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藥能暫時壓制你體內毒素,早晚一顆,等出去后我再給你解毒。另一瓶是修復身體的葯,每四個小時吃一顆。」

「解藥能暫時壓制你體內毒素,早晚一顆,等出去后我再給你解毒。另一瓶是修復身體的葯,每四個小時吃一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看孤狼雖然接過葯立刻服下,眼中卻並沒有活著離開的希望。

顧雲念心裡湧上一股怒意,憤怒道:「難道你就不想回家看看。」

孤狼死寂的眼中終於浮現一陣波瀾,張了張嘴,最終顫抖著說道:「想!」

從他恢復記憶就開始想,思念比身體上的痛還要噬骨,每當夜深人靜,他就一遍遍的回憶,每一次回憶,都是一次噬心的痛。

可是就他現在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他就算能回去,也不敢出現在親人面前。

十多年的時間,不知道他的妻子、孩子過得怎麼樣。

這個奢望,他不敢去想。

顧雲念一眼就看出孤狼在想什麼,想到他為了龍夏,受著這麼多痛苦,說道:「只要你聽我的,不管是你的臉,還是你的身體,我都有辦法給你恢復,讓你再活三十年沒問題。」

孤狼身形一顫,驚愕地看著顧雲念,嘴唇激動地顫動著。

好一會兒,他咬咬牙說道:「好,我都聽你的,你說我要怎麼做,就怎麼做。」

就為了那一絲的希望,就算最終不能治好,只要他能活著偷偷地看一眼他摯愛的妻子孩子,就滿足了。

顧雲念一路沉默地跟慕司宸往回走,心情很是沉重。

3更

(本章完) 這時候凌蒼冽轉過了頭來,視線正好與伊殤離相交。

伊殤離怔了一下,維持著臉上的平靜,低頭對凌蒼冽道了一聲:「君上……」

「你現在也不用叫我君上了。」凌蒼冽向伊殤離走來,他說道:「你決定出嫁玖夜,便是與善見城脫了關係,所以你也不是我身邊的左使了。」

聽凌蒼冽這麼說,伊殤離的嘴唇動了一下,「你不想做善見城的神帝,那我這個神帝左使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我不叫你君上,那我能叫你冽嗎?」

她是知道,凌蒼冽是迦葉的皇子,她曾在心中無數次的喚過他的名字,可每次在凌蒼冽的面前,都還是規規矩矩的叫著他「君上。」

凌蒼冽的臉上只有疏離的笑容,他道:「你是公主,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了,再者,我們的關係並沒到那麼親密的地步。」

他直言不諱,也直截了當,伊殤離是高傲的,聽著凌蒼冽的話,她臉上羞愧一紅。

凌蒼冽從伊殤離的身旁走過,伊殤離抓著厚重的裙子轉過頭,追隨著他的身影:

「從善見城裡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在想,我要是能在早一點遇見你就好了!要是能早一點……在早一點,追上幽雪染遇見你之前,我是崆峒的公主,你是迦葉的皇子,我們……」

「殤離,人可以抱以夢想,但不能一直抱著幻想,就算我們很早很早的時候就見面了,我會愛著誰,為誰心動,都不是根據時間早晚就能改變的事。」

凌蒼冽又對她道:「就像我和夏允言,幾乎是在我記事起,我就認識她了,可我並沒有愛上她,因為她不是那個能讓我心動的女人。」

呼吸著山間吹來的冷空氣,凌蒼冽說道:「你嫁去玖夜,我不能祝你能獲得幸福,畢竟你嫁給的是一個國家,但是希望你,能好自珍重。」

凌蒼冽清楚,伊殤離的本心並不壞,她只是會端著公主的架子,會因自己的身份而高傲,然而擁有公主的身份確實應該驕傲,但要是對自己不該執著的事執著,迷失了自我。

那伊殤離,只會成為第二個夏允言。

凌蒼冽轉過頭和聲對她道:「回去吧,早點休息,明天一早還需要趕路的。」

他說罷,便轉身離開了,徒留下伊殤離一個人獃獃的站在原地。

凌蒼冽給她的勸告很明顯,她不能成為第二個夏允言,因為這樣只會被凌蒼冽厭惡。

可自己一腔的心思,她少女時期最美好的感情,就真的要落得一個慘淡收場的結局么?

凌蒼冽會大帳的時候,正好見幽雪染與慕延,慕雨他們走了過來,幽雪染見了凌蒼冽,笑嘻嘻的跑到了他身邊。

凌蒼冽的眼眸就眯了起來,低聲對幽雪染道:「慕雨他怎麼來了?」

幽雪染就道:「他一路跟來的呀~」

「是么……」凌蒼冽的語氣聽上去並不高興,他心裡道慕雨隱蔽行蹤的本事真是越來越高超了……一路來,他都沒有察覺到慕雨的氣息。 ??「剛剛那個傢伙,叫什麼名字?」等到申請書被蓋上了靈級社部長的印章,池鯉鮒安娜見到鈴木美娜子小心翼翼地把申請書表格收了起來,似乎是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

鈴木美娜子的動作頓時一僵,池鯉鮒安娜並沒有特意指誰,但她知道她問的就是誰,皺了皺眉說道:「他叫真中浩二,是個一年級新生。」說到這裡,頓了一下,接著繼續說道,「我勸你就算對他有什麼興趣,也最好不要去表現出來。」

「哦?」池鯉鮒安娜略帶怪異地看著她,似乎因為她的話而產生了逆反心理對於某人更感興趣了。

「鈴木,看來你很了解他。」池鯉鮒安娜不置可否地看著他,忽然目光微微一凝,「難道你喜歡他?」

「喜歡?」鈴木美娜子的臉色有一瞬間的怪異和驚慌,但馬上恢復正常,「你知道的,我不喜歡男人。」

……

從活動室里出來,李學浩準備回去,今天的社團活動任務他已經完成了,至於鈴木美娜子的「神秘大禮」,他提不起半點興趣,自然也就沒有留下來等著獎勵的必要。

回到一年C班,拿好書包,然後出了教室。期間見到了千葉美佳在一年B班裡熱情地向B班班長福山英梨「推銷」著靈級社,為免麻煩,他沒有上去打招呼,直接從門口經過走了。

回到家裡時間明顯早了點,千葉小百合、間島由貴和瓜生麻衣三人都沒有回來,父母也因為住到了明月家,所以家裡只剩下他一個人。

先去冰箱看了下裡面的食材,發現還有很多,起碼足夠吃到明天,也就沒有再去「進貨」的必要,還是等明天吃完了再去澤井夫人的便利店一趟。

進了卧室里,把校服換下,穿上了更舒適的常服。

一個人在家基本上沒事可做,李學浩打開電腦,瀏覽了一下最新的時事新聞,然後登陸上那個郵箱。

差不多有幾天沒有登陸了,郵箱里又收到了幾封未讀郵件。一共是4封,來自於不同的四個人。

最早的是「奈良的蝴蝶」發來的,只有一句話:「土大師,謝謝您的誇獎!」

這樣一句感謝語,似乎顯得沒頭沒尾,不過李學浩稍稍想了一下,便回憶起來。上次「奈良的蝴蝶」因為得到了一件新的「神器」,向他炫耀,其實所謂的「神器」,不過是那晚他在恐怖高校扔掉的廢棄桌腿而已,對方卻當成了寶。

所以在見到對方發過來的「神器」是什麼之後,他故意戲謔地讚美了幾句,估計這就是「奈良的蝴蝶」感謝的原因了。

第二封是發來的,點開來,這次是他本人親自發來的郵件,而不是他那個纏人的女兒Ada所發。

郵件的內容也不多,主要是感謝了他的救命之恩,然後又說了女兒的任性調皮,打擾到了土大師的清修之類,最後說已經修改了密碼,以後女兒再也無法私自登陸他的郵箱了。

李學浩看過之後,想了想,還是不準備回復了。的人情他已經還了,如果以後不是有「生意」上的往來,相信他也不會主動去接觸對方。

第三封郵件,則是滄海一粟發的,同樣只有一句話:「土大師,您可以收我為徒嗎?」。

看到這裡,李學浩皺了皺眉,記得上次滄海一粟就發了一封郵件,說已經到了橫濱市,那時候他還想,對方竟然想找出他來,那麼就給對方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他幾乎都快忘記這件事了,眼下又收到了一封對方請求他收為徒弟的郵件,其實這種事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當初的他同樣收到很多封要拜師的郵件,但全部被他拒絕了,後來又陸續收到了一些,他乾脆懶得回復。

所以滄海一粟的拜師郵件,李學浩自然也不會回復,直接勾上了對方的郵件,然後刪除掉。

至於第四封郵件……居然是一樁訂單生意,原本李學浩看也不看就準備刪除掉,不過對方的名字,還是讓他稍稍地猶豫了下,然後點開郵件看了起來。

「站在天空之上的神之眼」,就是對方發來郵件的名字,很長,當然也很中二。不過李學浩認識對方,這個「神之眼」真要算起來的話,這已經是第三次跟他下訂了。

因為有過前兩次的良好「生意」基礎,所以剛剛他才沒有刪掉。

點開郵件之後,內容很長,甚至還附上了繁複的手繪素描圖片,一看就知道是手繪好之後,用手機或者別的什麼拍好照片然後上傳到電腦發送過來的。

整封郵件的文字內容比較少,大部分是一張張圖片,裡面都是對方設計好準備讓他做出來的東西形狀,360度無死角的形狀。

對於這一點,李學浩其實挺歡迎的,因為不需要他自己耗費腦子去想。

「土大師前輩,你好。因為本人的不小心而毀壞了您煉製的法寶,現在那東西已經脫困,雖然不會傷害到人,但想要請回去也很困難,所以希望前輩能再替我煉製一個法寶,以下是當初那件法寶的改進版,除了戴在手上不易被發現之外,功能方面,本人也做了修飾。」

李學浩又仔細看了看對方發來的圖片,其實整體來說是個戒指形狀的法寶,但「戒指」的直徑比較粗大,顯然不是普通人可以戴的。

對於這一點,李學浩很清楚,因為對方根本就是個大胖子。之前向他訂製過法寶的人,他都做過一番調查,確定了對方的人品之後,這才按照要求去製作。

但眼下顯然是不能接下這單生意的,不止是因為他現在身邊缺少材料,更多的是他沒有那個心情去做。(未完待續。) 第1435章不可避免地進入一些人的視線

到了毒瘴森林邊緣,從孤狼那裡了解到基地里的人對這片森林的恐懼,一公里以內根本不敢靠近。

牽起顧雲念的手,低聲問道:「怎麼了?不高興?」

「嗯。哥,我們,是不是還有很多跟孤狼一樣的人。」 皇叔在上我在下 顧雲念低聲問道,情緒有些低落。

慕司宸沒有回答,只安慰地把她攬入懷裡,摸著她的頭。

知道孤狼所說的經歷,儘管已經用最為平常的語言來描述,還是給顧雲念帶來了很大的衝擊。

如果他知道孤狼會抱著回不去的念頭,他就不會帶顧雲念一起去。

可是那個時候,孤狼要說,他已經不能拒絕。

顧雲念沒有聽到答案,可從慕司宸的動作,已經知道了他的回答。

她悶悶地問道:「那等孤狼回去后,可以讓我給他治療嗎?」

她敢說除了她,孤狼的身體其他人也只能延長他的什麼,沒有人能治得好。

「我回去幫你申請!」慕司宸低聲說道,在她頭頂安慰地親了親。

只是這樣,顧雲念恐怕會不可避免地進入一些人的視線了。

天蒙蒙亮時,兩人回到了他們暫時駐紮的地方,地面空無一人,他們離開時的一切痕迹都被收拾得乾乾淨淨,讓人懷疑是否他們記錯了地方。

慕司宸走到他們待過的茂密巨樹下有節奏地敲了敲,很快樹上就滑下幾個人。

「零,怎麼樣?找到人了嗎?」

「找到了,明天晚上我跟小一再跟著去親自踩點,後天晚上再行動。」慕司宸說著,交代大家都做好準備上樹藏好。

天亮后,未免被人發現,就不能再下去了。

毒瘴樹林邊緣的這幾顆巨樹,應該是森林裡原本的樹木,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了,最大的兩人環抱都抱不住。

慕司宸找了一棵遠一點的,帶著顧雲念爬上去。

蔥鬱的樹冠擋住了其他人的視線,慕司宸倚在交纏著比一人還寬的樹枝上,拍拍胸膛,「樹枝硌著不舒服,要不要趴著睡一會兒。」

「嗯!」顧雲念應了一聲,趴在慕司宸懷裡,閉著眼卻沒有睡。

緊緊地抱著他的腰,小聲地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身上有帶迷藥嗎?」慕司宸壓低聲音,湊到她耳邊問道。

顧雲念眯了眯眼,「有,要多少?」

「很多。趁著夜色,把地面上的人都迷倒,然後再倒入通風口,讓他們睡著后就醒不來。有嗎?」慕司宸低笑著,壞壞地說道。

顧雲念一想到那情況,不禁一樂,眼眸一轉,狡黠道:「那估計一般的迷藥不行。我最近研製了一種迷藥,吸入了會讓人犯困,只讓人覺得是想睡覺了,只是一睡著了沒有解藥就醒不來。正好我帶了很多。」

實際上是在空間里的,她覺得這個迷藥挺好,應該會用到,就做了幾公斤放在空間里。

這不這麼快就用上了。

不過這迷藥藥效好,只要一點點,她估計半斤就有多。

慕司宸聽著,忍不住低頭在顧雲念臉上吧唧地親了一口。

4更

(本章完) 在第二天的下午,太陽未落山之前,崆峒的送親隊伍,終於抵達了玖夜的鄴城。

其實按照梵鏡之土上歷來的規矩,他國的送親隊伍,是只能送到自己國家的邊境,不能踏入別國的,而要由對方的軍隊過來,將他們的皇后一路護送回帝都。

可是,奈何玖夜積弱,直白來說,就是鄴城太窮,不想消耗人力來回奔波,所以就直接讓崆峒的送親隊伍,一路將伊殤離送進了鄴城。

在進入玖夜境內的時候,赤流沙他們都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他們回來了,身下的戰馬踩著的是玖夜的國土。

闊別了十八年,他們終於回歸到了自己的故鄉,而人生又有幾個十八年,可以去消耗的?

一想到這裡,曾經離開玖夜的戰士將領都忍不住抹淚。

幽雪染察覺到了神夜十二翼軍隊里的情緒波動,她喚來赤流沙,讓他吩咐下去,讓神夜十二翼的軍人們必須控制好情緒。

他們是混在崆峒送親的隊伍里的,要是讓崆峒的士兵發現自己身邊的人踏入玖夜的土地就激動的在哭,這實在太引人懷疑了。

在馬車進入鄴城的時候,幽雪染就讓白芍掀開了車簾,她坐在馬車上,望著外面的景象。

經過十八年的發展,鄴城成了玖夜最熱鬧的都城了,然而這個被作為臨時帝都的小城,看上去沒有崆峒大氣,也沒有昔日的迦葉繁華,街上許多的樓房還是破舊的,青石板鋪就的道路還有些坑坑窪窪。

因伊殤離的車馬隊入城,百姓們都站在街道兩旁觀望著繁華的車隊,然而幽雪染髮現,這些百姓的臉上沒有激動,也沒有喜悅,他們的神情顯得有些漠然。

他們睜大眼睛望著馬車頂上的華蓋,瘦弱的小孩睜著圓溜溜的眼珠,盯著馬車上懸挂著的水晶車鈴。

沿路上,非常的安靜,沒有歡呼,沒有喧鬧,這樣的死寂,讓崆峒的士兵們都感到了不安。

這馬車上坐著的可是玖夜的皇后啊,今日,可是玖夜帝洛景封迎娶皇后的日子,怎麼鄴城的百姓就不為自己的帝王而高興呢?

突然,有一團紅色的球體騰空飛來,身手敏捷的崆峒士兵一躍而起,拔出腰間的劍將往馬車上飛來的那顆球體砍成了兩半。

碎成兩半的紅色物體啪嘰一聲砸落在地上,士兵們才發現,這是一顆普普通通的西紅柿。

而緊接著,又有爛菜葉,臭雞蛋從百姓的手中被丟了出來。

防護結界升起,將百姓們投擲來的東西全都擋在了外面。

伊殤離掀開了車簾,低聲呵斥了一聲:「怎麼回事?」

她嫁到玖夜來,玖夜的百姓就是這樣歡迎自己的么?

崆峒的士兵正要出動驅趕沿街的百姓,幽雪染就傳音來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