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擋在門前之人,赫然是宛若俏公子,一身黃袍的王尚!

那擋在門前之人,赫然是宛若俏公子,一身黃袍的王尚!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只見他看著雨愛蓮嚴陣以待的模樣,只是微微一笑,抱拳作揖道:「雨兄,許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雨愛蓮卻是輕哼一聲,不著邊際的往後退了一步,雙眼左右晃動,搜尋可能的埋伏。嘴上笑道:「這五年多來,我等交手多次。皆是我慘敗而歸。四處重傷,二十七處劍傷,九處內傷。數次命懸一線。。如此,何來無恙之說?」

聞言的王尚微微一愣,繼而莞爾一笑,忽然認真的說道:「我王尚修道二十幾年,只敬佩三人而已。師尊,我那傅陰川傅師妹,剩下的,便是雨道友了。」

「哼。」雨愛蓮卻是不屑的輕笑一聲:「能得大名鼎鼎的松洲練氣第一人敬佩,貧道真是受寵若驚啊。」

說到此處,雨愛蓮忽而一頓。似乎瞧見了什麼端倪。

用望氣法看去,只見眼前的王尚那原本從天靈噴出的靈光早已消失。反而虛懷若谷,融會貫通。這分明就是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練氣,達成築基的境界!

雨愛蓮雙眼一凝。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你費盡千辛萬苦找貧道的下落,不會就說這麼幾句話吧。。。如果你要殺我,貴門派的通文可是寫得一清二楚的。已然赦免了貧道的罪過。」

「哈,雨道友。你也是成年人了,莫不是以為你殺了本門眾多弟子,一紙通文就可以抵消嗎?」王尚嗤笑一聲,閑庭信步的雙手背在身上,如此說來。

但是雨愛蓮卻也陰笑起來,反唇相譏道:「的的確確無法抵消,所以堂堂幽篁谷,就派你一人來殺我嗎?」

「我一人,不夠嗎?」

「夠是夠了,只怕王道友所圖,並非如此吧。」雨愛蓮針鋒相對。王尚聞言,也皺起了眉頭。

「雨愛蓮,你什麼意思。」

「哈哈哈哈哈!」雨愛蓮忽然一陣譏笑。指著王尚笑道:「想接我來磨刀,讓你突破築基?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被人當面點破,王尚卻也不驚。只是爽朗一笑,回敬道:「你既然知曉了,為何不跑?我王尚可不信對你下了殺手,你還能無動於衷。不拚死反抗。」

「打不得,走還走不得嗎?我雨愛蓮要逃,你王尚縱有天大本事。不是築基,也阻不得我!」

可就在雨愛蓮這番話剛說罷。一聲怒笑忽然從屋外傳來!

「一個小輩,口氣卻不小!築基之下誰也留不住你?貧道也插一手!看你有幾分真才實學!」

話音一落,王尚立刻乖乖的退出門口,站在門側。卻見到一個模樣略顯猥瑣,一身棕黃色道袍,留著一小撮山羊鬍子的道士,氣勢洶洶的朝著雨愛蓮走來。

雨愛蓮臉上一沉,下意識的用望氣法看去。只見那氣息宛若蛟龍盤旋。舞動天地。

他只是一驚。這般氣勢,分明就是築基的前輩!

雖說是敵非友,但是應有的禮節還是在的。

只見雨愛蓮微微一愣,繼而皺起眉頭作揖行禮道:「晚輩雨愛蓮,見過前輩。不知前輩這是。。」

「哼!我是幽篁谷長老凌之福!小子,知道我是誰了吧!」這凌之福惡狠狠的盯著雨愛蓮,後者卻是略微思索。心更是沉入谷底。口氣,卻也變得不客氣起來。

「原來是那賤人的生父!前輩就是大名鼎鼎的那個在門派里生兒育女的高人了!今日一見,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啊!」

「小兔崽子,放肆!」自己寶貝的親生女兒,被一個看不起的小輩直呼賤人。他凌之福的脾氣哪裡能忍?立刻甩手就是三道符劍射向雨愛蓮!

後者只來得及運起法力,揮劍抵擋。但是一個築基前輩盛怒之下的含恨一擊,豈是如此簡單?雨愛蓮看著那三道符劍在劍身之上炸開,化作三朵火花。一股澎湃到讓人膽寒的巨力,就從劍身之上碾壓而來!

轟隆!只是一圈氣浪自雨愛蓮的劍身上散開。那法劍立刻往裡凹陷。猛然撞在雨愛蓮的胸膛!

「哇。。」只來得及張口噴出鮮血。便被那般巨力飛也似的帶起。轟隆一聲撞到了屋裡的一根頂樑柱。狼狽不堪的倒在了地上。

隨手一抹血跡,雨愛蓮轉頭看著一臉不屑的凌之福,掙扎著站了起來,卻慘笑道:「一個前輩要殺貧道。貧道自認絕無還手之力。只是你們要除去我,報同門之仇,也別做那般女兒態了!痛痛快快的動手吧。」

「哼!」凌之福不屑一笑。忽然對著旁邊的王尚說道:「師侄,你也別太心急。築基這事,急不得。要穩紮穩打。憑藉你的資質,以及如今的修為。不出兩年必成築基,何苦攤在這一個瘋子手上?」

「凌師伯教訓的是。」王尚恭敬的領命。前者只是點了點頭,看都不看屋裡的雨愛蓮,直接朝外走去,聲音卻是飄遠而來:「幽篁谷眾弟子何在?」

「在!」

話音剛落,三十幾個身穿棕黃色道袍的幽篁谷弟子紛紛閃現。瞬間就全部列在屋前。一個個殺氣逼人,仇恨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雨愛蓮。

雨愛蓮立刻一愣。他根本沒有感受到附近有那麼多人潛伏。必定是用了什麼高深的陣法掩蓋。

可是就在此刻,那凌之福一副得意的嘴臉,只是輕輕擺手道:「按照副掌門的指令辦事吧。」

「謹尊法旨!」 「年齡不過二十而已,就能媲美我此刻的力量,我可花了幾十萬年修鍊,才有今天的成就。

龍皇就算修鍊的速度比光速還快,也不可能達到這般恐怖的程度吧?」

不死天帝雖然震驚,但他畢竟是凌霄七天帝之首,霸絕天下,又仗著自己擁有不死之身,即便龍皇的戰力再逆天,也不可能將他打敗。

所以,他只是忌憚龍皇,卻並不怕龍皇。

想到這裡,他的心中戰意再度上涌。

不死之力如洪水一般從神魂之中湧出。

悉數灌注於拳頭之上,那拳影好像六月的驕陽,光芒大盛。

「難怪狂邪之主說我一個人對付不了龍皇,現在看來,果不其然。

如果換成是我面對不死天帝的這一拳,肯定會避其鋒芒,不敢硬碰。

而龍皇卻不退不避,以掌力硬撼,這龍皇的力量比我預想的要強大太多了!」

首席戰神站在人群當中看著天空的戰鬥。

此刻的他,也不得不承認,龍皇實在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不死天帝的力量瘋狂的催動,將這幾十萬年以來修鍊的所有力量完全爆發出來。

他一想到那個預言夢,內心就無比的忌憚,為了不使預言夢實現,今天他不會再有任何的保留。

一股天崩地裂的力量透過空間沖向前方。

竟是將龍皇的滅世掌影猛然向後一推了幾分。

眾人就看到那隻巨大的掌影好像承受不住這股衝擊力量,連同龍皇都下沉了數米。

「大家快看,龍皇快要抵擋不住不死天帝的攻擊了,他的身子下沉了,說明不死天帝已經佔了上風!」

人群里,那些追隨不死天帝的大佬們高聲呼喊。

其他人也興奮的露出了笑容。

之前可把他們緊張死了。

現在的局面,明顯逆轉了過來。

「龍皇,不管你的天賦有多強,也不管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夢境當中,你的命運,始終掌握在我的手裡!」

不死天帝嘴角的笑容非常猙獰,語氣也是殺機全現。

這神域最頂尖的對戰,如果誰能佔到先機,肯定有逆轉局面的能力。

而不死天帝也是戰鬥的天才。

一旦處在上風,就不會再有任何的留手,全力攻擊,讓林天佑這條鹹魚再難翻身!

不死之拳的巨大拳壓越壓越前,幾乎快要轟到龍皇的頭頂。

可眾人忽然發現,原來還在下沉的龍皇,現在忽然立於虛空,無論壓力有多大,他的身子也不再有任何的移動。

就好像是一座巨大的磐石,誰也撼動不了。

忽然,滿臉邪氣的龍皇笑了。

他笑的是那麼的帥氣,那麼的玩世不恭。

「不死天帝,這就是你最強的一拳嗎?」

他的話音很平穩,好像根本沒有受到半點壓迫。

下方本來很興奮的人群,此刻全是心中愕然。

在這樣恐怖的拳勁之下,龍皇居然還能保持呼吸平穩,更是沒有半點吃力的樣子,這也太詭異了。

是龍皇裝出來的樣子,還是原本不死天帝的這一拳對龍皇就不起效果?

如果只是裝樣子還好,就怕是對龍皇不起效果,那就太可怕了。

不死天帝似乎認為龍皇是在那裡裝樣子,他不相信憑自己的力量,龍皇還真能扛下來。

於是他傲然開口:

「不錯,這就是我最強的拳術,龍皇,感覺到害怕了吧?」

龍皇的滅世掌影已經完全轟散,在場的幽冥花一族儘是變色,這說明,龍皇的攻擊已經失效了。

不死天帝的臉上帶著瘋狂之色。

他慶幸自己提前消化了天道丹。

否則憑自己的力量絕對不是這滅世掌的對手。

現在他已經將力量百分之百的發揮出來。

只要再轟下去,那預言夢裡的主角龍皇,就會灰飛煙滅!

「幽冥姐姐,咱們得幫龍皇!」

靈狂緊張的說道。

「我們幫不了他。

而且他也不需要我們幫!」

幽冥宮主目光一直停在林天佑的身上,不曾有半點移動。

憑她的力量,貿然上去幫忙,只會成為龍皇的累贅。

這樣級別的戰鬥,早已經不是她以及靈狂這種高手能夠隨意參與的戰鬥。

「敗了,龍皇要敗了!」

「哈哈,一個跳樑小丑而已,他敗了,我請大家免費在我開的酒樓里吃一個月!」

「不死天帝處刑龍皇,這是神域最大的喜事。

我要喝他三天三夜,不醉不歸!」

所有人都開始提前慶賀起來。

連那些背叛者們也露出了如釋重負的微笑。

可就在此時,林天佑忽然冷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不死天帝的最強一拳有多麼厲害呢。

原來也不過如此,即便達到准真神級的威力,在本少看來也跟柳絮拍在身上一樣,完全沒有感覺!」

他此言一出,全場震驚!

不死天帝也是眉頭皺起,沉聲說道:

「你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

龍皇星眸如光,一道火焰突然憑空出現,而後凝化成了一柄寶劍的模樣。

「區區不死天帝,本少根本不放在眼裡,今天,本少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少最強的劍法!」

林天佑傲氣衝天,只見他單手一揮,那隻寶劍已經被他握在手裡。

藤!!

接觸到劍柄的瞬間,火焰暴漲,一股難以言喻的絕強劍意,頃刻之間就席捲了整個萬仙池。

好像有真神從九天之外降臨,令人有一種想下跪參拜的衝動。

黑火劍芒被那股無形的劍意事,陡然暴漲,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劍氣,將空氣都一分為二。

「龍皇劍訣,九天神劍!」

林天佑暴喝出聲,那劍氣開始嗡鳴,手臂一甩,劍氣順勢斬了出去。

真如從九天之上落下來的劍氣一般,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以無匹的勢頭,將不死天帝那最強的不死之拳直接斬裂!

不死天帝臉上的從容與自信早已經消失不見,剩下的全是難以掩飾的震恐!

唰啦!

拳影一分為二,直接化作了風暴,朝著四周散去。

但那道劍氣,缺沒有半分抵消,在斬掉了拳影之後,繼續帶著狂風,朝著不死天帝的身軀斬來。

速度之快,好似閃電!

喜歡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請大家收藏:()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說時遲那時快,此刻離得雨愛蓮最近的王尚忽然動了!一道沒有任何捏印決的螺紋天吸,就打向了雨愛蓮!

但雨愛蓮也非泛泛之輩。早已暗中提防那王尚。見到王尚二話不說立刻出手。雨愛蓮立刻以凡俗功夫,翻打著跟頭一躍而起,跳出窗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