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短途跨躍消耗的時間,聖尊還是負擔得起的。

進行短途跨躍消耗的時間,聖尊還是負擔得起的。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就比如現在,這些鴻蒙蠻獸王還沒有反應過來,這些道種念頭,便已經飛到他們身上,而且直接當它們的肉身防禦不存在一樣,彷彿一個幻影般「滲透」進入了其肉身

下一刻,一股致命的力量,在這些鴻蒙蠻獸王體內爆發開來。

近乎無窮無盡的造化,瞬間爆炸,將所有鴻蒙蠻獸王的肉身,徹底抹殺

隨後,無數不可捉摸、虛無縹緲的東西,從鴻蒙蠻獸王的肉身殘渣之中飛起,在空中重新凝結成為一枚枚亮晶晶的念頭,不過,得出來,這些念頭已經黯淡了些,顯然消耗了不少力量。

念頭成形同一刻,便已經在原地消失,被鄭拓消耗力量動用念頭瞬間抵達的能力,回到了鄭拓識海之中。

不過一下子,起碼有將近上萬鴻蒙蠻獸王,就此斃命

只有極少數鴻蒙蠻獸王,才僥倖逃得性命。

一屍間,所有倖存的鴻蒙蠻獸王一個個都是噤若寒蟬,居然在自己的老巢之中瑟瑟發抖,再也不敢有任何動作

聖尊力量果然不凡,不過一擊,就基上解除了鴻蒙蠻獸王的威脅。

其實也是這些鴻蒙蠻獸王僅僅只有初步智慧所致。

因為他們有智慧,所以並不會像普通的鴻蒙蠻獸那樣,無論遭受多麼嚴重的打擊,都不會有任何影響,遠都是那樣狂暴兇悍,絕不退縮。

如果他們擁有完整獨立智慧,也能夠對敵人進行分析,並不會因為嚴重受創而失去鬥志。

畢竟鄭拓的手段,不過是出其不意,如果對方有了準備,結果不會是這個樣子的。

恰恰正因為鴻蒙蠻獸王僅僅只擁有初步智慧,於是,這些鴻蒙蠻獸王到那麼多同伴,甚至是大多數同伴,瞬間被擊殺,那種震撼當然是無與倫比的。

而且他們也不會明白,這是鄭拓出其不意,只會認為鄭拓已經強大到了可以瞬間將它們大部分殺死的程度。

於是,難免的就有了害怕畏懼的想法。

鴻蒙蠻獸王也是獸類,普通的野獸面對百獸之王,哪怕對方身只是個空架子,只要氣息貨真價實,照樣會被嚇得屁滾尿流。

這些鴻蒙蠻獸王也不例外。

一舉成功之後,鄭拓也是欣喜。

剛剛他的確成功得很僥倖。

雖然以聖尊的力量,滅殺鴻蒙蠻獸王並非難事,哪怕這麼多鴻蒙蠻獸王,也可以擊殺。

但可以擊殺和瞬間擊殺,那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關鍵時現在在對方的主場,對方的命力也就頑強了許多倍,不是那麼秒殺的。

身為聖尊要做到肯定沒有問題,但那樣的消耗卻是會大到讓鄭拓肉疼的。

到底,他還是積累不夠。可經不起這樣的龐大消耗。

但是剛剛那一下,不過消耗了幾百枚道種念頭的部分力量,要想溫養回來,是並不難的。

因為他剛剛修為進階不,每一次修為進階,都會產大道賦予的獎勵,就是那個大道賜福(比起發明創造、推廣保護知識方面而獲得的大道賜福,要少些不過也不錯了),這個獎勵之中,就包括瞬間補充道種念頭消耗力量,不浪費溫養時間的一次機會。

有了這個機會,他就可以放心消耗道種念頭了。

當然,也不能夠肆無忌憚。

這個放心消耗,也是相對而言。

畢竟大宇宙之中危險多的很,自己下一次修為進階,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這寶貴的一次機會,可不能夠隨便浪費掉。

但不管怎麼,各種手段用起來,要寬裕得多。

起來這些鴻蒙蠻獸王也倒霉。

天下間只有聖尊的念頭,可以瞬間虛實轉化,防不勝防。

要是普通的念頭,還可以擋一下,道種念頭,那根無從阻擋,直接就滲透進入你的肉身。

關鍵是,道種念頭可以化為擁有晉陞成為道場潛力的世界,這樣的一個世界,造化之濃,也就是僅次於真正的世界(成為道場之後,反而造化會被消耗許多,還不如道種念頭所化世界)。

如果這麼濃的造化,一點點的滲透開來,便可以將鴻蒙蠻獸王的肉身進行凈化,將所有毀滅性力量根除,然後得到的,就是一具鴻蒙蠻獸王模樣的上材料。

至於鴻蒙蠻獸王的意識,在凈化的同時也會被消滅掉。它們可不存在魂魄,肉身意識被清除,就徹底死亡了。

而凈化之後形成的材料可以和毀滅性力量共存,哪怕將之凈化,這個特性也不會消失,用處可是多多。

實際上,這也是大宇宙文明進行開拓的那些人的一種福利。

這樣一具凈化之後鴻蒙蠻獸王肉身,在大宇宙文明之中,可是價值不菲的。

如果有時間,鄭拓還真的想這樣做。

他的積累太少,別現在有八點五兆造化之精,也就是八點五造化晶核,在一般的聖尊眼中,那也是個窮鬼。因為正常聖尊的造化晶核,也是要用億萬來計算的。

聖尊之中造化之精起來稀少,是因為他們必須將大多數造化之精保留下來,作為固定資產,不能亂用。

畢竟對於聖尊來,造化之精也就是自己的力量,可不僅僅只有貨幣的用途。

更何況關鍵在其他的很多方面,都是非常消耗時間的。雖然可以通過燃燒造化之精的方式來加速,但那個消耗,就非常海量了,完全是一個天文數字。區區幾兆,完全不夠用。但鄭拓要想短時間內擁有足夠積累,進行加速那是必然的事情。

再加上還要保留不少固定資產,這造化之精就更缺了。

而這樣一具凈化后鴻蒙蠻獸王的肉身,也能賣個至少一枚多造化晶核,多的還能夠達到兩三枚造化晶核。至少也相當於現在鄭拓身家的八分之一。

剛剛鄭拓攻擊的,可是上萬鴻蒙蠻獸王

這麼多鴻蒙蠻獸王的肉身如果都拿回去進行拍賣,那可是一筆巨額財富。

偏偏鄭拓並沒有這樣的時間。

他必須趕時間。

那就沒有什麼功夫慢慢的凈化這些鴻蒙蠻獸王了,也就只能讓那些道種念頭所化世界的造化瞬間爆發。

造化慢慢的滲透,可以凈化鴻蒙蠻獸王肉身,如果瞬間爆發,對擁有完全和造化相衝突的毀滅力量的鴻蒙蠻獸王來,那不但是毒性最大的毒藥,同時也就是最烈性、最可怕的炸彈,而且屬於核彈級別,一下子就能讓它們徹底抹殺,直接轟殺至渣,這些渣滓基上就沒有利用價值了,很快就會在虛空風暴之中徹底被消滅掉。

這麼一下子,其實鄭拓也是很捨不得的。

奈何形勢使然,不得不然耳。

出手解決了鴻蒙蠻獸王的威脅之後,鄭拓就有時間,來幫助大家更快的突進到祖瑪所在了。

而他們的時間,卻也已經不多了。。.。

更多到,地址$淫蕩小說/class12/1.html 神族眾人毫不例外的被扔在山下,場面一度尷尬。

但是沒人提再殺回去的茬。

初箏留給他們的印象,過於深刻。

眾人迅速離開。

等回到他們較為熟悉的地方,有人才重重的鬆口氣。

「初箏到底怎麼回事?」

有人皺眉問。

「我也想知道,她怎麼就跟變一個人似的。」

「在封印之地的時候,她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不是黑狐迷惑了她?」

「也不是沒這個可能,畢竟那可是上古凶獸,他存在的時候,咱們都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對啊……」

「夕蘭仙子呢?」突然有人環顧四周。

眾人找一圈,都沒看見夕蘭。

一個神族說:「剛才和青霄仙君在一塊,在我們後面,怎麼突然不見了。」

眾人確定夕蘭和青霄都沒有跟著回來。

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那兩個鬼侍和初箏最後說黑狐封印被破,也和她有關係。

就算最後初箏說的,是為挑撥他們。

但是鬼侍呢?

夕蘭怎麼和和鬼侍扯上關係。

「青霄仙君!?」

青霄出現在眾人面前。

他們還沒問夕蘭在哪裡去了,青霄先出聲:「夕蘭呢?」

「她不是和你在一塊?」

青霄:「沒有……我讓人帶她先回來,我去幫她取點東西。」

他本來不放心,可是夕蘭堅持,他只能聽她的。

「她不在嗎?」

青霄頓時焦急起來。

所有人都是搖頭。

夕蘭沒有跟他們回來。

他們一直以為青霄帶著她,當時只想趕緊離開那個地方,自然沒有過多關注。

某神族擰眉問:「青霄仙君讓誰帶他回來?」

青霄眉宇間皆是緊張之色:「金義仙君。你們沒有看見嗎?」

所有人看向後方的一個人。

金義仙君茫然:「沒……沒有啊,我在最前面,沒有見過夕蘭。」

「……」

青霄:「夕蘭會不會出事了?

青霄轉身就要走,被人拉住:「青霄仙君,你冷靜點,夕蘭仙子的事……」

青霄斬釘截鐵:「我相信她!肯定是初箏陷害她!」

拉著青霄的那個神族皺眉:「青霄仙君你冷靜點,夕蘭仙子的事,我們得弄清楚。」

「對!」

「那兩個鬼侍,夕蘭仙子哪裡來的?她是不是和魔族有關係!」

「她現在不見了!!」青霄情緒激動:「說不定是出什麼意外了,我要去找她!你們都放開我,別攔著……」

青霄不顧大家的阻攔,掙開他們,返回去找夕蘭。

神族的人面面相覷。

「青霄仙君怎麼……」

「哎。」



初箏發現自己不用修鍊,實力也在增長。

情況和原主當初一樣。

只是初箏感覺增長得比較緩慢。

原主記憶中,她是增長得比較快的。

當然初箏也不在意這個。

她現在比較關心的是小狐狸。

「把你狗尾巴露出來。」初箏一臉嚴肅的蹲在小狐狸跟前。

小狐狸瞬間跳起:「本尊是黑狐!黑狐知道不?!你才狗尾巴呢!!」

「嗯。」初箏表示知道了:「狗尾巴給我摸摸。」

小狐狸氣得胸脯直起伏,半晌憋出一聲:「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雪淵抖抖耳朵,跳到高處,抱著仙靈葉,不願意搭理初箏。

初箏起身,有點發愁的仰頭看著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