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呵呵笑道:「我也是心血來潮啊,想看看現在普通人對異能者接受程度,好了現在要去哪裡隨便你說。」

葉楓呵呵笑道:「我也是心血來潮啊,想看看現在普通人對異能者接受程度,好了現在要去哪裡隨便你說。」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月如立即高興的拉著葉楓沖向一家服裝店,她大小姐的天性開始發揮出來了,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他還沒有逛過街,以前以他林家大小姐的身份整個餘杭鎮哪家服裝店沒逛過。

兩人進入的這家服裝店是這條街最好的,以他大小姐的眼光怎麼會選差的,一進去就有四個禮儀小姐接待,而且一個個都是長相都算上等。看著陣勢比月如那邊餘杭鎮最好的服裝店還要高上一個層次,她就對葉楓說道:「葉大哥,你帶多少錢了,別到時被趕出來啊。」

葉楓意氣風發的笑道:「這個不用你擔心,我的錢就算是你林家大小姐也花不完的。」

林月如立即歡聲笑道:「那就好,害怕你沒錢呢,到時花多了別心疼哦。」

葉楓點頭道:「呵呵,難道這些俗世之物我還會放眼中嗎,就算你厲害全部花光我都不帶皺眉的。」

林月如滿意的點頭道:「那好,這位小姐,把那三件給我包起來。」

一個叫陳靜茹的導購小姐立即笑道:「好的,小姐這三款是今年新出限量款式,每一件都要30萬。」

林月如對這裡的金錢沒什麼概念,30萬她也不知道算多不多,隨意的點頭,之後她看中一件直接讓旁邊的四個小姐去拿每一種的大小型號。葉楓驚訝道:「我說月如,你每必要重複買那麼多吧?」

林月如說道:「這個你就不知道了,你的弟子和門派里的都還穿著古裝呢,我不替她們也買去怎麼行,誰叫你這個做掌門的都不考慮這點。」

葉楓一拍頭叫道:「呀,這點到是沒注意呢,既然如此月如你多買些,只要看中不錯的不管大小全包了。」

林月如哼了聲笑道:「那還用你說,你就等著付賬就行了,這家全都是女裝店的,等會也要去下男裝店。」接著月如在這家足足三層樓的店鋪逛起來,凡是看中的全被她要求全買下,這下把這裡的所有服務員都吸引過來,就連這裡坐在辦公室打盹的店主也被員工叫醒過來。

看著收銀台堆的像座小山一樣的衣服,這個店主看的臉直抽,從來沒有人買東西像這樣的,看中樣式不管大小全要。等月如逛完這三層,這裡70%的衣服都被買走。兩人走到收銀台面前,看著這都快頂到二樓的衣服堆,葉楓苦笑道:「我以前從來沒想過有天我會這樣買衣服,呵呵。」

這時收銀員看著電腦上的一串數字直冒冷汗說道:「你好!總共17億。」

葉楓看都不看這價格,拿出一張卡給她,這張可是當初啟組織的活動資金,現在組織全交給國家了,這錢國家也不可能向他要,將這樣的組織交給國家,政府還想送錢給他呢,這上面可是一個超強軍事組織的資金,足足有幾千萬億,現在葉楓對這錢也沒什麼感覺了。

付完帳后,這時店主微笑著說道:「兩位客人,這次你們買的貨數量非常多,不過我們會專門派人幫你送到指定的地點。」

林月如微笑道:「不用了,我們自己拿吧。」說著手按在這堆衣服上,只見白光一閃,這些衣服全都被收進她的空間手鐲內。

店主微微驚訝后立即微笑道:「想不到客人還是異能者,真是失敬,兩位能光臨本店真實倍感榮幸。」

葉楓苦笑搖頭,就和月如繼續狂掃這條街的服裝店,他們只挑高等服裝,只要月如看中的全都買下,就連一些小女孩穿的都沒放過,這舉動自然喜迎了整條街的店主的目光,一個個都在門口等待他們光臨自己的店鋪。不過他們的舉動也吸引了幾個特殊人的目光,這幾人互相看下后都微笑的跟著。

當兩人進入一家店,這裡的店主親自迎接陪同,同時有四個人也跟著進來,最後這個在進來后隨手將門關上。這舉動立即被這裡的營業員看到立即過來說道:「這位先生,現在是本店營業時間,請不要關上門好嗎。」

這個隨手關門的人桀桀怪笑一聲,在這個營業員一靠近,他立即一把捏住她的脖子,單手提起來說道:「現在這裡被老子徵用了,不想死的話就給我站旁邊看著,要是做一些多餘的事,那就別怪我們了。」說著手一甩,這個營業員直接被扔飛出去撞倒幾個貨架。

這一來自然引起了這裡所有人的注意,這裡的店主立即向葉楓說聲抱歉後過來說道:「出了什麼事,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剛才他一直陪著葉楓兩人,門口的事沒看到,聽到響聲后才過來看。

這時那個關門的人再次上來說道:「看來今天不見見血是不行了,連這些廢人都敢對老子大呼小叫的。」說著只+激情小說/class12/1.html見這人瞬間衝出來,一拳打在店主的肚子,店主這個普通人如何受得了這樣的重擊,人如炮彈一樣被震飛,撞在牆上流下大片的血跡,而店主本人在撞到牆壁時就昏過去了,現在他內臟被這一拳打的破裂,如果不急時治療那絕對活不過一小時。

此時店裡的人都已經慌亂的擠在一角,這個人微笑的看下所有人反應,才滿意的點頭。接著四人走向葉楓兩人身邊,將他們包圍起來。

月如本來大小姐,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現在成了葉楓的妻子才有所收斂,不過此時竟敢有人來找她麻煩,她自然不會手軟,剛要出手,就被葉楓拉住小聲說道:「不用我們動手,你已經練成元神,應該能發現吧。」

月如元神一掃笑道:「原來管事的人來了,想不到效率不錯嘛。」

此時這四人看葉楓兩人被自己四人圍住竟然沒一絲驚慌,雖然他們都知道這個女的肯定是異能者,不過他們四兄弟實力在這一片算是排的上號的,加上葉楓兩人面生,就打算幹上一票,這次葉楓表現的如此有錢,如何不讓他們眼紅,加上月如的漂亮,他們自然要動手。

一個領頭的戲謔道:「小子將你的所有錢財交出來,同時將你的馬子也讓哥幾個享用下,不然今天你就留在這吧。」

葉楓哼了聲指指外面說道:「你們的對手來了,先解決那些人在來找我們吧。」剛說完,只見十幾個異能者出現,這些人都各自用奇特的能力進入,將這四人包圍住。

金行一這個龍組地級小隊的隊長,他看著這四人皺眉道:「胡燕你們四個已經多次作案,今天你休想跑的掉。」

胡燕吐了口痰罵道:「哼,金行一你這黃毛小子也想抓我,就算你們人多也沒用,我們兄弟四人殺死的龍組成員可不止一兩個,今天多你門幾個也不多。老三、老四你們看著這兩個肥仔,這幾個我一人足夠了。」

說著身體飄出了一些死氣,手臂上出現三個拳頭大冤死的人臉飛旋著,還不同的痛苦嚎叫著。金行一幾人看著這氣勢都滿頭大汗,這四人老大可是地級頂峰的實力,其他三人都是地級初期,而他們這邊雖然有13人,但是就他是地級中期,其他全都是s級的,這樣一來要打過那是不可能,只能等總部派出強者過來,自己竟量拖延時間。 樂渝州真誠的看向顧君逐:「少爺,請您看看我的黑眼圈,您再說好不好的問題。」

「有黑眼圈了?」顧君逐認真看他幾眼,也同樣真誠的給了他一個建議:「這麼年輕就長黑眼圈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影響找對象,你趕緊去找岳崖兒,讓她給你調理調理!」

顧五爺走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渝州啊,你可要保重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別忘了,你可是和我簽了五十年合約呢,要是早早地就把身體累壞了,不能替我賣命……哦,不對,不是賣命,是工作,如果你早早把身體累壞了,不能替我工作了,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樂渝州:「……」

他覺得賀鏡醒看到這裡,大概已經後悔剛剛的承諾了。

顧氏集團這艘賊船,還是不要上的好!

他很無奈,「少爺,我沒和您開玩笑,我說認真的呢!您真該回公司上班了,您不在公司的這段時間,咱們公司一直沒上新項目,以咱們的實力,一個月還扛得住,但時間長了,肯定會損失更多的錢,少爺,您現在可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了,三個兒子等著您養,難道您就沒點危機感嗎?要把孩子養的金貴,首先就要有錢吧?難道您真的不考慮回公司工作,多為三位小少爺賺點錢嗎?」

顧五爺摸下巴,沉思狀,「好像也是這麼個道理……」

樂渝州繼續忽悠……不對,是繼續給他們主子做思想工作,「少爺,相信我,絕對是這個道理!不是您說的嗎?商場就如逆水行舟,不進就是退!咱們公司一直不上新項目,吃老本,說不定哪天就被別人給超越了,少爺,您看,您和少夫人還年輕,少夫人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歲,這麼年輕,以後你們肯定還要生第三胎吧?再生第三胎,也許您和少夫人會生一對小公主,小少爺還能窮養,可小公主一定要富養!少爺您想想,要是想把女兒養的像是真正的公主一樣金貴,那得多少錢?您不趕緊回公司工作行嗎?」

「不行!」顧五爺嚴肅說:「行了,你別說了,等江江和謝謝的滿月宴過完,我就回公司工作,你說得對,一定得努力賺錢,不能委屈了我女兒!」

一直在旁邊聽著兩人交談,沒有做聲的葉星北:「……」

完了。

他們家顧五爺傻了。

英明神武狡黠如狐的顧五爺今天被他自己的副總給忽悠住了!

人家說,一孕傻三年,怎麼他們家顧五爺沒懷孕也和她一樣犯傻呢?

不是二十多天之前才說過,不生第三胎了,哪來的什麼小公主?得到了顧五爺的承諾,樂渝州心滿意足了。

他微笑著看向葉星北:「少夫人、少爺,你們忙,我帶著小醒去找岳醫生了。」

葉星北微笑點頭。

樂渝州帶著賀鏡醒離開。

葉星北走到顧君逐身邊,挽住顧君逐的手臂,「你不是說,不讓我生第三胎嗎?你不讓我生第三胎,哪來的小公主?」 那黑衣人整個身體都隱藏在斗篷之中,在夜色下只能得見一雙透著詭異的雙眼。

「聖上已經開始有所動作了,這次刑部的事情就是一個開端。倘若你再不出手,恐怕……以後便沒有機會了。」

「不會的!父皇他……他不會對我出手。」

「不會?你應該知道,你這是在自欺欺人。難道你還指望在皇室之中,還有親情存在?這些年的所作所為,難道你以為聖上不知曉嗎?」

披著黑色風衣之人,聲音詭異而平靜,緩緩的道出了一個事實。

惠郡王默然無語,因為他知道,對面的人說的都是對的。

「……真的只剩下最後一條路了嗎?」

「想想吧,我希望能夠等到你的好消息。」

那人留下一句話,提起一側的燈籠,打開門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書房之中,惠郡王頹然的支撐著自己的身子,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

慕王府。

慕淵幾個人正在書房議事,商議著慕子佩遺留下來的問題,朝堂之上罷免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官員,如今要一一補上。

慕子琪伸了一個懶腰,放下了手中的賬簿。

「呼!終於完事了,這些天是要累死小爺啊,都怪慕子佩,這些年竟然攤了這麼大一個攤子!」

鳳尋放下狼毫,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對於慕子琪的話深以為然。

「確實挺多的,不過現在好了,終於肅清了一部分。」

「不過那狀告的婦人怎麼回事,還沒有查探出幕後之人嗎?」

這話,自然是問的慕淵。

慕淵頓了頓手中的動作,抬頭看向書房的門口。

「消息來了。」

話音剛落,書房的門便被敲響,慕一和方嚴一起走了進來。

「世子,那婦人的消息查到了。」

聽到那婦人的消息,幾人彼此對視一眼,均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疑惑。

「那婦人一路上遇到之人可是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不過…….那些人在今日都一一被滅了口,就連村裡的那位先生也意外身死了。」

慕一的臉上帶著一絲凝重,慕淵聞言頓了頓。

慕子琪望了望慕淵,再一次出聲詢問。

「阿淵,此事真的不是皇爺爺授意的?」

前有慕子佩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緊接著沒多久便發生了婦人狀告一事,慕子琪以為,此事是皇爺爺和慕淵的手筆呢。

「不是。」

這麼大的事情,聖上不可能提前一點招呼也不打,只能說是突發的。

「這個時候有人揭發惠郡王私採鐵礦一事,事情是沖著他去的吧?這是誰在背後下手?」

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點抓不住頭腦。

「慕子佩已經廢了,倘若是他下的手,為何選擇在這個時候動手?難道是因為之前他掌握了證據,沒來得及?」

俞琬琰聞言搖了搖頭,對此不置可否。

「應該也不會,他性子急,不是容易藏得住事情的人,不過也不排除這個可能。」

「不是這個不是那個的,到底是誰跟惠郡王過不去?」

慕子琪煩躁的抓了抓自己的腦袋,十分頭禿。

慕淵將最近的事情在腦海之中過了一個遍,有點不太確定。

「……..寧闕?」

「寧丞相?不會吧!太子府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太子妃被賜死的時候,他可是一個面都沒有出,淡定的很吶!」

「確實,丞相府雖然一直站在慕子佩的身後,但經過上次的事情來看,寧闕好像並不是特別在乎慕子佩,他是不會為此復仇的。」

更何況,嚴格意義上來講,太子中毒的事情完全是太子妃自己作死,和惠郡王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寧闕沒有必要為了此事,而遷怒於惠郡王。

愁眉不展之際,慕淵看向對面的慕一和方嚴兩人。

「最近密切注意惠郡王府,還有他封地上風吟的動靜,另外……寧闕那邊也要盯緊了。」

他總覺得,此事並不簡單,對方貌似不單單是要公開惠郡王私自開採鐵礦一事。

「是!」

兩人領命,隨即走出了書房。

門口。

方嚴和慕一均是嘆了口氣。

「上次太子府的事情,謝謝你了兄弟。」

「不客氣,應該的。」

「看來這次我們又要並肩合作了?」

「榮幸之至。」

兩人彼此對視一眼,同時笑了起來。

——————

那婦人狀告惠郡王的案子因為牽扯到了私自開採鐵礦,便升了級,不是一個單純的私吞撫恤銀那麼簡單了。

因此,事情並未很快的解決。

由於這個案子是當著全城百姓的審理的,牽扯極廣,因此刑部的人也上了心,在接到徹查的旨意之後很快便行動了起來。 胡燕見金行一隻圍著他們不攻擊,就大笑道:「你想拖延時間等總部的支持吧,不過恐怕你的算盤打錯了,對付你們老子只需要一分鐘,讓你們見識下我新得的力量吧。」說著只見他雙手伸開,手臂上的冤魂立即變成一個個臉盆大小飛出去。

這些冤魂非常靈活,龍組的幾人別說反擊,連閃開的機會都沒有,只見三人瞬間被三個冤魂穿過身體,他們立即全身變成紫黑色痛苦的嘶叫,短短几息時間,三人就軟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金行一見他的攻擊如此詭異立即叫道:「所以人退後,你+激情小說/class12/1.html們對付不了他。」其他幾個龍組成員立即退開。

金行一快速的衝上去,手上真氣凝聚一拳打向一個冤魂,不過這次他的攻擊直接穿過了冤魂的身體,好像打在空氣上一樣。

金行一驚訝道:「這是怎麼回事?」

胡燕哈哈笑道:「我的冤魂無形無質,你們的攻擊對我無效的,哈哈,現在輪到我了。」只見他雙手連連揮舞,這三個冤魂立即從三方圍過來。金行一見此臉色大變,現在只有挨打的份,看著這三個冤魂的速度不下於他,就滿臉死灰嘆道:「各位恐怕這次我要留這裡了,你們分開逃走,能逃出幾個是幾個吧。」說著就放棄了抵抗。

看著金行一失去了鬥志,胡燕放聲大笑起來,他非常喜歡這種感覺,以前被金行一追殺幾次,現在得到了這種力量讓他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此時眼看金行一就要死在冤魂口中,突然葉楓出現在他面前,三個冤魂一圍過來,葉楓手刀橫劈而出,三個冤魂瞬間被斬成兩段,同時手刀上帶著的殺氣將三個冤魂瞬間絞碎。

這變故胡燕大驚,瞪著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消散的冤魂。而金行一見這次要救的人質竟然突然變成了救他的,一時也沒反應過來。

葉楓淡淡的說道:「你叫胡燕是吧,你這種能力不是你能煉化出來的,應該是有人給你的,看你似乎只會皮毛,說下是誰給你的。」

胡燕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看著葉楓怒道:「你··你竟敢毀了我的冤魂,我要將你碎屍萬段,你們和我一起上。」他也看出今天看上的目標不一般,所以讓自己兄弟一起動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