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林隊可不知道你有對象,他對你可不一般。」白蕊又說道。

「不過,林隊可不知道你有對象,他對你可不一般。」白蕊又說道。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那我能怎麼辦?我才來一天,難道拿著大喇叭到處嚷嚷我是有對象的人呀,你們千萬不要看上我呀!」江楠說道,「不被人當傻子才怪呢!」

幾個護士一聽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是啊,這也不能怪江大夫,只怪她長得太漂亮。」

「現在你們都知道就好了,幫忙宣傳出去,我也就不怕被別人騷擾了。」江楠笑道。

「那你就一點也看不上別人?你那對象就那麼好?」白蕊似乎還有點不放心。

「那是當然,我只喜歡我男人,別的男人不放在眼裡,這樣說你放心了?」江楠說道,「我們結婚不久,還算是新婚,感情好著呢。」

「你都結婚了?不是還是學生嗎?」紀小麗驚呼。

「誰說學生不能結婚?到法定年紀就行。所以啊,你們儘管放心,我不會和你們搶男人,我可不敢破壞軍婚。」江楠笑道。

白蕊臉一紅,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過,我可聽說了,他們一中隊的軍醫孟瑤對楊隊可不一般。」白蕊說道。

「沒事,我男人根本不理睬她,她只是自討沒趣罷了。」江楠笑笑。

「那你也要小心點,你現在是暫時在這實習,等你回了學校她就有機可趁了。」白蕊說道。

江楠驚訝地看向白蕊,剛才還針鋒相對呢,現在就好心提醒自己了?

看來她只是怕自己和她搶男人,現在不和她搶了,她就不和自己敵對了。

這樣的話,自己是不是也該提醒她一下,那林隊根本就是個渣男?

江楠把白蕊拉到一旁,低聲說道:「白醫生,其實有件事不知該不該和你說,說了你可能不相信。」

「什麼事?」白蕊問。

「其實林隊有對象了,就是我們學校的蔣寒梅,我都看到他們倆在一起。」江楠說道。

「什麼?不可能!」白蕊一下驚叫起來,見其他人看過來,忙捂住嘴,「你別胡說,我剛才罵了你,你就來騙我,你這人怎麼這樣?」

江楠臉一冷,「我說了你不信,看,我說中了吧,不信就算!」江楠說著就要走。

「哎,你別走,跟我說清楚。」白蕊拉住江楠,「林隊真的有對象?那他為什麼還撒謊?肯定是還沒有確定下來吧?」

「為什麼?還不是想騎驢找馬唄!」江楠冷哼一聲,「所以我才看不上他,對他沒好臉色。這樣的男人就是再優秀我也瞧不起!」

白蕊臉色微沉,「如果他真是那樣的人,還真的不值得信任。那個蔣寒梅……聽著怎麼有點耳熟?」

「能不耳熟嗎?蔣師長的女兒,以前是顧將軍的準兒媳,吹了!」江楠說道,突然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八卦了,還是少說一點吧。

「原來是她?」白蕊恍然大悟,「不會吧……那他們……」

江楠點頭,就是你想的那樣。

「你可以不信我,不過你自己注意一點就好,別被人騙了,到時後悔也來不及。」江楠說道,言盡於此,她再執迷不悟那就沒辦法了。

上午來了幾個受傷的戰士,還有一個得了急性胃腸炎的家屬,倒比昨天忙了一點,不過到了中午也就沒什麼事了。

快到吃飯時間大家都準備下班,孟瑤氣沖沖地走了進來。

「江楠,你怎麼能這樣?」

「我怎麼啦?」江楠驚訝,我沒做什麼呀。

「你怎麼了?你是不是到處說我的壞話?你這人怎麼這麼壞,我們中隊那些戰士都不找看病,大老遠跑醫院來看,我還說怎麼回事,原來是你在這,說,是不是你說我壞話了?」孟瑤大叫嚷道。

「你有病吧?我說你壞話?你是誰呀我認識你嗎?」江楠冷笑。

「如果不是你胡說八道他們能不找我?以前都是我給他們療傷的。」孟瑤氣憤地說道。

「孟醫生,您誤會江大夫了,她根本就沒提過你!」紀小麗在一旁說道。

「有你什麼事,滾一邊去!」孟瑤瞪紀小麗一眼。

白蕊看不過去了,「孟醫生,你怎麼說話的?江大夫什麼都沒說,今天要不是你們中隊的戰士過來我們都不知她是你們中隊長的對象呢,她怎麼會無緣無故提你?」

「白醫生,你根本不了解情況,昨天我們就見過了。」孟瑤說道,白蕊在這裡資格比較老,醫術也不錯,她還不敢在她面前那麼囂張。

「對,我們是見過。昨天孟大夫到我家想見我男人,我當然不能讓她見了,怎麼,今天就報復來了?」江楠嗤笑。

「哦……原來……」大家都用意味深長的眼光看孟瑤,「孟醫生,這就是你不對了,楊隊是有對象的人,你還想破壞軍婚啊?」

「你們別胡說,我什麼時候要破壞軍婚了?我只是關心領導!」孟瑤惱羞成怒,「我是軍醫,關心領導的身體是份內之事。」

「那我還得多謝你了?」江楠冷笑一聲,「不過不用了,有我在,不敢勞煩孟醫生費心。至於說你壞話,我還沒那麼閑,你值得我說嗎?」

「你……」面對江楠這不屑一顧的神情孟瑤火了,「你算什麼,不過是鄉下來的村姑……」

「孟大夫,這你就不對了,江大夫可是首都軍醫大的學生,人家比你的學校好多了,鄉下來的怎麼了,還不是比你優秀!」白蕊說道,她也是鄉下考出來的,最討厭別人拿身世說事。

「不可能!」孟瑤一臉震驚,當聽說江楠在這邊醫院的時候,她想肯定是醫院看了楊振鋼的面子讓她過來學習的,沒想到她居然是首都軍醫大的,怎麼可能?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你去學校打聽一下不就知道了,這事還騙得了人嗎?」江楠冷笑。

「那又如何,你還是個學生,我就不相信你的醫術能高過我?若不是楊隊,你能來這裡實習?」孟瑤強辯,自然是不肯輸陣。

「那你還真是孤陋寡聞了,我來這和振鋼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是因為……」

話沒說話,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婦人抱著一個三四歲的孩子匆忙跑了進來,「大夫,大夫,快救救我的孩子!」 黃金周對於很多人來說,在理論上都是一個放鬆的假期,但實際上,有很多苦惱會在這個時候找上門來。

「孩子又嚷嚷著要去哪那個跨時空的聯合帝國遊玩了,真不知道那裡究竟有什麼好的?」

「他們這一代,畢竟是生活在穿越小說里了,能夠到過去看一下,自然也是非常不錯的。」

隨著穿越旅遊計劃的不斷開展,已經有很多人前往過以前的朝代,他們從那裡帶回來了很多珍貴的照片,這些照片在網路上尤其是在各類社交媒體上,被瘋狂地傳播著,吸引了很多人,包括很多歷史學家的注意。

而這些東西,也促使了更多的人,對過去產生更多的好奇,畢竟這麼少的人前往那幾個地方,能夠了解的東西是有限的,而新的旅遊點正在被開發出來,這也促使更多的人向前往那些新的旅遊點去參觀一下。

在年輕人當中,誰曾經去過穿越帝國去旅遊,都成為可以炫耀的資本,而且,去那裡旅遊的成本也不高,聽說曾經有個北京的乞丐,也已經成功的報名參加了,而且還正大光明的在職業那一欄里,填上了乞丐兩個字。

剛才對話的那兩個同事,下班之後因為拗不過家裡孩子的請求,也決定一起組團,在國慶期間來一次旅遊。

只不過他們到旅遊項目有些特殊,是聯合帝國國家旅行社剛剛推出了一個特大號套餐。旅行的內容包括國內的旅遊景點,和國外的幾個簡單的旅遊景點,當然,還有就是前往穿越帝國的幾個博物館參觀一下,然後到古代感受一下。

這個大套餐的內容非常的豐富,但是由於時間上的限制。每一個項目都只能大體體會一下。

不過由於穿越結界的存在,他們在時間上倒是節省了不少,至少不用坐在大巴車裡。一坐好幾個小時。

很快,旅行社就把他們的要求安排好了。簽證也為他們準備好了。不過沒有通過快遞到他們家裡,而是放在旅行社裡,等他們和旅行社的員工會合之後,一起發下去。

他們將率先前往張家界,去領略一下奇峰怪石,畢竟孩子的課本上,有這麼一篇文章,把張家界描述的如何如何之好?其實。去過幾次的人都知道,在旅遊者能看到的地方,根本就沒有多少好的景色,真要想欣賞大自然的風光,還是要和幾個驢友一起去,不過,驢子們的生活一向都是很艱辛的,在沒有豐富旅遊經驗的基礎上,這種行為顯然是不被建議的。

一群人到達當地旅行社之後,被帶到了一個寬敞的後院當中。裡面有一個特大號的鏡子,大概有四五米高,但是這個鏡子里。沒有任何光的反射,只是淡淡的藍色光芒的覆蓋著表面。

很快,一大群銀白色的機器人出現在他們面前,孩子們顯然對這些東西非常感興趣,立刻圍攏上去摸摸這裡摸摸那裡。但是,父母們顯然不放心,有很多人選擇了立刻組織孩子們的行為。

但是那幾個機器人卻沒有在乎,反而其中有不少都擺出了滑稽的造型,試圖把孩子們逗得開心一些。

不過。旅行開始的時間馬上就到了,在機器人的引導和保護之下。所有人走進那淡淡的藍色之中,當他們從光芒之中出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張家界當地的旅行社的分支機構。

從這裡前往張家界,就算是步行也不超過20分鐘。

不過,旅行社還是為旅客們準備了大巴車,35座的那種。比起某些旅行社,承諾大巴車之後卻派了幾輛私家轎車來接送,自然是超過很多。

旅客們按照次序,第一次登上了大巴車。機器人則不需要上車,他們中的一部分,採用簡單的奔跑方式,就可以跟上大巴車的速度,而另外一部分,雙腳變成了滑板,可以在推進器的作用之下,用比較快的速度在公路上滑行。

很快,他們來到了景區門口。

在這裡,已經有機器人準備好了,他們手裡拿著剛剛買來的門票,分發給各位旅客。

相比起某些旅行社,明明門票只有幾十元,卻要收取二三百元,機器人們的服務,顯然是周到多了。

走進景區之後不久,便有幾名專業攝影師,扛著長槍短炮,在給旅客們拍照。如果旅客們願意,便可以花15塊錢買下他們的作品,但是顯然,有些人不光不願意買,他們的作品,還不願意被他們拍照。

聽到有幾名旅客要求他們停止拍照,機器人美立刻衝上去,我也在那幾名攝影師周圍,但是他們的行為並不違反法律,如果拳腳相向,反而是自己理虧。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機器人突然跑到那名旅客旁邊,伸出一隻自己裝有平板電腦的手臂,對那名旅客說道:「您同意我成為您的臨時律師嗎?如果您同意,我將動用法律武器,驅逐那些沒有徵得您的同意,擅自拍照的傢伙。」

那名旅客毫不猶豫的愛上了自己的手印,協議立即生效,那名機器人立即衝上去,推開幾名自己的同伴,向那名攝影師大聲吼道:「如果你繼續對我的當事人拍照,我將起訴你。」

這裡的攝影師只不過是想混口飯吃,當然不願意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兒,惹上麻煩,所以他乖乖的離開了。

之後不久,一行人來到了一個洞穴之中。在這裡,洞穴風光當然不是主要的特色,只不過這裡有很多人,所以,大家都猜到這裡可能有什麼好玩意兒,於是都擠過來看一看。

但是他們在第一時間看到的,就是各種各樣的導遊,在舉著喇叭向各自的旅客們宣傳著什麼?

在其他旅客羨慕的眼光當中,這一行人在機器人戰鬥隊形的掩護之下,擠進了洞穴之中。有幾個工作人員還試圖阻擋他們,但是被輕鬆地拎了起來。隨後,就沒有人敢阻擋他們了。

不過聽到洞穴之中之後,他們卻非常失望。這裡根本就沒有什麼特色的東西,反而有一群和尚在這裡。要求旅客們花錢許願,說要為家人積攢一些福德之類的東西。

其他幾個旅行團的旅客們,顯然也都不願意交錢,但是如果他們不交,在這裡的工作人員,不但不驅趕那些和尚道士,反而還組織旅客離開這裡。

機器人互動的這一行由於太過扎眼,立刻引起了和尚道士們的注意。他們蜂擁而來,為著這一行的旅客們宣傳什麼。機器人每年聽都不願意聽,繼續帶著旅客們向出口前進。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這裡的工作人員沖了上來,準備阻止這一群人離開這裡,他們還沒有花錢許願呢!

帶隊的機器人回頭問旅客們:「你們準備許願嗎?」

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吱聲的,於是那名機器人轉過身去,繼續向前走。

周圍的幾名工作人員一擁而上,試圖阻止他們,但是。他們怎麼可能是液壓裝置的對手,很快就被去散開,有幾個人還想對手。結果被當場制服。

有個機器人甚至還撥通了旅遊局的電話,立刻開始投訴他們。

他們不知道的事,這些個機器人不但裝備的攝像裝置,還時時刻刻與衛星聯網,可以直接把他們拍到的東西,上載到伺服器,馬上,經過整理之後的視頻,就會發布到網上。

當然。網民們也可以連接伺服器,直接觀看現場直播。

這些關於旅遊景點各種亂象的視頻。立刻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

從洞穴出來之後,他們又簡單地逛了幾個地方。張家界的風光,按說還是不錯的,就是人為的東西多了些,比如說各種垃圾。

這些東西也被傳到了網上,於是,有些網民就開始煽動,要求取消黃金周,一來旅遊服務實在太差,二來這樣盲目地為經濟刷數字,其實不代表國家經濟有多麼健康。

立刻,聯合帝國的那些經濟學家們,就開始分析各種現象,他們的文章在第一時間傳播到了網上,也引起了很多國家經濟學家的注意,各種各樣的學術的非學術的討論,激烈的在開展起來。

帝國皇帝更是不甘於寂寞,他立刻下達詔書,要求在全國範圍內進行討論,是否模仿友邦,設立類似黃金周這樣的假期,一方面旅遊經濟的爆發。

很快,一項民意調查出來了,有鑒於數字化程度還不是很高,所以,參與到這次調查當中的聯合帝國的國民美女也不是很多,但是,絕大多數參與者,都反對黃金周的設立。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細心網友注意到,穿越帝國國家旅行社,和他們所接觸的那些旅行社,存在著天壤之別,不但推出了具有特色的機器人服務,而且還保證旅客不會在過程當中受到過多的騷擾。他們不再履行的承諾,沒有強制旅客進行消費,而且,還提供了內容更加豐富的旅遊套餐。

於是,國內的各家旅行社受到了比平常時間更多的指責。

就在這個時候,旅遊管理部門設立的投訴機構,也接收到了比平時要多出10倍不止的投訴信息,其中有很多,都是機器人拍攝的視頻,他們一輩子簡單的整理之後,作為證據發送到了旅遊管理部門的郵箱里,但是因為旅遊管理部門的郵箱容量實在太小,所以很快就被擠滿了。

有的旅遊管理部門,立刻發出聲明,說,伺服器已經癱瘓,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太壞,只是他們短時間裡沒有能力,或者說懶得採取更多的措施來接受這些投訴視頻。

而這一現象,立刻被聯合帝國的網路專家們發現,發到了網上。隨即,更加激烈的批評出現在了網上。

從旅遊景點,旅行社,到旅遊管理部門,錦繡國的旅遊界,被全方位的抽腫了臉。(未完待續) 「這是怎麼了?」白蕊連忙拿起聽診器走了過去。

江楠也不想和孟瑤吵了,救人要緊。

「這是誰,看著有點面熟。」邊上有人問。

「好像是程政委家的。」

「那是程政委的孫女!」有人認出來了,「以前還來醫院玩過。」

總裁老公,超給力 「這是怎麼啦,看孩子臉都紫了。」

「今天我老家鄉下來了人,帶來一些鵪鶉蛋,我煮了給我孫女吃,一時沒注意,她噎住了,這可怎麼辦啊?」程老太哭起來。

小女孩臉漲得青紫,白蕊一探鼻息,都已經沒氣了。

再看嘴裡,根本看不到異物,可能已經卡在氣管了,要手術根本來不及。

心下不由猶豫,這不知救不救得過來,萬一救不過來程政委怪罪下來怎麼辦?

見白蕊猶豫,江楠急了,「我來!」再不快速搶救等會兒就真的來不及了。

「呵,你一個學生,逞什麼能?本來能救過來的不會被你救死了吧?」孟瑤嘲諷道。

「什麼?你還是學生?那你過來搗什麼亂,快給我讓開!」程老太推開江楠。

看向孟瑤,「孟大夫,您醫術高明,快幫我救救孩子!」

「這……」孟瑤也猶豫了,她看出來了孩子已經不行了,她再插一手,出了事算誰的?

「阿姨,您看也不是我不願意,我不是醫院的醫生,我只是中隊的軍醫,我不好插手醫院的事。」孟瑤說道。

「都這時候了還管是不是這裡的醫生,救孩子要緊啊!」江楠急道。

「是啊,求求你了,孟大夫!」程老太哭道。

「這不行,您還是求白醫生吧,她才是這裡的大夫,她就是急救科的,這是她的責任。」孟瑤說道。

「你怎麼說話的?什麼我的責任,你也是醫生,你自己看看,這孩子還有救嗎?」白蕊翻了個白眼,想甩鍋,沒那麼容易。

江楠急了,「你們都讓開,讓我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