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本王就讓你,和你肚子里的這個小崽子,一屍兩命!」

「不然,本王就讓你,和你肚子里的這個小崽子,一屍兩命!」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他這樣一說,的確是把南煙嚇著了。

她急忙坐起身來,儘力的讓自己後退一些。

阿希格看著她害怕的樣子,又冷笑了一聲,倒也不想跟她多說什麼,轉身往另一邊走去,南煙趁機抬頭看了看周圍,這才發現,她現在身處在一個房間里。

這個房間很大,但是很空,潮濕陰冷。

看樣子,很久沒人住了。

恐怕,是他們的一個落腳點。

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身下還墊著一件衣裳。

那個長著絡腮鬍的中年男人,身上只穿了一件中衣,看來,衣服是他的。

南煙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這個中年男人沒有說話,只坐旁邊的凳子上。

這時,另一邊又響起了說話的聲音,阿希格對著另一個人說道:「為什麼打不開,說清楚。」

南煙轉頭一看,就看見他跟另一個黑衣人坐在桌邊。

這個黑衣人大概三十來歲,長得很瘦,上唇留了兩撇鬍子,看起來像一隻老鼠,加上穿著一身漆黑的衣裳,更有一種老鼠成精的感覺。

而且,他的目光,也顯得非常的精明。

南煙隱隱記得,自己在昏迷之前,對著自己灑出那一陣白煙的,好像就是一個消瘦的黑衣人。

兩個人對著一個木盒子。

正是那天,她在金樓的第三樓上看到的那個盒子。

這個老鼠精對著阿希格說道:「大王你看,這個鎖,並不是獨立的鎖頭,還有一半被埋在盒子里。」

「什麼意思?」

「這個鎖是特製的,如果不用鑰匙,強行要打開這個鎖,或者打開這個木盒,可能會把裡面的東西也一起毀掉。」

阿希格的眉頭一下子就擰了起來。

「什麼?還有這樣的事?」

「這種鎖,原本就是炎國這邊一種很高明的機巧。」

「你也不會嗎?」

「這——」

「哼,沒用的東西!」

那個人被阿希格一罵,頓時有些不平的低下頭去。

阿希格拿著那個盒子,罵罵咧咧的說道:「本王千里迢迢,親自深入到炎國境內,就像要找到玉璽,現在好不容易找到這個盒子,居然打不開,難道是要我白跑這一趟嗎?」

「……!」

南煙在旁邊聽著,心一跳。

玉璽?

那個盒子里裝的是他們倓國的玉璽?

怎麼可能呢?

南煙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而阿希格似乎感覺到了她的目光,也抬起頭來看向她。

(本章完) 「鬆口。」

柳玉凰在柳長通出手之際,下達命令。

嘰嘰立刻將那五個猙獰可怕的獸口收回來,立刻又成為毛糰子。

只是現在誰敢小看它?

具有暗黑屬性的嘰嘰,外表爆萌,內里兇殘,這也正好對了柳玉凰的胃口,將嘰嘰放在手心,不時地撫摸。

嘰嘰異常享受,一邊嘰嘰嘰嘰小聲地呼呼著,一邊伸出粉嫩的小舌頭撒嬌地舔柳玉凰的手。

而柳繼風在嘰嘰鬆口之際,便跌倒在地,四肢流血,異常狼狽。

他還是,好不甘啊!

不過他掃視四周一眼,已然知道今天所做之事太過,一定會遭到父親的責罰,他眼睛一轉,指著柳玉凰,臉上一股悲壯之色:

「柳玉凰,我不服,不服!你明明只是一個廢材!你敢不敢給我十年的時間,我用十年的時間,一定能夠打敗你!」

柳長通柳三爺兩人臉色微微平緩,如果說,柳繼風是蓄意要傷害柳玉凰,那肯定要以犯大錯論處,但如果是心有不甘處事衝動,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再加上他這句話,聽上去處處懇切,非但會忽略他犯下的錯誤,還會為他的不屈叫好呢!

柳玉凰冷冷地看著他,只有她知道,這個儀錶堂堂的弟弟,內心有多麼的自私毒辣!

上一世,他這種作態就不說了,在家族遭逢大難之際,他是怎麼做的?逃跑?不,比這個更惡劣啊,他是以父親柳長通爺爺柳三變的行蹤當成自己活命的砝碼啊!

柳玉凰眼底,積蓄著猩紅的風暴!

「哦?給你十年?你永遠不可能戰勝我。你叫我廢材?那就嘗嘗當廢材是什麼滋味吧!」

柳玉凰拍拍嘰嘰。

猛然的,一聲銀狼慘叫傳出!

柳繼風瘋狂地轉過頭去,看到讓他崩潰的一幕!

那花費了他大量的精力和財力培養的銀狼,他為之驕傲,自信的來源,現在居然被那藤蔓纏繞著,陷入了骨頭中去,全身的鮮血,已經快要被吸得差不多!

「不,住手!住手!」

柳繼風連滾帶爬地跑過去,就要救下他的銀狼!

啪嗒!

蔓藤張開,回到嘰嘰身體,銀狼像是丟垃圾一般地丟到地上,渾身血液被抽光,雪白的銀毛上面血跡斑斑,已經死了!

柳繼風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啪!

他的召喚寶典猛地衝出身體,銀色的光芒幾番閃爍,黯淡下來,啪地一聲,變成青銅召喚寶典,他已經從天才的寶座之上跌落下來。

柳繼風眼睛都直了,幾次三番的打擊,他簡直不能忍受了。

一般來說,召喚精靈是很難死亡的,受傷或者勢頭不妙,可以送回寶典之內。

不過,召喚精靈一旦死亡的話,將會在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召喚第二隻精靈,運氣不好,召喚寶典也會降階,柳繼風算是雙重打擊,算是廢了!

「老爺,老爺啊,您要為我娘兩做主啊,少郡主如此殘忍,他這是廢了他的親弟弟啊!」

陳氏撲出來,抱住柳長通的腳,哭得很是凄慘,她現在,心裡一片凄涼,女兒被毀,兒子被廢,她還有什麼依仗啊!

眾人也看向柳玉凰,覺得她的手段太過狠辣,不是正道。

柳長通也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平時柳玉凰連一條魚都不忍心殺死,今天究竟是怎麼回事?哪怕她是少郡主,也不能做殘害手足的事情!

「父親,他真的在乎銀狼的死活嗎?剛才他若是不來攻擊我,轉而去救銀狼,銀狼會死嗎?他口口聲聲的,卻在我的精靈阻止他進攻我之後還想辦法洗脫罪責,就是那個時候,他要救銀狼也是來得及的!」

柳玉凰振了振聲音!

一句話提醒了眾人,是啊,的的確確,是有著這樣的機會拯救銀狼,不,應該說大有機會,那為什麼那時候柳繼風沒有救呢?在場的,都不是蠢材,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

只要是稍微大點的家族,哪裡可以避免爭鬥,這是常態,這庶子平日里,可以說是個小天才,非常耀眼,但柳玉凰橫空出世,他定然是感覺受到威脅,想要剷除,只不過他技不如人罷了!

「再者,他根本不是我的親弟弟,現在也不過是個庶出的廢材罷了!和我攀兄弟,他,配么?」

柳玉凰睥睨地,說出句霸氣話語,差點沒把陳氏和柳繼風給氣瘋了!

「玉凰!」柳長通含怒喊了聲,這孩子犯了錯誤,居然還這麼理直氣壯的。

「父親!」

柳玉凰朝柳長通躬了一躬,道:「從今往後,我柳府,只有我一個少主,也只有我一個天才!我柳玉凰之名,誰也不可阻擋,必定會在這片大陸,綻放無窮光彩!」

萬眾朝拜,唯吾獨尊!

她這番話,倒是把所有的人都給震住了,這口氣也太大了吧!

「哼,小小稚子,也敢口飯厥詞,你知道這世界有多大嗎?」柳廣雄不喜道。

柳玉凰卻看也沒看他一眼,徑直離開。

百變逆襲總裁 她這不是宣言,而是陳述,實實在在的話語。

柳長通一時之間,不知那她怎麼辦了,她方才展現出來的氣度氣魄,連他這個父親都沒有,若說再要懲罰她……總覺得,懲罰不了,懲罰不起。

「長通,你平日做事,總是有些軟弱,沒有雷霆之勢,照我看,玉凰這孩子有這樣的氣勢何心性是好事。」柳三爺瞥了眼正在痛哭的陳氏,「畢竟,嫡子總歸是嫡子,庶子總歸是庶子,不能嫡庶不分。」

這女人這些年,在府里搞風搞雨,他又不是不知道,可她畢竟是兒子的妻妾,自己一個長輩,哪裡能夠插手內院之事。這幾年,倒被她越發地得勢了,縱容著兒子女兒,儘是灌輸一些陰私。

柳三爺的話,等於直接下了判決書。

陳氏呆了,柳繼風傻了,柳紅艷更是跪倒在地!

連榮氏也是規規矩矩的!

柳三爺一席話,可是敲打了不少蠢蠢欲動的人。

也是真真正正地,正式承認了柳玉凰的地位和特權!

不過以柳玉凰自己的話來說,這一切還是要建立在她擁有實力的基礎之上!

柳長通接下來打算如何處理柳繼風他們,她已經不關心了,喚出寶典,只不過是個開始,她關心的是如何儘快地提升自己的整體實力! 柳玉凰纖纖長指,撥弄著暗金召喚寶典,不時地,逗弄一下嘰嘰。

成功召喚出寶典之後,她妥妥的就是召喚使了。

這個世界,以召喚為尊,但武者和法師,亦是其金字塔頂端的終極力量,不可小覷!

總的來說,喚出靈心,便有資格進行修鍊,選擇修鍊武技或者是法術,成為武者或者是法師,而有了召喚寶典,選擇就更加多廣闊,可以選擇純召喚流,或者是武者流,或者是法師流!

成為召喚使,難度之大,機率之小,可以說是上蒼給予的恩賜,所擁有的力量,當然比沒有召喚寶典的,要天生強大,但是,也不完全沒有弊端,在給予召喚使那麼大的力量之餘,也有些障礙存在,比如和精靈的融合,和精靈的配合,都是漫長的過程,需要大量的學習。

這學習,便要佔去大量的時間,拖延進度。

而因為每個召喚使在召喚自己的精靈,都有不可控力,無法得知自己召喚的是何種精靈,精靈之多,目前記錄起來的,就有幾十萬隻之多,根本就無法預判,就算是同一系的精靈,也擁有著眾多的種類和個性,所以每個召喚使要走的路子,都是獨特的。

而純粹的武者或者法師,他們早就已經選定了道路,便將大量的時間用在不斷精進之中,所以武者或者法師打敗召喚使,也是常有的事情。

一些召喚使,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鑽研其它,因為召喚本身就是非常龐大的體系,有太多東西要學習,便選擇成為純召喚使。

一些召喚使,天分高,天賦強,便以召喚為主,武技或者法術為輔,選擇走混合的武者流或者是法師流,這類人往往很強大。

「玉凰,你想走武者流還是法師流,或者純召喚流?我立即安排人對你授課。」

柳長通問著。

柳府出了這麼個天才,他要再不好好培養,那他就是傻,早就該從郡主位置上滾下去了。

武者流或者是法師流?

柳玉凰表面上不動聲色,實則內心早就既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她十萬年的修鍊經驗,這點事都決定不了,不知走哪條路子好的話,那她的修鍊,就到了狗身上。

上一世,她走的是武者流路子,雖然困難重重,但是自己和精靈同時壯大增強,讓她在許許多多的危機之中,求得了生路。這一世,必修武技,走武者流。

但——上一世,許多的遺迹,寶藏,一些可遇而不可求的機遇,卻和法術有著直接的關係,因為上一世沒有修法術,而白白錯失機會。

當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上世她的起點太低了,貪多嚼不爛,修法術的話,那早就死了。

這一世,一切不一樣了,不光起點更高,而且擁有寶貴的修鍊經驗,她完全有信心,去衝擊一下傳說之中的境界!

柳玉凰刷地站起來,說道:「父親,我打算出去一個月,這一個月,四大世家肯定蠢蠢欲動,派人來打探虛實,父親就說我重病在卧於床起不來吧。」

柳長通萬沒想到,她是這樣個答覆,臉沉了沉:「胡鬧,你切不可因為自己是黃金召喚就驕傲自負,召喚寶典之後沒有名師指導,你的天賦就會完全浪費,以後再追,就難了。」

他耐心地勸說著,作為父親,他對柳玉凰,確實虧欠很多,看著這張長得越發像亡妻的絕世容顏,他也有些後悔,是不是自己長久的忽視,讓她性格變得刁鑽了?

他絕對想破腦袋也想不到,自己的這個孩子,是來自十萬年以後的神皇!

「父親,那些人教不了我,只會耽誤我。總之,我會在大院測試之前趕回來。」

柳玉凰說完就往外走。

「對了,就讓繼風代替我裝病吧。」

柳玉凰說白了,就是要往柳繼風的身上繼續捅刀子,讓他從今往後,失去和自己爭鬥的勇氣和信心,他才能以後老實點,不給自己和家族找麻煩!

「站住,既然知道要大院測試,你還這麼胡作妄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