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

「嗚」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就在他們轉身的同時,尖銳的風聲,突然間想起。

就像突然間颳起了十多級的大風,空氣快速移動,發出了鬼狐狼嚎般的聲音。

而後,洛辰就看到,他們的四面八方,都出現了那種綠色的風。

一縷縷的綠色風,就彷彿一根根柳枝,不斷的在虛空之中搖擺、飄蕩,然後飛快的結合,凝聚,形成了一堵堵綠色的風牆。

下一瞬間,那風牆便從四面八方,朝著洛辰等人擠壓了過來。

「裂空劍法裂空!」

洛辰手中的青龍劍猛的劃過一抹電光,虛空之中,一道超過十米長,足有三米寬的巨大空間裂縫,瞬間出現。

漆黑的裂縫,飛快的朝著他們前方的一堵風牆沖了過去。

「唰!」

裂縫瞬間衝過了風牆,但是裂縫沒能給風牆造成任何的破壞就彷彿風牆根本不存在一樣。

但是,洛辰卻能清晰的感覺到那風牆帶來的壓力。

如果他們這些人被風牆擠壓,他毫不懷疑,他們會被擠壓成肉餅。

「洛聖子,怎麼辦?」周越有些著急。

其他人也都是滿臉的焦急之色。

洛辰的攻擊都沒能破壞風牆,他們的攻擊就更不可能了。

「往盆地底部降落!」洛辰發現,只有他們腳下的方向沒有綠風。

看到盆地底部的那些白骨,洛辰很懷疑,這綠風出現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將他們逼到谷底。

但是此時,如果不降落他們就得死,他沒有別的辦法。

聞言,周越等人立即飛速降落。

這次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一行人順利的落地了。

盆地底部,並沒有出現那綠風,這讓眾人略微的鬆了口氣。

而隨著眾人落下,上空的那些綠風,也漸漸的消失了。

洛辰心中一動,身體再次懸浮而起。

但是他剛剛上升道三丈高的時候,他頭頂上方百丈之處,便有那綠風開始出現了。

而且,僅僅在片刻之間,那綠風便形成了風牆,封死了上方。

落下地來,洛辰的臉色,卻是越發的難看了。

這盆地有千丈深,從他們上方百丈處開始有綠風,也就是說,綠風足足覆蓋了九百長的深度,這完全杜絕了他利用速度優勢突然衝出去的可能。

而且上方布滿了綠風,唯獨底部沒有,這更加印證了他的猜測,那綠風就是為了要把他們逼到谷底。

想到這裡,他的心中不由的出現了一絲不妙的預感…… 風本身沒有靈智,它不會害人。

所以,將洛辰等人逼下盆地底部的,肯定不是風,而是人。

這風,應該是人為控制的。

「都呆在原地別動,小心戒備。「洛辰對著眾人交待了一句,而後便開始四下打量了起來。

既然是有人把他們逼到這裡來的,那麼便證明這谷底應該有人。

只是,他看到的就只有白骨,就連精神力也沒發現任何的異常。

他想要到別的地方去查探一下,但是考慮了一下,還是打消了這個注意。

一旦他離開的話,周越等人的安全,就無法保障了。

想了想,他說道:「我們繼續前進,朝盆地對面出發。」

上面有風,他們就從地下走。

聞言,一行人繼續出發了。

一路上,除了踩斷白骨發出的咔嚓聲之外,在沒有別的聲音。

而那綠風,也沒有再出現。

半個小時之後,他們很順利的到了盆地的另一頭。

現在,只要他們能從底部衝上去,他們就能離開這盆地繼續前進了。

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那上方的綠風,絕對不會讓他們如願。

「要不我們從這裡挖個洞,一路挖出去?」周越想了想,提了一個建議。

聞言,其他人的眼睛也都是一亮。

盆地深一千丈,他們斜著挖上去的話,撐死也就三四千丈的長度,以眾人的實力,有個三五天也就能完成了。

洛辰卻是苦笑一聲,「你們可以挖著試試。」

聞言,周越等人立即興緻勃勃的行動了起來。

可是,剛開始挖,他們的臉色便苦了下來。

這山壁實在是太硬了,他們用盡全力,也只能把劍插|入地面五寸。

以這個速度挖下去的話,他們想要挖出去,沒有三五年的時間,那根本不可能。

「洛聖子,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會是這樣?」周越苦著臉看向了洛辰。

洛辰點了點頭。

既然那人要把他們逼到谷底,又怎麼可能會那麼容易讓他們挖洞離開?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周越問道。

洛辰想了想,說道:「清理出一塊空地紮營,讓大家輪流休息。」

「啊?」周越以為自己聽錯了,都這個時候了,還休息。

「照辦吧!」洛辰沒心思多說。

既然那人把他們逼到了這裡,那麼肯定會有後續動作,所以他決定守株待兔了。

還有就是,他必須讓眾人的精神放鬆下來,否則一直這麼緊繃著,時間久了,可能會崩潰。

「哦!」周越等人立即照辦了。

很快營帳搭建完成,除了留下兩個人警戒之外,剩下的人洛辰全部讓他們休息去了。

而洛辰,也盤坐在一個營帳里,修鍊了起來。

不過,謹慎起見,他讓血魔藤負責警戒。就在前不久,他發現血魔藤能夠警戒的範圍,竟然比他還要遠,達到了七百米的範圍。

所有,有什麼問題的話,血魔藤能夠比他更早的發現。

眾人這一等,又是三天。

三天之中,盆地底部沒有發生任何的異常。

洛辰有些疑惑了,難道那個人是要等他們所有人都餓死才行動?

那樣的話,就且有的等了。武者都有儲物戒指,想要餓死,可不容易。

他又看到了周圍的那些白骨,難道這些凶獸,都是餓死的?

周越等人起初還有些緊張,可是三天沒有任何異常之後,他們也就漸漸的放鬆了下來。

只是這麼枯燥的等待,讓他們感覺有些無聊。

又是兩天,仍舊沒有任何的異常。

不僅是周越等人有些煩躁,就連洛辰也等不住了。

他們這次出來是帶著任務的,可不能一直在這裡耗下去。

沉吟了片刻之後,洛辰決定不再繼續等下去了。

當即他便將周越等人到身前叮囑了幾句,然後他布置了一個超級加強版的惑神陣讓眾人呆在裡面,而他自己一個人,朝著盆地一側出發了。

他到要看看,那個傢伙,到底想要幹什麼。

洛辰選擇的方向,是南邊。

沿著山壁一直走,足足走了兩個小時,前進了大概幾十里的距離,他仍舊沒有任何的發現。

而且一路上,他也沒有發現任何山洞之類,能夠藏身的地方。

他又試著轟擊了一下山壁,仍舊是極為堅|硬,想要挖洞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感覺已經走的足夠遠了,洛辰有些擔心周越等人,只好回程。

回到營地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陣法沒有被攻擊的痕迹,周越等人也沒什麼危險。

互通了一下情報,確定沒什麼異常之後,眾人便開始修鍊了。

第二天,洛辰開始朝北邊出發了。

一上午的時間,他前進了幾十里,仍舊是沒有任何的發現,地面也一如既往的堅|硬。

「難道這裡根本沒人?還是那傢伙藏的太好了?」

洛辰的眉頭皺了起來,心中滿是疑惑。

休息了一會,吃了些食物,他開始返程了。

「難道,那個傢伙藏在盆地另一頭?」洛辰的心中突然冒出了個念頭。

這盆地有萬丈寬,他所搜尋的區域,只是盆地的最東邊而已。

至於西邊,那是他們來的方向,他還沒有查探過。

回到營地,天色將,詢問了周越等人,確定沒什麼異常之後,他便回到營帳休息了。

第二天,洛辰煉製了幾枚示警玉符給周越之後,便一個人朝著西邊出發了。

萬丈的寬度,加上往兩側探索需要時間,他預計要兩三天才能回來,有什麼事情的話,周越只要捏碎玉符,他就會儘快趕回來。

一路疾行,洛辰在半個小時之後,達到了盆地的最西邊。

先是試著挖了一下,地面同樣非常堅|硬,然後他朝著南邊出發了。

一整天的時間,他查探了南邊幾十里的範圍,沒有任何異常;

第二天,他查探了北邊,同樣沒有任何異常。

兩邊唯一的相同點,即使地面十分堅|硬。

第三天,毫無所獲的洛辰開始往營地出發了。

在走到盆地中間的時候,他又試著挖了一下地面,一如既往的堅|硬。

至此,他基本可以確定,這整個山谷的地面硬度,都達到了一個極為誇張的程度。

要知道,這盆地的範圍可是至少上千平方公里啊,那個傢伙的實力得多麼恐怖,才能讓如此大範圍的地面變的如此堅|硬?

想到這裡,洛辰的嘴角突然微微一抽,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 洛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有些哭笑不得。

他突然發現,他從進入這盆地開始,似乎就陷入了一個極大的誤區之中。

在他看來,盆地上面的綠風,是有人故意布置的,為的就是把他們逼下山谷、

所以,自從進入山谷,他就一直在找「人」。

替身老婆 他認為,那個人將他們弄到這裡來,就一定會有後續的行動。

可是,剛才腦中閃過的這個念頭,卻讓他意識到,他大錯特錯了。

什麼人能夠讓方圓幾千平方公里的地面變的如此堅|硬?

他的答案是,沒人。

就算一個實力達到星尊級別的陣法師,也絕對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所以,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這盆地,應該是一處天然的大陣。

所謂天然大陣,就是隨著歲月變遷而形成的陣法,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絕非人力能夠企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