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去勢不減,直接把後面的牆壁轟穿。

金龍去勢不減,直接把後面的牆壁轟穿。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而兩把大金刀卻是劈不開方平的龍鱗鎧甲,只是把方平打到坑裡去了。

方平落在坑底,渾身酸痛,坐在坑底的鬆土上,大口大口喘著氣,抹凈口角的血跡,感覺沒有傷到要害,只是一般的內傷而已。嘴角一扯,露出一抹冷酷的微笑。

「跟本少爺拚命,那還不是找死!」他哼了一句,扶著逆天戟站了起來,還是累得兩腳發抖,「奶奶的,那廝受了重傷還差點把我給幹掉,嘿嘿,這件龍鱗鎧甲果然是好東西,沒了它,我就長眠於此坑底了。」

說著,他吻了吻龍鱗鎧甲。

休息了半晌,才踏著風火輪飛出了土坑,站在大堂上掃視一圈,到處是石屑與塵土,一片狼藉,虛空里還有煙塵在飛舞,如霧氣一樣彌整間城堡。隱約間,有一股血腥味傳過來。

城堡頂上的窟窿正好有一束月色斜照下來,落在已氣絕的連城決的身上,血還在流,匯成一灘,好像一口小魚塘,泛著暗紅的光芒。!!! 「好可怕! 漫漫仙途:上神,寵我吧! 我的刀剛才都在顫抖,若是她針對的是我,只怕那力量早已粉碎我的武器!」

泣血聲陣陣。入侵者們面對再一次劇變的戰局,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

畢竟真小小今日所做一切,已經徹底顛覆他們對修士的認知和對修為常識所有的理解。

赤金天獅沉沉地喘息,剛剛踏入元嬰境,它的修為十分不穩定,此時迅速拆卸經北岩蠻族祭戀的法寶,難度難以想象,差點又將它修為打回原型!

好在做到了!

並沒有辜負小小的期待,還有東靈眾生的祈禱!

對於這些四下亂飛的凶邪法寶殘片,赤金天獅沒有半點吞噬它們繼續完成吞天術後半段,繼而全身鎧化的衝動與慾望!

遠遠盯著金屬碎塊從忍冬體內剝離飛遠,胃中只涌動著噁心與厭惡。

所以收回目光,小金毛開始抬頭眺望遠山,開始惦記自己的獅群……

不知主戰場上戰局如何?

若東靈修士將要面對阿布玉顏本尊,能創造出此等法寶的蠻祖,想必手段極其殘忍吧?

經此一戰,無論是從修為還是心性上看,赤金天獅都在迅速蛻變,變得越來越像真正的獅皇。

看到身體緩緩倒下的忍冬,真小小站在風中,沉沉地喘息。

因為過度消耗,她不但雙手顫抖,此時就連雙頰都是沒有血色的。

狂化時間結束!

幾乎就在忍冬倒地的同時……

無限融合於真小小身上的戰獸們,立即化為一團團的灰煙,湧出她皮膚后簌簌而落,連實體都沒有顯露,便紛紛沖入獸靈石里。

想再一次召喚它們,至少要等二十天甚至數月,在此時間內,眾獸通通將陷入毫無意識的極度虛弱。

因為力量散失,真小小身體顯得格外纖薄,被風一吹,她甚至左右搖晃了兩下,才勉強重新找回重心,看得出來,經過這樣一戰,她身體非常疲憊。

好在一切進行得剛剛好!

「媽呀!妖女的邪法,果真是有時限的!她怎麼就這麼走運呢?」

「該天殺的!她再早一點點失去力量,便能被火奴拍死了!」

北岩修士們捶胸頓足,唾沫橫飛,心中又是畏懼又是惋惜!

真的是運氣好?

強者過招,有時可以持續十天甚至月余,有時勝負只在須臾!

在雪蓮湖戰區消耗的每一秒,都在小小心中倒數!

她知道,此戰若想制勝,自己有兩個機會!

一是控制忍冬者,勢必為北岩蠻祖之一,他的真身不在雪蓮湖,而位於殞神山!距離與戰場上東靈強者們的干擾,都令他的反應速度達不到控制自己身體那般自如流暢。

二是……

他根本不了解自己!

他不了解自己擁有天火,他不了解自己可以無限融合,他不解她與天獅,傳承著東靈界古往今來,最完整的天獅戰法和吞天術,他不了解自己,為了贏得微小的機率,可以毫不猶豫地自爆掉最稱手的法寶!

一種秘法不算什麼,可是一次又一次的爆發,卻會積累巨大的能量,最終從量變引起質變,令他對控魂法寶的粉碎猝不及防! ?更新最快,書最齊的就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對方幹掉,方平憤怒的情緒也得到了緩解。***他走出大堂,坐在台階上,見到近衛軍正在搜尋每一個角落,看還有沒有城堡的人。

想到這個城堡是恭親王的,裡面應該藏有些好東西,於是吩咐道:「你們去搜搜城堡裡面,把有價值的東西都抬出來。」

「是,將軍!」

台運源與立拳恭帶著近衛軍進城堡開始搜刮。

金毛熊懶洋洋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在方平身邊,道:「老方,殺人如麻,血流成河。」本以為它最後會說一句慈悲的話語,想不到卻是截然相反的語調,「哈哈,不夠爽啊第240章會錯意,要是再多一些就過癮。」果然是獸性未改,還保留著天然的狂野。

「以後跟著我,包你天天有得殺戮,只是遇上強手的時候,你幫我頂一下,讓我先走就行了。」方平笑道。

「不會這麼沒義氣吧?」金毛熊咂著嘴道:「好歹也是朋友一場,要逃我們一起逃。」

「哈哈,見過怕死的,沒見過你這麼怕死的。」方平哈哈笑起來。

金毛熊跟方平相處久了,也學到了幾句簡單的語言,時不時說出來,「奶奶的!」

「咦?你學我說話幹什麼?」方平撇撇嘴道。

「奶奶的!」金毛熊只會用嘴發出這句人言。

「奶奶的!」方平一戟桿打過去。金毛熊卻是身手敏捷,早已滾身下台階,已離方平有十數丈,熊笑著,在夜色中打著它的熊拳。

一頓飯工夫,近衛軍把城堡里的有價值的東西都搬出來了,不外乎是金銀珠寶與一些兵器鎧甲之類的。

方平逐一瞧了瞧,也沒發現什麼好東西,一腳踢過去,把一堆金銀踢開,卻看到一個龍木盒子,造型古怪,有幾分神第240章會錯意秘的味道,卻不太顯眼。

「這是什麼東西?」他隨便撿起龍木盒子,發覺並不重,說明裡面裝的東西很輕或者是沒有裝東西。見龍木盒是用金鎖鎖著,應該有些什麼東西在裡面,否則不會鎖著。他想道。

於是,用力扭開金鎖,打開盒蓋。

「咦!?」

他微微一怔,見到盒裡有幾張符,符上都是雕刻著人形,那符的材質應該是某種石料。隨手數了一數,共有十張,十張之中只有一張不同,那張符的色澤要深一些,符上刻的人形也要生動幾分,卻更為粗獷。他沒有見過種東西,也不知有何用處。

「這是什麼?」他拿起一張符來問左右。

眾人都伸頭來瞧了瞧,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東西,大家都搖頭表示不能助一臂之力。天龍大陸上用符的人很少,知道符用處的人也不多。

此時,金毛熊挨了上來,也伸著脖子看了看,不屑道:「方哥,不會連這都不認識吧?」

方平屈起一腳,又要飛踢出去。

「嘿嘿,我早有準備,踢我不中。」金毛熊扭著大屁股,飛躍到一旁,手舞足蹈,頗有幾分自得之意。

「是什麼東西?」方平揚了揚眉毛。

金毛熊道:「那是石傀符,只要你用火種來刺激它,讓它吸收,它就會化成一個石頭傀儡,石傀符分高中低三檔,你手中的九張是低級石傀符,只有一張是中級石傀符。低級石頭傀儡的戰鬥力不強,吸收了火種的能量之後,充其量也只不過是相當於一個上位戰師的實力。」

「那中級石傀符呢?」方平見金毛熊要住嘴,就問道。

「中級的石頭傀儡戰鬥力比較強,相當於一個下位戰王的實力,」金毛熊道:「要是高級的石傀符那才有用,只要提供的火種足夠多,足夠強大,那它的實力就會在瞬間暴漲到上位戰聖的實力。不過,要煉製這種高級石傀符也不是一般人所能煉製的。」

「可惜不是高級的,不過,低中級的也可以,反正以後戰鬥不夠人手時,就把它們弄出來。」方平將十張石傀符盡數收進儲物戒指里。

此時,台運源在金銀堆里抄出一封信。

「公子,這有一封信。」他遞給方平。方平接過來瞧了瞧,上面的字跡比較有力,應該是出自男人的手跡。

抽出裡面的信箋,看了一遍。

信是恭親王寫的,大意是:他本來想要連城決派人去海外尋找長壽果,後來他改變了主意,讓金魄團的四長老與五老們乘船去尋找長壽果。

方平看完,捏在手裡,信箋便被燒成了一撮灰燼,隨手一揮,灰燼隨風而去。

面前的這堆金銀珠寶也有不少,但於方平而言不算什麼。他的寶藏比這些要多得多。他對近衛軍道:「你們把這些金銀珠寶分了吧。那些兵器,能用的就拿些,特別是那些弓箭,覺得還可以的就帶上,以後會用得著。」

「是,將軍!」近衛軍們的臉上溢出興奮的神色。

待回到秦王的城堡,天色已差不多發亮了,東邊已有一絲的泛白。

第二天,整個蒼生盆地都鼎沸了。人們在街頭巷尾竊竊私語,都在談論著昨晚發生的事情。他們都知道恭親王的城堡的人被一個叫方平的人滅了。每一個談論此事的人都感到十分的震驚,想不到一個少年居然有這麼大的能力,把風火連城的城主也幹掉了。怎麼說連城決也算得上一個武技比較高超的武者,想不到會被一少年殺了,使許多人難以置信。

方平這兩個字就像一團烈焰,在蒼生盆地里燃及每一個角落,成為眾人畏懼的符號。

早上,給一些受傷的守衛治療了一下外傷,方平便去探望一下祝婉玉,見她神色又比較蒼白,明顯是傷勢比較重。眼下又沒了地龍蓮,實在是件麻煩的事。

「祝幫主,小生再進入天獸山脈給你找地龍蓮。」

他想到鐵牛那邊還沒有消息傳來,說明那邊還在繼續搬運寶藏,自己在這裡也閑著,倒不如再進一趟天獸山脈也無所謂。

「多謝你了。」祝婉玉美眸里掠過一抹擔憂之色,「我怕時間來不及,這可能也是命中注定。」

聞言,方平還以為對方是大限已到,吃仙丹都無用,頓時心底湧起一股悲涼,鼻子有些酸,半晌,帶著沙聲道:「想不到你傷成這樣!都是連城決那廝害了你,不過,我已幫你滅了他,你也可以安心。人生真是無常,想不到與祝幫主相見才沒多長時間,又要永別。」

祝婉玉挑了挑柳眉,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眼神里滿是疑惑。

「古里古怪的,你在說什麼?」她忍不住道。

「我只是說得含蓄一些而已,不想說到生啊死啊的,祝幫主,你何必放棄生的希望呢,即使是吃了地龍蓮不能好起來,也應該打起精神來試一試,總比這樣消極對待自己的生命要好得多。」方平拿出聖人那一套大道理來勸慰對方。

聽到此,祝婉玉聽明白,又好氣又好笑,嘴角掩藏不住淡淡的微笑,輕輕搖了搖頭。

「我說你啊,就是會亂猜想。」她莞爾一笑道:「別人根本不是那種意思,你卻想到哪裡去了。莫明其妙,你的心思太過多,總是把事情想得複雜。你想我死也不用這麼明言來咒罵我吧?」

方平尷尬地搔了搔腦勺。

祝婉玉繼續道:「我說的沒時間了,並不是我要死了。你可不要亂猜。這個內傷還沒真正傷到我的根基,不會要我命的。」

方平聞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祝幫主,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咒罵你啊,實在是關心你。」他想起當日跟對方一起修鍊天地玄劍時的意識纏綿,頗為懷念,心裡對她有幾分好感。

祝婉玉俏臉倒是微微一紅。

方平抬起眼瞼,瞥一眼不說話的她,想不到兩人的目光竟然接在一起,兩人的眼神都是帶著濃郁的意味。他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連忙移開了視線,不敢與對方那秋波蕩漾的眸子對視。畢竟對方是一個熟女,經驗豐富。

「那小生先去忙別的,要是祝幫主有什麼需要,就叫人喚我一聲。」方平小腹處有一股邪火在跳動,不能不找個借口離開。

祝婉玉淡淡道:「好,讓我想想再喚你。」

……

而連城決滅亡的這個消息同樣也傳到了古羊國城堡里。

卓健沖兩手背剪,踱步思索,神情凝重,眼眸里閃動冷冷的光芒,時而仰頭,時而俯首。

旁邊站著數位有份量的武者,基本是一身勁裝,兩顴太陽穴高突,面相帶著兇狠之色,目光隨著卓健沖的身影移動而移動。這裡其中有一位是卓健沖的軍師,名喚節長鍾,也有四十歲左右,一綹長須,麵皮白凈,倒有幾分書卷氣。

節長鍾捻須道:「大將軍,據那天晚上的目擊者稱,祝婉玉與連城決拚盡了全力,連城決受了重傷,才會被那個叫方平的少年幹掉。以此逆推,既然連城決受了傷,那麼祝婉玉不可能全身而退,肯定也受了傷,並且傷得不輕。」

「我也是這麼想。」

卓健沖掃視一眼眾人,緩緩道。他此時就是在思考著要不要去進攻祝婉玉。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若錯失,日後就再難以遇上。

「那我們就事不宜遲,今晚帶領人馬殺上去!」節長鍾嘴角扯出一抹殘酷的笑意,「把秦王城堡的人全都宰掉,只要大將軍出手,祝婉玉也必定無還手之力,那時,再好好享受一番祝婉玉,叫她受盡污辱,再把她殺掉!」

「嗯,我正有此意。」卓健沖也露出一抹狡黠神色。

節長鍾走上一步,道:「那在下就去準備軍馬,我們也還有一千多人在這裡,夠殺他個絕種了。」

卓健沖輕輕搖了搖頭。

「大將軍還有別的疑慮?」節長鍾問道。

卓健沖點頭道:「按理說祝婉玉應該就是受了不輕的傷,但哪個敢肯定她真的不能再跟我一較高下呢?要是她只受了輕傷,而我們殺上去,也占不了便宜,而且這個大仇要是扯破臉皮結下了,以後就撕殺不斷,沒有任何迴旋之地。」

節長鍾哈哈一笑,頗不以為然。!!! 他幾個朋友,頓時捧場的大笑。

雪諾神色冷如霜雪,緊抿著唇,一言不發,幾個起落後,七八個保鏢,橫七豎八躺了一地。

凌越站在葉星北和小樹苗前面,用他的小身子擋著葉星北和小樹苗。

看到雪諾把圍著他們的人打倒,他忽然朝計浩渺衝過去,一腳將疼的還站不穩的計浩渺踹翻在地。

計浩渺摔倒在地,還沒來得及起身,凌越就一屁股坐在他肚子上,小拳頭惡狠狠的朝他的嘴巴打去。

凌越不打別的地方,只衝著計浩渺的嘴招呼。

他雖然才八歲,但因為格外早熟,能聽懂很多大人才能聽懂的話了。

雖然還不能完全理解話中的意思,但他聽出來了,剛剛這個人,在侮辱小樹媽媽!

他嘴巴臟,心也臟,不但罵小樹媽媽,還想佔小樹媽媽便宜。

小樹媽媽對他好,是他的恩人,誰欺負小樹媽媽,就是他的仇人!

他才八歲,可臉上狠戾的神情,卻像個成年人。

他目光冰冷,嘴唇抿的緊緊的,神情兇狠,像一頭擇人而噬的狼崽子,攥的死緊的小拳頭,一拳又一拳,雨點一般落在計浩渺的嘴巴上,打的他吐出一顆又一顆牙齒。

京城大酒店,是京城最大的酒店,管理十分嚴格完善。

安保人員發現這邊發生事故,安保經理帶著大批訓練有素的手下,飛快到位。

十幾名穿著統一安保服裝的保安,手提電棍,將所有人圍在中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