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等一下。」櫃員叫住他們:「你們正好是本店今年第999位客人,所有可以參與抽獎活動。」

「兩位等一下。」櫃員叫住他們:「你們正好是本店今年第999位客人,所有可以參與抽獎活動。」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櫃員指著立在門口的箱子解釋。

裡面有很多禮品,都是價值不菲,可以抽一下看看運氣。

初箏將機會讓給印白:「你去吧。」

「啊……」印白無措:「我……我運氣不好,寶寶還是自己抽吧。」

「沒事,反正是個附贈的抽獎,沒中就沒中。」

初箏拉著他到箱子前,示意他抽。

「那好、好吧。」

印白將手伸進箱子里。

箱子里紙條很多,印白隨便抽了一張出來。

紙條上是數字,印白不知道這是中獎還是沒中間,將紙條遞給初箏看。

「恭喜兩位,兩位稍等,我這就去給你們取禮品。」櫃員瞄一下數字,笑著讓他們稍等片刻。

印白暈乎乎的看著初箏:「中了嗎?」他抽獎竟然也能中?從小到大他就沒中過……開瓶有獎那種都沒中過。

「應該吧。」初箏看上去不怎麼在意。

印白大概沒抱多少希望,不過眼底還是有一絲期待。

櫃員很快回來,手裡拿著一個絲絨盒子。

「恭喜兩位中了情侶對戒,祝兩人百年好合,白頭偕老。」絲絨盒子打開,裡面並列放著兩枚戒指。

印白估計都懵了,愣愣的看著,沒有任何反應。

初箏接過盒子,塞印白手裡:「看來你運氣不錯。」

「啊……」印白低應一聲,清澈透亮的眼睛里全是茫然,鼻翼微微闔動,模樣乖巧得不行。 第五百二十七章豹人的悲劇

「這是什麼鬼武器,連弩嗎?」豹人瓦爾機大吼著,當然他用的是他們的語言,劉龍海聽不懂。(請記住我www.56shuku.org)

「走吧,頭,恐怕打不過啊。」一個豹人朝瓦爾機進言。

「你可以走了。」瓦爾機眼裡閃過一絲陰冷,手中的彎刀寒光一閃,這一刀又快又猛,噗,眼前這個說要撤退的豹人腦袋就飛了。

「妖言惑眾者斬,不聽軍令者斬,臨陣脫逃者斬。」瓦爾機宣布著軍令,豹人的榮譽讓他們不能逃走。

讓人不敢相信的事情發生了,中彈倒地的豹人又站起來了一大半,雖然胸口滿是鮮血,但是照樣揮舞著彎刀嗷嗷嚎叫著往前沖,那氣勢讓久經沙場的血狼特戰隊都有些吃驚。

劉龍海等一批裝備狙擊步槍的人早就把槍換了,瞄準,射擊,砰,一發子彈直奔瓦爾機的$淫蕩小說腦袋,誰知道瓦爾機像是提前感知了一樣,居然躲開了。劉龍海異常的惱火,砰砰砰,連開三槍,瓦爾機躲閃的非常厲害,可是劉龍海可是槍神一級的高手,還是有一顆子彈打中了瓦爾機肩膀,鮮血飆出。

劉龍海平復了一下心情,知道遇到了對手。看來這個瓦爾機彷彿和中土的那些高手一樣,達到了提前預知危險的地步。不過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子彈打中也會飆血,而且剛剛地上已經死了三四個豹人了。(www.56shuku.org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突擊步槍和狙擊步槍再次的傾瀉彈雨,豹人們的動作快的讓人吃驚,短短的一瞬間他們就已經學會了左躲右閃,地上翻滾等等非常有效的躲避子彈的戰術動作。劉龍海真的懷疑他們是不是早就練過啊,否則怎麼可能呢。

豹人們零活的動作讓他們幾乎沒有人死亡,但是衝鋒的速度根本就沒有了。趁著這個時機,劉龍海怒吼:「火箭炮呢,開火啊。」

五十人的血狼特戰隊可謂是流動的武器庫,火箭炮這樣的輕型重武器配備了四門,但是一直都沒怎麼用過,今天算是頭一次。

發冒著火焰長尾巴的炮彈飛撲了過去,異常的威猛。豹人果然是不得了,雖然他們不知道這個什麼武器,但是本能的感覺危險,居然向四周散去,可是他們低估了火箭炮的威力,轟轟轟轟,四聲幾乎連在一起的巨響,巨大的濃煙掀起氣浪,把幾十米的範圍內全部覆蓋了,跑在最前面的二十幾個豹人全部被濃煙籠罩了,就連四周的幾個也被掀起了多高。

寂靜,巨響過後就是短暫的寂靜,除了血狼隊員之外的所有人都在震驚,除了震驚還是震驚,李廣的嘴巴長的大大的,彷彿能放進去一個大蘋果一般。武泰的耳朵還在轟鳴,三四百米外的響聲就像打雷一樣。

就處在四發炮彈旁邊的瓦爾機真切的感覺到了這種恐怖,雖然大家都知道危險四下里逃開,單並不知道卧倒。打過來的四發炮彈全部裝滿著黃豆粒子大小的反步兵火箭彈,瓦爾機只感覺到身上結實的肌肉瞬間鑽進去了幾十個鐵珠子,鑽心的疼痛。他身旁的那些豹人戰士大多沒有他這麼好運,有的直接被彈片擊中,彈片刺進了肉里,疼的他們呲牙咧嘴的。

濃煙散去,獸人大大的減員,只還有三十來人完好無損的站立著,地上躺著的十多人大多被炸的血肉橫飛了,還有幾個受了重傷躺在地上苟延殘喘著。

「該死的卡特爾,別讓我看你,否則一定饒恕不了你,明明知道他們有這麼厲害的武器還不告訴我。」瓦爾機怒罵著狼人千夫長卡特爾,他完全不記得就在剛才卡特爾還讓他一起逃走來著。

劉龍海也舒了口氣,還有三十多人的豹人站立著,這四發炮彈的威力果然威猛,正所謂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皮膚再厚也怕炮轟。豹人的防禦是夠強,動作也夠靈敏,可是那只是相對於普通人,面對威力巨大的火箭炮他們也只有當靶子的份。

空中五架猛禽直升機已經撲了過來,只等再靠近點就會把他們用機關炮打成肉渣渣。

李廣道:「劉隊長,剩下的豹人交給我們如何?畢竟這還是只是獸人的前驅部隊,你們厲害的武器想來也很珍貴,不如留下來對付獸人的大部隊如何?」

「是啊,不然我們就像是出來打醬油的,晃一圈又回去了,刀上都沒沾血,時間長了兄弟們都不會拼刀子了。」

劉龍海想了想,也對,畢竟子彈、火箭彈是用一點少一點了,雖然直升機可以回去運送物資,可是這些東西價格想來也不便宜。

「好吧,只是務必小心些。我讓直升機封鎖他們的進洞的退路。」劉龍海說著給空中的飛機傳遞了信息,讓他們不用開火,不然機關炮一開再厲害的豹人也變成肉塊了。

戰馬上,李廣花白的鬍鬚迎風招展,手中大槍一晃,對武泰等人命令道:「爾等隨我衝鋒,柳長風你帶一些精銳也跟著過來,至於其他小部落的隊伍暫時看熱鬧就行了。」

來柳長風就是過來打醬油的,根本隸屬於李廣管轄,雖然他是個將軍,可那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可是柳長風居然痛快的答應了其他的人也感覺理所當然的。

黑松嶺三百人,加上柳長風的二十幾個人,縱馬猛撲了過去,這裡的沙地平坦,而且沙地比較硬,並不像有些大沙漠腳踩上去進去半個。

廣大吼。

「殺,殺人大吼。

李廣一馬當先,身後是武泰和柳長風,至於劉龍海等人他們並沒有跟著湊熱鬧,在絕對的優勢條件下,殲滅這幾十個豹人已經鐵板釘釘的事情了。

三百多人排成了一個三角陣型,猛撲了過去,氣勢如虹。李廣把長槍掛到了馬身上,從背上拿過弓箭。身後眾人也拿過弓箭。

「弓起。」隨著李廣的吼叫三眾人一起把手中的弓箭上玄彎弓斜著指向天際。

「放箭。」。.。

更多到,地址 第五百二十八章地下基地

嗖嗖,隨著李廣的一聲令下,這些羽箭紛紛落向了豹人,無差別覆蓋射擊,沒有準確度,靠的就是羽箭的密集程度,由於豹人的超強防禦這些羽箭的效果並不算明顯,剛剛經歷了突擊步槍和火箭彈之後遇到弓箭有種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覺。

豹人們一個個呲牙咧嘴的吼叫著晃動著手中的彎刀,準備猛撲上去的時候,他們頭領瓦爾機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如果是剛剛開始,敵人又沒有如此厲害的武器。六十多個豹人對人三百多的裝備大刀長矛的軍隊,瓦爾機肯定會奮力一戰,豹人勝利幾乎是百分百的事情。可是眼前,對方至少有五十人裝備奇怪的武器,空中還有五架大鐵鳥,顯然這就是灰太狼那個膽小的狼人描繪的比惡魔還可怕的鐵鳥。

「撤退,回洞。」瓦爾機下達了軍令。

地上受傷不能動的那些豹人自然被拋棄了,沒有時間去管他們。瓦爾機等人往地上一彎腰,如同利箭一樣射了過去。洞口,距離他們並不太遠,不過二百來米的距離。

空中,猛禽直升機的機關炮開火了,密集的子彈亂射,不時有逃走的豹人中彈,只是豹人的速度實在是超乎想象,完全和全速的奔馬一樣。

「往洞口那裡射擊,封鎖住洞口,他們沒地方可以去。」五架直升機上面的機關炮也不瞄準了,對著洞口就開,在洞口組成了一道道的火網。$淫蕩小說

雨點般密集的子彈讓豹人逃無可逃,就算是他們那隻留下殘影一般的速度也無法逃過機關炮的射擊。洞口很快堆積起來了一堆,豹人的屍體橫七豎八的。瓦爾機果然是彪悍無比,他用人們幾乎看不到的速度拿起一具地上的屍體,那是他們同類的屍體。背在了身上。子彈打在了屍體上面,由於豹人那堅硬的皮膚異常的厚實自然不會穿透,而且瓦爾機速度快的嚇人,完全的鬼魅一樣,居然讓他逃了進去。和瓦爾機同樣幸運的只有為數不多的三個豹人逃進了洞里,至於其他的豹人則永遠的留在了洞外,小手指粗細的機關炮彈撕碎了他們堅固的本身防禦,巨大的傷口讓他們流幹了身體的最後一滴血。

猛禽戰鬥直升機完成了任務展翅高飛而去,秋生等人帶領另外五架直升機飛來了。十架直升機在空中盤旋著等候著劉龍海的指示。來的時候劉宇可是說了,空軍過來是配合特戰隊的。

李廣等人終於沖了過來,不過感覺非常的鬱悶,如同咬牙切齒的打出了一拳頭,偏偏這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面。

李廣等人放慢了戰馬的速度,仔細的檢查著地上的每一具豹人的屍體,遇到有受傷未死的及時補上一刀,這不是殘忍,而是仁慈。

「混蛋,一幫膽小鬼,如果他們不逃跑,直升機怎麼會打他們。。」武泰怒罵著。

李廣笑道:「如果你要當一名合格的將軍,將來學的東西還很多。這個豹人首領做的不錯,出來的時候是因為不了解咱們的戰鬥力,如果按照原來的武器裝備,豹人就算是不勝利也可以全身而退,畢竟他們的戰鬥力和速度在那裡呢。但是發現了對手有及其厲害的武器之後,不顧一切,果斷撤退,果真有壯士斷腕的氣魄。」

「可是他們還是失敗了啊。」武泰說。

「那是因為他們不了解劉隊長他們的新武器,只是這次過後要恐怕獸人會變化的更加狡猾了。」李廣不無擔心的說。

這時候手下的兵丁們已經檢查完了所有的豹人,有三個傷勢較輕的已經被牛皮繩子仔細的捆好,其他的都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的屍體了。

「前面就是獸人的地下洞口了,我們怎麼辦?」柳長風問。

李廣道:「我們不能出工不出力,既然來了哪怕裡面有千軍萬馬我們也要闖闖了。」李廣下了戰馬,把長槍拿在手中,緩步走向獸人的地下基地。

「且慢,」柳長風道,「這種洞穴多半有機關埋伏,不如讓我們打頭陣吧。」

「好,如此小心了。」李廣點頭同意,雖然李廣對機關埋伏類的東西有所了解,但是比不了常年混江湖的柳長風。

而且他們的裝備更加的專業,柳長風等人清一色的小盾牌彎刀,這種裝備非常適合地道裡面近身作戰。

地下入口門很大,居然是一尺多厚的巨石,還好豹人逃走的匆忙沒來得及關山門。裡面有一人多高,能并行六個人,地面平整,向里走了沒有幾十米地道就變成了向下的樓梯,青磚磊成的樓梯相當的嚴禁,兩旁邊每隔幾米就有一個燃燒的火把,光線充分。顯然這些不是獸人能建造的,看樣子應該是中土人建造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讓獸人佔領了。

「大家小心跟著。」柳長風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面,小心翼翼的,按照一般情況總會從哪個角落射出幾隻冷箭過來。

慢吞吞的走了幾百個台階,已經下到了地下基地的深處,那裡就是獸人的大廳。

眾人散開來小心搜索,除了豹人留下的血跡之外沒有任何的獸人了。

「這裡有人。」一個兵丁打著火把,發現了大廳旁邊的一個房間,裡面是哭哭啼啼的女人,當然都是很美麗的女人,獸人們弄她們過來幹什麼用屁股想都知道幹什麼。

還是老李廣經驗豐富,讓士兵脫掉衣服,丟進去,讓她們穿好,或者包住頭。暫時不放出來。

陸陸續續的士兵在巨大的地下基地發現了各種各樣的糧倉,肉乾倉庫,儲量異常的巨大。金銀幣也有很多,只是被弄的異常的凌亂,看樣子應該是敵人剛剛逃走時候弄的。

「老將軍,那裡發現了一條秘密道,看樣子應該是獸人逃走用的。」士兵來報。

「帶我過去看看。」李廣和柳長風等人快速的來到了獸人逃走的這條密道這裡。這密道緊緊容納一人通過,但是非常的長,不知道通往何處。。.。

更多到,地址 櫃員目送初箏和印白離開,等人走遠,她招呼人過來把箱子里的紙條全部倒出來,換上別的。

箱子里倒出來的紙條,赫然都是一樣的。

不管抽哪一張,都是同樣的結果。

換紙條的櫃員笑著道:「這哄小男朋友也是夠費勁的啊。」

另外的櫃員捧著臉,花痴道:「人家那小男朋友長那麼好看,換我我也願意哄啊。」

「……」扎心了。

那麼好看的男朋友,她們這輩子都不可能碰上的。



印白看著盒子里的對戒,還有些飄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抽中。

「我們……可以一人一個嗎?」印白捏著盒子,小聲問初箏。

她願意和自己戴這種東西嗎?

「嗯?」

「這個。」印白小心翼翼的指著戒指,她怕初箏不願意戴。

因為他好像沒在初箏身上看見過什麼裝飾品,之前還見過她那條項鏈,後來也沒看見了……

初箏從裡面抽出女款,直接套中指上。

印白愣了下,片刻后眨巴下眼,嘴角上揚出漂亮的弧度,眸子泛著亮晶晶的光,像是得了獎勵的小狗,透著歡愉。

「為什麼戒指剛好這麼大?」戴上之後印白想到一個問題,這個大小也太貼合了吧?

剛才也沒櫃員問他們戴多大的啊……

「不知道,巧合吧。」初箏隨口敷衍過去。

印白也很好糊弄,畢竟他那麼好騙的一個人……

初箏覺得印白好騙不是沒道理,她就是去買個東西,回來人就不見了。

初箏:「……」

我……草!

初箏差點沒忍住踹翻旁邊的東西。

她摸出手機給印白打電話,電話是通了發現在她身上。

初箏想起來剛才印白把手機放她這裡了。

初箏擔心印白出什麼事,拉出遊戲的定位看,然而她發現自己的遊戲主線任務進度零,定位還沒刷出來。

初箏:「……」

哦豁,忘記這茬了。



「請印白小朋友前往一樓服務台,您的家長等在等你哦。」

「請印白小朋友前往一樓服務台……」

商場廣播里響起尋人的播音。

「找你的耶。」旋小築看一眼耷拉著腦袋的少年,忍不住自己泛濫的母性光輝:「你知道地方嗎?要不要我帶你過去啊?」

印白知道地方,他搖搖頭:「謝謝,我自己過去。」

旋小築有點不放心,還是跟了上去。

初箏站在服務台,看上去有點不耐煩,正來迴轉悠,身上的低氣壓,令四周的人都不敢靠近她。

見印白和旋小築一起回來,她眉頭微蹙。

好人卡怎麼和她在一塊?

「大……大佬。」旋小築擠出笑容,沖初箏揮揮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