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旁的葉飄看到這一幕簡直都驚呆了,這尼瑪這瓶可樂的效果真的是太恐怖了吧。 ?好說歹說間,朱甄潔終於讓朱雀相信。伏翔的心理問題雖然麻煩,但影響並不是很大,只需要日後慢慢調養就能夠恢復……

而一旁的葉飄看到這一幕簡直都驚呆了,這尼瑪這瓶可樂的效果真的是太恐怖了吧。 ?好說歹說間,朱甄潔終於讓朱雀相信。伏翔的心理問題雖然麻煩,但影響並不是很大,只需要日後慢慢調養就能夠恢復……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將這些說完之後,時間也已經到了早上。

卻是一夜又過去了。

伏翔站起身,道:「既然無事了,那我也需要修鍊了。你們這裡應該有練功場吧,幫我弄一個吧。」

朱雀此時對伏翔的隔閡早已消失,甚至對伏翔產生一種難以言語的憐惜,連忙說道:「我自己有著一個練功場,我帶你去吧。」

朱甄潔原本想要開口的,卻不想被朱雀搶先了,卻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閉口不在說話。

伏翔自無可無不可,他所需要的練功場地只是一個不被打攪的場所而已。

對於那場地的環境如何卻並不如何在意,聽到朱雀的話,便點點頭,道:「也好,那現在就走吧。」

朱雀一聽伏翔答應,臉上現出喜悅的笑容,收拾一下之後,便帶著伏翔下了樓。

這大樓乃是對對外的場所。朱雀他們的居住點自然不是在這裡。

在朱雀的引導之下,伏翔和朱甄潔兩人隨著朱雀來到了離那一棟大樓兩三條街那麼遠的位置,這裡有一大片彷彿別墅一番的建築。

在這別墅的各處通道空隙中央,卻能夠看到許多強者或者准強者在各處巡邏著。

甚至,羅帆那超強的感知還能夠感知到在這一大片建築之中,有著一股股強悍的氣血正透出來,這些氣血之中,有數股甚至比伏翔還要強上十倍以上!

「這……就是你們朱氏家族核心成員居住的地點吧!」伏翔心中一驚,問道。

「阿翔你感覺到了嗎?」朱雀微微笑著問道。

「是有點感覺,這裡面好像有七八個入微層以上的強者啊,你們家族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伏翔讚歎一聲。

「咦?!阿翔你真的能夠感覺到?!」朱雀一聽,反而是驚奇道。

「什麼,感覺到這氣息很奇怪嗎?」伏翔聳聳肩。

「我雖然知道阿翔你對氣息的感覺比較靈敏,但也沒想到居然會靈敏到這個地步,畢竟,入微層強者的氣息隱晦內斂,別說隔了這麼遠,就算是在附近也很難感知到的,沒想到你居然能夠感知到。」朱雀感嘆道。

「呵呵……」伏翔微微一笑,聳聳肩卻不開口。

朱甄潔四處張望著,道:「幾個月不見,這裡似乎有了許多變化呢。」

「是啊,這幾個月,不知因為什麼,家族在這裡多裝了許多設施。」朱雀點點頭,道。

「怪不得,原來那一棟守衛碉堡就是不存在的。」朱雀抬手指了指遠隔數百米之外的一個塔形碉堡。

「看來你們家族也不平靜呢。」伏翔看了一下。搖搖頭道。

「怎麼說?」朱雀一聽,微微一驚。

「你們沒發現嗎,那碉堡上的人神情嚴肅,力量雄渾,幾乎就像是時刻準備著動手殺人,這樣子,顯然是在時時刻刻的戒備著。」伏翔示意一下。

朱雀和朱甄潔一聽,細細觀察一番,果然見到那碉堡之上一個聚氣層強者眼神如獵鷹一般四處張望著,身體弓直,體內的氣流轉速度飛快。顯然是處於最強的戒備之中。

「好像真的是這樣,難道我們家族還有什麼敵人不成……」朱雀一看,終於覺得伏翔的猜測極有可能是事實,不有有些擔憂的道。

「什麼家族沒有敵人?!只是家族的強弱不同,敵人的強弱、表現也各自不同而已。」伏翔一聽,嗤笑一聲。

「……」朱雀和朱甄潔兩人雖然覺得伏翔說的話頗為不好聽,但也必須承認,他所說的話乃是事實。

朱甄潔忽然眼睛一亮,道:「我的家已經到了,不如先去我家裡逛逛吧。」

「對啊,潔表姐的家比起我的可是打了好多。而且還擁有一個超大型的練功場呢。」朱雀似乎毫無心機的道。

伏翔無可無不可,既然她們都已經這麼說了,自不會拒絕。

微微一笑,道:「也好。那走吧。」

朱甄潔聽到伏翔這麼說,大喜,拉著伏翔邊向著這建築群東南區域的某一棟看起來頗為豪華的別墅走去。

那些巡邏守衛的人或許是認識朱甄潔,又或者是認識朱雀,看到他們三人這般進去,卻沒有人前來盤問,前來阻擋。

讓他們三人十分順利的來到了朱甄潔的那棟別墅之前。

走了進去之後,便是一個頗大的花園,上面假山樓閣,亭台應有竟有,顯得很是幽雅。

朱甄潔一路上嘰嘰喳喳的解釋著,將這花園裡面的一切都給伏翔細細的解說一番,比如那個假山的來源,比如那一株怪樹是怎麼種下的,怎麼成長的,比如那一個小湖泊是她怎麼想才挖出來的……

伏翔一邊聽著,一邊點著頭。

雖說他對於這些並無多少興趣,但既然朱甄潔說得這麼開心,他自然也不會那麼不給面子的直接說我不想聽這些……

進了別墅,便有幾個僕人和幾個保鏢迎上來。

「雀小姐好。小姐,你可回來了,這幾個月可擔心死我了。」一個嬌小可愛的小丫頭先是對朱雀打了聲招呼,之後便是有些驚喜的說道。

「小可,你家小姐的實力難道你還不放心嗎,有什麼可擔心的?」朱甄潔微微一笑道。

「小姐,老白他們呢……」這時。一個健壯的保鏢四處張望一通,問道。

很顯然,他問的,是朱甄潔的那兩名保鏢……

聽到這保鏢問起,朱甄潔臉上不由現出愧疚悲傷之色,道:「對不起。」

那保鏢一聽,便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臉上神色變得十分難看,鞠了一躬,便轉身離開了……

「請小姐恕罪,老黑是因為和老白關係最好,太過傷心才會這麼失禮的。」在一旁的保鏢連忙解釋道。

「我沒有怪他,這本來便是我的錯……」朱甄潔有些失落的道。

「小姐何必這麼說,在我們進入這一行的時候,早就料到會是這麼一個結局的,老白他們就算現在不去,早晚也會有這麼一天的。」那保鏢臉上現出覺悟之色,道。

朱甄潔依然不能釋懷,卻也沒有再說什麼,吩咐一下,便將伏翔帶到她的練功場那裡。

這是一個上千平方米的巨大空間,高有近二十米,看起來宏大無比,站在這裡。感覺頗為空曠。

即便是那房間的各個位置有著許多儀器,也無法改變這種空曠。

伏翔一看,便喜歡上了這個練功場了……

朱甄潔此時被那保鏢勾起了兩名保鏢身死的事,心情自然不是很好,因此,伏翔也懶得打攪她,更沒有提出要參觀一下別墅的話題,當先便決定在這練功場練功了。

「你們一晚上沒睡了,去休息一下吧。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練功就可以了。」伏翔轉頭對著朱甄潔和朱雀說道。

朱雀自然看出朱甄潔的心情不好,也知道是因為關於這次和朱甄潔出去那兩名保鏢的身死,心中頗為歉疚。畢竟,朱甄潔之所以會離開家族,是因為她的懇求。若是她不懇求朱甄潔前去尋找伏翔,那兩名保鏢也就不會身死了。

在這種情況下,她自然是想要好好的安慰朱甄潔一番了,因此,卻是拉著朱甄潔就說道:「是呢,我也有些累了,潔表姐你和我一切去休息一下吧。」

朱甄潔沒有什麼心氣,點點頭,道:「那我走了,阿翔你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意吩咐下人,他們都會聽你的,不管什麼事都可以。」

伏翔點點頭,擺擺手催促她們離去。

看到再沒什麼事了,朱甄潔便和朱雀一起離開了練功場。

至於朱雀如何安慰朱甄潔,朱甄潔又能否很快振作,這卻不是伏翔此時所能夠關心的。此時伏翔更加在意的,是修鍊!

站在這練功場鎮中央,伏翔身體一震,他身體內部便發出了宛如炒豆一般的噼里啪啦聲響。

這聲響過後,伏翔的身體似乎延展了許多。

甚至連身高也似乎微微高了一寸左右。

很顯然,方才那一陣震蕩,正是伏翔將自己的骨骼,將自己的身軀完全活動開來。

在身軀活動開來之後,他身體緩慢的開始打出一套拳法出來。

在昨天晚上對那榆林兩次爆頭之後,他發現自己以前對於拳法的認知似乎有了一些偏差。

拳法,本身便是一種用肉身來爆發超強威力的武技,但他以前卻總是用自己的魔氣來推動,用自己的魔氣來纏繞雙拳,藉助刀氣來爆發超強的攻擊攻擊對手。

在這種情況下,這攻擊力大是大了。

但卻再非是真正的拳法,這拳法的本質已經改變了!

「若是用刀氣來纏繞拳頭,這產生攻擊力的根本就是刀氣,拳頭的威力根本無法展現。拳頭纏繞刀氣爆發攻擊的威力再怎麼強悍,也不可能比得上『裂神三』『裂神四』這些刀招,拳頭。應該是一種最為酣暢淋漓,最為發泄內心情緒的攻擊才是,用刀氣來纏繞拳頭,這根本就是錯誤的。」伏翔心中暗自想著。

一邊想著,他一邊打出他藉助那錘法所創出的拳法。

一拳又一拳,雖然速度緩慢,但蘊含的力量十分強悍,爆發之間,轟得空氣之中爆發聲聲脆響。

嚟啦嚟啦的聲響滾滾傳出,在整個練功場之中不斷激蕩著。

隨著拳勢直走,伏翔覺得自己的身體漸漸發熱,好像有這一種奇異的力量在不斷的推動自己繼續的打下去,一種無比凝聚的意念隨著他的拳頭而不斷的被發泄出來。

甚至,他到後來還感覺到自己的拳頭打出的勁凝聚無比,簡直要成為實體了。

「居然還有這種變化!這可不是我改造出來的拳法!」伏翔心中簡直是又驚又喜。

他心中有種直覺,自己似乎找到了真正拳法的精奧了。

在這種直覺的推動之下,伏翔的拳勢展開得愈加流暢,那一套拳法在他的展動之下,不斷的循環著,他的身影也隨著他的拳勢展開而漸漸的在整個練功場之中滾動著。

無數的拳影四處亂滾,場面之宏大,甚至可比他使用「裂神四」凝成蛟龍之時的場面!

這拳法的攻擊雖然比不得那「裂神四」,但卻有一股雄渾無比的氣血不斷透出,周圍的勁氣在這拳法之下,似乎漸漸凝聚化形,產生一股股透明無形的氣霧,捲動整個練功場內部的空氣,產生兩個噼里啪啦,嗖嗖嗖,嗚嗚嗚的聲響!

伏翔拳頭不斷展開,身體變得越來越熱。

甚至感到每一拳轟出,自己的心靈都通暢上一分,每一拳轟出,都代表著他的身體在產生著某種難以名狀的變化。

似乎有著某種東西正在他的體內孕育一般。

在這種感覺的推動之下,伏翔愈加將自己的心意投注在這拳法之中,每一拳,都似乎灌注了他的所有意念。

隨著,他漸漸進入了無人無我的狀態。

對於外界的一切感知漸漸的被隔斷。

整個心神之中,只有那一拳又一拳,只有自己的體力在隨著拳法的不斷展開而不斷流轉著。

過了不知多久,伏翔一拳轟出。

有著一個十分奇異的氣流從他手中發出,瞬間便轟入前方十米之外的牆壁之上!

「轟!」一聲巨大的轟向響起。

整個堅固無比的練功場產生了一陣劇烈的震蕩,灰塵從上方不斷落下,整個練功場之中揚起了白蒙蒙的煙霧。

伏翔動作不停,一拳之後又是一拳。

轟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不斷的響起,連綿不絕的震蕩讓整個練功場的搖晃程度變得越來越強,到最後直如馬上便要崩潰一般。

伏翔在這時依然是雙眼茫然。

豪門小老婆 他此時所在的位置已經是練功場的深處。也即是正對著那大門對面的那一處牆壁的面前,雙拳化為兩團光影,不斷的轟往前方的牆壁。

那牆壁無比堅固,要不然也不能充當這練功場的牆壁了。

但在伏翔的轟擊之下,卻產生了一個又一個的凹坑。

更有一道又一道的裂縫在牆壁之上產生,漸漸的組成了一張又一張蜘蛛網一般,分佈在整面牆壁之上。

伏翔的身體雖然強韌,雖然比起普通人強了幾十倍,但卻也是血肉之軀。

原本這種足以讓這堅固牆壁產生裂縫的攻擊卻是足以讓他的拳頭變得血肉模糊才對的,但此時此刻,他的拳頭卻沒有任何一點點傷口。

甚至連一點紅腫都並不存在。

看起來就好像正不斷轟擊著牆壁的拳頭並不是長在他身上一般!

情況詭異得難以想象。

這練功場的密封性雖然極強,但如此足以將牆壁轟出無數裂縫的攻擊又怎麼可能不傳達出去?!

漸漸的,練功場的動靜傳遍了整棟別墅。

那些保鏢自然不用多說,他們必須保證朱甄潔的安全,自然是無比警惕,在這動靜產生的瞬間,馬上比那分成幾個部分,圍住了這練功場。

他們的人數雖然不多,只有六個,但他們之中有三個養氣層強者,剩下三個也是聚氣層強者,守護範圍自然比起一般保鏢要大上許多。因此,即便他們是六個人,也已經能夠團團的將這練功場圍住。

那些女僕之類的,在聽到動靜之後,便早早離開了,她們如何敢在這裡繼續停留,這種震動,簡直就是在拆房子,以她們那就算比普通人強也強不了多少的實力,哪裡敢呆在附近,那不是找死嗎?

現在,離伏翔踏入練功場,朱雀他們前去休息的時間,已經有四個多小時。

此時的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朱雀和朱甄潔兩人也已經休息了有兩三個鐘頭了——至於之前在做什麼,這卻是很顯然的,無非便是朱雀安危朱甄潔而已……

有了這點休息時間,此時這動靜產生的時候,她們卻已經有精力反應了。

瞬間,她們兩人便找到了這動靜發生之處。

「怎麼了?!莫非是阿翔又受到刺殺?!昨天那榆林說過還有幾組人接了刺殺他的任務呢!」朱雀一聽,驚慌的叫道。

朱甄潔臉上神色較為鎮靜,抬手止住朱雀,道:「聽起來不像。這動靜太大了……我想最大的可能應該是伏翔在修鍊什麼功夫才對。嗯,應該是這樣,我們快去看看吧。」

朱雀一聽,臉上也顯出沉思的神色,過得一會方才恍然點頭,道:「看起來果然是這樣。若是遇到刺殺,阿翔絕不會使用動靜這麼大的招式,他如果用他的刀氣進行攻擊,應該很容易就搞定殺手的才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