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見霸血城眾人戰魔,都是軍團長為先,祭出大量法寶消耗天魔體力,後方一隊二隊三隊四隊……準備各種陣法,層層結網,才能勉強將最強的天魔拖死。

之前見霸血城眾人戰魔,都是軍團長為先,祭出大量法寶消耗天魔體力,後方一隊二隊三隊四隊……準備各種陣法,層層結網,才能勉強將最強的天魔拖死。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上一次代團長與楊叔配合,以三十六手聯合戰法擊殺一尊偽還虛魔頭,已經創下了今年的最快戰績。

萬萬沒有想到鎮魔小小這廝……只用一掌……特么只用一掌啊啊啊啊啊!

不行!

她是毒婦……

我堂堂男子漢,絕對不能拜倒在她浸了毒的小短褲下。

媽蛋!

可是真帥……

容我再尖叫三聲啊啊啊啊!

鎮魔浩蕩小臉通紅,心臟狂跳,眼中掙扎的光火,在不斷地跳動,腦海中兩個聲音,激烈爭吵。

雖然一方面還無法忘記真小小每每獰笑著將自己踩在地上摩擦的侮辱,但另一方面,小浩子體內的熱血,亦前所未有地灼熱瘋狂。彷彿剛剛小毒婦施展的手段,才是他畢生在追求的戰道!

遠比軍團長們那種一步一打,紮實卻無趣的規矩,有趣多了!

強敵!

不但赤鎧軍大軍騷動不安,就連剛剛獰笑著圍繞在真小小四周的天魔們,都震驚地連連後退!

可怕!

它們目眥欲裂地看到隊長的骨渣,從那看似纖柔的少女指尖划落。

她用的,到底是什麼術?

來不及細細觀察,真小小又動了。

這一回,只是雙手張於風中,用力向胸前合抱。

萬滴血,於體內激蕩不止,夾雜著對英魂殿內,鎮魔嘯天的敬意,對鎮魔野豹的惋惜與沉痛……真小小眼眸深處,迸發出兩束可怕的煞氣。

「死!」

無形血威,綻放長天。彷彿一道雷電,迅速穿透天魔們的身體。

嘭嘭嘭嘭嘭嘭!

連爆聲起,空氣開裂!

所有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然而那些圍攻於新少主四周的魔頭們,便依次自爆!紛飛的骨花,還有那延綿不盡的巨響,直接將所有人的三觀崩了個粉碎!

不過一眨眼的功夫,以真小小為中心,方圓五百米內,沒有活物!

只有徐徐向外擴散的天魔屍體,還有那不可形容的戰神般的威壓!

雖然天魔來勢洶洶,數量無以計數,五百米戰域,對於遼闊的戰線來說,不過像是長長的海岸旁,一隻蛋殼兒。

但就是這發生在戰線一角的意外,不但令所有天魔推進的速度減慢,甚至也讓前來「救駕」的七大軍團,沉寂地駐足於虛空之中。

「咕嘰。」

林蕭軍團長狠狠地吞著口水。

楊虎臉色紅如太陽,簡直不能面對自己之前那些不遜的言辭。

而資歷最老的榆子磨則激動得老淚都要從眼中飆出! 方泠剛一露面,便讓房內的溫度降低不少,和風騷的陳雪相比,方泠就像是一塊冰山。凝脂般的肌膚,冰冷的神情,就算擁有著一張無可挑剔的臉蛋,給人的感覺也是非常冷,難以靠近。

如果說僅僅這樣也就算了,畢竟性格冷淡的女人多的是,偏偏方泠除了這些外,頭髮竟然是白色的。白色長裙,白色長發,如果不是方泠眼中閃爍的那一抹靈動,幾乎會讓人懷疑,方泠是不是一具冰殭屍。

修為雖然只是四星魔士,但是方泠在土系,甚至在龍盾學院都是一個沒人想要招惹的女人。據說只要被她惦記上,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方泠師姐!」陳雪也收起自己的嬌媚,沖著方泠躬身道。

「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說什麼他不是我龍盾的學生,院長都點頭的人,你們有什麼資格議論?他又哪點比你們弱,你們兩個簡直是混蛋,馬上將該辦的事情都辦了,再敢拖延,你們知道後果!」方泠漠然道。

「是,我這就辦!」王不然急聲道。

「哼!」方泠冷哼一聲,轉身走出房間,自始至終沒有瞧蘇葉一眼。

「白髮方泠!」蘇葉暗暗記住這個名字。

有著這個小插曲,王不然不敢再猶豫,很快便將手續都辦好,並且告訴蘇葉宿舍在什麼方向。蘇葉瞧著王不然這麼聽話,也就沒有再多事,轉身走向宿舍。直到兩人都走掉,王不然緊繃的神經才算是放鬆下來。

「然哥,你說方泠她憑什麼這麼和咱們說話,她又不是老師,我真是咽不下這口惡氣!」陳雪憤聲道。

王不然眼底劃過一抹猙獰,湊在陳雪耳邊低聲道:「放心吧,她囂張不了多久,很快會有人收拾她。」

「是嗎?然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陳雪眼珠一轉,挽上王不然手肘,笑著道。

「嘿嘿,想知道嗎?走,陪然哥出去逛逛。」

……….

蘇葉沒空去搭理這對姦夫淫婦,很快找到宿舍,將所有東西都拿出擺放好。作為一流學院,龍盾在住的方面比基德更加優越。每一間宿舍竟然都是一個小院,為的便是能夠讓每個學生擁有一個更好的修鍊環境。

「趁著現在還有點時間,好好的在學院逛逛,熟悉熟悉地形。」蘇葉洗漱完后,拿著一張學院發的地圖走出小院。

龍盾學院很大,有些地方是教學區,有些地方是訓練場,有些地方是比斗台,有些地方是娛樂區。整個學院就像是一個小國家一般,五臟俱全。蘇葉要做的便是儘快熟悉這座學院,知道什麼地方安全,什麼地方危險。

隨著蘇葉三人的報到,龍盾學院這次的招生算是結束。諾頓城所下轄的十個二流學院,各自擁有三個推薦名額,這樣下來便是三十個人。三十個三星魔士在三天內,全部搖身一變,成為龍盾學院的人。

龍盾學院並沒有準備給他們任何休息的時間,報到日結束后,第二天所有人便要和其餘一年級的魔士一樣,進行修鍊。

要知道這其中還有著一個差別,這種通過試煉任務從十所學院推薦上來的人,和龍盾學院自行招錄的不同。如果說他們在兩年內沒有突破成為四星魔士,便會被龍盾學院辭退。而龍盾招收的學生,卻沒有這個要求。

就像是王不然和陳雪,就算是十年內沒有成為四星魔士,只要有錢便可以永遠在學院內呆著。

這便是龍盾學院的規定,別試圖去議論這個公平不公平,那沒有任何意義。想要真正成為龍盾的一員,你便必須拿出足夠的實力來證明,你有著這個本錢。

蘇葉經過一天的忙碌遊逛,總算是將龍盾學院的大地方認了個七七八八,雖然沒有做到全都掌握,卻也能做到不會迷路。結束這個活兒,當蘇葉回到小院后,便又開始每天的必修課:鬥氣心法修鍊。

「嗖!」

夜晚的龍盾學院是安靜的,每個人都呆在各自的小院內修鍊。從中午便消失的秦詩云這時出現在龍盾學院內,雙腳剛一落地沒有任何停頓,便像是一陣風的向著前方奔去,眨眼間便融入夜色中。

龍盾學院西北角,一座小院內閃爍著昏暗的燭火,兩扇嶄新的木門和有些破舊的小院極為不搭調。木門的旁邊,掛著一個牌子,上面一行大字很為刺眼:誰踢誰混蛋!

「嘿嘿,還是老一套!」

秦詩云出現在小院前,掃了一眼木牌,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想都沒想右腳便揚起,狠狠的踢向兩扇嶄新的木門。

「嘭!」

幾乎就在兩扇新門被葬送的瞬間,院內撲出一道人影,雄渾的土系鬥氣瘋狂的攻出,像是一頭黑熊,散發出強勁暴戾的氣息。每一拳每一腳,都激起無數道殘影,血腥的味道肆無忌憚的釋放開來。

「你個混蛋,老子讓你踢,**的沒有看到木牌嗎?誰踢誰混蛋,你還踢!知道不知道,老子這個月光是門就換了三次。你們一群混蛋,都拿腳當手嗎?」男人一邊進攻,一邊憤怒的喊著。

「我說,陳展老鬼,你真他媽的下狠手那。這麼多年沒見,沒想到你的土系鬥氣竟然修鍊到這個地步。不錯,有進步,更兇殘,更暴力,更血腥,我喜歡,哈哈!」秦詩云大笑著道。

「嘭嘭嘭!」

兩人閃電般的對戰了幾百拳才分開,在秦詩云眼前出現一個男人,別看身高只有一米七,卻相當的精悍。兩隻眼睛閃爍著一道道精光,全身肌肉緊繃成塊,每一處都凝聚著一股強大的力量。

他便是老鬼陳展,龍盾學院的一個狠角色。

說起陳展,或許有人會說陳展不就是龍盾學院土系執掌者,或許有人會說陳展不就是當初龍盾六俠客之一,但是和這些人相比,更多人提起陳展,腦中第一時間想起的肯定是老鬼這個名字。

陳展之所以出名並不是因為七星大斗師的身份,而是因為陳展的敢戰,陳展的血戰。在同階的魔士中,陳展修為不敢說是最強的,但絕對是最好戰,最嗜血的。

不戰是不戰,只要交手,陳展絕對是一副拚命的勁頭。要麼是殺死對方,要麼是被對方殺死,這便是陳展的作戰信念。

「老狐狸,說吧,找我到底什麼事?你可是無事不登門。不過先說好,要是找我要東西,免談!」陳展揚起眉角沒好氣道。

秦詩云笑著瞧向陳展,眉角一抖道:「陳展,我保證我要是說出這話,你肯定不會在乎兩扇破門,就算是再多的都會拿出讓我踢,你信不信?」 司朵棉看到謝錦飛后,站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

謝錦飛比她還不好意思。

哪個男人在喜歡的女孩兒面前,不希望是英明神武,偉岸高大的形象?

可他現在……太狼狽了!

簡直羞恥到無地自容。

原本有些羞澀慌亂的司朵棉看他手足無措,倒是鎮定了幾分。

這裡是她家。

她是東道主。

人是她請來的,她要掌控局面。

她對謝錦飛做了個的手勢:「飛哥,請坐。」

「謝謝。」謝錦飛拘謹的在她對面坐下。

司朵棉給他倒了杯水,「飛哥,喝水。」

「好的,謝謝。」謝錦飛接過水杯,心臟跳的像是得了心臟病。

司朵棉坐下后,寒暄兩句,切入主題,「飛哥,我讓二哥請你過來,主要就是想問問,飛哥為什麼選我?以飛哥的條件,我相信飛哥一定有很多選擇。」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選你,」謝錦飛慫的根本不敢看司朵棉的臉,雙手抓著水杯說:「就是當五哥問我,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時,我……我一下想到了你。」

司朵棉臉紅,小聲問:「只有我一個嗎?沒、沒再想想別人?」

「沒了,」謝錦飛尷尬的要死,攥著水杯的手,力氣大的幾乎要把水杯捏碎,「就只想起你一個,沒有想到別人。」

司朵棉臉色更紅,「那飛哥的意思……飛哥是不是……嗯……是不是喜歡我?」

司朵棉偷偷看了謝錦飛一眼,發現謝錦飛低頭看著地面,緊張的像是犯了錯誤的小學生似的,她又鎮定了幾分。

她原本也沒敢看謝錦飛,現在一看謝錦飛沒看她,她就光明正大的看謝錦飛了。

謝錦飛長的很帥氣俊美。

她家幾個哥哥都很英俊帥氣,所以等閑的男人入不了她的眼。

在她心目中,她幾個哥哥,自然是最好看的,謝錦飛的顏,絕不在她幾個哥哥之下,看上去非常的順眼。

盯著謝錦飛看了片刻,司朵棉想到一個詞:賞心悅目。

長的好看的男人很多,但是這個男人,她看著特別的有感覺。

她看著看著,心臟跳的更快了。

謝錦飛躊躇片刻才說:「棉棉,我不想騙你,我不知道什麼叫喜歡……但是五哥問我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我只想到了你一個,你說,這是不是就是喜歡?」

「我覺得是……」司朵棉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一聲,「那飛哥,我能不能問你一下,你喜歡我什麼地方?」

謝錦飛思考片刻,一一列數:「漂亮,可愛,陽光……」

其實漂亮、可愛、陽光的女孩兒很多,非要讓他說個為什麼只想到司朵棉的理由,他也想不出來。

非要讓他說,就是一種感覺。

他就是對司朵棉有感覺,對別人沒感覺,就這麼簡單。

司朵棉看著謝錦飛拘謹的手腳沒處放的樣子,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她沒辦法用語言形容,反正就是……非要讓她和他在一起,她並不抗拒。

如果不考慮個人問題,只為家族考慮的話,謝錦飛是非常好的聯姻對象。 「少他娘的在這裡廢話,別人不知道你,老子還不知道,就你那張嘴,死人都能給說活。我還求著你踢我的木門,我吃飽撐的不是。趁我還沒有發怒之前,趕緊滾蛋,不然我非要從你這老狐狸身上拔下幾根毛。」陳展冷聲道。

「真的嗎?你確定不想聽?我這次可真是沒有騙你,過來是想讓你幫我訓練一個人。要是錯過這個機會,你可就後悔去吧。」秦詩云根本就不怕陳展不上鉤,自顧自的笑著道。

「滾蛋!」陳展可不認為同樣作為土系的大斗師,秦詩云會讓自己給他訓練人。雖然說兩人所擅長的方向不同,但是秦詩云七星大斗師的修為卻是實打實的。

「唉,既然你這麼不願意,那我也就不勉強了,可惜了一個蘇家的人,本想著讓你一起來,唉,可惜嘍。」秦詩云搖晃著腦袋轉身就要走掉。

「你說什麼?什麼蘇家的人?老狐狸,你葫蘆裡面到底賣的什麼葯,不能一次說完?」陳展一個錯身擋在秦詩云眼前急聲道。蘇家,難道是那個蘇家不成。

「是你讓我滾的。」

「我沒有讓你滾,我讓滾的是混蛋,你又不是混蛋。」

「可是我踢壞了你的兩扇新門。」

「兩扇破門沒什麼大不了的,老子都習慣了。」

「你確定要請我在天香閣內吃一頓?」

「不就是天香閣,我還請得起。」

「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聽好了,老鬼,我讓你訓練的人叫蘇葉。不錯,他就是你剛才所想的人,是蘇家惟一的嫡系傳人。」秦詩云肅聲道。提到蘇家,就算是秦詩云神情都不由凝重幾分。

「真的是那個蘇家?擁有著元素血脈的蘇家?老狐狸,你沒有騙我吧?這怎麼可能?當年咱們被蘇家老太爺救下,這麼多年尋找蘇家的人,一直沒有消息。現在你說他是他就是,你能確定?」陳展急聲道。

「老鬼,什麼事都能拿來開玩笑,這件事絕對不能。想當年咱們龍盾六俠要不是蘇家老太爺救下的話,早就死掉,哪裡還能活到現在。這個蘇葉從一年前來到基德學院,我便留意上他。

而直到前幾天基德城內趙家家主趙無常被殺,我才敢肯定,蘇葉就是蘇家的嫡系傳人,因為出手的人是蘇昊。儘管咱們當初在蘇家住了沒幾天,但是蘇老太爺的兒子蘇昊,我是不會認錯的。我相信,換做是咱們六人中的任何一個,都能一眼認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