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酒神大帝的寶藏之處!」擎天大帝忽然極為激動的道。

「這是,酒神大帝的寶藏之處!」擎天大帝忽然極為激動的道。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陸展也是一驚,沒想到剛剛得到了風火大帝的寶藏,卻又得到了酒神大帝所留下的藏寶圖,連陸展都覺得自己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此處,說不定能有大帝的屍首!」擎天大帝激動無比,他一直想要復活,如今實力已經恢復到了刑天境界,只需要再過一段時間恢復到巔峰狀態也不是不可能,如今重要的是得到肉身,若是沒有肉身光有靈魂也沒有任何用處!

「這裡指出酒神大帝的寶藏在何處么?」陸展問道,他也想趁早幫助擎天大帝恢復實力,畢竟擎天大帝一直幫助過陸展,陸展也算是感激想要報答對方!

「域外戰場,酒神大世界,不過那裡已經廢棄了許久,而且,早在幾萬紀元之前就被許多大人物搜尋過,應該沒有什麼寶藏!」擎天大帝也是極為疑『惑』!

陸展點了點頭道:「反正,待得這邊的事情完了之後,帶著我那些兄弟會去一趟域外戰場修鍊的,擎天大帝放心!」

擎天大帝感激的對著陸展道:「多謝!」

陸展笑了笑!

此次,陸展的收穫是無與倫比的巨大,前所未有的巨大,風火大帝雖然沒有將他的功力傳承與自己,不過卻將他的寶藏拱手讓給了陸展,這已經讓陸展滿足了!

陸展緩緩走出了洞窟,便發現自己竟然在剛剛那大鼎之外,陸展轉身驚奇的看著大鼎,這大鼎之內竟然是一方世界!

一出現在宮殿,風揚就跑了過來!

「大哥,你剛剛去了哪裡,我找你大半天沒有找到!」風揚看起來找了陸展許久!

陸展微微一笑道:「沒事,只是遇上了一些麻煩罷了,對了,你有沒有找到什麼寶藏?」

風揚看著陸展嘿嘿笑道:「大哥,這次小弟可是收穫頗大,你可千萬被跟那些傢伙說,我這次足足拿下了七八百件仙王之器!」

陸展心中一驚,他越發覺得風揚不簡單了,他從以前就開始想,風揚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過怪異了,走路都能踩到寶物,出門就能被寶物撞到,連陸展都是藉助了路西斯的力量才能得到風火大帝的寶藏,可是這個傢伙卻在自己苦鬥的一段時間就得到了七八百件的仙王之器,這讓陸展心驚無比!

「哦,對了。大哥,你有沒有找到什麼寶藏?」風揚問道!

陸展點了點頭道:「剛剛我陷入困境發現裡面竟然是一座寶藏庫,我已經收取了其中的寶藏,收穫極大!」

風揚嘿嘿笑道:「那就好,不過那幾個人也收穫很大,玄王貌似得到了極為厲害的功法,唐王得到了一件趁手的神兵,我剛剛一瞅至少是一件中品仙王之器,雲姑娘貌似也有奇遇!」

這並沒有讓陸展吃驚,這幾個人都是天之驕子得到一些寶藏,一些奇遇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陸展招呼了風揚,先行走出了宮殿。

出了宮殿之後陸展就跟風揚開始商量起前往域外戰場的事了!

「好啊,域外戰場,我可是很想去了,據說那裡極為危險,但是同樣奇遇也是重重,不定都能被寶藏給絆倒!」風揚顯得極為興奮,看來他早早的就想去一趟域外戰場了!

陸展不禁莞爾,這風揚平常看起來膽小無比,畏畏縮縮,不過一聽到寶藏眼睛都亮了!

「回到東龍大世界,先各自辦完事情之後,咱們就在西風城中見面吧,我也去該看望看望爹娘了!」陸展眼神不禁有些『迷』離了!

自從,那次西風城大變之後陸展已經足足有三年沒有見到父母了,他心中是極為想念的! 「呼~真是舒服!」陸展靜靜地躺在水中,這裡是黃府內的一間浴室,極為寬闊,光浴池就足足有十丈之長,十丈之寬,而且裝飾也極為華麗,浴池內部用的是上好的溫玉,傷筋動骨的人進去泡一泡不到半個時辰就直接好了。

風火大帝的洞府一行之後眾人都全部回到了黃府,玄王和唐王跟陸展等人道別前往玄家,唐家,而因為風揚的關係陸展,梵子豪就留在這裡。[搜索最新更新盡在..|com|]

如今的陸展百害不侵,任何贓物都無法靠近他,就算是流了一身的汗,立刻就能蒸發掉,不過陸展實在是太過疲勞,並不是身體上的疲勞,而是心靈上的疲勞,三年來他沒日沒夜的修鍊,在殺戮峰中殺戮,荒神之地中的爾虞我詐,天空之城的危險,荒神古碑中的不斷突破,三年來陸展的神經一直處於緊繃狀態,如今他回到了自己的故鄉,他的身心都徹底放鬆了下來!

「大哥!」

就在陸展舒服的都要發出呻『吟』的時候,風揚和梵子豪也同樣進來了,兩人先沖涼了一下後分別進入浴池之中!

陸展看向梵子豪,這三年來他長大了不少,而且眉宇之間有一股穩重之『色』,不像當年一般大喊大叫,這也多虧了黃鶯,風揚走前就拜託黃鶯,幫助梵子豪修鍊,梵子豪也沒有放鬆,一直努力修鍊,而且他對劍的領悟極為厲害,如今玉帝劍訣已經能夠施展的得心應手,同時這三年來的他的實力也是大漲已經達到了封王圓滿的層次,論修鍊速度比起風揚都要快上許多!

「嘿嘿,大哥你這三年來都幹什麼了,給我講講唄!」梵子豪一直呆在黃府之中,人生地不熟,整個人幾乎這三年來都是板著臉,而且任勞任怨也沒有多說什麼,一看到陸展等人就立刻放開了話夾。

陸展笑了笑這三兄弟也算是三年後才能這麼談一談,他只將一些重要事情隱瞞之後全部都說了出來,這兩人聽的是一驚一乍,都為陸展捏了把汗,畢竟,有幾次連陸展都差一點深陷死路!

「大哥,如今這裡的事情也完成了,我們接下來該怎辦?」風揚問道,如今陸展已經是三人的領頭人了,他們兩人無論如何都是堅決聽從陸展的指示沒有絲毫怨言!

陸展心中早已有了想法:「先回趟西風城,我跟子豪也該回家看一看,畢竟過了三年多,對了風揚你不回趟家么?」

風揚的神『色』忽然有一些黯淡,陸展這才知道自己多話了,也沒有多問,直接說了下去!

「哦,對了子豪,風揚,這些給你們!」陸展一招手宛如變戲法一般天空中浮現出了五十個大葫蘆!

這大葫蘆裡面都是化生酒,陸展早就用擎天大帝所給的方法製作出了化生酒,這一個大葫蘆之中便是一千枚化生丹,也就是一千杯化生酒,陸展直接拿出了五萬杯的化生酒!

「這裡面是化生酒,給你們每人二十五個大葫蘆,這化生酒對於你們如今的實力會有極大的裨益,同時子豪你也別忘了給你的父母,這化生酒之中有我注入的生命之源,喝下一杯的量就可以提高五千年的壽命,不過十杯之後效果會減弱,大概喝下一百杯左右就徹底沒有效果了,不過憶舊遊養顏的效果。哦,對了,還有這個!」說著,陸展手中出現了十道符籙!

「子豪,這十道符籙其中分別三道是禁制,三道是陣法,三道是虛空之法可以用啦逃離,最後一道則是注入了我的力量的符籙,捏碎之後能夠產生攻擊,同樣也能傳達到我的那裡我會直接到你那裡!」說完,陸展將十道符籙遞給了梵子豪!

「風揚,這裡同樣有十道符籙,與子豪的一樣,也送與你。還有,那最後一道注入我的力量的法寶,你們貼身帶好,千萬不要損壞,只有那樣我才能確定你們在哪裡!」說完,陸展又變出了十道符籙同樣遞給了風揚!

梵子豪和風揚接過符籙都是默默無語,他們心中對於陸展極為感激,尤其是梵子豪,是陸展帶領他進入了修鍊的世界,傳授他強大的功法。

同樣,風揚也是對於陸展充滿了感激的,剛開始他還想要利用陸展,不過到後來,陸展的貼心照顧,捨命相救,這一切都融化了風揚的心,其實風揚是個極為冷酷的,他外表看似活潑開朗,其實心裡極為冷酷。如若不然,以他那麼小的年紀就開始做大盜,顯然是經歷了世間,溫飽冷暖,排擠,鄙視,冷眼,飽受了各種苦難!

遇到,陸展之後風揚的心便開始慢慢打開了,雖然對於別人他的心是關閉的,但是對於陸展他的心卻打開了,因為陸展用獨特的方式融化了他的心,讓他感覺到了世間的溫暖,不是真正的兄弟,但是勝似親生兄弟!

陸展見到氣氛有些壓抑就立刻說道:「你們不用那麼感激,我知道你們心中肯定對我佩服的五體投地了,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陸展說的極為囂張,彷彿這兩個人都被陸展的王八之氣給收服了一般。

不過,兩人也知道陸展是為了解開這尷尬的氣氛,自然是連聲稱是!

「對了,子豪,我還有六道符籙給你,別用那種眼神看我,不是給你的,是給你家裡安排的,這六道符籙中三道是陣法,三道是禁制,陣法分為,鎮家陣法,你們家的方位極好坐北朝南,不過地中的地脈被壓,所以,你們家族人丁稀薄,只要打入這陣法即可開啟地脈,你們家族家丁也會旺盛,同時,也可以提升你們的氣運,而且同樣有守護的奧妙,可以守護你們家族,若是有外來者可以直接顯示出來,另外兩道陣法都是劍陣,不過一個是攻擊的劍陣,一個是防禦的劍陣,可以安放在家中,三道禁制中一道為陷阱,一道為禁錮,一道為地牢,地牢的禁制可以憑空產生地牢,危險之時可以躲入其中,陷阱可以布在重要之地,只有侵入者才能陷入的陷阱,極為方便,另外一道是禁錮,可以將敵人禁錮住!」陸展將六道符籙遞給了梵子豪!

「多謝大哥了,嘿嘿,還有沒有啊?」梵子豪嘿嘿拿著,手搓了搓『露』出猥瑣之『色』,絲毫不讓當年的風揚!

陸展笑罵了一聲,三人一直在浴池中大鬧直到深夜才各自回房休息!

次日,陸展等人分別了黃家眾人離去,離去前黃鶯可是又哭又鬧,幸好風揚壓制住了,不然只怕哭著鬧著要跟風揚一起走了!

陸展直接施展了虛空之門,京城距離西風城的確有一段距離,進行傳送如何也需要一個時辰以上,三人便各自安靜修鍊了起來!

西風城,陸府。

「老爺,老爺,少爺回來了!」一個身穿布袍的家丁跑著鬧著前往大廳,下一刻,一個老人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大叫大鬧,成何體統,給我一邊去!」老人一臉嚴厲之『色』,細看之下竟然是鳴叔,雖然過了三年鴻叔卻依舊老當益壯的樣子,完全沒有衰老的痕迹!

家丁吐了吐舌頭立刻跑開了!

「鳴叔,不要那麼刻薄嗎!」陸展微笑著從門中慢慢走了進來!

鳴叔一看到陸展立刻『露』出了慈愛的笑容:「少爺回來了,老爺和夫人聽到都在大廳中等著呢!

陸展微笑點了點頭,心中也算是極為激動,畢竟三年在外好不容易能夠回家一趟,不得不說很是激動!

一進大廳中陸展就看到了陸鴻,李芳華兩人,兩人這三年來風采依舊沒有看起來老態,同樣在一旁陸展還看到了陸雲,而且隨意一瞥陸展都感覺到陸雲的實力如今竟然已經有封王後期的實力!

「爹,娘,四叔,孩兒回來了!」陸展說著便輕輕跪了下來對著三人磕了磕頭!

「好好好,回來就好!」陸鴻可謂是開懷大笑,滿面春光,畢竟陸展在外三年他心中一直極為惦記!

「展兒,你終於回來了!」李芳華上前就抱住了陸展,畢竟是母親,父親雖然有些呆板,不過母親卻沒有,陸展怎麼說也是她的心頭肉!

「娘!」陸展呵呵傻笑,在這一刻陸展沒有了殺戮峰中的殺伐果斷,沒有了荒神之地中的陰謀詭計,沒有了天空之城中的果斷狠厲,在家之中,他就是陸展,平平凡凡,一個聽話孝順的乖兒子!

「展兒,這三年來,出外歷練可是苦了你了,現在四叔都看不透你的實力嘍!」陸雲笑著說道!

陸展頗為尷尬的撓了撓頭!

「哈哈,這是好事,怎麼四弟,你莫非在嫉妒他么?」陸鴻哈哈笑道!

「我怎麼會嫉妒他呢,他是你兒子,也是我兒子!」陸雲微笑的看著陸展,眼中充滿了自豪之『色』!

同樣,陸鴻眼中也是充滿了欣慰,他怎麼會想到,這個從小就不爭氣的小子,長大后竟然變得如此厲害,如今西風城中可是滿城皆知,他們城中出了一個大人物名叫陸展,據說在東龍大世界打出了一番名堂,人稱萬陽王,如今,陸府之中天天有人前來,就是為了能夠與陸府結緣! 陸展回到家中已經足足有一周的時間了,這段時間內陸展一直沒有修鍊,在家中他的身心都放鬆了下來,有一種舒適,溫暖的感覺,他雖然未曾修鍊,力量上沒有任何的提高,但是心境方面上卻有一種升華的感覺!

如今已是深夜,他卻靜靜的浮在陸府的上空之上觀望著陸府,他的眼中閃爍一道光芒,陸展開啟了天眼,直接探索到陸府下面的地脈之中![搜索最新更新盡在..|com|]

陸府的地脈之中有一個極大地龍,這條龍並不是陸展所見過的龍,而是一個全身散發著的黃金『色』的五爪金龍,陸展聽說過,據說在極為遙遠的時代有一個極為強大的人類種族,他們的族群,他們的智慧上等,同樣潛力無限,僅僅是經過了五千年的時間就已經強大到了無可睥睨的地步,最終,被諸多大世界聯合殺死,徹底淪落,而在那個世界之中據說有一個象徵就是這五爪金龍,他們都自稱是龍的子孫,他們都說龍族的龍是蜥蜴,而他們的神龍才是真正的龍!

此時,陸展看到那五爪金龍心中有些詫異,不過看到那金『色』的神龍竟然被死死的壓在地下心中不知為何升起一股悲哀之感,連他也不知道這股悲哀之感從哪裡來!

陸展深吸了一口氣,隔空注入了力量,一道金燦燦的光芒進入地脈之中。

在神龍的周圍有許許多多的枷鎖,陸展用強橫的力量將那些枷鎖全部一個個打碎掉了!

那個一直處於沉睡的五爪金龍忽然慢慢的睜開了眼睛,雖然是在地脈之下,但是五爪金龍的雙眼卻穿透了層層地表看向陸展!

「是你將我釋放出來的么!」蒼老的聲音從腦海中響起,陸展一下子就知道是眼前的這個金龍在於自己對話!

陸展點了點頭隨後問道:「你來自哪裡?為什麼會被關押在這裡?」

五爪金龍貌似在思索一般沉『吟』了一番後用那獨有的蒼老聲音說道:「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的記憶貌似被封印了,僅僅記得幾件極為重要的事情,我能從你的身上感覺到我族的血脈,想必你是軒轅華夏族的後裔罷!」

陸展一愣,這族群他一次也未聽說過,也從未聽過自己是什麼族群,他只知道陸家是幾千年前在這西風城中居住下來,除此之外他什麼也不知道!

「看你不懂的樣子,想必你的血脈也被塵封了。可惜,可惜!我軒轅華夏族的後裔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族群!」五爪金龍悲哀的龍『吟』!

陸展不知為何忽然感覺心中極為沉悶,一股悲哀之感不知道從何處湧起,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悲哀!

「也罷,也罷,我族早已毀滅,忘了也就罷了!小子,你將我喚醒有什麼事情?」五爪金龍看著陸展問道!

陸展也收起了心中的悲哀對著五爪金龍極為恭敬的道:「前輩乃是我陸家的地脈之神,我如今幫前輩解開封印,希望前輩能夠世世代代守護我陸家,當然若是小子以後有出頭之日就絕對幫助前輩脫困!」

陸展很清楚有許多地脈之神都是被強者強行封入地中,有極少數是自願融入天地之中的!

「陸家?你是陸家之人!」五爪金龍忽然爆喝一聲,其龍『吟』之強差點讓陸展的耳朵都聾了!

「是,小子確實是陸家之人,小子名叫陸展乃是陸家這代子弟!」陸展依舊極為恭敬!

五爪金龍一聽到陸展的肯定便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原來你是陸家的子弟,怪不得我會在這裡,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陸展只覺得心中疑問倒也沒有多問,眼前的五爪金龍顯然實力極強陸展心中不敢放肆!

「既然你是陸家之人,你們家族就由我來守護,不過我有一條件!」五爪金龍很快就答應了陸展的請求,不過卻提出了條件!

陸展大喜過望:「前輩請說!」

「我需要你幫我尋找一個名叫鳳凰的地脈之神,與我同樣也應該封印在某處地脈之中,若是我沒有猜錯那鳳凰應該守護的家族應該是姓玄黃,你只要幫我尋找到鳳凰,將她救出便可!時間不會有限制,只要救出即可!」五爪金龍說道!

陸展知道此事極為困難,但是聽到五爪金龍的拜託,他卻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況且沒有時間的限制,等他強大后完全可以將其救出!

「請前輩放心,小子肯定會努力尋找鳳凰前輩,若是找到肯定助其脫困!」陸展下定決心道!

五爪金龍看了一眼陸展最終閉上眼睛道:「好了,你去吧!我要睡覺了!」說完,五爪金龍的身形沉底消失融入地脈之中!

陸展鬆了一口氣,這五爪金龍看起來實力極強,只要有了這五爪金龍他絲毫不擔心家中的事情了,也了了一樁心事!

不過,陸展的工程並沒有結束,他還需要做許多東西!

「沒想到,陸家之人竟然還活著!」地脈之中,五爪金龍睜開了眼睛自言自語。

「看來我族復興有望!」五爪金龍再次緩緩閉上了眼睛!

陸展伸手手中出現了一道符籙,這道符籙內乃是他所布置的劍陣,乃是誅仙劍陣,如今無上劍陣達到了仙王之器的境界,裡面的境界也同樣強大的許多!

「去!」

陸展一指點去,這道符籙緩緩的降臨在陸府的中央之上,緊接著化作四道光芒分別在陸府四方之上『插』了上去,誅仙劍陣徹底布置完成!

「十二生肖陣!」

陸展手中再次出現了一道符籙,這是守護陸家的守護陣法,乃是十二生肖陣,這十二生肖陣會以十二方的位置布下來,可以全方面的將陸府守護!

十二隻生肖各自出現在十二方布置了下來!

「絕對防禦陣!」

這是,另一種陣法絕對防禦陣,同樣乃是劍陣的一種,乃是使用了九百九十九道長劍製造而成,陸展下了大手筆直接拿出了九百九十九把絕品五行之器進行布置可謂是手筆之大可以堪比天地一體的強者了!

陣法完全布置完畢之後,陸展再次取出三道符籙,這是三道禁制陸展分別在陸府的三方位布置了下來這三道符籙只能在陸府三分之一的方位才能起到作用陸展分別放在三個方位剛好可以將陸府徹底包裹住!

布置完這一切后陸展徹底鬆了一口氣,身心也輕鬆了下來,有了這些禁制除非是天地一體境界的高手不然決然無法破去,陸展極為自信,能夠來到西風城的天地一體境界少之又少,畢竟這西風城遠在西方土地不算富饒,也不盛產什麼,雖說萬寶坊在外也有名聲,但是來到這裡最多也就是不滅境界的高手,而且陸展同樣施展了障眼法沒有達到天地一體的境界同樣看不出那陸府之中的禁制,梵子豪的梵府陸展同樣做出了一樣的措施!

次日,一早,陸展到了中午時分才醒了過來,如今他這個境界根本不需要睡覺,但是他還是沉沉睡去,起來后發現清爽無比。

「來來,風揚多吃點,我們家展兒一直托你照顧!」李芳華春光滿面,給一旁的風揚使勁夾菜,這三年來她一直在家根本沒有做到母親的責任,如今見到陸展和風揚回來,看到風揚就像自己的兒子一般,對風揚極好!

「謝謝伯母!」風揚笑道,他長的眉清目秀,也頗為俊俏,只要不故意『露』出猥瑣之態倒也是個翩翩公子。

風揚心中也是有些觸動的,他未滿十歲便初入江湖可謂是受盡了冷暖,所以更加珍惜心中的溫暖,這幾天李芳華對風揚的一切風揚都看在心中,他的心極為溫暖,他已經視李芳華為自己的母親一般!

陸展剛好從卧室中出來看到這一幕微微一笑,心中極為高興自己的父母能夠容下風揚!

「娘,你也太偏心了,你真正的兒子在這裡呢!」陸展緩緩走了出來,『露』出不滿之『色』,不過任誰看都知道是裝的!

李芳華微微一笑:「對對,好兒子,兩個都是我的好兒子!」

飯桌之上眾人皆是哈哈大笑,整個陸府都洋溢著溫暖的光芒!

吃過飯後,陸展便帶著風揚出了陸府,來到陸府後風揚一直未能外出,今天陸展便要帶著風揚去逛一逛街!

難得,風揚也閑得無聊便跟著陸展出了門。

奈何,陸展剛一出門就看到了無數人物向著他揮手!

「哎呀,這不是陸公子,我們可是好些年沒見面了吧,你看你都這麼大了。哦,對了!忘了介紹一下這是小女名叫如花,你看長的美貌如花,美若天仙,若是陸公子有意可以撮合撮合。哎,你別走啊,陸公子!」

「陸公子,陸公子,好久不見了,前幾年我們還在怡紅樓一起喝過花酒呢。哈哈哈,陸公子,這是小妹,名叫小喬,您若是覺得不錯我幫你倆撮合撮合,您看。。哎,別走啊!」

「陸公子啊,好久不見了,你看啊。。哎,別走啊!」 「哈哈哈哈哈!」看著焦頭爛額的陸展,一旁的風揚是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讓陸展一直瞪眼!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