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臉色臘黃的中年男子從一座密林里衝出,一臉激動,「哈哈,不錯不錯,沒想到才剛進這遺迹,便找到了兩件頂級法器,還有這麼多的丹藥靈石,到下一個地方,去看看都有些什麼珍貴的藥材,有沒有老子需要的!」

那臉色臘黃的中年男子從一座密林里衝出,一臉激動,「哈哈,不錯不錯,沒想到才剛進這遺迹,便找到了兩件頂級法器,還有這麼多的丹藥靈石,到下一個地方,去看看都有些什麼珍貴的藥材,有沒有老子需要的!」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邊說著,邊朝前方急馳而去。

與時同時,紅山郡諸人卻是一臉陰沉,個個神情肅穆,心頭沉重。

那曹姓中年人一臉萎靡,他施展了血遁之術,方才從杜風手中逃離,好不容易找到了金興等人,心中又驚又懼,對於杜風的恐懼,已是深入其心。

此刻,將事情經過告訴了金興等人後,便立即就地休息,全力恢復傷勢。

金興臉色鐵青,看了看身旁四人,沉聲道:「你們怎麼看?」

青陽宗錢姓男子緊皺眉頭,道:「這杜風進入遺迹內,倒是在預料之中,我現在擔心的是,他們進來了幾人,三個,還是四個?若是只有三個,杜風、昊老頭外加那姓雲的,倒也無需擔心。若是四個,原本以我們八個人的實力也是能夠打壓他們的,只是目前的話,……」

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其他人也都知道意思,以目前紅山郡六個人的實力,要對付武靈郡四人的話,將是很難的。

只是他們都沒想到,武靈郡這一次居然進了五個到這上古戰場遺迹內。這都是拜杜風所賜。

金興自然也是清楚錢姓男子的意思,因此他才一臉鐵青,同時內心對於曹姓中年人以及死去的陰極門高姓老者及黑痣中年人三人的擅自行動,亦是極為憤怒。

那赤炎門的藍袍老者開口道:「當務之急,還是先去尋找這遺迹內的寶物,後面還有的是時間,最後再看看武靈郡到底進來了幾個吧,能殺就殺,不能殺就算了!」

其餘諸人聞言,不由得點頭同意。

金興亦是臉色稍緩,冷冷道:「赤道友言之有理!還是先找寶物要緊!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武靈郡這幾人,遲早會碰上的!」

於是,六人便朝著前方某地全速飛行。

戰場遺迹內一座殘破的村落內,太一道宗十一名戰將境的強者驀然出現,為道的是一名高級戰將,劍眉星目,長得甚是儒雅,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只是這笑容中卻透露出一股難以察覺的冷意,似乎一切在他面前,都是微不足道。

此人正是太一道宗宗主之下第一人,冷青林。一身青色的長衫,謙和的舉止,一切顯得異常的有魅力。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在太一道宗內,這冷青林乃是威望極高之人,加之他修為深厚,乃是宗內跨入戰神境的最強呼聲之人,而那些女修們都想成為冷青林的雙修之伴。

只是,這冷青林對那些女修卻是一無興趣,而在最近幾年,他則一反常態,顯露出對伍微的興趣,可惜,不知為何,伍薇對他卻是非常冷淡。這也令他極門不快。

此刻,這冷青林環視周身十名同宗之修,冷冷道:「按照宗門的記載,這個村落內的東西,我們該拿也也差不多都拿了,可以到下一個目的地去了。」

一名長得稍矮小些的中級戰將點了點頭,道:「冷師兄說得對,經過這麼多次的搜刮,此地已經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了,我們還是趕緊到下一個地方吧,晚了,只怕會別人先得到。」

「拿了我太一道宗的東西,我也會讓他們給我吐出來的!」冷青林聲音一冷。

眾人均是心下一凜,齊齊點頭稱是!於是,一行十一人便朝著前方某地全速飛行,看那方向,與杜風等人、紅山郡諸人赫然一致。

。 她母親雖然出院,但住院的時候花了不少錢,而她唯一的辦法就是拚命的兼職,她已經是大四的學生,大四的課也不多,雖然她有過硬的專業知識,但奈何這個社會太現實了。

夏寸心推著推車走向後廚,現在正值中午,也正是服務員最忙的時候,她可沒有時間跟葉皓軒多聊,雖然她很想在次感謝一下葉皓軒。

「我點的那個什麼金瓜的在哪裡?」葉皓軒在桌子上張望著。

他剛才是揀的最便宜的點,雖然是這樣,這道金瓜也標著一千八百八十八的價格。

「在這裡……」忍著笑,李君臨將一盤包著黃色箔紙的菜推到葉皓軒的跟。

只見精美的餐具中,十餘個所謂的金瓜疊得極為精美,外邊包著金色的箔紙,乍一看真有些金光燦燦的樣子。

「尼媽……烤紅薯……」葉皓軒有種抓狂的衝動,他小時候家住在農村,每天秋天家裡的紅薯多得去餵豬,而在這種地方,一千入百八十八一盤。

葉皓軒咬牙切齒的發誓以後在也不來這種高檔的地方吃飯了,這吃的不是飯,這特媽的吃的是金子。

不過這裡大廚的手藝確實不錯,就算是一道普通的烤紅薯,也能弄得格外香甜。

夾一筷子熊掌滿口溢香,這是葉皓軒目前為止吃的規格最高的一餐飯了。

正在這時,餐廳里傳來了一陣騷動聲,葉皓軒左側一邊的人好象是起了點爭執。

葉皓軒回頭看時,只見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在拉扯著葉寸心,而且嘴裡笑道:「美女,給點面子,喝一杯吧。」

「放手……放手。」葉寸心極力反抗,但那男人肉乎乎的大手抓著她不放,另外一隻手中端著一杯白酒要往她嘴裡灌。

雖然在這裡來消費的都是有錢人,但也並不是所有的有錢人都是有素質的人,在這裡的女服務員經常被人騷擾這也是無可奈何的。

大多服務員只能忍氣吞聲,但夏寸心性格不是那種忍氣吞聲的人,她見胖子糾纏不休,順手抓過他手中的酒杯,然後一杯酒全部倒在胖子的脖子里。

「我操,你敢不給溫總面子,你知道溫總這身衣服值多少錢嗎?告訴你,你一年的工資都賠不起。」另外一邊穿得衣冠楚楚,長相猥瑣的男人大怒,拍案而起。

「經理呢,你們經理呢?」溫總對著一邊趕來的領班吼道。

「對不起,真對不起,這女孩是剛從學校出來的,什麼也不懂,溫總您別生氣,我代她向您道歉。」領班連忙鞠躬道歉道。

她一邊說還一邊示意夏寸心低下頭道個歉,免得這個胖子下不來台。

「這就是你們的服務?媽的老子來這裡消費是你們的消費者,賠杯酒都不行?」那溫總不悅的用一條毛巾擦著身上的水。

「寸心,馬上道歉。」領班瞪了夏寸心一眼。

「他騷擾我,我為什麼要道歉,要是我以前的脾氣,我敢讓你腦袋開花信不信。」葉寸心氣乎乎的說。

她說的到做的到,當初在那家西安小吃店就是證明,直接讓鄭大少腦袋開花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們的服務員就這樣的素質?」猥瑣男大怒道「馬上向溫總道歉,不然我讓你們這家店關門。」

「寸心……道歉。」領班急著,來這裡消費的人非富即富,不要說是葉寸心一個沒權沒勢的女孩,就算是她自己也得罪不起,如果事情鬧大了,對誰也沒有好處。

「王姐,我不道歉,誰讓他騷擾我了?」葉寸心倔強的說。

「媽的,裝什麼三貞五烈的?學生就清純了,告訴你,老子招招手,象你這樣清純的大學生爭著往老子床上爬。」胖胖的溫總大怒,啪的甩出一疊錢喝道:「老子今天就包下你了,不夠老子在加。」

「你……你混蛋。」夏寸心氣得混身發抖,她是一個保守的女孩,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

「怎麼?不夠,好,在加一萬,先讓老子摸摸……」溫總說著便向夏寸心胸口伸去。

「混蛋……」夏寸心猛的抓起一瓶沒有開啟的茅台,直接砸到了那溫總的腦袋上。

砰……

酒水混合著暗紅的血液從溫總的腦袋上流了下來,溫總一聲慘叫,直接被敲倒在地上。

「溫總……溫總……」猥瑣男嚇了一跳,連忙上前去。

「快……快叫救護車。」領班也大急,連忙用毛巾將那胖子的腦袋裹了起來。

「你特媽的……敢打老子。」胖子晃著發暈的腦袋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手按著傷口,一手指著領班喝道「馬上讓你們的經理滾出來。」

看事情已經出了自己的掌控範圍,領班無奈的看了夏寸心一眼,急急忙忙的去請經理去了。

過不多時,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看到這種情況,連忙道歉道:「對不起,溫總,是我們的服務員沒培訓好,讓您受驚了。」

「你道個歉就有用了?」猥瑣男大怒道「這個服務員呢,打了我們的溫總,不把他抓起來。」

「我們會處理好的,我馬上報警行了吧,馬上給溫總道歉」經理向夏寸心怒道。

「他可以騷擾我,可以出言不遜,我為什麼不能教訓他?」夏寸心依然不肯低頭。

「那是因為你命賤,別人命金貴。」經理冷冷的喝道「馬上道歉,不然的話馬上報警,你這個月的工資也拿不到。」

「你……」夏寸心大怒,她剛才氣怒之下才傷了這胖子,如果真的報警,不關個幾天是出不來的,如果真那樣,母親該怎麼辦?

「對不起……」她沒好氣的說了一聲。

「對不起就算了?」溫總冷笑道。

「溫總,不好意思,今天的費用我免單,畢竟這家餐廳的老闆跟您還有合作關係,您大人大量……」經理點頭哈腰的笑道。

猶豫了一下,溫總打算妥協,他跟這家店幕後的老闆確實有合作關係,而且這家餐廳的老闆身份他也知道,不一般。

「那好,我給你面子,不過,我身上的酒,要這娘們兒弄乾凈,用舔的。」溫總冷笑道。

「聽見沒有?溫總大人大量,快去弄乾凈,按照溫總的吩咐。」經理向夏寸心喝道。

「你……你休想。」夏寸心大怒,哪有她逼迫一個女孩子做這樣的事情?

「要麼你去,要麼我報警你滾蛋走人。」經理冷冷的喝道。

「要去你去,我雖然是窮人,雖然命賤,但也不象你那樣能賤到這種地步。」夏寸心將頭上的帽子往經理身上一甩道「老娘不在這裡做了還不行嗎?」

「站住,你傷了人,說走就走?」猥瑣男上前去攔住夏寸心獰笑道「去,幫溫總伺候好。」

「流氓……」夏寸心大怒,一耳光抽上去。

猥瑣男早有準備,向後一躲,閃了過去。

「聽到沒有,按溫總的話去做。」經理喝道。

「老娘說了,不在這裡做了,工資也不要了,你還想怎麼樣?」夏寸心怒道。

「那可由不得你,保安。」經理一聲大喝,幾個保安便跑了過來,把夏寸心攔下。

現在的餐廳已經亂做一團,原本吃飯的消費者有的不想惹事,結賬走人,有的則是留下來看熱鬧。

「我告訴你,今天你不作也得做,快去。」經理邊說邊拉著夏寸心向前推去。

可是他只覺得手腕處一陣鑽心的疼痛,他一聲慘叫,連忙鬆開了夏寸心。

同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如果你在敢動她一下,我保證你這隻手會骨折。」

葉皓軒走了過來,一把將幾名保安分開,把夏寸心護在身後。

「是你……」夏寸心眼前一亮,心頭湧上一股感激。

「你是誰?」經理怒道。

「我是她朋友,有你這樣做人的嗎?她在怎麼說也是你的員工,被人騷擾了你不去護著點,而且還逼她做喪盡尊嚴的事情?」葉皓軒冷冷的注視著那經理,有種胖揍他一頓的衝動。

「我們的事情,要你多事嗎?你又不是我們的老闆。」經理大怒,就要招呼保安把葉皓軒丟出去。

「有一百元錢嗎?」李君臨微笑著向葉皓軒問。

「李……李總……」經理大驚,瞬間冷汗把他的衣服浸濕了。

「有……」葉皓軒取出一百元錢,遞給李君臨。

李君臨將錢收起來笑道:「那好,我現在以一百元錢將這家店賣給你,你就是這家店的老闆了,這件事情你完全可以自己處理。」

「謝了。」葉皓軒微微一笑,原來這家高檔餐廳是李君臨名下的產業。

他向著經理一指道「馬上去賬務結算工資走人。」

「李……李總,」經理一驚,求救似的看著李君臨。

「這家店已經不是我李氏家族名下的產業了,葉才是你們的老闆。」李君臨淡淡的說。

「我不想在重複一次……」葉皓軒淡淡的說。

「好,我走。」經理一咬牙,轉身就走。

「通知財務,讓她們盤點,如果有人暗中作小動作私設小金庫,報警。」葉皓軒向領班吩咐道。 杜風等人所要去的那個山谷,離他們約有萬餘里的路程,一行人全速展開,一路上倒也平靜,沒遇上什麼古怪。

大約七個時辰之後,杜風等人前方出現一片連綿的群山,山峰高低起伏,樹木鬱鬱蔥蔥。

昊長老臉色一喜,道:「到了,前方就是了,我們快點過去!」

雲戰等人亦是臉上一喜,五人再次摧動法力,全速飛了過去。

片刻后,五人的身影落在一個山谷內,周圍到處是高大的樹木,遍地奇花異草,空氣中靈氣充足,散發著淡淡的清香,一切顯得很幽靜。

「這裡倒是修行居住的好地方!」杜風不由得感嘆道。其他人亦是有同感。

「這個山谷範圍極大,裡面分成好幾個小型的山谷,我們進去看看吧!」昊長老沉聲道。

五人迅速朝著前方走去,不久,一片開闊的平地呈現在眾人面前,在這平地中間,有一座極為古老的建築,全用谷內的石頭堆砌而成,範圍不大,只有寥寥的三四間房屋。

雲戰等人正準備過去時,昊長老手一攔,搖了搖頭,道:「不用去了,那幾個房間沒有任何東西,早就空空的了。我們還是先到一邊的谷內採摘藥材吧!」

雲戰這才停住欲邁出的腳步,與昊長老等人迅速朝著左側奔去。

左側百餘丈外,一個巨大的石門聳立著,上面寫著古老的文字,眾人依稀可以認得,那是「香滿園」三個字。

香滿園!這名字倒也有些奇怪,這裡明明是葯園!難道是說葯香滿園嗎?杜風等人看著上面的字,不禁有些奇怪。

不過,此刻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還是以採摘藥材為首,於是,五人立即進入。

這個香滿園裡面,一眼看去,約有兩三里方圓,分成十餘塊大不不同的葯圃,種植著各種藥材。

既有煉製戰士境丹藥用的炎靈果、水仙草等,也有煉製戰將境丹藥的追魂草、火龍草等、忘憂花、龍涎香等,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藥材,其年份都在百年以上。

昊長老等人臉色一喜,立即沖向葯圃,迅速採摘起地上的藥材。

杜風看了看這些藥材,也跟著採摘了一些較為珍貴的靈藥。

一個時辰之後,這香滿園裡的靈藥,只要是年份在百年以上的,基本上被昊長老等人採摘一空。

五人離開這香滿園,朝著下一個小山谷走去。

這個小谷地卻是沒有名字,昊長老等人正準備進去時,杜風臉色一沉,道:「且慢!裡面有人!」

昊長老等人大驚,收回邁出的腳步,立即神色戒備,展開靈識,可是,片刻后,昊長老卻眉頭一皺,疑惑道:「杜道友確認?」

「沒有啊!」雲戰亦是懷疑地看著杜風,其他二人雖然沒有說話,但神情卻是透露出同樣的意思。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