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唐清茹看著她帶一個陌生男孩回來,估計短短時間,會將這個小男孩的祖宗十八代都給查一遍。

要是唐清茹看著她帶一個陌生男孩回來,估計短短時間,會將這個小男孩的祖宗十八代都給查一遍。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她這個親媽的心,可真大。難怪,遭遇的事情不算怎麼好,還活的挺開心的。

(本章完) 這句話說完,下一刻,凌稀那甜美的笑容頓時凝固在了臉上。

她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一個男人對她說『不感興趣』這樣的話。

在凌城,她被眾人評為凌城第一大美女。

無數世家公子哥為了她,不惜動武鬥毆。

只為能夠多跟她說上一句話。

哪怕是龍鱗城的展信,在見到她時,都放棄了自己的任務,一路糾纏。

足見她的魅力有多麼的巨大。

可為什麼這個少年卻無視她的美麗呢?

如果換成別的男人這樣對她說話,她或許會惱羞成怒。

但眼前的少年是魔雲府的客卿。

所以,她沒有去生氣,反而對林天佑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這究竟是怎樣一個少年,年紀不大,應該正處於對美色毫無抵抗的年齡。

但卻能對她這樣的美女不屑一顧。

這說明其定力過人。

如今這個世界,能有如此定力的少年,已經不多見了。

事實上,如果她知道林天佑的女朋友梓鴛是個比她還要美麗百倍的傾城美女,就不會再這麼想了。

林天佑的女朋友已經是絕世美人,所以,其他的女人再漂亮,都入不了他的眼眼。

沒有去管這個一直用眼睛盯著自己的女人。

林天佑來到明叔的身邊,問道:

「卧龍扇呢?現在拿給我吧。」

「好的,請稍等!」

明叔回了一聲,立刻跑到遠處的灌木叢中。

悉悉索索找尋一陣,很快,他帶著一個抱著盒子、滿臉都是泥土的家丁出來。

「快把盒子交給林少!」

明叔對那家丁說道。

「是!」

家丁將盒子上的泥土拍乾淨,小心翼翼的送到林天佑的面前。

「你們倒是挺聰明,知道用這個方法藏扇子。」

林天佑立刻明白了,這是他們為了防止被人搶劫所做出來的舉動。

當下便開口誇了一聲。

「嘿嘿,這都是我們家主吩咐的。

他說卧龍扇一定要送到您的手中,如果有失,那我們就不用再回明家當差了。」

明叔笑著道。

「嗯。」

林天佑將盒子打開。

映入眼帘的是一把造型極其漂亮的羽扇。

羽扇上面,隱隱透著一抹奇特的魂力波動。

林天佑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這是個不亞於倚天劍的寶物。

「上次我從倚天劍里收到了曹操。

這回從這把羽扇之中,應該也能收到諸葛亮了吧?」

林天佑輕聲呢喃一句。

便將羽扇拿在手中,運轉魂力去感知裡面的神魂。

凌稀一直沒有離開,她看到林天佑手中的卧龍扇后,眼睛里泛出一抹貪婪。

她站的這麼遠,都能感受到裡面的魂力氣息。

可見寶扇的等級非常高。

「這把卧龍扇本來應該是我的才對,可惜展信太沒用了。

而這個少年鬼王也太不懂得憐香惜玉。

要是肯把這個扇子送給我當禮物,哪怕讓我做他臨時的女朋友,我也願意。」

凌稀所謂的『臨時』女朋友,是指在她沒有遇到更好的男朋友時,會一直當林天佑的女朋友。

當然了,她也只能在心裡想想。

因為林天佑壓根就沒有將她放在眼裡。

林天佑感知了一分鐘,並沒有跟裡面的神魂建立起神識上的連接。

他看了一眼四周,指著凌稀道:

「女人,離我遠點,別在這裡礙事!」

凌稀呼吸一滯,臉色無比的難看。

她感覺很是委屈,被林天佑無視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光明正大的趕她離開。

「這位小姐,林少讓你離開,還請你不要再打擾林少欣賞卧龍扇了。」

明叔非常懂事,立刻帶著幾個家丁來到凌稀的面前,催促她離開。

「哼,走就走,本小姐還不稀罕待在這裡呢!」

幾個家丁也敢這樣對她說話,實在可恨。

如果不是看在林天佑的面子上,她早就一掌一個,將他們全部拍死。

當下,她冷哼一聲,氣呼呼的離開了。

「林少,人已經離開了。」

待凌稀離開,明叔邀功似的來到林天佑面前,笑著說道。

「好,你們也早點回去吧,記得把天子銀行卡給我辦好,到時候本少不會虧待你的。」

林天佑隨口說道。

「是,我回去第一時間就幫您把銀行卡辦好。」

明叔知道林天佑肯定是要在這裡做什麼,不想讓別人看到。

所以他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帶著眾家丁離開。

「明洛的家丁還真是聽話,可惜實力差了點,不然收下來當自己的小弟,應該會非常舒服。」

林天佑望著已經走遠的明家僕人,若有所思的想道。

啪嗒!

下一刻,林天佑不再去關注其他的小事,他打了個響指,道:

「趙雲、張飛,你們現身吧!」

「是,主公!」

兩道響亮的聲音一齊發出。

趙雲跟張飛並肩站立,對著林天佑拱手。

「卧龍扇已經到手,但我卻感知不到裡面的神魂。

你們幫我研究一下,到底要如何把諸葛亮叫出來。」

林天佑對二人說道。

「好的,這件事情交給我們處理就行。」

趙雲和張雲一臉的興奮。

他們在林天佑得到卧龍扇的時候,就想從英靈空間出來。

因為他們已經好久沒有見過諸葛亮了。

當年在一起打江山的情景,讓他們歷歷在目。

「當年多虧了諸葛丞相,不是他的話,我劉備哥哥早就被人打敗了。」

張飛發出一聲感慨。

當年如果不是他大哥劉備三顧茅廬,請到諸葛亮出山。

那後面就可能不會再出現蜀漢這個國家了,或許連三國的格局都要發生改變。

他覺得,要是林天佑能得到諸葛亮的效忠,那在冥界闖蕩,應該會遊刃有餘。

「哼,諸葛亮算什麼?不過是一介村夫而已。

主公,真正的天才謀士應該是我的郭嘉才對。

他才是真正的世之奇士!」

曹操在英靈空間一直留意在外面的動靜,聽到張飛的感嘆之後,頓時不爽了。

當年郭嘉要不是英年早逝,曹操認為自己早就提前好幾年把三國紛爭給終結掉了。

可惜上天見郭嘉太妖孽,不容許他存在於世。

這才成就了諸葛亮的神話。

當然了,這後面的話,他並沒有說出來。

畢竟現在主公林天佑一心期待著諸葛亮的出現。

要是說的讓林天佑不高興,那倒霉的還是他自己。

(本章完) 望著那遠去的齊燁,齊三平半天才緩過神來,沖著王思有些驚訝的問道,「我沒聽錯吧,燁兒是說他明天會去上學嗎?」

齊三平被兒子的話嚇了一跳,齊菲兩姐妹更是被嚇的不輕,在齊燁嗓子廢掉之時,齊三平對她們的態度雖然仍沒有改觀,但她們從來也沒真正的感覺到威脅,直到現在,也許三年前的事情將要重演了。

「爸爸,小弟他…」

齊菲緊了緊手掌,惶恐的問道,齊燁重新開始唱歌,那代表著什麼,她自然清楚,只要齊燁能堅持下去,最後即便是為音樂獻身,都是會成為齊家財產的唯一繼承者,如若,齊燁選擇的是別的行業,那最後得到繼承權的將是她們三姐妹,而齊燁不僅得不到父親的認可,還要被逐出家門。

「是吧!」望著齊燁離開的方向,王思有些愧疚的回答道。

她本來就是普通家庭出生,來到齊家可以說是不幸中的萬幸,她最希望的就是兒子可以快樂的度過童年,至於繼不繼承他們的夢想,那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可惜,她嫁入豪門本身就是一個錯誤,再加上嫁的還是一個對音樂的狂熱愛好者,在這種事情上她根本就是沒有說話的權利,對此也只能無奈的應答,沒有一點挽回的餘地。

「這混小子,出去一趟似乎是長大了,也成熟了,知道心疼人了。」雖然口中像是在誇獎齊燁,不過,齊三平在心中也是自嘲的笑了起來,他知道,齊燁選擇音樂的後果是什麼,但他也別無選擇,這是身為他兒子必須要面對的事情。

拋開對音樂的執念,他還要證明,他齊三平在教育子嗣方面,一定會比齊遠的兒子要強,不會為了一己私yu就離家出走。

齊遠,正是齊菲口中的爺爺,齊三平的父親。

伸出手,悄悄的擦了擦有些濕濕的眼眶,齊三平笑嘻嘻的說道,「小思,去給我拿盒煙,我要抽。」

「你不說唱歌的都不能抽煙,要保護嗓子嗎?」悲傷之餘,王思有些疑惑的問道,嫁入齊家十多年來,他還從來沒見過齊三平抽過一支煙呢,可現在,就因為兒子按照他的路線再走,就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今天高興,自然要抽根煙慶祝一下了。」齊三平笑著道。

「你平時又不抽,家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王思道。

「沒有就去買一盒唄。」雖然齊三平臉上滿是笑容,但他知道,煙抽的多了能讓人麻木。也許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好過一點吧!

「要煙沒有,想抽自己買去。」王思站起身來,沒好氣的道,說著,便是離開了餐桌,回房間去了。

「這母子倆。」口中嘀咕了一聲,齊三平扭了下身子,沖著外面大喊道,「小李啊,去幫叔叔買合煙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