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因為這件事,鎮子上的這些大勢力的首腦人物,哪一個沒去過他里請他,許以高價,想請他當個長老啥的,不過都被他拒絕了。五年前我曾隨你外公去過他那,說是許他一個副館主的位子,結果他都沒有動心。」風瀟無奈地搖了搖頭,這件事一直是他心裡的遺憾。

「對啊,因為這件事,鎮子上的這些大勢力的首腦人物,哪一個沒去過他里請他,許以高價,想請他當個長老啥的,不過都被他拒絕了。五年前我曾隨你外公去過他那,說是許他一個副館主的位子,結果他都沒有動心。」風瀟無奈地搖了搖頭,這件事一直是他心裡的遺憾。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潯仇皺了皺眉,道:「一個二印意師雖然不簡單,但沒必要用一個副館主的位子去請吧?」

風瀟連連擺手,道:「你不明白,瘦駝除了意師之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藥師,就是煉化丹藥,提煉藥材,而且他的手段高超,整個柳湖鎮,能夠提煉出靈通藥材的,只有他一個人能做到。」

「能提煉出靈通藥材,那真是不簡單了,可這跟元靈液又有什麼關係?」潯仇急忙問道。

風瀟笑了笑,示意潯仇不要著急,接著講道:「因為之前照過面,所以我跟他也算認識,去年一次拜訪的時候,我無意間發現了他的柜子上放著一瓶元靈液,而那元靈液發出淡淡的紅光。因為在多年以前我參與過咱們武館里元靈液的生產,所以知道一點,元靈液長期儲存在碧霞瓶中會發藍光,但是剛生產出的時候會發一種淡淡的紅,所以我斷定,那瘦駝一定能自己製作元靈液。」

聽到這裡,潯仇無奈地聳了聳肩,「舅舅您說他脾氣古怪,向來極少有人親近,即便是重金權利相誘,他也嗤之以鼻,我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豈能令他坦誠相待。」

風瀟搖了搖頭,道:「不不,這瘦駝多年前就曾說要收一名藥師徒弟,這些年已經有很多年輕人去嘗試了,不過一直都沒被他看重,你天賦非凡,學什麼東西向來速度極快,指不定在藥師上也能有所發展,為何不去試一試呢?」

「藥師,我……我行嗎?」潯仇傻傻地笑了笑,這東西完全沒接觸過,毫無頭緒可言,突然提起去跟人家學製藥,總覺的有些突兀。

「不去嘗試又怎麼知道不可以,再說了,萬一成功了,好處會少了你的嗎?」

風瀟用一種引誘的目光看著潯仇,從那眼神里,潯仇彷彿看到了一顆顆精光閃爍的藥丸,一瓶瓶用之不竭的元靈液……

「好,那我就去試一試。」潯仇掙扎了片刻,而後狠狠地點了點頭,像是下定了決心,因為這一刻,他再也抵擋不住那些修鍊輔助品的誘惑力了。 更新時間:2013-08-07

「你沒事吧?」

何馥婉見潯仇回來,頓時急忙問道,他這才剛到內堂就同袁永一夥起了爭執,少女還以為風瀟是把他叫去訓話的。

潯仇笑著搖了搖頭,而後在少女身邊坐下。

一屁股坐在那蒲團之上,便是感覺到周圍湧來的天地元氣愈發濃郁起來,濃度足以抵上外界的三倍,潯仇趕緊閉上眼睛,暗運佛門歸心入寂的法門,這種傳於佛宗的秘技能讓人的精神恢復到高度集中的狀態,達到更好的修鍊效果。

狀態一進,一道道天地元氣不斷地吸入體內,然後經過罡氣旋的煉化,化為一股股罡元流,不斷地湧入罡氣旋之中,令其中罡氣慢慢雄厚起來。

有了三倍天地元氣的濃度為依託,潯仇清晰地察覺到,體內罡元的增長速度,比起以往的修鍊,簡直要快出兩倍不止。這樣明顯的前後變化,饒是以潯仇的心性,都是忍不住有驚喜湧上心頭。

望著潯仇回來之後直接進入修鍊狀態,一旁的何馥婉嘴角撅了撅,俏臉上泛起一抹失落之色。

三日的時間很快在修鍊中過去……

有了之前修鍊場上與袁永的那次比試,在現在的武館內堂,潯仇的名聲也傳了出來,一些向來仗著資歷老,欺負新弟子的師兄師姐,也不敢小瞧這個年輕的小師弟。既然有了這麼清靜的又寶貝的環境,潯仇自然沒理由不安下心去修鍊。

第四天中午,日頭過了最高點,不少弟子已經離開修鍊台去就餐了,整個修鍊場上,人數倒是少了很多。

慕雲逸睜開眼睛,從入定中醒來,見潯仇還沉浸在修鍊之中,他便同何馥婉打了個招呼,先行到到藏書閣去了,現在進了內堂之後,不少許可權已經不復存在,他要好好利用這些額外資源。

慕雲逸離開的時候,潯仇的修鍊就已經到了尾聲,而就在他將最後一道入體的天地元氣煉化收入罡氣旋,正準備就此結束修鍊的時候,他的身體卻是猛地一顫,一種奇妙的感覺,猛地自骨骼深處傳來。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潯仇愣了一下,他好奇地向體內探查,隨後心中猛地湧上強烈的驚喜之感,居然……居然是體內的佛宗秘技要加深領悟了!

修鍊佛宗秘技兩年多以來,除了依靠他自己罡元修為的提升,可以提供出更磅礴的佛門力量之外,他對佛門秘技的感悟一直停留在一個很淺的階段。

佛宗秘法與其他族類的功法截然不同,它的進境就像是佛家所講的一樣,一切皆是機緣,你根本不知道這種奇妙的遇境會何時降臨。因此有些踏入仙境的佛門中人,一生中對佛門秘技的修鍊也僅是停留在入門階段,而一些對此領悟有所提升的同修為之人,戰力便會比他們強上一籌。

就像是心禪卍字訣,是一套連接攻防轉換的重要武學,通過將體內的佛家力量凝成卍字印的方式打出體外。進入小聚氣境之後,潯仇開始能使用這套武技,起初只能凝聚最多三道卍字印法,而後實力每提升一些,卍字印便能多凝聚一些,不過這種增速極為緩慢,到了現在的,他一次性凝聚卍字印的最大數量,也不過是九道而已。

若是想一次性大規模提升所能凝聚的卍字印數量,那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提升對心禪卍字訣的感悟力!

聞道和尚曾經講起過,他在凝魂境的時候,一次所能凝聚的卍字印也不過只有六百道而已,結果在一次無意間修鍊中,他莫名其妙地提升了對心禪卍字訣的領悟力,最後在罡元修鍊未變的前提下,竟是翻一番地倍增,一次多凝聚出了五百道卍字印,直接將數量提升到了一千有餘,當時的這件事,足足令他興奮了好幾天。

那這一次,我的領悟力若是提升了又能多凝出多少,當時老頭子可是提升了近乎一倍,那我應該不會差吧?

驚喜在心頭泛濫,突如其來的變化甚至令他有些不知所措,就在這驚喜持續了好一會之後,這顆浮躁的心終於平靜下來,潯仇趕忙收斂心神,現在好不容易有了機緣,若是還成功不了,只會更令人惱怒。

細細感應著體內的變化,骨骼深處,一縷縷金光不斷滲出,潯仇內視的目光被這些光芒所掩蓋,竟是刺得眼睛隱隱作痛,他本能地眨了下眼睛,也是能感受到,他的身體彷彿此刻爆發出一股極強的吸力,將那些外界的天地元氣,貪婪地掠奪進來,最後由罡氣旋快速處理,迅速融入罡元流大軍之中。

意識轉變,潯仇眨眼的片刻,眼前已是空無一物,空蕩蕩的世界里,他不知是置身於何方地域,只是眼前一道金色牆壁,堆砌地高大齊整,橫亘在他的視線之前,潯仇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高度與邊際。

潯仇站起身子,緩緩地走到金色牆壁之前,對比之下,他的身子就像是螻蟻一般渺小,潯仇伸手觸了一下金色牆壁,堅實的感覺是這樣真實,而其中所蘊含的力量,正是他無比熟悉的佛門之力。

「呼……」

潯仇深吸一口氣,極力壓制住心中的驚愕,放開視線向牆壁上望過去,牆面上竟是刻滿了金色的經文,經文上金光繚繞,表面如水波般波動不止。潯仇懷著好奇的心情像沿著牆面打量,只見那上面刻畫著的經文,竟全是一些提升初級領悟的心得與法門。

佛門煉體之法,天羅真功!

佛門真力凝實之法,心禪卍字訣!

豪門契約:撒旦的危情新娘 佛門擬物之法,驚鴻降魔!

佛門大御物之法,萬佛朝宗!

……

潯仇懷著一顆感慨與尊崇的心情順著牆壁望過去,一字字,一行行,居然全部鐫刻著佛家近萬年來所積攢下的一切法訣精華,這些武技,隨便之一都不能用珍貴二字來衡量,而更像是絕世珍品!

佛門大破滅之法,紫焰天焚!

當看到紫焰天焚的字樣時,潯仇的心再也鎮定不住了,這部秒殺五重聚氣境的余正的招數,居然也有晉級的法門刻在這裡?!

這一刻,潯仇竟是有些驚慌失措起來,面對滿眼的佛家珍品,他竟是不知該從何開始了……

定了定神,潯仇隨便在大御物之法中找了個叫金剛杵的經文看起來,只不過才看到第一個字,眼前出現的場景就是令他驚咦起來。

才不過是看了一個字,那片金色經文便是上下滾動起來,方方塊塊的金字來回跳動,瞬間將原有的順序打亂,根本理不清頭緒。

潯仇皺了下眉頭,轉而換了一個地方看過去,這一次,場景如出一轍。無奈之下,他將視線不斷調整,很快,整個牆面上的字體都翻飛起來,來回躥動的字體將眼前的經文牆面完全攪亂,各種功法的介紹混淆一起,而且絲毫沒有回歸原樣的打算。

潯仇晃了晃腦袋,感覺整個人的意識都是有些暈眩,而後他努力回想之前在修鍊台上發生的一切,整個人都是陷入到了沉思當中。

半響之後,潯仇打了激靈,他只覺眼前一亮,瞬間有了主意。

解鈴還須繫鈴人,起初他是感覺到自己對心禪卍字訣的領悟有變才進入的這奇妙境界當中,那眼下的突破口,也必然會在這心禪卍字訣之上! 第五百六十一章前恭后倨

那些倭族人怔怔的看著王歡,神色間微微有些錯愕,其中有人更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臭小子,你就用這種口吻跟我們說話!?」

旁邊的若雪急忙解釋道:「幾位倭族大人,他只是信口胡說,沒有惡意,我願意留下來,還請幾位放了我的同伴。」

「嘿嘿,幾個真元境的小傢伙,遇見我們還想離開,痴人說夢,那小子說話雖然不中聽,但說的卻是事實,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放過你們。」

倭族人那別留的話語里充滿了嘲弄之色。

其他幾人一陣沉默,顯然已經認命,他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倭族的高手。

王歡道:「大言不慚,什麼時候倭族的人都這樣自大了。」

就在若雪等人陷入絕望的時候,王歡突然走到最前沿。

孟生聲音一變:「王歡,你要幹什麼?」

眾人看向王歡,只見到王歡化作一道黑影,風雷電弛一般衝出去,空氣中響起一陣呼嘯聲,只見他一劍揮出,那黑色的劍芒一閃。

恐怖的劍氣驟然爆發,彷彿將空氣都切開了般,向著那倭族男子的頭顱斬去。

「噗嗤!」

劍光閃過,一個頭顱高高的飛起,一道血箭從他脖子出衝天噴出,那倭族男子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頭顱就已經被斬斷。幾乎在同一時間,劍光閃閃,那劍光在空中縱橫穿梭,身旁的倭族人大亂,想要反擊,可是在劍光中,他們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即便是那位通神領域的倭族男子也沒有支持多久,就倒在了劍光之下。

「通神強者!」

眾人瞳孔一縮。

這種威能,這種劍法,抬手之間就把敵人滅於劍威之下,除了通神大修士之外,還有誰?

若雪等人眼裡露出難以置信之色,目瞪口呆的看著那握劍少年,特別是周華,向前對王歡還呵斥不已,想到自己竟然呵斥一個通神大高手,他的腦子不禁一片空白。

等他們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后,紛紛上前,躬身道:「若雪多謝前輩相救,之前不知前輩身份多有冒犯,還請前輩恕罪。」

其他人也反應過來,慌亂之間上前行禮。

特別是周華,更是小心翼翼,生怕王歡追究后賬。

王歡眸光掃過他們,這些人之前對他態度不佳,在修鍊界本來就是強者為尊,在他沒有暴露實力之前,被人小也是情理之中,所以並沒有在意。

「你們不用這樣客氣,我在混亂叢林迷了方向,還指望著你們帶我出去。」

眾人一愣,沒想到王歡沒有任何計較的意思。

若雪心裡鬆口氣,說道:「王前輩,這裡是混亂叢林,此處寬廣無邊,之所以混亂,是因為在混亂叢林中,不光有洞天福地的華族修士,還有神界倭族,聖界之人……多族混亂,常年征戰不休,而距離這裡最近的城池是龍淵城,如果前輩不嫌棄的話,我們可以給前輩帶路,城主如果知道前輩這等強者降臨,一定會禮待有加。」

「好。」王歡點頭,很乾脆的答應。

眾人聞言,內心裡的石頭總算放下。

不用王歡特別交代,這些人便主動的去打掃戰場。

從這些人的嘴裡面,王歡基本上了解了龍淵城的一些情況,這龍淵城是華族之人建立,因為是靠近混亂叢林,但是其他種族的人也多不勝數。加上龍淵城低處偏僻,各大門派對此地也不重視,聚集在這裡的修鍊者絕大部分都是散修,唯一有背景的修士便是龍淵城的城主。

這位龍淵城的城主修為已經達到通神大圓滿,背後有大門派支持,哪怕那些異族之人心懷不軌,但也不敢太過放縱,而龍淵城還有幾個大勢力,每個勢力都有通神強者坐鎮。

若雪看王歡聽得入迷,露出了歡悅的笑容:「沒想到散修之中還有前輩這樣的高手,前輩的意志真是令人欽佩。」

其他人也在恭賀,身為散修,他們很清楚修鍊的艱難,要功法沒有功法,要資源沒有資源,散修中能出現通神強者無一不是天賦極佳之人。

而各大勢力對於這種有潛力的散修,都是拉攏。

「王前輩,實不相瞞,我其實龍淵城主的女兒,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會向我父親舉薦,讓你在城主府任職,以前輩的潛力,要是能夠得到我父親的賞識,上報宗門,還可以賜給前輩功法和丹藥。」

其他人驚訝的看著若雪,本來他們都以為若雪跟他們一樣都是散修,可沒想到她竟然是龍淵城主的女兒。

「沒想到你還是大有身份。」王歡淡淡笑道。

若雪一陣苦笑,抱歉的看了身邊的同伴一眼,道:「我雖然是龍淵城主的女兒,可身份很尷尬,只是私生女,並沒有受到重視,況且龍淵城主兒女眾多,誰會在意我這個私生女。我推薦前輩的原因,也是想通過前輩的力量,希望獲得重視。」

若雪坦白的話倒是讓王歡沒想到,道:「先看看再說吧。」

「若雪姐,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龍淵城主的女兒,可把我們瞞的好苦。」孟生道。

哪怕只是私生女,但龍淵城主女兒身份對他們而言也是高不可攀。

周華眼裡露出暗淡之色,如果若雪跟他們一樣都是散修,他還有機會爭取,可對方的身份讓他自行慚穢,一路上的興緻並不是很高。

王歡聽著他們介紹,心裡暗嘆:「這龍淵城主竟然只是一個宗門的弟子,也不知道他背後是哪個宗門,看來洞天福地的水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深。」

混亂叢林距離龍淵城有一百多里,以他們修鍊者的速度也走了大半天。

到了龍淵城的城池下,王歡抬頭,眼裡露出一絲興奮,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洞天福地的城池,心裡自然免不了一陣激動。

「王前輩在這裡稍等片刻,我已經通知城主府,很快就會有人來接我們。」若雪在旁邊恭敬的說道,想要招攬一位通神強者,那就必須拿出相應的禮節,不能怠慢了這等高手。

「好。」

王歡好奇的打量四處的環境,對於若雪的安排沒有任何意見。 更新時間:2013-08-08

今天中現在才剛修好,第一更有點拖沓了,以後盡量中午發第一更,大家多包涵。

————————————————————————————————————

心裏面有了想法,潯仇趕緊照著樣子執行,心裡一邊默念著心禪卍字訣五百零八字的經文,他再次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像那金色牆壁上看過去,這一次,他的眼睛都是雪亮起來。

而當潯仇沉浸在心禪卍字訣領悟的美妙氛圍中的時候,那不大的修鍊場上,這一刻也是猛然騷動起來。

還在修鍊台上打坐的弟子們紛紛睜開眼睛,因為他們都是感覺到,一股極其強大的吸力從修鍊台最當中傳來,而後以一種近乎瘋狂劫奪似的速度吸納著修鍊台上的天地元氣。

這樣一鬧,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明明好好地在這打坐,突然周遭天地元氣一下子變得稀薄了,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這小子在搞鬼。

「這傢伙究竟是怎麼搞的,有毛病吧?」修鍊受到影響,弟子們心情也不好。

「賊娘的,這小子頭頂直接出來了個漩渦,就這個吸納天地元氣的速度,咱們還怎麼打坐。」一個弟子指著潯仇頭頂上出現的元氣風旋,在那裡,修鍊台上的天地元氣呼嘯著向裡面灌注進去。

「真他媽霸道的吸收方式,這樣貪婪,就不怕被撐死啊!」

「……」

眾多弟子們義憤填膺,眾人交流的時候紛紛點頭,再加上已經有人帶頭,而後便是紛紛圍攏上去,企圖把這貪得無厭的小子打斷。

「潯仇?」

這時何馥婉也是睜開美目,她先是試探性地叫了潯仇一聲,沒有得到回答,清澈的大眼睛里也頗為疑惑。

「肖強,你們打算幹什麼?」就在何馥婉不知所做的時候,一伙人已經靠了過來,何馥婉看著為首的少年一眼,冷聲道。

「幹什麼?哼!這小子影響了大家的修鍊,我希望他能停下如此自私的行動。」叫肖強的少年向下冷冷地瞥了潯仇一眼,旋即也不畏懼少女的目光,冷聲道。

「他在修鍊,這樣打攪別人很不禮貌,你身為師兄,應該知道這樣做不合適吧?」何馥婉反問道。

肖強不服氣地撇了撇嘴,旋即轉過身子,望著身後一群怒氣沖沖的內堂弟子們,高聲說道:「大家今天都是明證,這傢伙來內堂的時候,我從來沒找過他麻煩吧,他第一天就佔了這麼好的修鍊位置,算是靠實力得來的,我肖強也沒提出過異議,現在大家都在修鍊,他卻整了這麼個爛事,不知是用了什麼邪路子搶奪大家的天地元氣,你們說,我這個做師兄的,若是再不站起來給大家說兩句公道話,試問這內堂,還有沒有我們這些老弟子的生存空間嗎?!」

肖強不卑不亢的說道,這一段話無疑激起了這些老弟們心中的怨氣!

他們以為,自己已經在內堂待了很長時間,潯仇卻不但後來居上地泡上武館首席,還同綾絡小姐有些什麼糾纏不清關係。當然,就算這些除外,他還佔著這修鍊台上最上等的位子,現在居然又大肆搶奪大家的天地元氣,這不算是欺人太甚嗎!

「首席,您說呢?」肖強揮手壓了壓騷動的人群,而後轉過身,望著少女絕美的臉蛋,盡量用一種平和的語氣問道。畢竟對於眼前少女,他有一些愛慕,不過這份愛慕一直藏在心理面,而不像那些騷年們表現的那樣明顯罷了。

何馥婉定了定神,而後上前一步,將潯仇攔在自己身後,轉而無比堅定地沖肖強說道:「雖然你說的不錯,但他修鍊的武技現在正處於突破的階段,若是被打斷了就很難再有這樣的機緣了。」

武技突破?屁啦,她哪知道眼下潯仇究竟是怎麼回事,只是若不這樣說,能攔得住肖強他們嗎?肖強雖然也是三重聚氣境的實力,但戰鬥力可是要比袁永還要強上一些。何馥婉來到內堂之前,整個武館年輕一輩中,第一人當推風綾絡,第二人便是這肖強了。

「那你說我們應該怎麼做,就這樣由著他,我們在這裡看著嗎?」肖強壓著語音道,臉上一副很無辜的樣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