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星北趴在他懷中,一連吞了好幾塊巧克力,那種瀕死的感覺才漸漸褪去。

葉星北趴在他懷中,一連吞了好幾塊巧克力,那種瀕死的感覺才漸漸褪去。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我讓人查過,」顧君逐撫著她的頭髮說:「低血糖的毛病沒治,只能平時多注意,身邊一定要帶著糖果或者巧克力。」

「我知道,」葉星北趴在他懷裡,喃喃說:「已經很久沒發作過了……」

「我知道,」顧君逐低頭親親她,「上次發作,也是在江城……」

他笑笑,「這麼說起來,江城確實不是什麼好地方,我們在這邊住幾天,等小樹苗兒和凌越玩兒夠了,我們就離開,以後除了拜祭你父母,再也不過來了。」

葉星北笑笑,點頭:「嗯,聽你的。」

「這幾天吃的也不錯,怎麼低血糖的毛病忽然就犯了?」顧君逐垂眸看她:「我記得,上次你低血糖犯時,是因為我告訴了你,你的真實身世……」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低血糖這種毛病,說犯就犯,一點道理都沒有,哪有什麼原因?」葉星北怕她的表情被顧君逐看出破綻,她把臉埋在顧君逐的懷裡,不敢看他。

此時此刻,她心裡很亂。

她對白夢鸞發誓了,她不能把她和白夢鸞之間的交易告訴顧君逐。

可她自己胡思亂想,心裡又難受的厲害。

「北北,到底怎麼了?」顧君逐抬起她的下巴,與她對視:「別瞞我,你忘了我以前是幹什麼的?你情緒不對勁,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嗎?」

葉星北避開他的目光:「我身體不舒服,情緒不對,不是很正常?」

「不正常,」顧君逐說:「你身體不舒服,不會是現在這個反應,你現在的反應,是有心事。」

「這你也能看得出來?」在這麼焦慮煩躁的一刻,葉星北幾乎被他逗笑了。

「當然,」顧君逐捏捏她的下巴,「我不是普通人,所以,有什麼事趁早直說,別瞞著我,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葉星北切了一聲,瞥他:「我就瞞著你,你敢怎樣?難道你還敢家暴不成?」

「不,我不家暴,」顧君逐咬她耳尖,「晚上我在床上收拾你……」

葉星北:「……你厲害!你贏了。」 第34章三眼開

閉關的日子雖然乏味無聊,但一想起自己所受的屈辱,幻就氣得咬牙切齒,「我一定要堅持!我要雪恥!」

看了看剩下的辟穀丹,只剩下兩顆了,這麼一算,自己已經閉關十個月了。

這十個月幻可沒有白白度過,賽爾之戒中俘虜的妖獸靈魂,只剩下了最後一隻血烏鴉的了,其它的都被她融合了,能提升水系法力修為的水靈丹也在幾個月之前全被她吃光了。

消耗了如此多的資源,幻的修為早已今非昔比了,水系功法被她修鍊到了第三層,現在她已經是名副其實的練氣初期修士了。

當然,進步最大的還是她的神識,比起閉關之前,她的神識強度提升了十倍還不止,如今她已經可以自由的操縱流雲飛劍了。

她情不自禁的跳上流雲飛劍試了一下,雖然還不是很穩,但飛劍確實能承載著她升空。

洞府里就這麼一點大,實在是不過癮,好幾次她都忍不住想到外面去試一試飛翔的感覺,但想起自己不打開三眼法目就不出關的誓言,她還是忍了下來。

也就剩下最後一隻血烏鴉的靈魂了,成與不成,就博這一次了!

其實,就在她融合第一隻血烏鴉的靈魂之時,她就有了一種即將要突破的感覺。

以後的兩次,每當她融合血烏鴉的靈魂之時,她都感覺到頭部一陣陣劇痛,尤其是第三次融合過程中,她更是感覺到額頭燙得厲害,按照自己和賽老的估計,只要再來一次,就一定能成功了。

這功法的第四層是一道坎,她的神識強度比剛練到第三層時強了十倍還不止,如果再不能取得突破的話,那就真沒道理了。

第四層要求的神識強度比第三層高十倍,要是按照這種比例類推下去,那要練到第九層,得花多少時間才行啊?

要知道,自己的修為是靠著不斷融合妖獸靈魂才提升得這麼快的。要是換做了別人,就只能靠著功法一步步慢慢練,那現在能修鍊到第二層就不錯了。

馬上就是最後一次衝刺了,在這之前,幻準備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

說實話,閉關了這麼久,她的身心都已經非常倦怠了,要不是偶爾看一看玉簡中的修仙故事解悶,她肯定堅持不了這麼久。

那一堆批發來的玉簡,對她的幫助還真是挺大的。

心煩時看看這些絡上看修仙小說一樣,只不過地球上的修仙小說是虛構的,而這些玉簡里記載的都是真實的故事,看了這些玉簡,幻對修真界的情況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玉簡中記載了許多修士的血淚修真史,這些故事裡的主人公很多都是散修或者小門派的修士,他們中有的人被抓了做苦力,在靈石礦山裡一挖就是上十年,不見天日,生不如死。

有的女修寫了自己做爐鼎的經歷,更是慘不忍睹。

與玉簡中的這些主人公相比,幻經歷的所謂痛苦,簡直都不值得一提。

當然,玉簡中也記載了一些修士探險尋寶的故事,比如師伯提到過的禁地,就在好些人的故事中出現過。

但是,這個禁地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地方,因為,只要是提到了想去禁地探險的修士,就再也沒有下文了,按照幻的估計,他們都死在了禁地里。

幻最喜歡看的一個尋寶故事,是一個自稱為奪寶真人的築基期修士寫的親身經歷。

按照這位奪寶真人的記載,他探尋過的古修洞府或者禁地奇境有數十個之多,得寶無數,甚至還得到過金丹期高手才能使用的法寶。

按照他的記載,最後,他應該是去了一個叫做軒轅劍冢的地方探險,那裡有傳說的仙劍靈寶。但故事到了這裡也就沒有了下文,估計這位奪寶真人也是凶多吉少了。

修真界果然是一個既危險又刺激的世界啊!

看了這些前輩們的故事,幻更加堅定要努力變強的信念。

「等我實力夠了,我要出去闖蕩一番,然後再寫一部,那應該能成為一本暢銷小說。」想到這裡,幻不禁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信步來到自己的花園之中,這裡早已不是剛建洞府時的蕭條景象了。那些長得快的靈花靈草,都已經長成了,紅花綠葉,讓人賞心悅目。

雖然這些花草不能入葯煉丹,卻可以點綴洞府,還能聚集一些靈氣。

每當幻練功練到心煩氣躁之時,便走到花園裡逛一逛,馬上就感覺神清氣爽了不少。

再走到旁邊的葯園,這些藥材可就長得慢多了,能夠入葯煉丹的藥材,最少都需要十年以上年份,看著這滿園子青苗,幻不由得嘆了口氣,這得等到猴年馬月啊!

圍著自己的洞府巡視了一圈,幻又回到了練功室那塊千年靈玉的旁邊。

這塊靈玉可真是個寶貝,有了它,修鍊速度至少提高了一成。尤其是,它還具有凝神定氣的功效,總能讓自己保持清醒的頭腦,真是一塊難得的寶玉。

可當幻瞟到靈玉旁邊那個空空的花盆之時,好心情又被沖淡了一些。

也不知道這顆神秘種子還能不能發芽,種下去都快兩年了,硬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要不是賽老堅持,幻早把它扔了,每次看到它,心情都不好。

深深的吸了一口期,幻盡量平息了心中的不快。

盤腿坐下來以後,她閉目養神了大概一刻鐘左右,將精神狀態調整到了最佳。

然後,她將眼睛一睜,自言自語的說道:「我準備好了,來吧!」

「小子,這一次你一定能成功的,準備好了是不?大補丸來了啊!」

原來幻是在跟賽老在說話呢,這兩年時間,賽老對幻的幫助太大了,雖然他堅持說自己不能提前收幻為徒。

但是,幻還是從他的三眼兩語中獲益匪淺,更別說賽爾之戒為她提煉的妖獸靈魂了,那是她修鍊神識的最根本保障,所以,妖獸靈魂也被她戲稱為大補丸。

心神穩定下來之後,幻便進入到了靈魂內視的狀態之中。

所謂靈魂內視,實際上她早就體驗過,當日她奪取幻姬這具身體之前的經歷,實際就是靈魂內視的狀態。

只不過當日她是被動進入了這種狀態的,而隨著她神識的增強,終於能夠主動的進入這種狀態之中了。

來了,大補丸來了!

幻就感覺眼前光芒一閃,一團血紅色的妖獸靈魂朝著幻的靈魂直撲過來。

這已經是她第四次融合血烏鴉的靈魂了,所以,幻表現得不慌不忙的,當血烏鴉的靈魂沖近了以後,她用神識一拉,便很順利的將它拉到了身邊。

味道真好!

品嘗著這團精純的妖獸靈魂,幻感覺到暢快無比。

融合靈魂的過程就像是進餐,妖獸靈魂就是絕世美味。

尤其是當她吞噬較弱小的靈魂之時,進餐的過程真是十分美妙。但如果碰到太強大的靈魂,那就有一種吃到撐死的痛苦,幻多次向賽老提議,要他將強大靈魂分成幾次給他吃,但賽老都以靈魂力不可分裂做借口,將她的要求駁回了。

不過這一次進餐的過程是非常愉快的。

不一會,幻就完全吞噬了這團血烏鴉的靈魂,吃飽了之後,她感覺到全身充滿了力量。

「就是現在了!」乘著剛進完餐靈魂力最強的時刻,幻開始向控制視覺的那條粗管線發動了進攻,當年她誤打誤撞之時,曾今走過一次的。

不一會兒,幻又來到了熟悉的十字路口。

前面的三條岔路,有兩條是通的,那是控制兩隻普通眼睛的;有一條是堵著的,應該是控制第三隻眼的。

今天,幻要做的就是轟開這條堵著的路。

但是,這條岔路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打通的,加上這一次,已經是她第四次嘗試了。

前面三次,幻耗盡了神識,也沒有取得成功。

雖然如此,但前額不正常的發熱還讓她意識到,自己的方法應該沒錯,之所以沒有成功,應該是靈魂強度還不夠的原因。

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了,她有必勝的信心。

調動自己全部的靈魂力,幻不斷的衝擊著堵塞的管線,前額傳來的發燙感覺提醒著她,只要再堅持一下,她就一定能成功的!

「啊!拼啦!」幻猛然一發狠。

靈魂力瞬間衝破了障礙,成功的打通了堵塞的管線。

神奇啊!她看到啦!

這一次,幻看到的可不是普通的影像,而是一個只有光與影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亮的地方亮得很刺眼,暗的地方卻是漆黑一片,還有那些一絲絲流動著的光線,也不知道到底是些什麼東西。

整個「看」的過程可能只持續了一息時間不到,然後,眼前一暗,幻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不但看不見了,她還被踢出了靈魂內視狀態,「醒」了過來。

「剛才是怎麼回事啊?我到底成功了沒有?自己被踢出靈魂內視狀態說明神識消耗過大,但自己好像也沒做什麼事啊?上一次進入靈魂內視狀態,還堅持了一個時辰呢,這一次,怎麼就這麼快呢?」幻一肚子疑問。

雖然醒來了,但前額處依然燙得厲害,幻下意識的用手一摸,我的天哪,前額中間長出一個東西來啦!

幻趕緊找來銅鏡一看,這不看不打緊,一看還真的嚇了一跳,前額中間長出來的東西竟然是一隻閉著的眼睛。

「我長出第三隻眼睛啦!」

「我成功啦!」

幻將銅鏡一丟,迫不及待的衝出了練功室。 「所以呢?」顧君逐挑眉:「到底為什麼事心情不好了?」

葉星北摸摸自己的臉,「我都沒讓你看我的臉,你也能看得出來?你透視眼嗎?」

「嗯,」顧君逐說:「我看看你的頭髮絲,就知道你現在心裡在哭還是在笑。」

葉星北:「……你太誇張了。」

「別顧左右而言他,」顧君逐捏捏她的臉頰:「快說。」

葉星北:「……我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你可以慢慢想,」顧君逐說:「只要你肯說,我不著急。」

葉星北還要說什麼,房門忽然打開,小樹苗兒蹦蹦跳跳從門內跑出來。

看到顧君逐和葉星北,他忽閃大眼睛:「誒?爸爸媽媽,你們蹲在這裡幹什麼?誒?媽媽,你還坐在地上?你不是說地上臟,不能坐在地上嗎?」

葉星北低頭看看。

顧君逐蹲著,她坐在地上,上半身靠在顧君逐懷裡。

她正想站起身,顧君逐起身將她抱在懷裡:「你媽媽低血糖的毛病犯了,站不住了才坐在地上。」

「媽媽,你難受了?」小樹苗兒頓時緊張的跑到她跟前,握住她的手,小眉頭鎖在一起,「媽媽,你哪裡難受了?很難受嗎?」

「媽媽沒事,爸爸給媽媽吃了巧克力,媽媽已經好了。」看著他擔憂關切的小臉兒,葉星北一顆心軟成了水。

妖孽王妃:調教傻子王爺 這麼好的寶貝,她真捨得幫他找到親生母親,讓另一個女人來和她分享他的關心和愛嗎?

顧君逐把她抱回卧室。

把葉星北放在床上,他回頭對小樹苗兒說:「小樹,讓你媽媽休息一會兒,你和你小越哥哥出去玩兒。」

小樹苗兒不想離開葉星北:「我想陪著媽媽。」

「乖,聽話,」顧君逐揉他小腦袋一把:「讓媽媽好好睡一覺,睡一覺媽媽就舒服了。」

「好吧……」小樹苗兒不情願的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把門關好,回到葉星北身邊,顧君逐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不用我教你了吧?」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葉星北說:「不過……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顧君逐點頭:「說!」

「如果……」葉星北說:「我是說如果……如果我有機會知道小樹的親生母親是誰,你說……我要不要幫小樹去找他親生母親?」

顧君逐挑眉反問:「有人告訴你,他知道小樹苗兒的親生母親是誰?」

葉星北挪開視線,低頭不看他:「你別問,我不能說,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顧君逐沉吟片刻,點頭:「應該。」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