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天賜感到一陣無奈。。自己該怎麼恢復呢。剛才那位明明是玄玄老人並不是暗黑破壞神啊!可總不能跟他說自己的師傅就是神吧?一時間天賜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了。。

「這個。。。。」天賜感到一陣無奈。。自己該怎麼恢復呢。剛才那位明明是玄玄老人並不是暗黑破壞神啊!可總不能跟他說自己的師傅就是神吧?一時間天賜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呵呵!天賜兄的機遇真是了不得啊!竟然能夠獲得總殿主大人的器重。。這個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啊。。」這個時候莫林對天賜的態度也已經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隱隱看上去竟然有些奉承天賜的感覺。。。

「呵呵。。這個看緣分吧!」看莫林的樣子似乎是在討好自己。哎!可憐的莫林要是哪天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是暗黑破壞神的徒弟。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呵呵。天賜兄謙虛了!」

「天賜。。來帕卡羅帝山脈一趟。我有事找你。」一句蒼老的話語在天賜腦海中響了起來。不過旁人卻是聽不見。這是一種精神交流。只有本人才能夠聽到。。

「恩。」天賜也回應了一下。。便和莫林等人隨便編了個理由說總殿主剛才交代了自己一個任務需要去完成。不能先回黑暗神殿了。而莫林等人在看到剛才的神跡之後,對天賜的話也不敢有什麼懷疑。只能默默的選擇了相信。

隨後天賜便告辭了莫林幾人而獨自向著帕卡羅帝山脈趕了過去。既然師父玄玄老人要找自己,那麼天賜是一刻也不敢拖延的。至於光明教廷是否還會派人來路上劫殺自己,這個問題天賜一點兒也不擔心。師父玄玄老人肯定一直用某種辦法在關注著自己。先前那番戰鬥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既然這樣,自己還需要擔心什麼呢?

如今天賜晉陞到魔神境界后,羽翼施展開來,在天空上飛行。速度比起以前快了很多。因此不要半天便回到了玄玄老人的住所。而此刻玄玄老人也是站在了院子當中看著自己了。。

「師父,多謝相救了。」天賜見玄玄老人之後,便深深的鞠了一禮。

「這些沒什麼好謝的。你既然是我的徒弟,那麼徒弟有難師父出手相助理所應當的。」

「對了,師父你今天召喚我前來到底是有著什麼事呢」

「你們這個大路上有個光明教廷的勢力,對吧!」

「是的,師父」

「經過我最近的觀察,他們對你盯得很緊啊」天賜自然明白師父是什麼意思了。

「恩,我殺了他們光明教廷的一個人。但是師父那人該死。」

「呵呵,我也沒有說你的不是啊!」

「那師父的意思是」

「光明教廷中很多人的實力都比你高出許多啊!我擔心你在外面會遇到不測!而我也不能時刻釋放著精神探測來查詢你。」

「師父的意思是?讓我先呆在這裡?」天賜知道師父是怕自己出現什麼意外,不由的一陣感動。。

「那倒沒必要。」說完便給了天賜一塊黑漆漆的石頭。

「師父這是?」天賜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看上去和普通的一塊石頭沒有什麼區別。

「危險的時候,打碎他」簡單的一句話讓天賜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就是空間玉簡,捏碎后師父便知道我在哪兒了。就可以來搭救自己了。

「明白了!」

「不過打碎的時候千萬不要靠近它!盡量要扔得遠一些,而且盡量砸在敵人身上!」

「。。。。。師父,為什麼要這麼做!」

「當然是為了防止自己受傷啊!」

「師父,這個東西有殺傷力嗎?」說到這裡,天賜感覺有點糊塗了,這個黑漆漆的石頭貌似和自己理解的空間玉簡不太一樣啊!

「當然,不然我把這個東西給你有什麼用!」

「哦。。那麼師父這個石頭殺傷力有多大呢!」天賜對手裡的石頭還是不怎麼信任。小小的石頭,小孩子打架用的玩意,就算自己的這塊石頭具有殺傷力,可是到了自己這樣的實力,恐怕這點殺傷力並起不了什麼作用吧!

「很大!」

「。。。。」

「我知道你不怎麼相信這塊石頭的威力,不過總有一天你會用上他的,那個時候試試手裡的石頭,相信他會給你帶來幫助的。」

「那好吧!!」既然玄玄老人這麼說了,那應該是有著一些道理的。總不可能給自己一個沒用的東西吧!

「恩。我這裡還有一個空間戒指。這個相信你是知道的。這裡面我放了很多這樣的石頭。需要的話,就在空間戒指裡面拿就可以了」

「謝謝師傅」

「好了。該給你的我也給你了。以後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師傅。相信我吧!」師傅給了我太多太多,弟子已經無以回報了。只能用自己的努力來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給師傅最好的回報啊!

就這樣,天賜在回到了帕卡羅帝山脈與玄玄老人相見后,簡單的和師傅聊了一圈之後,才開始告辭而去,天賜知道,就算自己留在玄玄老人身邊,實力也很難提升。只有在外面經過不斷的戰鬥,磨練,才能達到更高的水平啊。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和師傅玄玄老人簡單的告別後,天賜再次返回了大陸。天賜現在最需要的其實就是一把武器。這個夢想已經持續了很久很久了。不過一直都沒有時間去實現。但現在天賜知道沒有武器的斗者和同階級鬥氣戰鬥的話實力會大打折扣。。所以現在必須想辦法解決武器的問題。。

「哎~武器應該去哪兒尋找呢!鐵匠鋪的武器感覺沒有一把適合自己的。要是能夠自己打造就好了。什麼?打造?對了。我可以學習打造之術,再給自己打造一把專屬武器啊!哈哈哈~~」此時的天賜突然靈光一閃,終於想起了鍛造之術。這樣的話,武器就可以按照自己想的去打造了。說做就去做,天賜立馬向著西方掠去。因為這個方向,是去黑暗神殿的地方,換句話而言,這個方向光明教廷的人會比較少。。。。。。

「小子,站住!」一個聲音特然響起!天賜也停了下來。

「又是光明教廷的人,簡直跟蒼蠅一樣令人討厭!」原本以為往西方的路上會安靜一些。沒想到光明教廷的人竟然這麼快又被自己給碰上了。而且一來就是三個。。。

「小子,拿了你的命我就可以得到主子的讚賞啦!哈哈哈」其中一名斗聖級別的人見到天賜這麼快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好像願望就快實現了。心裡暗自開心著!

「讚賞?讓你的主子見鬼去吧!」

「小子找死!聖光裁決」沒想到天賜對自己的主子這麼不尊敬。這讓光明教廷的人倍感憤怒。

「鬥氣三絕!給我破」當即鬥氣包裹周身,朝著對方沖了上去。

轟~~三個光明教廷的人所釋放的聖光裁決與天賜的鬥氣三絕撞到了一起。簡單的碰撞下,天賜稍稍落於下風.

「小子,接受我們的凈化吧~聖光降臨!」

「黑暗大葬!」

「黑暗元素,哼!卑微的元素。看我們如何凈化了你!」

「該死的光明教廷!!!」很明顯自己目前還無法與三位斗聖級別的強者抗衡。自己的黑暗大葬。根本無法傷害到對方。。。

「既然這樣!太極玄奧!太極光暗合璧!」天賜一下子便使出了自己的終極技能,太極版光暗合璧。如果這一招還無法將對方打敗,那麼自己那個時候也會因為消耗過多,而落敗了。這就是在賭。

「快。我們一起進行防禦。」光明教廷的三人,也是訓練有素。立刻進行了集體防禦。來抵抗天賜的大招。。。

爆~~~~巨大的光暗合璧砸了下去。。但是對方的防禦技能也是在此發動。強大的光系防禦城簡直就是堅不可摧。自己的光暗合璧一直和光系防禦牆在互相抵消著。絲毫無法再前進分毫。就這樣瞬息時間過去了。光明教廷的三人終於是成功抵擋住了天賜的大招。而天賜卻是因能量消耗過多,而從天空降落到了地面之上。他知道自己這一次又是在劫難逃了。

「對了,師傅給我的石頭還沒用呢。不知道會不會如師傅所說的那樣給我幫助呢?」在天賜心灰意冷的時候,突然間想起了師傅給他的石頭。

「哈哈!卑微的黑暗生物。去死吧!」三人齊聲大吼,向天賜沖了過來。

「是誰死還不好說。去」說著便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黑漆漆的石頭,向著天空中急速飛來的三人扔了過去。。。

轟~~~隆隆~~~~嘶嘶嘶~~~~整片天空突然變得黑了下來…這顆石頭竟然在撞上光明教廷的三人之後,爆炸了。。。爆炸產生的能量席捲整片天地。。。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驚天的爆炸聲,整片天都有些黯然失色。而光明教廷的三人顯然也已經在這爆炸中隕落了。這不得不讓天賜回想起了玄玄老人的那句話「在危險的時候用它,它會給你幫助的。」以現在的情形來說,果真是個天大的驚喜,最起碼有了這個寶貝,自己也不用懼怕光明教廷的那些卑鄙的傢伙了。自己也可以安心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現在天賜還是想著自己的武器。但首先還是得學會鍛造之術。。。天賜相信,一把真正屬於自己的兵器,還是需要自己去鍛造。。

「沒想到西方的城市也是蠻不錯的嘛!但願可以找到一個好的鍛造師…」天賜一直向著西方行去,終於找到了一個大的城市——黑幕城。此城看上去也是極其的雄偉。比起奎爾斯城絲毫不遜色。天賜在黑幕城中開始閑逛了起來。慢慢的仔細的去尋找鍛造師。順便也經過一些武器鋪,看看各種兵器的結構等,這樣對自己將要學習的鍛造之術也是有著非常大的益處。。而經過了大半天的閑逛,天賜也總結出了一些兵器的特點。要是能把這些特點集中在一把武器上,對戰鬥力量的增幅將是巨大的。首先天賜最先看中的就是匕首,匕首的鋒利是其他武器沒有辦法比擬的,而且造型小巧。其次就是衝鋒槍。因為結構比較細長,因此在戰鬥中,容易傷及到對手。第三就是彎刀了。這種武器好處在於,無論你是如何擊中對方的,對方都會受傷,彎刀無論是刀刃還是刀背都是鋒利無比,只要有一面觸碰到對手就可以了

「小夥子!需要我幫你打造武器么?」就在天賜思考著各種武器的結構以及優勢時,卻在無意中走到了一家鍛造鋪門口。而鍛造鋪的一個老者,看著天賜也開始詢問起來。。

「前輩!我找了很多很多家武器店鋪,卻沒有一把我相中的。」

「哦!所以你想來我這進行鍛造!是嗎?」

「也不是的!我對武器的要求比較高,而且在日後我對我自己武器也應該會進行一些或大或小的改造。因此。。。」

「你的意思是。。。」

「前輩,我想學習鍛造之術!」

「呵呵!小夥子很不錯啊!對自己的要求還是蠻高的!」能夠為了一把武器而親身學習鍛造之術的人可不多見。可見天賜對自己得要求是非常的嚴格啊!老人也非常欣賞這樣的人。。。。

「前輩不知道是否願意傳授一招半式呢!!」

「沒問題,只要你在我店鋪做我的小工,一邊幫著我打造一些簡單的兵刃,一邊學習鍛造的精髓就可以了!」

「呵呵,謝謝前輩了」要別人傳授自己鍛造術哪兒有那麼簡單,不過這位老者也算是不錯,只要自己在他身邊幫著打打下手就可以了。這麼做倒是便宜了自己呢!畢竟通過不斷的鍛造,自己就會累積不少鍛造經驗的。

「恩!!」老人看著天賜點了點頭。。表示讚賞。。。於是天賜簡單的在附近找了一家住所后,便匆匆的趕回了鍛造鋪,此刻的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學習了。。。

「小夥子,這麼心急啊!」

「前輩,不是我心急!是我非常想學習鍛造。。」

「恩,有這種心態是好的,不愁學不好啊!」

「呵呵,那還得看我天賦怎麼樣咯!」

「既然這樣,那我就給你講講鍛造的原理吧!」

「晚輩洗耳恭聽!」

「鍛造之術非常有講究的!要想鍛造一把好的武器,首先要有武器的模子。就是你想打造什麼造型的武器。其次鍛造武器的材料要好!而各種材料的在鍛造時候放入的比例也要恰當。不然也只會白白的浪費上等的材料。其三便是火候,對火候的控制必要要好。在鍛造武器不同部位,火候的力度也是不同的。最後也就是最重要的一條了,而這一條也是很少有人做到的。即便是我也無法做到!」老人說到這裡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顯得有些失落。。而天賜卻突然有些著急了起來,他知道,這最後一點絕對是打造好武器的必要關鍵

「前輩,這最後一條是什麼」

「通靈~~~」

「通靈???」天賜再次又聽到了一個陌生的詞語。

「恩!」

「前輩。通靈是什麼意思呢!」

「小夥子不要慌!所謂通靈,就是使自己的武器附有靈性!這樣在戰鬥中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

「這麼厲害。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一把武器的重要性。。」

「恩,小夥子,慢慢來吧!相信你會學好這門手藝的。我也同樣相信未來你打造出來的將會是一把絕世神器啊!」

「哈哈!謝謝前輩信任了。。」

「恩!你自己也要對自己充滿自信。」

「恩」

沒想到第一天的鍛造學習就讓天賜知道了這麼多的知識,本來以為鍛造是一門很簡單的手藝,現在看來絲毫不比修行容易啊!不過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再苦再累也是要堅持下去的。過程是苦的,但是結果必定是甜的。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在西方的黑幕城中,天賜感覺生活一下子平靜了很多,沒有人來打擾自己,自己也能全心投入到鍛造術之中了。而日子也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天賜對鍛造術的了解也是越來越深。現在的天賜打造一些簡單的兵刃還是非常輕鬆的。而天賜自己在閑暇之際也在不斷的構思著自己的兵器結構。。

非常不平靜的一天來了。突然有一天一富家大公子來到了武器店之中。。。

「人呢!人死哪兒去了!!」一進店鋪便開始吵吵嚷嚷了起來,並踢倒了面前的椅子桌子等。。顯得是極為猖狂。。。

「這。。。」天賜的鍛造師傅——鐵豪聽到了這樣的聲音也趕忙跑了過來,見到一行陌生之人將自己店鋪的東西全都砸爛。雖然氣憤,但是又不敢明言。。。

「你就是這的老闆?」樣子極為桀驁不馴的富家公子手指著鐵豪的鼻子說道。。

「小人正是。。」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巴掌便是拍了過來,將鐵豪重重的打倒在了地上,而一心投入在鍛造之中的天賜在後院中也聽到了店鋪中的動靜。也匆匆的閃了過去。。掀開布簾。卻見自己的師傅被人打倒在地,天賜一下子便被惹惱了。雙拳緊緊的捏了起來,音爆之聲也是隨之響起。。咔咔咔~~~

「天。。天賜。。別。。衝動」鐵豪並不想連累天賜。更不想惹到這位富家大公子。。因此也很想將此事忍下來。。但天賜可無法忍受。。

「不知道閣下為何這麼做,我家師傅怎麼你了。。。」

「你是什麼東西。。本少爺的事也是你能夠管的?」

「我並不想管你,我只是不希望你們在這裡胡來。」天賜很想上前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富家子弟。當時這麼做無疑會給鐵豪帶來巨大的麻煩。。

「胡來???我靠!!本少爺胡來了么?」有意問了自己周圍的手下。而手下門也都搖了搖頭。。

「告訴你。。在這裡本少爺無論做什麼都是對的。。。」

「哼!簡直就是猖狂之極!」天賜不是沒有見過猖狂的人,只是還沒有見過這麼猖狂的。不由的有些怒極反笑了

「來人給我打!」這位富家大公子也是有些鬱悶了,以自己的脾氣怎麼會和這小小的鐵匠小子啰嗦這麼半天呢!

「你們這簡直就是毫無道理!」

「給我往死里打!」

「找死!!」見到這些人又開始對著鍛造師傅鐵豪開始動手,自己再也無法忍受了,當即單手一揮,一股鬥氣波動散發而出,強大的震蕩將店鋪中的富家子弟以及手下統統打的倒飛出去。而與此同時負責管理黑幕城的黑暗神殿執法者。也是聽到了天賜這一邊的動靜。當即往這邊趕了過來。。。。

「靠!你竟然敢還手。。告訴你。。我父親是這裡最大的商人,手裡有錢的很,你們今天打了我,我回去肯定會告訴我的父親,到時候我肯定要將你們都活生生的給埋了。。,趁我還沒有這麼做,趕緊過來給我磕頭認錯。。」顯然這位富家子弟平時在黑幕城也是人人皆知了,此時被天賜給轟了出來,也感覺到臉面無光。。不過依舊是想再挽回一點顏面,而對天賜威脅道。。。。。

「磕頭?道歉?你坑爹呢這是(12/1.html??」天賜實在是感到莫名其妙了。這事明明就不是自己的錯,竟然還要自己磕頭認錯,世界還有公道可言么?難道就憑他有錢?就可以這樣橫行霸道么??

「讓開讓開,前面發生了什麼事!」黑暗教廷的一執法者帶著幾人來到了天賜所處的地方。。。。不過由於此時看熱鬧的人比較多。。執法者擠進去也是挺麻煩的,不過就在執法者好不容易擠進去到達天賜的面前時,突然臉色都變的鐵青了起來。。。

「黑。。。黑幕。。殿主」噗通一聲,黑暗教廷的執法殿主直接跪了下來。。而在一旁聽到執法者所說的群眾們也是在這一刻轟然跪下。。。只留下了富家子弟依舊站著,只是此時的富家子弟臉上連一絲血色都沒有了。。。。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天賜沒想到在教訓了富家公子以後竟然把黑暗神殿執法者給引了過來,然後當執法者看到自己時。卻統統都跪了下來,這讓天賜一時間有些懵了。尤其是當所有的群眾都隨著執法的跪拜全部都跪了下來,這讓天賜有些無法接受。這事來的太過突然,無論換做是誰也無法接受的。但是在這樣的局勢面前,這樣的情況對自己也是有利的,最起碼前面的富家子弟是被自己收拾的徹徹底底了。。

「你們。。。」天賜一時間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望著整條街道上向自己跪拜的人群,天賜感覺渾身都不自在。。到底自己應該怎麼做呢。。汗~到底怎麼回事。。

「黑幕殿主。。」就在天賜極為尷尬措手不及的時候,天空之上卻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哦?原來是莫林兄!這。。」

「你們都起來吧!黑幕殿主不喜歡這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