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么?」像是意料之中,火驕烈臉上的笑意並不明顯,很顯然,他一貫都能將自己的表情收斂的很好。

「是么?」像是意料之中,火驕烈臉上的笑意並不明顯,很顯然,他一貫都能將自己的表情收斂的很好。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走走走。」水清漓拉住火驕烈的手,「我們去裡屋我再告訴你。」

水清漓完全忘了自己說火驕烈是他六弟的這件事……她心裡此刻只有一個念頭——她的烈,要回來了!

火驕烈暗自感慨,還好自己將隨從都叫下去了,不然還不知道要傳出什麼風聲。

這個帽子,他不戴。儘管被捉姦的是自己。

到了裡間,水清漓小心翼翼地將自己手上的劍匣打開,露出了裡面的劍,道:「你試試,哦,不對,你融合它吧。」

火驕烈雖然不明白這和解蠱有什麼關係,但出於對水清漓的信任,他拿起了那把劍。

半晌,一點動靜都沒有。

「怎麼了?」水清漓覺得很是奇怪。

火驕烈一臉為難,道:「可是我沒有妖力啊……」

成長華年 水清漓一臉黑線,好吧,自己把這事兒給忘了。

這樣想著,水清漓祭出自己的力量,入侵火驕烈的妖丹,將外面的一層桎梏解開了去。

火驕烈身上氣勢全開,這樣一來,他的臉色都好了幾分,至少不再那麼蒼白了。

之前不解開這層桎梏,就是因為藍萍的存在,要是被她發現了,哪裡能有這樣順利呢?

從劍匣里拿出那把劍,火驕烈祭出了自己妖丹中的南明離火。

兩把劍互相發出了嗡嗡的蜂鳴聲,竟隱隱擦出了火花。

想要同時融合兩把神劍,哪裡那麼容易了。

這兩把劍都是神劍,誰會服從誰呢?

果不其然,那把從唐玖梁那裡拿來的雪色長劍就往窗外飛去。

南明離火哪裡會放過它?追隨而去,並成功擋住了雪色長劍的去路。

雪色長劍一高,避開南明離火的鋒銳,依舊向外逃開。

只聽得『鏘』的一聲,雪色長劍撞在了南明離火的劍身上,倒退了幾步。

『哇』的一下,火驕烈一口血吐了出來。

若是平時,火驕烈操控南明離火完全沒有問題,可是現在……

火驕烈被情*蠱控制三月有餘,身體十分的虛弱,再加上妖丹的桎梏剛解,火驕烈對於自己力量的控制還有些獃滯,畢竟他還是想不起來之前的功法與能力,只是單純的靠習慣運功。

要是讓火驕烈以這樣一種狀態來駕馭兩把神劍,恐怕就算是榨乾了他也很難做到。

火驕烈咬牙,這是自己唯一解蠱的機會了,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這樣想著,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以血來命令南明離火將雪色長劍給帶回來。

在這樣的催發下,南明離火就像是興奮了一樣,對雪色長劍的攻勢越來越快了,漸漸佔了上風。(未完待續。) 眼見雪色長劍就要被南明離火收服,突然,起了變故。

雪色長劍尖峰一轉,直直向南明離火撲去,這就是傳說中的背水一戰么……

這突如其來的反擊,打了火驕烈一個措手不及。

悶哼一聲,火驕烈的臉色如紙,額上的汗珠不斷滾落下來,卻依舊堅持著。

水清漓心中想到,這樣下去,雖然火驕烈能收服這劍,但恐怕也會被震出內傷,他本身的傷就未癒合乾淨,再來一下恐怕會影響以後的修為。

妖界多少妖因為暗傷,修為難以寸進。

想著,水清漓不再旁觀,直接出手將雪色長劍從空中給扯了下來,想了想,又將南明離火給摘了下來。

南明離火倒是很聽話,乖乖待在水清漓手中,可那雪色長劍可就憤怒了,拼了命的掙扎,想要從水清漓手上掙脫出來。

水清漓哪裡肯放手,死死地拽住它,直到手上被劍氣所傷,沁出了絲絲鮮血。

說來也怪,水清漓的血剛碰到這雪色長劍上時,這劍立馬就蔫了氣勢。

水清漓很容易便想明白,自己身上具有凰血,鳳的東西恐怕對自己很是友好。

水清漓遮擋著,盡量不讓火驕烈看見自己手上的划痕,不然又該說自己魯莽了。

可是,接下來應該做什麼呢?

回想著南明離火不斷地想要靠近這雪色長劍的急切模樣,水清漓心裡有了一個主意。

她將兩把劍一靠,南明離火的光芒大放,瞬間吞噬了那雪色長劍。

水清漓甚至能感受到它的顫抖,她咬了咬牙,狠心沒有放手。

良久,南明離火的氣焰才緩緩減弱了下來,那雪色長劍已經被南明離火給吞噬了。火驕烈的臉色逐漸紅潤了起來。

『嗖』的一道曲線,南明離火朝火驕烈飛去,並且消失不見。

「烈?」水清漓試探地問道。

火驕烈緩緩睜開了眼,依舊不是熟悉的感覺。

這是……失敗了?

水清漓在心裡惱怒著,不是說好了融合了這劍就會好的么!唐玖梁,你這個騙子!

眼淚在眼眶裡打著轉轉,水清漓覺得看什麼都不順眼了,正打算出去消消氣,也避開火驕烈。

他恐怕才是最難過的一個。

剛想離開,水清漓的手被抓住了:「漓兒。」

聽到這個稱呼,水清漓心頭一震,自從火驕烈中蠱之後,就再也沒有這樣叫過自己,難道……他剛剛沒緩過來?

水清漓並不認為火驕烈會將這樣的事情來開玩笑。

「我的蠱解了,但是好像還差點什麼。」火驕烈的眼神中有些迷茫,顯然他也不知道究竟還少了什麼。

蠱解了,水清漓當然覺得這是一件好事,不過,火驕烈還『差什麼』的想法,卻是讓水清漓心中多了幾分濃濃的擔憂。

正想著,水清漓突然覺得脖子後面痒痒的,正想轉過身,唇卻被一份溫暖封住了。

每當這個時候,水清漓的腦海中就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正當一切進行的時候,一陣長嘯打亂了步伐,火驕烈的皮膚一寸寸被金色所覆蓋,幻化出一隻鳳的影子。

天邊,一道光亮揚起,宛若神的降臨。

異象,天降異象,方圓幾千里都能看見,不會是什麼凡事,大家對此議論紛紛。

有人說,是玄天曜王破神境了!

大家將信將疑。

待到光華漸漸散去,水清漓才抬頭,問道:「你突破了?」

火驕烈笑著搖了搖頭,道:「還沒有,不過快了。」

「那便是鳳血覺醒了。」水清漓嘀咕道。

耳邊傳來一個聲音:「漓兒,我們還沒做完呢,繼續……」說完,便輕輕咬住了她的耳垂。

低低喘了一聲,水清漓回身抱住了他……

當水清漓再次看見藍萍的時候,她已經醒了。

「漓兒,人是你抓到的,由你處理。」火驕烈淺笑,現在他的精神特別的好,一改之前的虛弱,但不知為何,他臉上獨獨沒有任何抓到下蠱者的開心。

水清漓沒有注意到火驕烈這一點,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她抬起了藍萍的臉,淺淺一笑。

運起一絲妖力,直接入侵了藍萍的血管中。藍萍與水清漓的修為差距太高,根本無力抵抗。

就這樣,那點妖力就暢通無阻地駐紮在了藍萍體內。

這招還是從唐玖梁那裡學到的,唐玖梁在向她介紹十二巫祖時,提到了共工的必殺技,因為同為水元素,水清漓下意識地注意聽了一下。

果然,藍萍臉色就開始變化,一會兒發青,一會兒發紅。

正是水清漓運用了變溫的辦法,使藍萍的血液驟然沸騰和凍結。妖的生命力頑強,這樣的變化不足以讓藍萍即刻死去,卻足夠讓她身不如死!

當初,水清漓就說過了,要親手殺了她,但可沒有說要怎麼殺了她。

「我不想看見她,我們走吧。」水清漓突然覺得有點煩。

「娘子,你的手段真是越來越厲害了。」火驕烈看見她的情緒不對,忙誇道。

水清漓皺眉,道:「烈,你有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確實很奇怪。」火驕烈看向水清漓,又看了一眼藍萍,「一切都太順利了。」

順利到沒有阻礙。

藍萍這個女人心思縝密,一個能想出蠱中蠱的辦法的女人,怎麼會在水清漓做了這麼多事而毫無反應?並且毫無知覺?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水清漓心中隱隱有了一個很不好的猜測。

她看向了依舊綁著的女人,運用功法,將溫度迅速的將溫度降低,凍結了藍萍的心臟,藍萍的心臟處陡然冒出了一根根冰刃,刺穿了她的心臟,就這樣,水清漓直接殺了她。

沒有破壞她的外形,水清漓想看看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妖。

確實是一隻蠍子妖。

柱子上,藍萍漸漸滑落,變回了原身。

她的外形好似琵琶,全身表面都是硬皮,身體分節明顯。體表是深黑色,腹面及附肢顏色較淡,后腹部第五節的顏色更深,為烏黑色。

水清漓和火驕烈對視了一眼,難道他們兩個都猜錯了?這個人真的是藍萍?

就在水清漓和火驕烈都疑惑不解的時候,一隻微不足道的小飛蟲從那隻死去的蠍子身上爬了出來。

沒有人會覺得這是一隻普通的小飛蟲,水清漓氣得牙痒痒,剛想要一冰刀飛過去,直接弄死它,還是忍住了。

這隻蟲,或許能帶他們找到真正的藍萍。(未完待續。) 可惜,那蟲怎麼會去找藍萍呢?爬了兩下,剛剛起飛,就毫無預兆的死了。

蠱蟲脫離中蠱者后,第一反應是回到施蠱者身邊,很顯然,藍萍直接弄死了它,在它要來找自己的時候。

就在這時,城外,一個戴著黑色椎帽的女子吐出了一口黑血,匆匆離開了。

水清漓的想法沒有錯,那個人根本就不是藍萍,也從來不是藍萍。

她只是藍萍的『蠱』而已。

一切都水落石出。綜合水清漓和火驕烈兩個人交換的意見,最後得出了一個這樣的結論。

藍萍的情*蠱從頭至尾就沒有下在自己身上。

她有一種蠱,能控制住別人的行為,利用這種蠱,控制了一個替罪羊,並且改變了她的外貌,使其與藍萍長得一模一樣。

她將情*蠱種在了這個替罪羊的身上,並且讓她帶著火驕烈進了玄天宮。

後來的一切就都是這替罪羊。藍萍,從未來過!

「不要讓我看到她。」水清漓憤憤地說,「不然我一定會讓她死不痛快。」

火驕烈嘆道:「她不會是一個好對付的對手。」

「不管。」水清漓扯了火驕烈一下,「除非你阻止我。」

「我可不敢。」火驕烈無辜道,「現在可是你最大,我是你六弟呢……」

這是?在要名分???

若是藍萍能知道水清漓和火驕烈對她計劃的猜測,藍萍或許會暗暗吃驚。

他們的猜測,與她的計劃確實**不離十。

藍萍怎麼會因為貪圖男色就將自己的性命綁定在別人手上?

要知道情*蠱的中蠱者若是死了,施蠱者同樣也會遭反噬而亡。

她又怎麼可能孤身入玄天宮?萬一出了變故,或者水清漓不念舊情,藍萍絕沒有出來的希望。

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裡推么?

說白了,藍萍最愛的,只有自己。

藍萍原本的想法就是要賭一賭。

火驕烈在自己身邊完全不聽話,留在自己身邊也沒有什麼用處。

要是火驕烈動情,完完全全成為了她的人,她就可以順勢推翻水清漓,成為整個玄天的女主人。要是沒有,最不濟的就是兩個人都死在了裡面。

這對於藍萍來說,基本毫無損失。

險中求富貴,藍萍就冒了這次險。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水清漓竟然有本事解了她的蠱,而且還讓自己無顏回竟天府。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