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認。」吳莫邪頭如撥浪鼓。

「不承認。」吳莫邪頭如撥浪鼓。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你這臭小子,怎麼這般不識好歹?!」水白差點跳起來。

「前輩,您別費功夫了,我真不是月靈的繼承人。」吳莫邪苦笑道。

水白懊惱地將丹藥收起,盯著吳莫邪看了片刻,嘆了口氣。

吳莫邪見狀面色一喜,以為水白要放棄糾纏自己了,卻沒想,這老頭竟只是轉過身去開始睡起來,不一會已是呼嚕聲響起。

——

翌日,晨光熹微,日光才微微照亮這片荒地。

吳莫邪見水白依舊酣睡如初,不由躡手躡腳站起,催醒了遮月,悄悄跑路。

一個時辰后,吳莫邪終是喘了口氣,抹去額頭上的汗水,心想這下應該把那煩人的老頭甩掉了。

他取出水袋,狠狠地灌了口清水,再從麋鹿上跳下,給遮月餵了些水。

驀然,從耳邊傳來嗖嗖沙石滾動聲,吳莫邪回頭一看,即是滿頭黑線。

地平線上,一個乾瘦的身影坐在紫目鸞背上,一路奔襲而來,好似鴕鳥馳騁,引起後方塵霧滾滾。

「奶奶的,牛皮糖啊!」吳莫邪暗罵道。

水白笑眯眯地趕到吳莫邪的身邊,把雙手插入破爛的袖中,親昵問道:「小兄弟,趕了這麼久,累嗎?」

吳莫邪沒有理會水白,徑直站起身,牽著獨角麋鹿朝不遠處的小城走去。

他是真沒功夫搭理這老頭,現在的當務之急,便是回到冷竹冢。

如今的吳莫邪,已經擁有了足夠的實力,去找吳雲狼拿回屬於自己的帝級殘魂。

水白也不惱,騎在紫目鸞身上搖搖晃晃,跟著後面,不急也不緩。

入目的這座小城,叫千水城,地界不大,卻在東南域萬剎盟有著一定名氣。

因為這裡,有著東南域規模最大的黑市。

小城的大街小巷,都充斥著明目張胆的黑市交易。在這裡,無論是來路不明的贓物,還是某個家族失竊的魂法,亦或是搶劫而來的丹藥魂器,都被人們拿來販賣。

在這裡,沒有你買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這裡的黑市交易如此猖狂,萬剎盟卻對此睜隻眼閉隻眼,是因為千水城的城主,乃古玄宮火屠老祖的親傳弟子——陳千水。

而且,千水城每年所繳納的天價稅額,也讓萬剎盟默許了這裡黑市的存在。

吳莫邪倒是對此頗為羨慕,坐擁整個東南域最大的黑市,就相當於能輕易獲得修鍊之上所需的大部分資源。而貴為城主,就算要收購一些魂法魂器,想必價格也是非常低廉。

畢竟,沒人敢坑到千水城城主身上來,除非你再也不在千水城做任何的交易。

吳莫邪進入城中,便準備去遠近聞名的黑市街看看,剛好,那本【影水】的天階魂法中,所缺的兩味丹藥,如果能在此地採購到,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地階魂法的威力,吳莫邪已經體驗過,僅僅是初步掌握,便已擁有如此威力。想來,當初九大家族等一干天驕,所施展的魂法,想必都屬地階的範疇,而那雲意生當日在天譴瀑布所使的【天瑞麟蛟陣】,更是地階中的頂級魂法。

水白晃晃悠悠地跟在吳莫邪身後,路過一家飯店,肉香瀰漫和酒氣入鼻,讓老人食指大動,哪還管什麼吳莫邪去何地,當即準備踏上飯店的門檻。

這時,一張頗有質感的小紙突然射入水白的掌心,攤開一看,是一張一百兩的銀票。

「這次你吃霸王餐我可不會再出現了。」

吳莫邪的聲音從熙攘的人群中傳來。

水白嘴角微微勾起。 千水城是一座老城,攀滿青苔的城牆上,斑駁不堪的磚瓦都有著百餘年的歷史。

一束紅得血亮的旗幟豎在塔樓頂端,大大的千字飄揚,無時不在宣揚著其主人對這座城市的庇護。

其實所謂黑市交易,便是從非正道而來的物品拿來交易,所以在價格上,無論是高得離譜,還是低得誇張,都是正常現象。

從表面上看,這不過是條普普通通的商戶街,人們摩肩擦踵,神情自然地買賣,只有在靠近了仔細觀察,才會被所交易的貨物嚇一大跳。

四品閻羅丹,六品的寒靈珠,還有一本本凡階到地階不等的魂法陳列,讓吳莫邪咂舌不已。

還有好多魂器丹藥,都是吳莫邪叫不出名字來的寶物。

就算是街角一個農夫擺攤販賣的東西,也絕非凡品。

吳莫邪一路走著,在一個車夫模樣的人面前停了下來,湊近后帶著好奇之意看了起來。

這車夫正靠著關中驢閉目養神,斜眼見一白袍小子走來,也不開口,只是靜靜地看著。

此人賣的東西,很奇特,都是些從土裡挖出的古董一般。什麼缺了口的花瓷,沾滿泥污的小缽,甚至還有幾雙筷子,若非吳莫邪能夠感受到其中散出的淡淡魂力波動,只會認為這些東西是凡人的普通物件。

這些莫非是魂器不成?

吳莫邪有些不解,想要找人蔘娃娃詢問,但這隻話癆人蔘不知怎麼了,自從那馭獸宗的老人現身後,便一直藏在自己體內,死活不說話。

「這個人是尋葬者。」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吳莫邪精神微振,當即問道:「我還以為你成啞巴了,這幾天怎麼不說話了?」

「本參爺看不清那老頭的修為,但僅憑紫目鸞散透來的窺神境氣息,那老頭的實力也絕對弱不了,我只有藏在你體內,連大氣都不敢喘,若是被此人抓到蜘絲馬跡,發現本參爺也是遲早的事。」

「我看水白前輩應該沒有惡意,畢竟他想硬來的話,我早就束手就擒了。」

「那也別大意了,本參爺可從來沒聽說過什麼馭獸宗,就算是蘇黎創立的,那也是本參爺回靈界之後的事,真實性還有待考證。」

吳莫邪點點頭,他也一直是這個意思,在沒完全摸清這水白的底細前,冒然承認身份只會有害無利。

「你剛才說的尋葬者,是什麼?」吳莫邪問道。

「這類人賣的東西不是魂器也不是古董,而是一種訊息。」

「訊息?」

「之所以把這類人稱為尋葬者,是因為他們在尋到某個祭靈師墓穴后,偷出其中的一兩件小物件拿出來販賣,人們循著這些小物件的魂力波動,找到墓穴,從而獲得墓穴中的遺寶。」

「既然這些人尋到墓穴,那為何不自己把遺寶獨自佔有,反而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這就是為何這些人賣的東西無人問津的原因,在眾多尋葬者中,只有極少的人擁有職業操守,大部分人所賣的東西,就算循著魂力波動找到墓穴,都早已被人搬空了。」

「那這尋葬者存在的意義何在?」吳莫邪皺眉問道。

既然這群人不得人心,那何必再干這種缺德事。

「尋葬者的存在,大多是由於那些大能祭靈師死後的墓穴,他們沒有足夠的實力去奪得墓穴中的寶藏,只好偷出一兩個小物件販賣訊息。」

吳莫邪好像懂了,驀然道:「就像是……靈王的遺藏?」

「臭小子,終於開竅了你。」人蔘娃娃的語氣中滿滿的孺子可教之意。

吳莫邪翻了個白眼,準備在這些東西中再次翻找,卻聽到人蔘娃娃的聲音傳來。

「別找了,本參爺早就探查過,這些物件裡面都沒有月屬相的氣息。」

這大陸上這麼多的尋葬者,碰上第一個就販賣靈王遺藏訊息的幾率,實在太小太小。

吳莫邪沒有理會,只是從眾多小物件裡面掏出一個破碎石碟,朝那車夫問道:「這個,多少錢?」

車夫回答得不咸不淡:「三萬兩,不收魂石。」

吳莫邪摩挲著手中青色的石碟,感受到一股較為濃郁的水屬相能量,沒有躊躇地點頭道:「我買了。」

車夫也顯然被嚇了一跳,本以為眼前的毛頭小子會被如此天價給嚇退,卻沒想竟這麼乾脆的應了下來,連價都未砍。

接過吳莫邪遞來的銀票,車夫神情略顯尷尬,良久,才從身後的布袋中掏出一個小石人,甩給吳莫邪。

「這是?」吳莫邪有些疑惑道。

「兄弟,墓穴你就別找了,找到了裡面也沒東西,當時那棺上就擺了個石人,送你了。」似乎是良心發現,車夫勸道。

吳莫邪的嘴角勾起一絲玩味,也不客氣地收起石人,道了聲謝就離開了。

「臭小子,你把人心了解得這麼透徹?知道他肯定會送你石人?」人蔘娃娃驚嘆道。

「不是。」吳莫邪把石人捏在手心,感受到一股沁人的冰涼之意傳來。

「我只是單純地想要體驗一把暴發戶的感覺而已。」

「……」

「這石人很普通嘛,有什麼用。」吳莫邪拿起端詳,也沒看個名堂出來。

「不知道,或許就是墓穴主人生前隨便捏的一個石人也說不定。」人蔘娃娃調侃道。

「你不是活了幾千年的老妖怪嗎,怎麼一向一問三不知啊。」吳莫邪無奈地搖搖頭,將石人收起,朝前方走去。

不覺中,周圍的人流開始擁擠,嘈雜之聲遠遠傳來。

「丹會……」

遠眺中,吳莫邪將高掛橫幅上的字跡盡收眼底,輕輕一笑。

還好,終於找對地方了……

丹會的門口,佇立著一道探測石,只有輸入魂力引起探測石發亮者,才有資格進入丹會。

很簡單,也很明確地表達了四個字——凡人勿入。

門口處,一個身著旗袍的妖艷女子笑容嫣然,姣好的身姿勾起誘人的弧線,對過往的祭靈師致意。

突然,看到一個白袍青年帶著一隻白犬行來,妖艷女子笑容微微收起,小步走上前去,剛欲開口,卻被白袍青年清冷的目光盯得錯愕。

「怎麼,有事么?」

吳莫邪臉上的高傲神情與周圍過往的祭靈師同出一轍,讓妖艷女子倒是一時說不出話來。

「先生……」

妖艷女子不是祭靈師,自然無法察覺到吳莫邪身上的魂力波動,見吳莫邪身邊跟著白犬,更不會認為遮月是一隻靈妖。

吳莫邪搖搖頭,徑直穿過妖艷女子的身邊,把手放在探測石之上,魂力瘋狂般透入。

探測石驟然大亮,嗡鳴之聲響起之時,耀眼璀璨的光芒映照在女子詫異的臉龐上。

「閣下,歡迎來到丹會!」一個老者匆匆跑來,連忙對著吳莫邪恭敬道。

吳莫邪面無表情,帶著遮月走開。

只有表現得高人一等,同其他祭靈師一樣,如此簡單的舉動便能說明了一切。

否則,指不定還要多費一番口舌。 丹會之上,人群熙攘,雜鬧聲不絕於耳。

整片場地上,外圍是一些不入流的小丹師和黑勢力所擺的地攤,所售丹藥也皆屬三品之下,或是兜售一些來路不明的丹方。

中央之地,搭著一個方圓幾十丈的棚架,如此簡陋的設施,便是拍賣會了。

不過既然是黑市交易,眾人心知肚明,所拍賣的大部分丹藥都見不得光,所以,也不在意拍賣會是否聲勢浩大,如此低調進行,反倒是迎合了大部分人的意思。

這些外圍的攤販,一個個把自己所賣的丹藥吹噓得天花亂墜,卻終究不過是低品,就算包裝得再華麗也是無用。

因此吳莫邪根本沒打算在外圍尋找,他要找的丹藥皆是六品之上的,在外圍能夠找到的幾率,幾乎為零。

棚架內拍賣會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吳莫邪快步穿梭在鼓噪的人群之中,怕去晚了些便會錯過自己所需的丹藥。

六品凝血丹,七品蠱蟬丹。

這兩味丹藥乃是修鍊【影水】的必需品,若是在缺少這兩種丹藥的情況下強行在百米之下的寒水域修行,莫說是否能夠頂得住那低到極致的冰寒,百米之下的水壓,也能將吳莫邪擠成肉醬。

卻沒想,當吳莫邪就要接近棚架之時,身形卻是驀然後退,目光凝起,呼吸因此變得急促起來。

他退到一個神情冷漠的男子面前,蹲下身,雙眼中悄然攀上一抹火熱。

男子面前,一張被鋪展而開的破舊帆布之上,放著一個透明瓶子,瓶子內,是一顆其貌不揚的紫色小丹。

看著紫色小丹上的道道繁雜紋路,完全符合魂法中所描述【凝血丹】的一切特徵。

道道如小刀細刻的紋路光華流轉,定然做不得假。

而且,這黑市歸黑市,漫天要價是一回事,但賣假貨卻是被完全杜絕的。這些販賣者在進丹會之前都會受到嚴格的排查,也基本不會出現買到假丹的情況。

「這丹……」

吳莫邪乾咽下一口唾沫,旋即看向賣主。

那人的嘴角掛起一絲僵硬弧度,聲線更是沙啞:「你倒是挺識貨……」

「嘿嘿,怎麼賣,開個價吧?」

吳莫邪強行按捺住激蕩的心境,搓了搓手,對著如同面癱般的男子問道。

冷漠男子皺了下眉,下一刻,竟是露出一抹不耐的情緒,乾脆利落道:「不賣!」

聽聞,吳莫邪一愣,旋即也有些莫名,不知自己怎麼惹到這人。

你不賣擺在這裡幹什麼,好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