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應該捉一隻魔物來,看看它們到底在躲避什麼!」他心中暗罵自己失策,然而一時看不出異常也無妨,只要自己多採集一些枯木,就能將魔物從烏寶身邊引開。

「早知道應該捉一隻魔物來,看看它們到底在躲避什麼!」他心中暗罵自己失策,然而一時看不出異常也無妨,只要自己多採集一些枯木,就能將魔物從烏寶身邊引開。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只要能讓自家寶貝突破魔物的包圍,到達中心區域,到時候有的是時間慢慢調查!

這樣想著的南宮無方手腳不停,一邊快步朝枯木走去,一邊取出一根繩索準備用來捆綁木枝。

在距離最近一顆枯木不足一丈距離的地方,南宮無方整個人彷彿撞在了無形的牆壁上,身形戛然而止。

「就差這麼一點?!」有過一次經歷的無方立即明白過來,主母鏈的距離限制到了!

看著近在眼前的枯木,他不由暗罵一聲「倒霉」!

緊接著,他便迅速將手中的繩索打成一個巨大的索套,提在手中加速揮了幾圈便順勢扔了出去,套中了一大片枯木!

南宮無方狠狠用力一拉,頓時嘩啦啦地拉斷了一大片枝丫,索套的活結收緊,一大捆枯木到手!

「哼!活人還能被這莫名其妙的距離限制給憋死不成!」

他得了足夠引誘魔物的枯木,便立即折返。

可結果卻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想象中魔物朝他蜂擁而至的場面完全沒出現,相反,一路上零零星星還在朝烏寶那邊趕去的魔物,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某種臭烘烘的排泄物一樣,避之唯恐不及!

「不會吧?難道我運氣這麼好,碰巧就找到魔物異變的原因?」

南宮無方下意識地扭頭看了看背後背著的那捆「柴」,難道魔物突然改「食譜」了?黃粱谷的枯木不再是它們的「最愛」了?

好在引誘不成,驅散也行。只要能救回烏寶,他可不在乎這枯木到底怎麼用。

儘管嬴烏寶一直在大範圍的高速移動中,可她此時的位置還是一目了然。實在是她身後跟著的魔物群太龐大了,老遠看過去都是烏壓壓的一片,更別提還有零零散散飛得慢的魔物還在留著口水徑直飛過去。

小天馬比竭力抵擋魔物的烏寶更早一步發現它的老主人,它嘶鳴一聲,就瘋了一樣朝南宮無方飛來。

那激動的模樣,分明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它這麼一加速,烏寶就知道十之**是無方回來了。她頭也不回,不斷揮出鞭子驅趕追在身後的魔物,同時高聲叫道:「無方!快來幫忙,我們先撤退!」

她話音剛落,不等無方回答,魔物就像按了暫停一般,齊齊停住了身形,懸浮在半空中只偶爾拍一下翅膀。

從它們難以分辨的五官中,烏寶隱隱覺得它們的神情好像是看到了美味突然掉進了茅房一樣!

一時間,空氣都彷彿靜止了。

莫名其妙的嬴烏寶,隱有猜測的南宮無方,還有一大群不甘放棄又無從下嘴的魔物,詭異地在半空對峙。

「這又是怎麼回事?難道魔物不喜之物就是這個?」嬴烏寶斜眼看了看好像砍柴少年的無方。

「看起來好像是的。可是這枯木原本應該是魔物最喜歡的食物啊?」南宮無方也十分不解。

烏寶抽出一根樹枝仔細看了看,這枯木和剛入谷時崖壁上稀疏生長的乾枯植物並沒有太大區別,只是枝幹的顏色略深而已。看無方這麼短的時間就弄來一大捆,想來中心處生長得要更密集一些。

可是在外圍的時候,他們可沒見魔物躲避著那些枯木啊!

兩人互相看著,「無方,既然它們不圍上來,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也許你爹能看出是怎麼回事呢!」

南宮無方心中雖然不滿自家寶貝抬高那個男人,可也知道她說的沒錯。就算把他多年後的歷練經驗加起來,也不如自家老爹現在見多識廣。

兩人剛剛後撤一步,準備離開,就見魔物中出現了騷動。

只見一隻怎麼看都很普通的魔物,沖著另一隻矮小的吼了幾聲。

那隻矮小的便委委屈屈地越眾而出,緊閉雙眼,一臉慷慨就義的表情朝兩人衝撞過來。

「它們想分開我們!」南宮無方立即獲知了魔物的意圖,「哼!想得美!幸好我砍得多!」

他攬著烏寶躲過那沒準頭的衝撞,飛快地將背上的「柴火」分成兩堆,將其中一堆綁在了烏寶背後。「哼!看你們能撞幾次!」

「無方,等等!我怎麼覺得它們看我眼神變得更加迫切了?」

南宮無方將另一堆枯木剛要重新綁回自己身上,聞言抬頭看去。

如果他和烏寶不是都眼花的話,那麼,魔物確實看著烏寶的眼珠更紅了,至於看向自己的,越發像是看著一坨屎!

兩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該不會它們討厭的只有一根樹枝吧!」

烏寶的動作比南宮無方還要快,她毫不猶豫地就甩著鞭子,從無方面前的那一堆枯木中捲起了一根,朝魔物揮去。

見它們不躲不閃,還隱隱要撲上來啃食的樣子,她便立即抽回,換了一根枯木又甩了出去。

幾次三番,終於將唯一一根讓魔物擠做一堆紛紛避讓的枯木給挑了出來。

烏寶不由慶幸,還好這些醜陋的傢伙足夠傻,要不哪有時間讓她一個一個試過來!

南宮無方看著這根與眾不同的枯木,不由奇怪道:「咦?這一根是早就折斷的?」

要知道所有枯木都是被他暴力拉斷的,每一根都有一個新鮮的斷茬,只有這根兩頭都是陳舊的折斷痕迹!(未完待續。) 第3365章難道是她想多了?

「娘娘……」

徽羽本就是心思細膩的人,若說剛開始的時候,對著周遠和姜錦炎時還有那麼幾分玩鬧的意味,可後來見著二人相處時,卻隱隱覺得不對勁起來。

徽羽有些遲疑的對著姜雲卿道:「阿遠公子他…」

是她多心了嗎?

她怎麼覺得阿遠公子對小公子的態度,有那麼一絲的不對勁?

姜雲卿看了眼已經沒了姜錦炎兩人的門外,收回目光說道:「阿遠怎麼了?」

徽羽愣了下:「娘娘沒察覺?」

「察覺什麼?」

姜雲卿像是詫異的問她。

徽羽見姜雲卿神色平淡,臉上也不帶半絲異色的模樣,就好像剛才真的什麼都沒發生。

徽羽突然就對自己的懷疑生出了些遲疑來。

是她想多了吧?

娘娘觀人與微,連娘娘都沒察覺出來有什麼不對的,她怕是誤會了。

阿遠公子和小公子年少時的確有摩擦,兩人關係也算不上好,可是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兩人都已經長大,各自也成了一方有才或是有能力的人。

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許是緩和了一些,只是阿遠公子不善言辭,小公子又向來好強,所以才鬧著彆扭。

徽羽心中一松,只以為是自己胡思亂想,連忙搖搖頭說道:

「沒什麼,奴婢就是覺得,阿遠公子和小公子現在的關係挺好的。」

「奴婢還記得當年小公子惹惱了小姐,阿遠公子還偷偷揍了他一頓來著。」

姜雲卿唇邊帶著笑:「是有這麼一出,不過他們也長大了,關係親近些也正常。」

她隨口說了一句后,就開口問道:

「對了,宮宴的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

徽羽聽姜雲卿問起正事,也收斂了那些紛亂雜思,連忙正色道:

「奴婢問過徽羽,四爺已經吩咐了司禮監和內司廷準備著。」

「宮宴定在明天夜裡,宴上所需一應物事都準備的差不多了,給各國使者的帖子也已經送了過去。」

姜雲卿聽是孟少寧安排的,又有穗兒盯著,便沒再多問,只是說道:「璟墨那邊來信了嗎?」

徽羽笑著道:「來了,大軍已經到了玉霞關,軍中送來的消息,說陛下準備帶著人稍作歇息,順便安頓好玉霞關駐軍之後,便啟程回京。」

「算起來,最多再有十來天就能到京城了。」

姜雲卿聞言眼中露出些高興來:「讓人準備準備,璟墨回京那一日,我去城門處接他。」

徽羽點點頭:「是。」

姜雲卿重新回宮的消息傳出去后,所有人都不覺得意外。

君璟墨打了勝仗歸朝,天下一統就在眼前,到時候君璟墨問鼎至尊之時,姜雲卿便是那與他並肩之人。

這個時候,她自然也要回宮中準備。

朝廷里的人對於姜雲卿的接受度是極大的,雖然她的皇后,是內眷,照常理來說后公不可干政。

可是姜雲卿卻是個例外。

她曾經掌過朝權,當過帝女,也曾在君璟墨帶兵征戰在外之時坐鎮後方,更曾經親近領兵攻破南梁皇城,為大燕統一奠定了基石,替大燕朝廷立下不世功勛。

(本章完) 嬴烏寶接過這根枯木看了看,不由哭笑不得地說道:「這一根和別的根本就不是同一種植物啊!」

儘管外表看起來差不多,但這一根樹枝卻多了一層墨綠色,只是在灰黑的枯枝中不太明顯罷了。

而且拿在手上能感覺到的不同更大,和那一大捆死氣沉沉的枯枝不同,這一根樹枝中蘊含著旺盛磅礴的巨大生機,只是太過於內斂,才導致烏寶沒能第一時間感知。

作為木靈根的擁有者,更是柳非柳這個植屬大妖的女兒,嬴烏寶比誰都清楚,能夠將這樣龐大的生機收斂到這種程度,這根樹枝一定是相當難得的寶貝!

南宮無方對生機的感應非常不敏感,可卻不妨礙他第一時間發現,自家寶貝只不過是將這不起眼的樹枝拿在手中,整個人連同她腹中的小娃娃就不自覺地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就是傻瓜也知道這是個好東西!

可這也是引起魔物異變的根源,按理是應該交給自己那個親爹處理的!

南宮無方只猶豫了一眨眼的時間,便果斷說道:「寶貝!藏好它!我們回去以後千萬別說漏嘴!」

「啊?你要昧下這個寶物?」嬴烏寶驚訝道,不是她不能接受這種偷偷截留的行為,而是因為,這一次要扣下的可是他親爹的東西啊!

而且,「那你要怎麼和你爹交代?」她擔心地問道。

南宮無方一不做二不休,把剩餘的枯木也藏進了自己的聖獸空間,然後拍拍胸脯道:「別怕,我自有辦法把他忽悠過去。到時候你就說,進了中心區域的只有我一人,你什麼也不知道就好。反正這也不算騙人。」

「好。」嬴烏寶乖巧地點頭答應,心中卻暗道:要是你忽悠失敗,我就假裝無意中撿到這寶貝,再交出去就是。

對上南宮戰炎,她委實對自家男人沒什麼信心。

眼見那個美味的女人拿著那坨「屎」就不放手了,魔物們漸漸開始躁動起來,嘶吼聲也越來越大。

「事不宜遲,我們快走。」南宮無方飛到小天馬身後,狠狠拍了一下馬屁股。

主人!我聽懂了!我知道要快走啦!你為毛還打我屁股!小小馬委屈極了,猛地一扇翅膀,就甩開了男主人!

這天馬到底怎麼回事?怎麼自從載了烏寶之後,就老對著自己使小性子?

一頭霧水的南宮無方拍拍身後幻化出的翅膀也追了上去。

再後面,是一大群宛如吃了蒼蠅,卻依舊難捨美食的飛行魔物。

若不是南宮無方在臨近大軍的時候,事先傳音給戰炎,讓他做好準備,大軍非得被打一個措手不及不可!

就最後的結果而言,嬴烏寶小夫妻惹來的騷亂只不過是為戰炎的功勞簿上又添了一筆,讓大軍所屬的仙兵們由衷感嘆了一句「不愧是炎火戰神」,如此而已。

當然,還順便大大推進了此次清掃行動的速度,堪稱史上最快。他們明日就可以出谷了……

全軍的人都歡欣鼓舞,不僅很快就可以離開這個令人抑鬱的環境,而且還多了一個可以向別人吹噓的談資。

「你見過炎火戰神親自出手,大殺四方嗎?老子當年就見過!」

「你知道那次不到三天就完成的黃粱谷清掃行動嗎?就是我和戰神大人一起做下的!」

當然,此時大家越是激動,南宮無方就越是難受。自家老爹這一關可真不好過!

「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給你的任務是潛入中心,查明異動原因,可不是讓你把魔物全部都攆出來。」戰炎板著臉,看不出什麼表情。

南宮無方努力讓自己面不改色地說道:「魔物異變的原因是因為中心區域的枯木莫名被毀了一大半,對它們的誘惑力降低了。我們只是不小心引起了魔物的注意,才回遭到追趕。」

「不小心?是你?還是你的女人?」戰炎慢條斯理地問道,「她實力低微,行動笨拙,這是常事。你是要繼續為她掩飾?還是打算來說一說非要帶著她不可的理由?」

「就是因為她修為太低,我才要帶著她。大人你不是知道嗎?不然為何事先就批准我帶她同行?」無方梗著脖子,反問道。

戰炎輕笑一聲,「不肯說?那行。山谷中還有零星的魔物,你再去驚動他們一次,再引得他們追趕一次。我就不再追問,如何?不過,這次,你一個人去。」

南宮無方頓時眼睛就瞪直了,抬高了聲音說道「這怎麼行! 掠愛成癮:傅少的小嬌妻 說不定魔物就是特別喜歡追著女人呢!我一個人怎麼引!」

戰炎依舊慢悠悠地說道:「我同意你在大軍中選個女人一起去,除了你的女人以外。」

「你!你這麼欺負我有意思嗎?!你到底都知道了些什麼?直說就是!你到底想問什麼,何必這樣兜圈子!」南宮無方終於沉不住氣,羞惱地叫道。

戰炎摸摸下巴,「這要看你瞞了我什麼。不如,你就先從你的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歷說起。」

南宮無方一愣,目光有些閃躲,聲音不自覺地就虛了下來,「能有什麼來歷,不就是一條小嬴魚嘛!她實力那麼低,就是真的壞人也不會派她進軍營啊!」

戰炎微微點頭,「我承認,你說的很有道理。可不是我想聽的,不如,我叫青璃過來,你再說說,你自己到底是誰?」

這一下,南宮無方是徹底傻眼了。這個男人到底是人是鬼!他問這個問題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料南宮戰炎看他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倒反笑了出來,不復剛剛的嚴肅,「算了算了,我不為難你,看你們倆這樣子,也不可能是南荒的姦細。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

「你,你到底看出來了什麼?」南宮無方面紅耳赤地憋了半天,才期期艾艾地問道,「就是死,你也讓我死個明白啊!再說,我又沒想害人,你本來就不應該為難我!」

戰炎笑得更厲害了,「我其實還真好奇你到底是誰。漏洞百出,被揭穿之後居然還能這麼厚著臉皮對我撒嬌。你當真不是小時候的青無方?」(未完待續。) 第3366章宮宴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