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這個啊…也沒什麼。就是剛剛我坐在這兒,覺得地上有些臟,所以才摘了塊樹葉墊著坐罷了。」年華正緊張如此低劣的理由,這宋子持會相信么?

「啊,這個啊…也沒什麼。就是剛剛我坐在這兒,覺得地上有些臟,所以才摘了塊樹葉墊著坐罷了。」年華正緊張如此低劣的理由,這宋子持會相信么?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宋子持不說信不信,只道,「回去吧。」便與年華擦身而過。

可他卻立即停下腳步,看著年華的眼神充滿著懷疑,「你身上怎麼會有一股血腥味?」

「沒有吧,師兄你可是聞錯了吧。」

宋子持二話不說,立即把年華壓在臀部上的樹葉給取走。(未完待續。) 第2076章只一個穿紅的

凌善思原本想要提醒她,卻沒想到對方一直搶白,這樣的奚落自己,頓時麵皮發紅。

「你,我——」

「善思。」

她的話沒說完,一旁的姚瑩已經說道:「過來幫我弄一下頭髮。」

凌善思答應了一聲,急忙過去了。

那女子見此情形,只冷笑了一聲,又轉身走了出去,而姚瑩這才對著凌善思低聲道:「你跟她說什麼?」

「我,我看她——」

「你傻啊?她仗著自己家世好,平時眼睛都長在頭頂上,多一眼都不看咱們,你還幫她。」

「……」

「看看你,好心當成驢肝肺了吧。」

凌善思噘著嘴,輕聲說道:「我不跟她說就是了。」

「這才對。」

姚瑩道:「在這宮裡,能保住自己就是最好了,還管別人做什麼?」

凌善思抬頭看著她,笑道:「可瑩姐姐一直在教導我們呀。」

姚瑩傲然笑道:「我不過是閑來無事罷了。」

他們一邊說著,一邊換好了衣裳。

這時,外面就來人催促,讓他們趕緊出去列隊,有嬤嬤帶著他們去給後宮的各位娘娘們請安。

不過走著走著,姚瑩就看出不對來。

她輕聲問前面帶路的嬤嬤:「嬤嬤,這條路好像不是去永和宮的?」

那嬤嬤回頭看了她一眼。

然後笑道:「你倒是伶俐,連路都打聽清楚了。」

姚瑩賠笑了一下。

那嬤嬤道:「的確不是去永和宮的,而是去翊坤宮。」

「翊坤宮?那是貴妃娘娘住的地方?」

「不錯。」

「可咱們不是應該去永和宮,向皇后和各位娘娘請安的嗎?」

「皇後娘娘病了,不能讓人打擾。所以這一次你們就去翊坤宮吧,其他各宮的娘娘們早就到了翊坤宮了,你們只要過去拜見貴妃娘娘和各宮娘娘就成。」

「哦……」

姚瑩點點頭。

果然,貴妃在這宮中聲勢逼人,幾乎都要越過皇後去了。

而走在周圍的那些選侍們聽到這話,一個個更是小心翼翼,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不一會兒,他們到了翊坤宮外。

嬤嬤讓他們站著,一個小宮女進去通報,不一會兒,出來了一個衣著鮮亮的姑姑,容貌娟秀,神情恬靜,看了他們一眼,然後笑道:「這些就是今年的新進的選侍啊?」

那嬤嬤笑道:「是啊,特地過來向貴妃娘娘和各位娘娘請安的。」

「好,嬤嬤帶他們進去吧。」

「打擾了。」

說完,嬤嬤便帶著他們走了進去。

眾人看著這高大的翊坤宮,他們住的東苑,當然很大,能住進這麼多人,但還是比不上這翊坤宮,高大氣派,華麗無雙,而且,空氣里好像都彌散著令人醉心的香氣。

大家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走進去。

過了一道石屏,眼前立刻豁然開朗。

在寬大的宮殿中,嬪位以上的妃嬪都已經坐在了上方,而坐在正中央的,身著禮服,滿頭珠翠,容貌秀麗端莊,大腹便便的,正是貴妃娘娘。

大家一看著,都立刻低下頭去。

所有的人,幾乎同時屏住了呼吸,連腳步都變輕了。

嬤嬤帶著他們走上前去,列隊完畢,然後對著貴妃娘娘和其他的嬪妃們跪拜下去,叩首行禮:「拜見貴妃娘娘,拜見各位娘娘。」

南煙坐在椅子里,看著眼前一片的絢麗色彩。

一時間有些感慨,眾人都跪在下面等她說話,她卻半生都沒有動靜。

下面的眾人也都跪著不敢動彈,心裡只想著,這位貴妃娘娘果然是要擺譜,要殺殺他們的銳氣,眾人又哪裡敢說什麼呢?

身邊的順妃新晴有些疑惑的看了南煙一眼,輕聲道:「貴妃娘娘……」

「呃?」

南煙一愣,這才回過神來。

見下面的人都還跪著,他輕咳了一聲,做出平靜的樣子,淡淡的一抬手:「都起來吧。」

眾人這才謝恩:「謝貴妃娘娘。」

他們都慢慢的站了起來。

大家小心的一看,貴妃娘娘身上穿的,果然是一身紅色的石榴花的衣裳,不過也不難猜測,她如今懷了龍裔——聽說之前,她幾次懷孕,最終卻只留下了一個公主,這一次,肯定是希望能生下皇子的。

石榴多籽,也暗合了這個意頭。

大家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裳,都鬆了口氣。

南煙也看了看他們,雖然是環肥燕瘦,花容月貌,一時間足以讓人看花眼。不過有一個人,倒是格外的突出。

畢竟,一片的五顏六色中,只有一個人穿著紅色,難免出挑。

她看了一眼那個人,心裡微微一笑。

但並不立刻說什麼,而是微笑著轉過頭去,對著順妃說道:「姐姐,你是在皇上身邊服侍得最久的人了,可有什麼要跟他們說的嗎?」

新晴搖頭笑道:「並沒有。」

「姐姐最知皇上的心意,你還是教教導導他們吧。」

「這——」

見她這麼說,順妃笑道:「那妾就獻醜了。」

說完,看向下面這些人,道:「本宮今日見到你們,心中非常的高興。大家今後就是姐妹,一同服侍皇上,為皇上分憂解難,也為皇家綿延子嗣。希望你們能相親相愛,不分彼此,這就最好了。」

眾人都低頭道:「是,謝順妃娘娘教誨。」

而那穿著粉紅衣裳的女子,雖然嘴上跟大家一起答應著,但嘴角一撇,冷冷在心中道:「你一開始也不過就是個奴婢罷了,有什麼資格在我們面前說三道四的?」

「還有那貴妃,別人不知道她的來歷,我可知道。」

「服侍過文帝的人,又狐媚子誘惑皇上,一女嫁二夫,可見也不是個好東西。」

她只在心裡默念著,但她不知的是,坐在上方的南煙,將所有人臉上一絲一毫的波動,都盡收眼底。

她笑道:「今天大家穿著顏色都鮮艷。不過,就只一個穿紅的,倒是出類拔萃啊。」

說著問道:「那是誰啊?」

眾人一聽,目光都落到了那女子的身上。

她自己也驚了一下。

但立刻鎮定自若的走出來,對著南煙叩拜道:「妾,趙南風,拜見貴妃娘娘。」

(本章完) 可沒了樹葉還有手啊,年華連忙以手替代樹葉,只是卻於事無補。

那一紅色印跡還是讓宋子持給看的一清二楚。「你這是…受傷了嗎?」宋子持可以說是在瑤華宮長大,瑤華宮裡當然也有女弟子,可是這等女兒之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他問起這話來,也實是情有可原。

可年華卻覺得驚訝得緊。暗忖著難不成這斯不知道她這是來了大姨媽?不過他若是認為這是受傷了,那她至少也可以少一些尷尬。所以年華也就順著他的話說道,「恩…就不小心被割到了。」

宋子持推了年華的肩膀一下,年華的身子便被轉了過來,可由於她仍是雙手不肯放下,所以宋子持只又問道,「你是如何割傷的?」因這受傷的部位是在臀部,所以他卻覺得甚是蹊蹺。

年華只以『呵呵』的笑聲敷衍過去,「反正就是割傷了,師兄,這天色已晚,我們還是回去吧。」年華心裡其實一直著急著,因為這身下還一直流著呢,它可是等不了。

可宋子持卻覺得為何要就近取遠呢,明明錦閣就在這兒,「既是受傷了,還是去錦閣讓白閣主為你看看吧。」

年華本想說不用,可一想到這來了大姨媽所需要的衛生巾,她可是沒有的,而且在這個世界里,她還不知道當女人來了這個東西的時候,又該是如何處理,所以想說去找白舒問問也好。

年華本不想讓宋子持也跟來,可若是不讓他跟來的話,又會讓他對她的『傷口』產生懷疑,所以年華還是讓宋子持跟著去了錦閣。

錦閣一向少有人來訪,所以年華倒不用害怕會遇到誰。只是當她在錦閣入口處遇到那侍童時,便還是有些尷尬,因這孩子可是個聰明伶俐的主兒,所以年華也就害怕他自看到她身後的那一紅色印跡后,便會來了『十萬個為什麼』。

「少閣主可是受傷了?」這年畫娃娃長高了不少,不過樣子仍然可愛地招人疼。

年華當著宋子持的面道,「沒事,就是割傷了。」

侍童點頭,竟少有的不再多問,只繼續領路。「師傅她怎麼不在閣內?」年華大呼慶幸的時候,卻有了疑問。因為平常年華來的時候,都不用侍童領路的,而此時需要他帶路,便很可能是白舒不在閣內。

「閣主她不在閣內,只說若是少閣主來了,便帶你來這兒。」

侍童口中的『這兒』是一處由石像聚集而成的一個地方。離錦閣不遠,可也屬於錦閣的範圍,可年華拜入錦閣這麼久,可從來沒到過這個地方。

可來到這兒,年華卻不見白舒。她本想喊一句『師傅你在哪兒?』 頂頭boss:最貴男公關 ,可也因為知道白舒是最不喜這大聲吵嚷的,便只得等著。

等了一會兒,年華還不見白舒出現,便與宋子持道,「師兄,我去找找我師傅,你是在這兒等著,還是先回去天鑄峰?」

「你去吧。」宋子持也沒說走還是留,不過這倒是讓年華有了個暫時撇開宋子持的理由。

她本想就徑直走入這堆石像里,可卻發現這裡竟是個陣法。難道說白舒是想考一下她的陣法學得如何?年華正是既來之,則安之,本準備要研究一下這眼前的陣法時,白舒卻在這石像堆里走了出來。

「阿娣,你此時找為師卻為何事?」白舒提著油燈而來。

年華先不說她來了大姨媽,只問道,「師傅,這裡的石像可是一個陣法?」

白舒讚許地點了點頭,「這裡確實是個陣法,是由你的太師傅所創,至今只有錦閣傳承弟子才知道這破陣之法。」

所以說這陣法應該是為了保護某些東西所設的吧,年華正這麼想著的時候,白舒卻聞到年華身上的血腥味,而後再繞到她身後,看到那血跡后便問,「你這身後怎麼有血跡?」

年華乾笑了下,可為了表現的似不知道這是什麼的驚慌感,只得又把二十五歲的靈魂變作十四歲的懵懂心思。「我也不清楚,初時也以為是受傷了,不過後來回憶起我娘說過…這是表示女子長大了,所以才會有的。」

白舒見年華是臀部外的裙上有血跡,加上又聽她這麼說道,便知道這應是來了月事了。「你娘說的沒錯,這是女子的月事,每月都會有一次,你這是初潮,別怕,照著為師教你的方法便可。」

年華點頭,她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只是如今她更關心的是,用的是什麼樣的衛生巾。她在祈禱著,可千萬別是什麼草木灰之類的,那一世看過相關的書籍,年華還就慶幸不是生在古代。

白舒帶著年華穿過石像陣法,而這陣法竟似認識白舒似的,只又互相調換位置后,有一簡樸的茅草屋子便出現在年華面前。

年華跟著白舒進到這個外表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屋子,可裡面的陳設卻讓年華大吃一驚。這裡面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標本儲存室嘛。牆上掛的,桌案上擺放的都是各種動物,額不是,應該是各種妖族的標本,可看這些妖族的形態卻是平時沒有遇到過的。

「師傅,這些難道都是你收的?」

白舒回道,「有些是,有些不是,這些大多都是修行過千年的妖族。」

年華點頭。而白舒在一旁柜子里取出一瓶東西和一條看起來應是這裡的衛生巾,她指著這瓶子道,「這裡面是稀釋月事來的藥粉,你把它放在乾淨的布匹內縫製好,四周再以四條細繩系之,就似這樣便可以了。」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年華知道白舒這是在教她做衛生巾。

年華倒了些在手上,這是白色的粉末,可因為光從外表看來,倒是和那草木灰沒什麼兩樣,好吧,既是來到這個世界,她還能嫌棄什麼呢。「多謝師傅。」

白舒摸了摸年華的腦袋瓜,有些感慨而發,「如今你可算是個大姑娘了,以後也要好好與宋子持一同雙修才是。」

雙修,年華自是知道現在整個瑤華宮都以為她與宋子持已有了雙修之實了。可她看向白舒的眼神仍不能帶點心虛,只又聽白舒說道,「為師知道那宋子持以後是要接掌瑤華宮之人,所以他的身份擺在這兒,你也需快些修鍊升階…」白舒接著道,「今年的仙門大會,為師想讓你去參加。」

後面這句話才是重點吧,年華不能反駁,只得默許,當做應承了此事。(未完待續。) 第2077章貴妃之怒

她自己也驚了一下。

但立刻鎮定自若的走出來,對著南煙叩拜道:「妾,趙南風,拜見貴妃娘娘。」

趙南風。

聽到這個名字的一瞬間,南煙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心想:找到你了。

而她並不知道的是,在眾人的眼中,她這樣一點淡淡的笑意高深莫測,並且充滿了陰冷,好像一個高高在上的神祇,低頭俯視著自己腳下如螻蟻一般的眾生。

「趙——南——風。」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