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飄渺,倦紅塵,還君明珠,秋水浮萍。

雨飄渺,倦紅塵,還君明珠,秋水浮萍。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一聲回答,一句詩號,秋水浮萍任飄渺現身稷下學宮,雪白的絨衣盡顯高貴華麗,淡漠的面容隱現冷然殺機,只見任飄渺右手一翻,白色羽扇瞬間消失,緊隨而至的便是衝天徹底的肅殺劍意,只聽任飄渺緩聲說道:「身似飄渺,心若浮萍,秋水浮萍任飄渺,今日……開殺!」

… 第1342章血光凶劍氣爭鋒紫氣現艷文脫身

學宮之中。txt全集下載strong>+小,..o

墨家鉅子墨翟再會秋水浮萍任飄渺,但這一次任飄渺身邊沒有蒼越孤鳴與玄狐相助,而墨翟的身後卻有上千墨家弟子,與當年商水之戰相比,今日局勢幾乎徹底反轉,對任飄渺極為不利!

「你們退後!非攻無鋒!」墨翟揮退想要出手的墨家弟子,身體一震便發出萬道墨色劍氣攻向任飄渺,一時間整個稷下學宮竟宛若被墨色渲染,成為一幅古畫之中的宮殿一般,嚇的宮中學者心驚膽戰,看的墨家弟子目眩神迷。

「同樣的招數,卻不使用墨眉,是看不起我嗎?破空飛滅!」任飄渺面色冷然,以指作劍合四式為一,一指diǎn出飄渺劍意瞬間爆發,四式劍意合二為一所演化出的絕強之力,竟是在瞬息之間洞穿墨翟萬道劍氣所化劍網,后發先至直逼墨翟眉心!

交手第一招,任飄渺便已是殺招逼人,但直面此招的墨翟竟是不閃不避,就在劍意即將觸及他眉心的瞬間,墨翟忽然右手一伸,竟是將那無形的劍意宛若有形的劍刃一般生生握住,手中猛一用力便將四式合一的飄渺劍意生生捏碎,而後對面現驚訝之色的任飄渺笑道:「墨眉是墨家鉅子的象徵,卻並非是我的兵器,如果非要兵器說的話,我的兵器便是我的身體,以及……玉符!」

「殺符,天絕地滅!」說著,墨翟右手一翻,一枚血色玉符與其手中破碎,便見一道血光瞬間爆發直衝天際,稷下學宮的屋ding在這血光之中好似冰雪般消融,而後墨翟手掌一揮,血色光華頓時向著任飄渺籠罩而去,在這足以消融天地萬物的血光之中,竟是連任飄渺都感覺到極度的危險與殺機!

「滅絕天地的極殺之符嗎?我便以生生不息的輪迴相對!劍九,輪迴!」只見任飄渺劍指貫地,頓時便有數以萬計的輪迴劍氣自地下破空而出,在任飄渺體外形成萬物不侵的輪迴劍壁,與那絕殺血光激烈對抗,每一刻都有劍氣被血光笑容,但下一刻卻又會有更多的劍氣將血光洞穿,周而復始,戰況驚人,但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眼見血光與劍氣之斗陷入膠著,墨翟忽然開口問道:「其實我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尚未解開,為何史艷文與藏鏡人要如此大費周章調換身份!」

面對墨翟的疑問,任飄渺沒有絲毫隱瞞之意,直接了當的答道:「因為……有的事情,只有史艷文能做,而藏鏡人……做不了呀!」

……

稷下學宮西南,四百裡外。

史艷文單人阻路,以一己之力迎戰陰陽家兩大高手,星魂與少司命全力出手,欲破史艷文的阻攔,但戰得越久兩人心中越是震驚,他們能夠清晰感覺到,有一股雄渾浩然的力量在史艷文的體內不斷增強,隨著史艷文每一次揮掌,這股力量便會隨著純陽掌勁打出,令本就磅礴的純陽掌勁平添數倍威能,而這便是儒家的修鍊法門,浩然正氣!

「哈……」忽而史艷文一聲大喝,浩然正氣伴隨純陽之力席捲而出,音波所過之處皆為至陽至境之地,諸邪辟易,萬鬼不侵,星魂與少司命被這音波正面襲身,竟是同時面色一白,體內法力陡然一亂!

「兩位會因艷文的浩然正氣而影響法力運行,可見兩位並非純粹的人族!」史艷文說著抬頭望了一眼天空,只見西方魯國的方向隱有一絲紫光現於九天之上,史艷文見狀面色一凝,而後對兩人說道:「天色不早,艷文還有事要做,兩位,恕艷文不奉陪了!」

「休想離開!凝氣成刃!」眼見史艷文欲離去,被他阻攔許久的星魂又怎能讓他如意,只見星魂雙手一攤,兩道紫光直衝九霄,眨眼間兩道紫色劍氣便已成形,隨著星魂雙手一揮,兩道劍氣一橫一豎成十字直逼史艷文而去,所過之處山石樹木瞬間斬斷,銳利鋒芒勢不可擋!

「陰陽兩生,萬葉飛花!」就在星魂出手瞬間,少司命也隨即施展陰陽木術,引動萬千樹葉飛花化為洪流,宛若一條條咆哮的巨龍一般,對著史艷文的後方攻去,卻是欲與星魂前後夾擊。

前有劍氣驚天,後有萬葉逼人,史艷文卻是淡然自若,並無絲毫防禦動作,僅是當兩大極招即將臨身的瞬間,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誒呀,終於趕到了嗎?」

蒼生何曉幾危安,

鯤鵬欲展風間,

驚鴻敢與天對立,

雄翼中,

握世皇權!

就在這一瞬間,一聲響亮詩號震驚四野,一道尊榮華貴的紫色身影忽然出現在史艷文上方,正是史艷文一直在等待的接戰之人,苗疆之主,越國之王,蒼越孤鳴!

「皇世驚天,輪迴窮劫……」只見蒼越孤鳴雙手左右一伸,無形的牽引力自他雙手驟然爆發,宛若兩個無形無相的黑洞一般,無論是少司命萬葉飛花的術法,還是星魂凝氣成刃的無形殺招,都無法逃脫這引力的牽扯,被迫改變原本的軌跡,納入蒼越孤鳴的掌控之中!

「破乾坤!」蒼越孤鳴一聲輕喝,將那分別來自星魂與少司命的力量合化為一,而後對著星魂輕輕一推,反擊之力頓如流星一般急速飛落,星魂舉手一擋卻被生生震退上百米外,陰陽家兩大高手合擊之勢,缺口頓顯!

眼見破綻出現,蒼越孤鳴當即說道:「你先走一步,這裡便交給孤王吧!」

「一切小心!」史艷文微微diǎn頭,而後化為一道純陽之光疾馳而去,所去目標竟不是稷下學宮方向,而是……魯國!

……

臨淄稷下,學宮之中。

血光劍氣之爭仍在繼續,任飄渺的輪迴劍氣無窮無盡,而墨翟的血光則勝在能夠源源不斷吞噬劍氣補充自身,在人道禁制之下,修為被限制在同一層次的兩人,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忽然墨翟心神一動,一種冥冥之中的感應令他不禁皺眉望向西方,銳利的雙目穿過宮牆的阻攔,越過萬里山河之遙,最終落在魯國國度曲阜正上空,看到那一抹時隱時現的玄妙紫光,墨翟不禁喃喃道:「曲阜……鴻蒙紫氣,果然隱藏在魯國嗎!」

「與我對戰之時分神,可是會送命的!劍十,天葬!」眼見墨翟的注意力被那道紫光吸引,任飄渺淡漠的面容殺機頓顯,無窮無盡的輪迴劍氣眨眼間收化為一,化為充斥著無盡死寂之意的天葬劍勢,隨著任飄渺劍指一揮,宛若藍水晶一般璀璨的天葬劍氣瞬間穿破血光,瞬息之間便至墨翟身前!

「守符,無形金盾!」不用回頭,墨翟便已感受到那足以殺神滅佛的死寂之劍,同樣不用回頭,墨翟便已做出相應舉動,之劍墨翟右手一翻,一枚金色玉符出現瞬間便被震碎,化為一面一人高的金色盾牌擋在墨翟身前,天葬劍氣射在盾牌之上卻是兩敗俱傷,盾毀劍碎!

「難怪你願意如此大費周章,也要以藏鏡人偽裝成史艷文,因為你早已猜到鴻蒙紫氣便在魯國,而我與史艷文便是當今最有可能被鴻蒙紫氣選擇之人,你將儒墨兩家辯論之地選在位於齊國的稷下學宮,便是為了將我引至魯國之外,好為史艷文爭取時機,只待魯國鴻蒙紫氣現世,史艷文便會脫身趕回魯國,而你便出手阻攔於我……」說到這裡,墨翟微微停頓片刻,而後好奇問道:「不過我有一事十分好奇,不說如今因果破碎,天機混亂,便是那鴻蒙紫氣也非是推算之法所能算到,你……究竟為何可以如此確切的知曉,那鴻蒙紫氣現世的時間!」

任飄渺聞言雙目微闔,語氣莫名的說道:「這嘛……我想要保留一diǎn自己的秘密!」

「是么……」墨翟嘴角一勾,忽而笑道:「雖然你有所保留,但我卻並非吝嗇之人,我這便告訴你一個秘密吧……其實我,也早就猜到鴻蒙紫氣便在魯國!」

「嗯?」任飄渺聞言眉頭微皺。

便聽墨翟笑道:「既然如此,當我離開魯國之時,你認為我……當真不會有所準備嗎!」

……

齊魯邊境,天門關外。

一道純陽光華飛落一處山頭,化為一襲白衣的史艷文,他抬頭遙望曲阜方向,看著天空之中越來越明顯的紫色光華,不禁說道:「紫光漫天,隱現金芒,這是鴻蒙紫氣即將擇主的象徵,以我如今的速度應該來得及……」

「哼,果然如墨翟所料,鴻蒙紫氣便隱藏在魯國境內,而你……會為它而回!」忽聽一聲冷哼,天祿的身影驟然浮現,落在史艷文身前不遠處,兩袖一翻便有雙劍入手,對史艷文冷笑道:「想要鴻蒙紫氣嗎?可以,只要你能突破我的阻攔!」

「唉,看來這一步都已經落入墨子的算計嗎?」史艷文輕聲一嘆,體內純陽之氣頓時爆發,便聽史艷文堅定的說道:「但無論如何,艷文都必須得到鴻蒙紫氣,若是閣下執意阻攔,艷文唯有……得罪了!」

… 第1343章白衣現擇主條件最終計仙魔雲集

齊魯邊境,天門關外。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小,..o

受墨翟之命,天祿雙劍欲阻史艷文,眼見魯都曲阜方向天空紫光越發濃郁,史艷文心知時不我待,決心強行突破!

「純陽一氣!」為求突破,無心糾纏的史艷文上手便是極招,只見史艷文納純陽之氣入掌,化為至剛至陽的威猛之招對著天祿一掌打出,便如太陽臨世攜熊熊純陽之氣滌盪八方陰邪,威勢之強便是天祿也不得不小心應對!

「劍旋舞天軀!」面對滾滾而來的純陽之掌,心知硬接實為不智的天祿當即雙劍一轉,整個人急速旋轉捲起衝天狂風,風勢牽引純陽掌力之上九天雲霄,掌力爆開瞬間竟是將天空白色雲朵都染成金黃,宛若九天聖域臨世,煌煌天威震懾人心!

「機會!」眼見天祿劍招未收,史艷文當即瞅准空當,抽身欲走,誰知自那通天徹地的龍捲風中,天祿雙劍驟然射出,宛若兩位劍道高手一般,一左一右夾攻史艷文,卻是天祿以神識感知到史艷文脫身之意,因此以御劍之術阻擋他的步伐,而就在史艷文因突然出現的雙劍而被迫停步的瞬間,天祿也自龍捲風中脫身,重新阻擋在史艷文的面前。

「差一diǎn……差一diǎn,就被你跑掉了!」天祿伸手一招,雙劍重新飛落手中,而後便見天祿微微一笑,緩聲說道:「不及,我們還有很多時間,難得遇到這麼有趣的對手,不好好打個盡興,又怎能對得起自己呢!」

……

臨淄稷下,學宮之中。

面對眉頭緊皺的任飄渺,墨翟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樣,帶著一抹自信的微笑緩聲說道:「當世兩大顯學,儒家與墨家皆由魯國興起,而雖是偶然,也為天意,乃是鴻蒙紫氣對於可能獲得紫氣之人的無形吸引,這種吸引無關因果,更是超脫世間,只因其所依附的乃是至高無上的法則,只要想到這一diǎn,你的計劃便不難猜測了!」

任飄渺瞭然道:「原來如此,你早已看穿這一道鴻蒙紫氣的擇主要求,因此才會在南贍部洲建立墨家,通過傳揚墨家學術,增強墨家勢力的方式,以此成為鴻蒙紫氣擇主的第一選擇,所以當年商水戰敗,墨家一分為四之時,你並沒有出面阻攔,因為那本就是你的算計,便是為了將本來屈居於鄭之一國的墨家,分散到整個南贍部洲,而分裂的墨家便如失去爪牙的猛獸,不再會成為統治者的威脅,因此才能更加為統治者與百姓所接受,也正因如此你才對前兩局的勝負如此輕視,因為休說區區兩局,便是輸了三局、五局乃至十局,只要一切都仍在按照你的計劃進行,你……都必將是最後的勝者!」

墨翟微微diǎn頭,而後不禁嘆道:「但我萬萬沒有想到,史艷文也察覺到這其中的玄妙,而他所建立的儒家發展實在太過迅速,當我察覺到儒家的威脅之時,已經錯失了打壓儒家的最佳時機,因此我才以一書為餌引儒家主動出手,卻想不到本來並不抱太大期望的魚餌,竟是吊起如此大的一條魚呀!」

任飄渺聞言沉默片刻,而後忽然笑道:「你看穿了我的算計嗎?但你以為我……就會算不到這種可能性嗎?」

「嗯?」墨翟面上笑容一滯,而後換換被緊皺的眉頭取代。

便聽任飄渺緩聲說道:「要知道成功的布局與失敗的布局,往往僅有一線之差,而我所需要做的……便是瞄準你布局之中最最關鍵的一diǎn,然後……以最強的戰力捅破便可!」

「最強戰力……」墨翟沉默片刻,忽然驚呼道:「不好,漏算一人!」

……

齊魯邊境,天門關外。

不變的諾言 史艷文與天祿激戰正酣,忽聽一聲詩號乍然響起,一道白衣身影隨之現身!

塵關難掩劍中光,年華怎堪自滄桑。

烽煙戰鼓連天際,空餘遺恨吟劍殤。

劍氣浩蕩,鋒芒畢現,白衣尊者徐暮雲方一現身,便有萬道劍氣當空而降,將正在激戰的天祿與史艷文分割開來,而後徐暮雲對史艷文急聲說道:「走!」

「多謝前輩!」史艷文一聲道謝,再無多言抽身便走。

天祿見狀便要出劍阻攔,卻見徐暮雲閃身來到天祿面前,右手劍指一揮便有一道百米高的軒轅劍氣當頭劈下,氣機鎖定令天祿不得不防,而就在天祿被徐暮雲阻礙的瞬間,史艷文的早已是無影無蹤!

「糟了!」天祿一聲驚呼,閃身便要追趕。

但徐暮雲卻搶先一步擋在他的面前,對天祿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說道:「想要過去嗎?可以,只要你能突破我的阻攔!」

……

臨淄稷下,學宮之中。

目光透過萬里之遙,眼睜睜的看著史艷文在徐暮雲的幫助之下突圍而出,而天祿卻又被徐暮雲所阻攔,心知自己最最關鍵的一步棋已經落空的墨翟,沉默許久之後忽然問道:「你可知想要成聖,所必須具備的三diǎn要素,分別是什麼嗎?」

任飄渺說道:「依照上古洪荒流傳至今的傳說,加上我所了解的些許情報推測,成聖的三diǎn要素,應該是機緣、教派以及未知!」

墨翟微微diǎn頭說道:「並未生於那個年代,僅憑傳說與些許情報,能夠推斷到如此程度也是難得,你所說的機緣、教派以及為之,其實也可以歸納為鴻蒙紫氣、大勢力與其他條件,鴻蒙紫氣,數量何其有限,若無天大機緣,便是一窺紫氣真容的資格都沒有,因此凡是能夠有幸得到鴻蒙紫氣之人,無一例外都是身負大氣運,有大機緣之人!」

任飄渺介面說道:「而且每一位聖人,身後都有至少一個龐大實力為其提供氣運,如三清所創的道門三教,西方二聖所創的佛門,那女媧娘娘雖然並未立教,卻是享受著人族與妖族雙重氣運,若是仔細翻閱三皇五帝之時的記載便會發現,無論是道門三教還是西方佛門,乃至於女媧娘娘的雙重氣運,都是在他們成聖之前不久剛剛獲得,換言之大勢力或許並非成聖所必須,成聖所需的乃是大勢力所能提供的那氣運助他們最後一臂之力!」

「這前兩diǎn幾乎是人盡皆知之事,只要稍微查一查三皇時期的典籍便會有所了解,但對於想要成聖的修士而言,真正的男子便是那第三條,也就是未知的條件!」墨翟面泛莫名笑容,神秘兮兮的說道:「只因世人並不知道,其實那第三個條件才是最最重要,因為第三……往往才是第一!」

「第三才是第一……」任飄渺思索片刻,這一問一答的和諧氛圍,完全不似方才劍拔弩張之感,反倒像是前輩高人在為後輩解答問題一般,忽而任飄渺明悟道:「難道那所謂的未知條件並非是成聖條件,而是……鴻蒙紫氣的擇主條件!」

「竟然連這都能猜到,好驚人的聯想力!」墨翟驚嘆道:「你猜的不錯,那所謂的未知條件,便是鴻蒙紫氣的擇主條件,而依照理論而言,每一道鴻蒙紫氣都有其獨特的擇主條件,也正因其擇主條件的獨一無二,因此才統稱為未知條件,而這一道鴻蒙紫氣的擇主條件便是……人族聖人!」

「人族聖人……」任飄渺忽而問道:「但究竟何為人族聖人?出生人族的聖人?人族傳道的聖人?還是……為人族犧牲的聖人!」

「這嘛……」墨翟一攤手,無奈道:「我還真不知道呀!」

「那麼我便換一個問題吧!」任飄渺凝聲說道:「鴻蒙紫氣擇主之事,除你之外,三界之中還有多少大神通者知曉!」

「昔日紫霄宮中,道祖鴻鈞將六道鴻蒙紫氣賜予如今的六位聖人,又將一道假紫氣賜予紅雲道人,那一道假紫氣自是無需多言,問題在於那六道真正的鴻蒙紫氣,其中本應存在的擇主條件,在賜下之前便已經被道祖以**力強行抹去,此事就連那六位高高在上的聖人都不知曉,你認為這洪荒三界……又有幾人能夠知曉!」

「就連聖人都不知曉嗎……」任飄渺雙眼一眯,冷然道:「難怪布局被破的你,仍能與我如此冷靜交談,原來你真正的後手從一開始就不是天祿,而是……」

墨翟面上笑容越發濃郁,介面說道:「那被大道之基鴻蒙紫氣所引來的神仙妖魔以及大神通者呀!」

……

魯國都城,曲阜之外。

一路疾馳,終於在鴻蒙紫氣現世之前趕到此處的史艷文,卻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所震驚,只見曲阜的天空之中密密麻麻布滿了各色雲朵妖風,正是在南贍部洲等候已久的神仙妖魔,而真正的大神通者此時尚未露面,史艷文心中清楚,雖然稷下學宮之局十分兇險,但眼前之局才是真正的關鍵,因為如今的他身邊再無任何援軍,而在鴻蒙紫氣這等誘惑的面前,也不會有人願意助他一臂之力,換言之如今的他必須以一己之力,在這無數的神仙妖魔手中,奪下鴻蒙紫氣!

… 第1344章戰曲阜純陽正氣金光烈滌盪仙魔

魯國都城,曲阜之外。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

萬千神魔因鴻蒙紫氣現世齊聚於此,眼見那天空之中幾乎將日光徹底遮蔽的祥雲妖風,史艷文深深吸了一口氣,而後竟是盤腿在地,欲在最短時間之內將自身恢復至最佳狀態,因為他心中十分清楚,接下來……將有一場血戰在等待著他!

往日漫長的時間,對於此時的史艷文而言卻是無比緊迫,他雖然沉浸在入定之中恢復自身狀態,但卻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難以用語言形容的浩大氣息正在緩緩匯聚,在這股氣息之下那漫天仙魔都無法繼續立於空中,南贍部洲萬物眾生盡皆俯首在地,史艷文心中清楚,這……就是鴻蒙紫氣身為大道之基的些許威能!

良久,不知多久,彷彿是極端的巧合,又彷彿是早已註定的因果,當史艷文的身體狀況調整到最佳從而睜開眼睛的瞬間,天空之中紫光驟然光華大作,籠罩在南贍部洲眾生身上的威壓瞬間回攏,當那光華漸暗威壓全無之時,所有人都為天上的景象所震懾,只因那大道之基鴻蒙紫氣,此刻……即將正式現世!

回憶迷惘殺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

絹寫黑詩無限恨,夙興夜寐枉徒勞。

口念詩號,緩身而起的史艷文雙目灼灼,儒雅的面容滿是肅殺,身軀一震便有磅礴純陽之氣席捲而出,震驚在場一眾仙神妖魔,便聽史艷文緩聲說道:「鴻蒙紫氣,艷文勢在必得,敢有阻攔者,艷文……殺無赦!」

一個大妖聞言嘲笑道:「殺無赦?哈哈哈……在這人道禁制之下,無論仙魔妖佛皆是凡人,你便是有通天之能,又能與幾人為敵!」

「能敵幾人,打過才知!純陽一氣!」只聽史艷文一聲大喝,純陽之力瞬間匯於雙掌之中,化為一道金色光華驟然打出,所過之處無論仙魔妖怪盡皆飛灰,眨眼間竟為史艷文清出一條數百米長的直道!

『嗯?竟是出乎意料的弱!』史艷文心中為自己這一掌造成的結果暗自驚訝,但腳下卻疾步向著曲阜城中衝去,速度之快竟是令兩旁的仙魔根本來不及反應,觀察到他們面上變化的史艷文暗道:『不,不對,並非他們太弱,而是我……太強了!』

「太強了!」、「大家一起上!」、「殺啦!」……片刻之後,終於反應過來的仙魔們齊齊出手,法寶、道術、妖法、魔功,各種攻勢如海嘯般鋪天蓋地,對著急速突進的史艷文席捲而去!

「辟邪烈日!」面對四邊八方瘋狂而至的攻勢,史艷文不慌不忙凝神定氣,右手食指高舉過頭頂,純陽之力於指尖驟然爆發,宛若一輪昊日臨世一般,在那滌盪世間的至陽面前,一切攻擊盡皆如冰雪般消散!

「純陽……貫地!」一招未完,極招連出,史艷文純陽之力一掌貫地,浩瀚純陽若氣浪般席捲四面八方,極招威勢十分驚人,所遇者無論仙魔妖邪,盡皆難逃灰灰下場,眨眼間史艷文方圓百米盡被盪空,除他之外再無一人!

純陽極招,震撼當場,心中震撼的眾人無一敢動,史艷文掃視一眼,而後肅然道:「艷文說過,擋我者……殺無赦!」

雖被史艷文一招震撼,但在這些仙魔心中,鴻蒙紫氣的誘惑力顯然還在史艷文的震懾力之上,他們雖被震撼片刻,但最終卻又無一例外衝殺上來,身處曲阜城外的史艷文奮力拚殺,看著那幾乎近在咫尺的城牆,卻又覺得這距離宛若天涯一般!

……

臨淄稷下,學宮之中。[800]

沉默許久,任飄渺忽然問道:「既然六位聖人的鴻蒙紫氣乃是道祖所賜,其中條件已被抹去,就連聖人也不知情……那麼你又是從何知曉,鴻蒙紫氣的擇主,原本是會有特定條件存在呢!」

「現在問這個問題還有意義嗎?而且這個問題……」墨翟微微挑眉,竟是刻意閃避答道:「個人**,無可奉告!」

「無可奉告,這便是你的答覆嗎?」任飄渺淡漠的面容泛起一抹冷笑,右手一揮重新將羽扇招在手中,微微搖動之間竟是十分鎮定的說道:「那麼我便告訴你我的答覆吧!」

在墨翟探究的目光之中,任飄渺頗具深意的緩聲說道:「千萬不要小看史艷文,因為老實人一旦發起狠來……往往才是最恐怖的呀!」

……

魯國都城,曲阜之外。

奮力衝殺,掌掌斃命,史艷文驍勇異常,一路殺過竟無一合之敵,眨眼間史艷文便已沖至曲阜城牆之外,只見史艷文腳踏城牆飛身之上,垂直的牆壁對他竟是如履平地,但就在史艷文即將踏上城牆之上的瞬間,一隻身高上百米的巨大牛妖忽然從內而外撞踏曲阜城牆,而後一拳將尚未落地的史艷文打飛出去!

「大意了!噗!」身形落地的史艷文立刻吐出一大口淤血,但就連擦去淤血的時間都不給,牛妖的巨蹄接踵而至,從天而降的巨蹄好似一座小山,加上牛妖體型所賦予的龐大力量,風壓之強吹得史艷文衣衫凜凜,但面對如此攻擊,史艷文卻是巍然不懼,當巨蹄降臨頭頂的瞬間,史艷文純陽掌猛然迎上,純陽之力硬拼牛妖巨力,只見一道耀眼金光驟然閃耀,上百米高的巨大牛妖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凄慘的喊叫,便在這金光之中灰飛煙滅!

「雖然每一個都不是很強,但太過耗費時間了!」史艷文抬頭望了望天空之中不知何時便會真正出世的鴻蒙紫氣,咬牙說道:「雖然距離完成上有一定差距,但如今……只得勉力一試了!」

只見史艷文深吸一口氣,存於下丹田氣海穴的道家純陽之氣沿著任脈上行,而那溫養在上丹田泥宮穴的儒家浩然正氣則沿著督脈下行,一者至剛至陽,一者至正至純,這兩股本質上截然不同,但表現方式卻極為相似的力量,在史艷文的刻意引導之下,於他的中丹田膻中穴相遇相合!

原本史艷文以為這分屬不同源流的力量,應該會在中丹田發生激烈的衝撞,事實上以前史艷文實驗之時也確實如此,但今日出乎意料之事發生了,純陽之氣與浩然正氣在他的中丹田處,竟是毫無阻礙的融合在了一起,連同他上下兩個丹田之中的純陽之氣與浩然正氣也隨之發生變化,最終變為一種同時兼容純陽之氣與浩然正氣兩種力量特性的新力量!

「既然是純陽之氣與浩然正氣融合所化,便命名為……純陽正氣吧!」史艷文方一抬頭,便見那破碎的城牆之中,無數仙魔妖邪衝殺出來,卻是紫氣將現,先亂仙魔之心,便如當年盤古開天闢地之前,大道以三千混沌神魔圍殺盤古一般,只不過昔日的盤古換成今日的史艷文,而昔日威名赫赫的三千混沌魔神,如今則被數之不盡的仙魔妖邪代替!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