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妹妹,才不是,是交往的情侶哦。」兩個女生還沒答話,澤井優子就已經不滿地叫道。

「什麼妹妹,才不是,是交往的情侶哦。」兩個女生還沒答話,澤井優子就已經不滿地叫道。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李學浩瞪了她一眼,又看向那兩個女生,等著她們的回答。面對兩個初中小女生,他當然不會真的動手打對方,如果道理講得通,那是最好了。

或許是見他並沒有表現出明顯的敵意,也沒有衝上來動手的意思,雙馬尾女生略略心安,瞪了澤井優子一眼說道:「都是澤井優子的錯,我們才不是要故意追她。」

「哦?」李學浩看了看身邊的澤井優子,「你做了什麼壞事嗎?」

澤井優子被他看得有些心虛,爭辯道:「才沒有,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李學浩看她的樣子,就知道估計真是她主動惹的禍,不然不會不敢說下去的。

澤井優子心虛低頭,對面的雙馬尾女生說道:「她把我們社團招收部員的廣告傳單全部撕了,扔進了垃圾桶里,幸好被我們的部員發現了,我們才知道是澤井優子做的。」

這麼狠?

李學浩看著低頭不敢看他的澤井優子,這丫頭居然做出這種事。要知道,招收部員的廣告傳單是很正常的,一般貼在走廊的牆上或者比較顯眼的地方,除非貼到人家的社團活動室門口,那被撕了也是活該。但既然雙馬尾女生敢這麼說,那肯定不是貼在澤井優子所在社團的活動室門口,可全被她撕了,這就有點過分了。

甚至李學浩可以想到澤井優子為什麼會這麼干,她是花道社的部長,估計雙馬尾女生的社團和花道社類似,雙方屬於競爭關係,但無論怎麼說,撕人家的廣告傳單,就是「不正當」競爭了。

或許是因為被雙馬尾女生揭穿了,澤井優子覺得隱瞞不下去,狡辯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不小心……」

「根本就不是不小心!」雙馬尾女生立即拆穿她的謊言。

李學浩也覺得這個理由太離譜了,就算是不小心,能「不小心」到把人家所有的廣告傳單都撕了的程度?而且,這種行為也真是笨到家了,像這種「粗活」還要勞動到部長大人親自動手,她手底下就沒有適合做這些「臟活」的部員嗎?

部長大人親自動手,結果被人家抓個正著,然後被人攆著跑也就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洛景封對伊殤離說道:

「如今崆峒軍隊還未退出玖夜的土地你,朕心煩國事,皇后你自己想清楚,自己是否應該再胡鬧下去。」

伊殤離垂下雙眸,她背對著洛景封,聽到自己的心臟一點點的碎裂開來的聲音。

國家飄零,她再為了自己的愛啊,情啊,去煩著洛景封,只會讓他對自己徒生厭惡。

可是她在那冰冷的宮殿里,不被愛著,又如何能忍?如何能活呢?

伊殤離一句話都沒說,她撿起了自己丟在地上的匕首后,轉身走出了宣室殿。

此刻的含章殿內,凌蒼冽起身目光依舊沒有從幽雪染的身上離開。

他要準備出發冥界,只希望自己離開的時候,她能安好,如今神的六使已經降臨,鄴城會守住的,凌蒼冽只希望幽雪染能等得了自己。

而上蒼就別再戲弄他,別讓他在一次次失去幽雪染的痛苦中絕望而活!

凌蒼冽轉身出了含章殿,他漆黑的羽翼從身後張開,隨著他釋放出的遠古之暗撕裂空間,冥界的路口出現在了凌蒼冽的面前。

他飛入冥界之門內,冥界之門又迅速的在凌蒼冽的身後關上。

凌蒼冽進入冥界內就沒法再用靈力與外面的人聯繫了,所以他若找不到幽雪染的神識,必須立刻從冥界出來,否則就會耽誤諾婭他們繼續推斷幽雪染的神識究竟去了哪裡的進程。

一進入冥界內,凌蒼冽就感受到了空氣的變化。

他的頭頂是一片紫紅色的天空,天空中薄薄的黑雲瀰漫,沒有太陽,沒有月亮,在冥界,一切的光亮都不會到達這裡。

而他的腳下是紅灰色稀疏貧瘠的土壤,在這個世界里,只有被稱為「鎮魂樹」的創世之樹依靠著吸食靈魂才能存活下去,而其他的花草數目,因這裡沒有陽光,沒有水分,土地貧瘠而難以生存。

冥界之內,荒蕪一片,放眼望去,土地上生出的是漆黑色乾枯的樹木,然而那些樹木乾癟如被燒過的炭火一樣,樹上沒有一點的枝葉,而從樹榦上生長出的枝椏猶如人的手指一般。

凌蒼冽收攏漆黑的羽翼,他從這些長相奇形怪狀的枯木中走過,當他一進入冥界的時候,他就看到了位於遠方的巨樹。

那是從創世之初就生長起來的神樹,它由創世神親手栽培,因此神樹有著和其他樹截然不同的神力。

沒有人知道這棵樹已經多少歲了,它從人還未誕生之初就因在旺盛的生長了。

鎮魂樹茂盛的樹冠鋪蓋千百米的距離,而它的樹根只有三分之一左右是扎在地下的,上半部分的樹根都暴露在了地上。

凌蒼冽再度張開雙翼,他往鎮魂樹所在的方向飛去。

在冥界之中,凌蒼冽發現自己識別靈氣的能力變得遲鈍起來,冥界內充斥著許多他所不熟悉的氣息,以至於干擾了他的判斷能力。

現在唯有飛到鎮魂樹下看看,幽雪染的神識是否在那裡。

漆黑的羽翼劃過血紅色的天空,凌蒼冽背後的天空上,黑色的雲層逐漸聚攏,形成了一張巨大的鬼臉…… 「這件事是我妹妹不對,請放心,損失的那些廣告傳單的製作費用,我會替她賠償的。」對澤井優子,李學浩有心要護著她,無奈她做壞事被人抓個正著,這就沒有辦法了。而且,也要培養她正確的價值觀,別動不動就搞「陰謀詭計」。

「不用了,只要澤井優子道歉,我就原諒她這次的行為!」雙馬尾女生手一揮,顯得極有擔當。

不愧是「大姐頭」一級的人物,李學浩見她能說通,也省了他的麻煩,側過頭,看著澤井優子說道:「優子,知道怎麼做了嗎?」

「對,對不起!」澤井優子朝雙馬尾女生道歉,儘管看起來有些不情不願,但這估計已經是盡她最大的努力了。

「就這樣吧。」雙馬尾女生見她道歉了,眼中的憤恨也消減了不少,不過估計還是有些不甘心。畢竟從學園追到這裡,最後卻因為一句道歉就結束了,對這個後輩來說,實在太過輕鬆了。

李學浩也知道事情不是那麼容易了結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一萬円的紙鈔,走到兩個女生面前,遞過去:「這是我代優子賠償給你們的廣告傳單製作費用,你們可以重新製作廣告傳單,我保證,優子不會再去做無聊的事情了。」

兩個女生看著那張一萬円的紙鈔,都有些手足無措,一萬円絕對不是什麼小錢,尤其對初中小女生來說,非常具有誘惑力。

但正因為如此,她們才不敢輕易接下,製作廣告傳單的費用,完全不需要這麼多。

李學浩見兩人沒動,不由分說將錢塞到雙馬尾女生的手裡,這樣就算她們心裡對澤井優子還有意見,但在學校里遇到她,也不好意思再找她的麻煩了。

「那麼,我們就告辭了。」李學浩。

兩個女生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足足愣神了好一會,這才清醒過來。雙馬尾女生捏著手裡的紙鈔,最後珍重地折好放進口袋裡,和單馬尾女生轉身離開。

……

回去的路上,澤井優子顯得悶悶不樂,甚至還主動鬆開了某人的手。

「怎麼了,優子,不高興嗎?」李學浩知道自己剛剛的舉動確實是「傷害」到她了,畢竟自己是被她拉去撐腰的,結果居然做出了「割地賠款」這種懦弱之舉來。

「浩二哥哥一點也不喜歡我。」澤井優子扁著嘴,帶著濃濃的不滿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李學浩將白色的蘑菇和松茸交到右手上,空出左手,揉著她的腦袋。

「對別人比對我好。」澤井優子不滿地說,一把拍開他的手。

李學浩又一手按了上去:「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你想想,如果我不那麼做,等第二天你到了學園,她們肯定不會放過你,那時候我可沒有跟在你身邊,你會被狠狠教訓的。」

「哼,她們才不敢在學園裡教訓我。」澤井優子不爽地說道,但語氣卻低了下來,也沒有再度拍開他的手。

李學浩知道她心裡其實已經認可了他的說法,這時候也不想再刺激她:「好了,不要生氣了,現在跟我回家,晚上有大餐吃。」

「哼!」澤井優子冷哼一聲,但眼睛卻忍不住瞥向了他右手提著的東西。

「知道這是什麼嗎?」李學浩故意將白色蘑菇和松茸拿過來,遞到她眼前。

「不知道!」澤井優子還在耍著小脾氣,但眼睛直直地盯著塑膠袋裡的松茸。

「這可不是蘑菇哦。」李學浩將松茸擺在最顯眼的位置。

「松茸!」澤井優子搶先說出了它的學名。

「你居然認識嗎?」李學浩有些誇張地問道。

「說得我好像是一個笨蛋,我當然認識,人家才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澤井優子憤憤不平地說道,但下一刻,就切換到了吃貨模式,「晚上吃松茸嗎?我有在電視里看到,在外面吃一份碳烤松茸,就要五萬円,好像只有兩個還是三個的樣子。」

「如果你不喜歡吃的話,晚上我們可以吃蘑菇哦。」李學浩又將白蘑菇弄到顯眼的位置。

「我可沒有說過不喜歡!」澤井優子聲音頓時高亢了起來,但很快意識到自己被耍了,「浩二哥哥是笨蛋!」

「好吧,我是笨蛋。」李學浩順著她的話說道,讓這小丫頭出一下氣,他一點也不介意。

「哼!」澤井優子又傲嬌了,只是不知想到什麼,情緒又低落了下來。

李學浩敏銳地察覺到了:「怎麼了,不會真的不喜歡松茸吧?」

「才沒有!」澤井綠瞪了瞪他,接著聲音低沉起來,「浩二哥哥,我們花道社可能要廢部了。」

「廢部?」李學浩心中一驚,一個社團,廢部了就等於不存在了,沒想到澤井優子的花道社居然嚴重到這種地步,也就難怪她身為部長要親自出馬做那種事情了。

「是的,很多人都退部,去了那個女人的『立花社』。」說起那個女人,澤井優子就顯得憤憤不平。

「就是那個佐藤?」李學浩想起剛剛離開的那個雙馬尾女生。

「沒錯,佐藤那個女人,仗著她是三年級的前輩,還有『夕之樹姐妹會』大姐頭的身份……花道社現在除了我,就只剩下玉子和其他幾個人了,如果再有人退部的話,沒有達到最低的人數要求,花道社就會被廢部了。」澤井優子緊緊地皺著眉頭,一臉頹喪地說道,同時話里又有對某人的嫉恨。

李學浩揉著她的腦袋,想了想說道:「等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去你們學園看一下,順便幫你想想辦法。」花道社是她一手建立起來的,看她現在的樣子,就知道真的廢部之後,她肯定更加的頹廢。

「真的嗎?」原本情緒低落的澤井優子聽得雙眼不由一亮,滿含期待地看著他。

「嗯。」李學浩點點頭。

「那浩二哥哥要答應我一件事。」澤井優子重新振奮了起來,廢部的擔憂早就拋到九霄雲外,似乎對他充滿了信心。

「你說。」李學浩不知道她要提什麼要求。

「浩二哥哥要以和我交往的情侶身份去哦。」澤井優子一臉興奮,略顯嬰兒肥的小臉上也因為激動而漲得微微發紅。 第309章我早已洞悉一切

蘇沐的心提到嗓子眼,不敢出聲,瑟瑟發抖。

霍彥霆跪蹲下身,伸出修長手指輕輕觸碰了一下傷口,眸色倏然憐疼又憤怒:「中彈了為什麼不說!」

蘇沐不敢發聲,比起中彈此刻她更擔心自己馬甲被扒,只要霍彥霆轉到自己身前來,那麼一切掩蓋將蕩然無存。

「對不起,我讓你受傷了。」霍彥霆輕撫著彈印,哽咽著出聲。

蘇沐:「……」

「蘇沐!」

蘇沐:「……」

「蘇沐,下次你再不聽從隊長指令我練廢你。」霍彥霆氣鼓鼓起身,「這次回去,還是10000字檢討,聽到了沒!」

蘇沐:「……」

霍彥霆不顧蘇沐理不理會自己,徑自脫掉自己上衣鋪在地上,然後從蘇沐背包里找出一套手術工具,又找到好幾盒藥丸,立在蘇沐身側,沉冷命令:「躺下,把內酷脫了,我給你取彈。」

蘇沐眸色再次驚恐突變,硬著頭皮怯怯說道:「隊長,我這點傷不礙事,要不你幫我把這顆止血丹碾碎抹在上面就行,好不好?」

「隊長……」

「我……」

「……」

無論蘇沐怎麼出聲,霍彥霆只是立在一側,一瞬不瞬地凝著她,眉宇間似乎寫著【我早已洞悉一切,不要再做無畏掙扎】幾個大字。

蘇沐深吸一口氣,眼一閉、心一橫,趴在地上,也不自己動手脫內酷,默默等待馬甲掉落的宣判降臨。

霍彥霆輕手輕腳地褪下蘇沐的內酷,卻發現裡面竟然還有一條,怔楞的同時問出疑惑:「你為什麼穿兩條內酷?」

蘇沐瞥頭咬牙,差點忘了這一茬!

她故作鎮定回道:「其實我穿不習慣平角內酷,但又怕被大夥嘲笑娘炮。行動時套一條緊一點的三角內酷會方便作戰。這不這次中彈還起了緩衝作用。呵呵呵……呵呵呵……」

自認為緩解尷尬的笑聲,此刻更顯尷尬。

霍彥霆抬手準備繼續去扒另一條內酷:「我說過,別自卑,堂堂正正的,別縮頭畏尾。以後你想穿三角的就穿……」

聲音戛然而止,倆人的這番話語,不分上下,沒有最尬只有更尬。

霍彥霆微紅著臉頰,輕輕褪下那條已經被鮮血染紅的三角小內酷,並未全部扒拉下來,只露出那道醜陋彈印。

霍彥霆的任何一個動作在蘇沐的感官里都被無限放大,渾身緊繃的她,殊不知已經露出兩點性感又柔美的聖渦。

可霍彥霆卻沒關注到這一點,此刻他的眸底再次蹚起黑色漩渦,輕輕撫觸著那道彈印,深深自責:「對不起,我讓你受傷了;我還不夠強大,剛才你打手勢的時候我就應該搶你一步出去,這個傷應該由我來受……」

蘇沐:「……」

霍彥霆握著手術刀,遲遲不敢下手,生怕弄傷蘇沐,弄疼他疼在心尖上的人。

蘇沐只求這樣的折磨能儘快結束,哪怕沒有失血過多也會被無時無刻的提心弔膽嚇得魂飛魄散。

她深吸一口氣,努力保持鎮定:「隊長,要不你還是給我抹葯吧,我回去取彈也行。」

「我可以的。」霍彥霆抓起一塊消毒棉輕擦著,下一秒眉心微皺,「咦?這不是血跡,而是一塊胎記?」

(本章完) 那鬼臉如影隨形,跟隨在凌蒼冽的身後,而那鬼臉跟隨在凌蒼冽的身後,它就是這天空中的雲層,除非轉過頭去看它,否則根本難以發現天空中會出現一張鬼臉。在凌蒼冽飛向鎮魂樹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身邊有無數的光團也隨著他一起飛向鎮魂樹。

那些光團色彩不一,有些暗淡,有些明亮,光團飛的比凌蒼冽快,而且它們好像是被鎮魂樹吸引一般,迅速的往鎮魂樹所在的方向聚攏。

靈力湧上凌蒼冽的雙眼,增強他的視線,他看到多數的光團都是飛到鎮魂樹的樹根中,那些光團猶如養分般進入鎮魂樹的樹根里,讓鎮魂樹繼續在冥界內生長。

而有的特別明亮的光團,它們飛到鎮魂樹的樹梢上,開出發光的花朵。

偌大的鎮魂樹被這億萬年來飛向它的靈魂點綴的如火樹銀花一般,遠遠看過去,鎮魂樹就像一顆會發光的樹,它成為了冥界內唯一的光源,將整個冥界照亮。

在凌蒼冽即將接近鎮魂樹的時候,一道驚雷猶如重鎚一般直接往凌蒼冽的天靈蓋上劈了下來!

那道驚雷滑落,撕裂的天空,帶來的轟隆隆的巨響,不光是驚雷,單那炸裂天地的雷鳴彷彿就能把人的耳朵震聾,把人的五臟六腑都給震碎。

而這驚雷劈下來,只到達了半空中就捲起了狂風和砂石。

地面直接被猛烈的雷擊蹦出了一個大窟窿,飛濺而起的沙粒還有石頭都往凌蒼冽的身上飛去。

鮮婚厚愛,老婆別走 凌蒼冽身後的雙翼一僵,受這雷鳴之音的桎梏,他的雙翼在空中頓了一下,好像被什麼無形的力量給牽制住了一般。

雙翼被莫名的卡住,凌蒼冽無法動身只能去承受那驚雷和腳下砂石風暴的襲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