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了現在,風靈兒也更加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古朋了,當然,心中的一些疑惑是難以避免的。

「這……」到了現在,風靈兒也更加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古朋了,當然,心中的一些疑惑是難以避免的。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現在怎麼辦?」童子墨愁眉苦臉道:「我們都被困住了,現在連給他們傳信都做不到。」

「沒辦法!」古朋即便是傷勢比較重,卻依舊面無表情:「如今破空符,已經不足以破開空間通道,這一方小世界被他完全封鎖,除非在外部用玉符鑰匙開啟。」

「難道,我們就要被永遠困在這裡?」童子墨唉聲嘆氣,龍坤也是一臉死灰,風靈兒則是有些愧疚,是她連累了眼前的幾人。

「倒也不至於永遠被困!」古朋雙目發亮的看著風靈兒:「其實想要脫困也不是沒有辦法,但是,這隻能靠你了風靈兒!」

眾人聞言微微一愣,但是風靈兒心底升出一絲怪異,倒不是古朋說的方法是什麼自己不知道,而是她總有一種感覺,似乎古朋和自己有一種說不出的距離感!

……

感謝打賞和推薦票與月票支持!!! 風靈兒將心底的感覺埋藏,沖著古朋說道:「靠我?是什麼方法?只要能讓我們衝出去,我一定儘力去做!」

古朋眯了眯眼,沒有理會風靈兒表情上的異樣:「既然這小凌天世界是聖鬼王留下,那麼肯定與你風氏一族有關,說不定只有你們風濕一族的血脈,才能得到傳承。

換句話說,只要掌握且利用好這個傳承,不但我們能闖出這個小世界,風靈兒還可以得到巨大的機緣,畢竟……那可是上界頂尖五帝之一的傳承衣缽!」

「這……」風靈兒皺了皺眉,有些為難道:「我們在這裡轉悠半年多時間了,根本沒有任何發現!」

「是啊!」龍坤也是攤了攤手:「要是真有什麼傳承,我們早就發現了,那個魂宇會不會在說謊?」

「倒也不是不可能!」童子墨開口道:「魂族一向狡猾……啊……不,我的意思是,魂宇一向很狡猾啊!」

童子墨乾笑的看了眼風靈兒,而後者則是嫣然一笑並沒在意:「古朋大哥,你有什麼主意嗎?」

古朋不經意間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說道:「我猜,魂宇應該沒必要說謊,既然是聖鬼王留下傳承,你又擁有聖鬼王血脈之力,那麼,我們不如冒險一賭!」

「怎麼冒險?」風靈兒疑惑的看著古朋。

「如果是常規方式尋找,或許無法找到那份傳承,畢竟這可是聖人留下的,豈會那麼容易被找到?」

古朋繼續道:「就算我們能找到隱藏的傳承,短時間內恐怕也做不到,我們時間也不多,所以想要快速找到傳承,只能利用秘術,引發你的血脈氣息擴散,說不定就會觸碰到隱藏的傳承!」

「不可!」龍坤臉色一變:「秘術引發血脈之力,這樣的消耗實在太大了,而且對於自身也有很大的危險,若是真的得到傳承還好,要是什麼都沒得到,那時候風靈兒豈不是會很虛弱?」

「目前只有這個辦法了!」古朋聳了聳肩:「如何決定,你自己拿主意吧。」

看著古朋面無表情盯著自己,風靈兒竟然生出一股陌生感,這個,真的是古朋嗎?

不過風靈兒不得不承認,他說的辦法的確是目前最合適的辦法,雖然,那樣會冒險!

「好,就這麼定了!」風靈兒正色看著龍坤:「叔叔,我意已決,就用我魂族秘術引發血脈之力,擴散整個小凌天世界,這樣才能最快觸發到隱藏的傳承禁制!」

「這……」龍坤滿臉擔憂:「丫頭,你可要想好了,這樣很危險的,一個不慎你就可能死掉,我魂族引發血脈之力,必須要有祭壇才能在祭祖儀式上才可,你這樣……」

「別說了叔叔!」風靈兒臉色一正:「有你們在,我相信我會沒事的,否則我們坐以待斃,恐怕永遠也出不去,畢竟,現在文姿姐姐她們恐怕還不知道我們被困在這裡,根本不會有人來救我們!」

「吶!」童子墨拿出一隻玉瓶:「這顆丹藥,可以讓你快速恢復法力,雖然引發血脈之力消耗太大,不可能完全彌補你的消耗但也能讓你傷勢輕一些。」

「多謝!」風靈兒微微一笑,沖著古朋道:「古朋大哥,你沒什麼要說的嗎?」

「我有什麼需要說的嗎?」古朋理所當然的反問道。

「嗯,沒什麼!」風靈兒笑了笑,眼中閃過一絲失落與黯然:「我先休息三天,之後我會施展魂族秘術,期間,就靠各位護法了!」

「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力保證你的安全!」古朋臉色一正,童子墨和龍坤點了點頭,雖然古朋這樣做是應該的,但是他這麼說話總覺得怪怪的。

就這樣,眾人在此地打坐休息,三天後,風靈兒一身氣息恢復到了巔峰,古朋服用了童子墨的療傷丹藥,傷勢也恢復了七七八八!

找了一處空曠的地帶,風靈兒盤膝而坐,先是看了眼古朋,最後緩緩閉上雙目。

玉手伸出,如同潔白玉器雕琢,揮動間,四周五色靈光緩緩凝聚!

幾道法訣打出,風靈兒口中念動一段晦澀難懂的口訣,四周天地間頓時風雲色變,風靈兒衣裙無風自動,白凈的臉上是那麼的平靜!

下一刻,風靈兒單手朝著額頭一點!

砰地一聲!

風靈兒身體忽然爆裂而開,童子墨頓時嚇了一跳,以為風靈兒自爆了,就連龍坤也是眼角一跳,只有古朋微微皺了皺眉,再就沒有任何反應。

嗡鳴聲一起。

風靈兒爆裂開的軀體化作一團灰色霧氣,裡面夾雜著點點血液流動,最後混合在霧氣內,化作一團血霧飄散半空。

一陣陣詭異的氣息傳出,似乎是壓制魂族血脈之力的威壓,在這空間內蕩漾開來。

上一次風靈兒施展此種秘術,正是在魂族為了救古朋他們,但施展后便是就此死去!

這一次修為深厚,雖不至死但重傷在所難免,因為魂族只有在祭壇之上,有了完全的準備,在祭祖儀式上得到大量補充,才可施展這種引發血脈之力的秘術。

除非達到渡劫期,否則根本經不起這種龐大的消耗。

血舞瞬間蕩漾開來,化作一股淡淡的血霧,朝著四周擴散而開,最終滲透地面,上入高空,整個小凌天世界,都被這血霧籠罩覆蓋。

地面植株瞬間變了顏色,看起來鮮紅妖艷,生長速度極快,四周空間也發出低沉的震動,地面化為淡淡的紅色,幾乎整個小世界都被血霧填滿。

整整一天時間過去,卻依舊沒見到那份傳說中的傳承出現!

龍坤滿臉焦急:「丫頭,快收了秘術,你現在的修為根本不能堅持太久,否則血氣耗盡,你就會徹底死掉,就算活下來,也沒有機會回復修為了!」

「古朋大哥,你怎麼看?」空間中傳出風靈兒虛弱的聲音,但卻很平靜!

「等!」古朋面無表情:「若是我,就會在將死之際收起秘術,不到最後一刻,誰又能保證不出現奇迹?聖鬼王留下的禁制,豈能剛接觸到血脈之力就簡單開啟?」

「古朋,你瘋了嗎?」龍坤怒吼道:「難道你眼睜睜的看著這丫頭死掉?這樣我寧願永遠也不出去。」

童子墨沒有說話,但也覺得古朋這樣有些過分,風靈兒沒有再說話,也沒有收起秘術,古朋則是對龍坤的話充耳不聞,雙目出神的看著遠處,也不知在思量著什麼!

……

感謝打賞和推薦票與月票支持!!! 古朋不理會龍坤的叫喊,而是身形一閃,在這片空間內來回遊盪起來。

似乎在尋找這什麼,也似乎是在查看著什麼!

整個小凌天世界內血氣越發淡化,當血霧完全消失的時候,也就是風靈兒耗盡血氣死亡的時候。

龍坤見古朋不理自己,急的直跺腳卻無可奈何,童子墨也是滿臉疑惑的看著古朋,眼中閃過一絲急切。

時間緩緩流逝,就在第三天,整片空間血霧開始淡化,甚至有的地方出現真空毫無血霧之際,一道嗡鳴聲在遠處傳來。

三人雙目一亮,舉目眺望,發現在葯園遠處,是一片連綿山脈,而拿到低沉的聲音,正是在那片山脈傳出來的。

之前不光是風靈兒,古朋等人也到過那山脈檢查過,不過並沒有發現什麼。

古朋雙目一眯,遁光一起急忙飛去,龍坤和童子墨緊隨其後。

片刻間的功夫,三人來到了這片山脈附近!

連綿山峰此起彼伏,足有上百座之多,看起來平平無奇,但這一刻,中間那座毫不起眼的山峰,四周忽然亮起一圈圈灰濛濛光暈,朝著四周不斷擴散。

所波及之處,所有山峰崩潰,地面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四周空間發生扭曲,好像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要從那中間山峰內衝出來一樣。

可是不知為何,那灰濛濛光霞竟然開始淡化,山峰也漸漸開始安靜下來,之前的一切似乎是一場幻覺,但是四周崩潰的山峰卻證明了之前的一切是事實。

古朋雙目一眯,急忙開口道:「風靈兒,將你如今所有血氣,全部凝聚在那片山峰四周,最好可以滲透進去!」

龍坤和童子墨出奇的沒有開口阻攔,片刻間的功夫,整片天地間所剩無幾的血霧,開始朝著此處蜂擁而來。

片刻后,小凌天世界瞬間恢復原狀,再沒有了之前那種血霧,但是山峰四周,卻是變得腥紅一片,整座山峰都被濃密的血霧籠罩著。

奇怪的是,四周血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山峰快速吸收著,山體片刻間化為血紅色。

嗡鳴聲一起。

一道比之前還要巨大而低沉的聲音,在山峰內傳出,似乎吸收到了足夠的能量,這一次山峰猛烈顫抖,一圈圈灰濛濛光暈再次出現,朝著四周不斷擴散而開。

方圓數萬里山峰全部崩塌,地面龜裂出一道道裂痕,四周虛無扭曲空間震蕩,半空中電閃雷鳴風雲倒卷,好像是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與此同時,血紅色山峰轟然一聲炸裂開來,一道由灰色與紅色交織而成的漩渦,在崩潰的山峰頂端浮現而出!

漩渦內散發出一股龐大的排斥之力,古朋三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那股排斥之力轟擊到數百丈開外,一個個臉色發白,眼神中滿是驚懼。

那是一種難以抗衡的恐怖力量,似乎可以撕碎蒼穹,但明顯那道攻擊沒有惡意,只是薑絲粥聖靈排斥到遠處,否則三人瞬間就會被那股難以形容的力量撕碎。

「那是……聖人的而力量?」龍坤呼吸急促。

童子墨剛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是原本天地間殘留的血霧,竟然身不由己的朝著漩渦飛去,好像對於血霧來說,遇到的並非排斥之力,而是巨大的吸力。

「丫頭小心!」龍坤發出怒吼急速衝出,可是接近百丈左右距離,就再也無法靠近山峰,而是再次被巨大的力量轟飛到數百丈開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最終,所有血霧被吸入漩渦之內,風靈兒的生命氣息就此消失不見!

「公主殿下……」龍坤半跪在地面,連嘴角的血跡都沒擦拭,紅著雙目看向古朋:「你這沒心沒肺的賊人,枉費靈兒對你一片真情,你竟然為了活命不惜要他去送死?我先殺了你……」

古朋只是掃了一眼衝來的龍坤,再就沒有多看第二眼!

「如果你想在風靈兒接受傳承之前,就開始內訌,那麼我並不是很反對!」古朋風淡雲輕的說了一句,隨後雙目寒光一閃,周身散發出恐怖的力量波動。

龍坤幾乎是下意識的頓了一下,倒不是因為害怕古朋,而是驚疑不定道:「你是說,風靈兒被吸進去接受傳承了?」

龍坤只是一時衝動而忽略此事,其實童子墨也有這樣的懷疑,古朋摸了摸下巴:「不敢肯定,至少,要等到這一切結束才知道真相!」

「好,就信你一次!」龍坤皺著眉頭,心理卻忽然間充滿疑惑,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竟然敢和古朋叫板?而古朋竟然也沒有真的理會自己。

究竟是自己變了,還是古朋變了?

「哈哈哈……」一道笑聲在遠處傳來,隨後三人看見,魂宇的身形緩緩凝聚而出,但卻有些虛幻,好似不是本體一般。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丫頭血脈之力,當真可以喚醒傳承開啟!」魂宇露出瘋狂地大笑:「這一次,可要多謝各位幫忙了,尤其是古朋,沒有你,我還真是沒辦法讓她開啟傳承,多謝!」

古朋只是聳了聳肩,並沒有多說什麼。

「到了現在,你們還沒有感覺到危險?」魂宇冷笑的看著三人。

「危險?」古朋也笑了:「就算有危險嗎,恐怕也是閣下,不是嗎?」

「哈哈哈……」魂宇笑的前仰後合,好像是聽見了這個世間最好笑的笑話:「在我這裡小凌天世界,你竟敢口出狂言?

她得到了傳承除非永遠不出來,只要她出來,那就是為我準備的傳承,而在這之前,你們這些失去了價值的傢伙,我也該處理一下了!」

魂宇毫不在意三人的眼光,身形緩緩飄向古朋三人!

龍坤一聲厲喝,一道劍氣打出,撲哧一聲擊碎了魂宇的身形!

刷的一下。

下一刻,在不遠處,魂宇的身形重新凝聚出來,眼中帶著嘲諷與冷漠,注視著龍坤,臉上更是露出殘忍。

「我說過,在這小凌天世界,你們根本找不到我的真身,而分身乃是大陣幻化,即時擊碎,對我也沒有絲毫損失。

我還可以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就算是找到了我的真身,你們也攻擊不到,因為這世界內有空間扭曲之力,現在,你們先去死吧,我會等待著她將傳承給我送出來!」

魂宇笑容一斂,周身散發出灰濛濛霧氣,單手朝著半空一點,整個天地間頓時發出嗡鳴之聲,古朋忽然感覺天旋地轉,好像世界顛倒黑白不分,甚至連神魂之力也受到極大的壓制。

……

感謝打賞和推薦票與月票支持!!! 古朋、童子墨、龍坤三人懸浮半空。

一個個開啟護體靈光,身形卻有些難以穩定,隨著空間震蕩左搖右擺!

魂宇滿臉冷笑,手持一枚玉符,朝著半空中微微一揚!

嗡的一聲!

剎那間,半空中將落下無盡天火,電閃雷鳴狂風大作,一道道丈許大小的風刃,朝著眾人呼嘯而來!

撲哧一聲。

童子墨原本沒講風刃放在眼裡,但是護體靈光卻忽然間被風刃斬碎,這一幕讓他眼角一跳,沒料到那是堪比通玄境的一擊之力。

「漫天攻擊,都是堪比通玄境的力量,這……」童子墨臉色瞬間就變了,這可是相當於同時面對數十名同階,龍坤也是臉色蒼白,有些驚恐的躲避著風刃。

最恐怖的是四周天火之力,簡直比風刃還要恐怖,眾人的護體靈光都漸漸融化,即便是通玄境,也不由得渾身發燙難以忍受那種高溫。

「要是關運昌在就好了,肯定可以對付那些雷霆之力!」童子墨急聲道:「古朋,那些天火之力你趕快吸收,不但可以化減輕我們的壓力,還能增強你體內火靈,你怎麼還不動手?」

古朋也開啟護體靈光,手持斷魔刃四處躲閃,偶爾有無法躲避的攻擊,直接一刀劈砍過去,根本沒有去吞噬四周的天火。

龍坤也是神色疑惑:「古朋,你雖然說傷勢太重不能施展聖級武技,但是那火靈是你體內孕育的,你只要一個意念,它就可以自行吞噬四周天火吧?」

古朋皺了皺眉,最後輕聲道:「我受傷太重,連帶著火靈也陷入了沉睡!」

「什麼?火靈也跟著受傷了?」龍坤有些懷疑,但是火靈跟著受傷這樣的事情雖然幾率很小,但並不是沒有可能發生。

「尋找時機,先幹掉魂宇,否則這小世界內的自帶禁制不會停下,我們難以支撐太久!」古朋看了眼兩人,最後目光落在魂宇的身上。

小凌天世界,畢竟是聖鬼王所創,裡面的種種禁制豈是普通人能夠抵抗的?就連普通聖者創造的小奇門世界,都可以重新設定規則之力,更何況更加厲害的聖鬼王?

至少,古朋三人根本無法維持太久,要是他們三人簡單的破掉這世界規則禁制,那聖鬼王一代皇者也就是個笑話了!

童子墨和龍坤都暗自嘆息,三人中原本實力最強的,自然就是古朋了,可現在他的戰力不知為何直線下降,根本沒有以前的那種強大實力,這就讓另外兩人壓力倍增。

嗖的一下!

忽然間,古朋背後金色羽翼猛然顯出,微微一閃之下,整個人橫跨數十丈之遠,出現在了魂宇的面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