

追殺莫問道,似乎是應該的行動,卻又是很麻煩的事情。

他們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卻不能和莫問道一樣,可以很隨意的使用,比起莫問道的速度,他們的劣勢是很大的。

要是這麼追莫問道,基本是不太可能,追得到的。

也只有另一種可能,在莫問道出現的時候,他們再往那個地方趕去。

「只能等了!」

領隊的人臉色陰沉。

他們出動了那麼多人,連一個大宗師都收拾不了,現在已經成為了笑話。

追殺莫問道,已經成為了他們,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追殺到。

「下一個目標!」

莫問道看著海圖。

這一次行動,讓莫問道感覺到,身上的秘術印記,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他可沒有那一種,一步就一萬里的身法,不然這一個麻煩,就得到解決了,用不著他煩惱。

沒有一步萬里的身法,莫問道還可以考慮,使用另一種方法,把身上的秘術印記,給暫時的屏蔽掉。

消除掉的辦法,是最簡單的,莫問道也是知道的。

要把這印記,暫時的屏蔽掉,就需要多費一番手腳,莫問道不知道沒他自己弄出的印記,對方能不能認出來。

對於怎麼對付,這一個印記,莫問道有兩種辦法,離得遠的情況下,對方就感應不到。

另一種感應不到的辦法,就是使用陣法隔離,那個就需要到一個,十分強大的陣法,莫問道的周天陣法,符合這一個條件。

問題是,莫問道使用了陣法,他的身法必然,受到一定的限制。

也就是這樣,莫問道只能,考慮清楚自己,到底要怎麼樣行動,才能讓自己節省時間。

要是他也有著,和珍寶閣那一種,用來趕路的天器,就不用考慮身法的問題了,他缺的就是這種東西。

「這一次,一定不會讓你們逃掉!」

莫問道已經惦記了,對方趕路的天器。

追殺他的小隊,每一個隊伍都有著,一個用來趕路的天器。

只要拿下一隻小隊,就可以得到他們的天器,為了得到那一件天器,莫問道是不可能,讓他們逃掉的。

先挑選了一個目標,莫問道考慮到,他速度的問題,要接近一萬里的範圍,才會開啟陣法,再使用其他的方法,往珍寶閣趕去。

至於莫問道,有沒有考慮到,他去的地方,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就不是目前考慮的事情。

半個時辰后!

距離莫問道,選定的目標,還有一萬三千里的距離。

他所在的位置,距離珍寶閣的距離,並不在對方的感應範圍內,莫問道接下來,只要在無聲無息之中,趕到這一個分部所在的地方,就達到了他的目的了。

九把飛刀再度,變成了一把兵器,莫問道打算藉助,這一把兵器趕路。

「就靠你了!」

莫問道看著手中的兵器。 和他師父教的那一種,踩在兵器上的做法不同的是,莫問道這一次,是和這兵器,一起化為一道光芒。

「慢了一些!」

莫問道感應到,速度慢了很多。

一步五百里,那種程度的身法,確實是非常快的。

現在使用兵器趕路,慢了差不多一半的程度,對於莫問道來說,感覺到有些不習慣。

不過,速度是慢了一些,卻沒有那麼大的消耗,這速度還在,不斷的提升之中,在趕路的途中,可以恢復他的功力。

好的和不好的,都很明顯。

按照他自己,原來的那種速度,也就一刻鐘的時間,就可以輕鬆跑出萬里之外。

兩刻鐘過去了!

珍寶閣已經,在莫問道感應的範圍內。

「看你們這一次,往哪裡跑!」

莫問道降落在珍寶閣門前。

一道光芒落在珍寶閣門前,還是引起了極大的關注,這裡本就是,很熱鬧的地方。

「好華麗的趕路方法!」

「這又是哪一個勢力,出來歷練的弟子!」

……

莫問道的到來,引起了眾人的討論。

那麼花哨的趕路方式,讓很多人的好奇的,卻沒有敢上前搭訕的。

莫問道沒有理會,這些人的討論,他的兵器散開,化為了一個陣法,將珍寶閣包圍起來。

「沒想到,你小子竟然出現在這裡!」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

……

歡迎莫問道的,是追殺他的人。

在這一個珍寶閣之中,正好就住著,這五個追殺莫問道的人。

「我也正要找你們!」

莫問道十分淡定。

看到這五人,莫問道覺得,這一次的行動,似乎是浪費了。

他可不能就這麼認輸,對方才五個人,在他的準備之下,不見得可以逃掉,他也在考慮著,是不是先引走這一隊。

「小子,你已經消磨掉了,我們的秘術印記,怎麼還跑來這裡送死?」

對方疑惑的看著莫問道。

在莫問道的身上,他們已經感應不到了印記,要不是他們知道,眼前的莫問道,就是他們追殺的人,還以為是誰冒充的。

既然磨滅掉了,他們種下的印記,什麼地方舒服,就去哪裡的。

可莫問道偏偏,就跑到這裡,來到他們的面前,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的。

「你們抓得到我?」

莫問道反問了一句。

有印記的時候,對方就拿他沒辦法,現在印記被屏蔽了,更加不可能找到他了。

要不是擔心著,對方不會追殺他,他早就引著這些傢伙,去他布置陷阱的地方了。

「你這一次,還能跑掉?」

對方相當自信。

覺得他們一定,可以留下莫問道的。

在他們聊天的,這麼一會兒,他們也布置了後手,避免莫問道逃掉。

「你以為你們的布置,對我有用?」

莫問道語氣中充滿了不屑的意味。

對方的小動作,怎麼可能瞞得住他,倒是讓莫問道覺得奇怪的是,什麼時候對方也考慮,布置陷阱等他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