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顧君逐表情中的讚賞和欣慰,雲爵心中的抑鬱忽然就少了很多。

看出顧君逐表情中的讚賞和欣慰,雲爵心中的抑鬱忽然就少了很多。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是啊。

雖然他的親人走了一個又一個,可他還有外公和小舅舅,還有他鐘愛的生物學,還有表哥和表弟。

他還有很多很多親人……

確定了以後要走什麼路,腦海中和眼前的迷霧,一點一點散去了。

他終於從濃濃的不真實感中,回到了人間。

五天後,他們返回了京城。

他們回到顧家大院的時候,顧老爺子站在門口等著他們。

見到雲爵,顧老爺子激動的眼圈泛紅,忍不住大步往前迎了幾步。 「媽的,你不服氣是不是?」包小軍一腳踹在崔安榮的崔安榮踹了個翻個,然後扯著崔安榮的領子把他半提起來。以前包小軍在何尚福那邊看到,曾經在何尚福面前露過這種眼神的全都不得好死,

這是一種怨恨度極高的眼神,一般人被盯上都會覺得毛骨悚然,因為可能時候會面對不擇手段的報復,面臨無窮無盡的麻煩。

不過包小軍可不怕這個,大家不在一塊地盤上混,你能拿我怎麼樣?這是包小軍的想法。

包小軍扯著崔安榮的領子,幾個嘴巴扇了上去,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不服是不是?你這是什麼眼神,怎麼看爺爺呢,嗯?」說話間呲著牙,很有一種兇狠的樣子。

崔安榮內心中除了怨恨外還有一種陰溝裡翻船的感覺,他覺得要是多帶幾個人根本不會出這種狀況。他現在內心中除了瘋狂的咒罵外,對遠處那10幾個專家、官員之類的也恨的不得了,眼看著他在竟然只敢吆喝幾句,沒一個人上來來救他。回去之後有你們好看,崔安榮一邊咒罵包小軍,一邊咒罵那些人。

挨了包小軍幾下之後,崔安榮大感不值,他直想假裝服軟,把今天這個沒來由的天降橫禍挨過去,事後發動一切力量來出這口氣,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惜的是,他的一個眼神出賣了他的內心想法,而包小軍偏偏對這種眼神非常感冒。崔安榮看著包小軍那種要吃人的目光,和臉上稍顯猙獰的表情,一種從心底里泛上來的恐懼籠罩了他。

「這人想要幹掉我。」崔安榮得到了這樣一個信息,霎時間他的雙腿就軟了。

「我沒有,我沒有,啊,別打了,饒了我吧。我錯了…」崔安榮懼怕起來,語無倫次的求饒著,落在臉上的耳光噼啪作響。

「沒有,怎麼沒有?」包小軍扯著崔安榮的衣領搖聳著,他回想起以前在何尚福身邊膽戰心驚地日子,陷入了一種輕微癲狂的狀態。他拚命發泄著以往積累的情緒,「我知道你這種眼神,你這叫怨毒,怨毒,你不服氣是不是?還想找我報復?大爺我今天就讓你再也無法怨毒,再也無法報復。」

「啊,啊,我沒有怨毒…」崔安榮被包小軍扯著衣領轉了個個。衣領勒緊了他的脖子,讓他呼吸說話都有些困難,「我沒有。我沒有啊,啊,我不怨毒了,我再也不敢了…」

「不,不,我知道你這種人,你會不停的怨毒下去的。」包小軍根本不理崔安榮地求饒,似乎認準了自己的道理。

「我不了,我再也不了。啊…」

在包小軍的拳打腳踢下,崔安榮臉上已經模糊一片,身上滿是腳印,在包小軍的拉扯下,時不時的萎坐在地上轉來轉去,嘴裡瘋狂的慘叫著求饒,不過叫的越來越沒力氣了。

崔安榮帶來的10幾個人被金剛幾個隔在遠處,雖然不敢嘴裡都在嚷嚷叫喊著,有幾個還在不停地打電話。

「不管你是什麼人,立刻助手,現在你們寧市薛永成薛市長要和你通話。」一個個子瘦高,官氣十足的中年人從人堆里走過來,遠遠的把手機遞向包小軍那邊。這個港務局地科長輾轉要到了寧市常務副市長薛永成的電話,在他看來,這裡是寧市地面,無論包小軍怎麼牛,總得給薛永成的面子。是以他現在說話很有底氣。完全沒有剛才金剛幾個向他們逼近時的畏縮樣子。

「薛永成?哦,我好怕怕啊。」包小軍一腳踩著崔安榮,兩手做捧心狀,故意哆嗦了一下,樣子絕對欠扁,此時100人看到他,99個人都想揍他。

「噗。」唐凱一口酒連著嘴裡的蝦肉都噴了出去,那邊包小軍打的熱鬧,這邊陳郁和唐凱兩人坐的相當穩當。之前唐凱想湊熱鬧,老於頭怕打出事來,不過都被陳郁壓住了。

「咳咳,咳咳…」唐凱轉向一邊咳嗽了半天,然後看向陳郁,陳郁的表情也有些古怪,這個包小軍也有點太…太能搞了。陳郁能感覺出包小軍情緒中積攢了太多的抑鬱,今天趁機會讓他發泄一下,這小子也真是膽量十足,不問對方什麼來頭就狂揍一頓。不過陳郁比較欣賞他這個樣子,要做就做地痛快,這個樣子倒是和李寶有些像。

「喂,薛永成薛市長?」包小軍從那個瘦高個手裡接過電話,兩根手指掐著電話仰著頭問道。

「什麼,你問我是誰?讓我立刻停止毆打國家幹部的違法行為?」包小軍一腳跺了下去,崔安榮又慘叫了一聲,「這個牛逼的不得了的胖子是國家幹部?」

崔安榮現在不敢掙扎,仔細聽著這有可能是他逃離線會的電話內容,可惜的是,包小軍根本不給薛永成面子。

「哈哈哈哈,薛永成,你不是問我是誰么,老子告訴你,老子是你爺爺,何尚福,哈哈哈哈…」包小軍對

吼完之後,瘋狂的笑了起來,笑聲尖銳刺耳,如刀刮毛骨悚然,這正是被陳郁炸的屍骨無存地何尚福的招牌笑聲。

電話另一頭,寧市常務副市長薛永成只覺得一股寒氣從尾椎骨冒出,直接蔓延到后脖頸子,繼而籠罩全身,久久不散。

緊接著電話中傳來一聲「去你媽的」,呼呼風聲之後,啪的一下沒了動靜。

包小軍把手機向那個瘦高個扔去,不過沒有擊中,落在地上,摔了個散花。

「你,你…」瘦高個又驚又怒,氣的夠嗆。

「你,你,你你媽啊你…」包小軍一口唾沫噴了過去。

「可以了。」陳郁的聲音越過院子,直接響在包小軍耳邊,清晰無比。包小軍脖子一縮,整個人塌了下來,沒有剛才那麼張狂了。包小軍向陳郁那邊張望了一下,不過沒有看到陳郁的表情。

包小軍正想回到院子的時候,陳郁又說了句:「我還沒看到泥腿子呢。」

包小軍這下有些犯愁,怎麼才能讓這個胖子成為泥腿子呢?他四處看了看,終於在稍遠點的地方看到個小水坑。包小軍拖著崔安榮向海邊走去,到了水坑邊上,直接把崔安榮推了下去,連帶著還踹了幾腳。崔安榮在水坑中打了幾個滾,渾身連泥帶水,包小軍瞄了幾眼。感覺完成陳郁交代的任務了,小跑著奔向院子。

在路過他之前拿地那個木棍的時候,包小軍撿起來扔向那群專家教授,結果那些人驚叫著四散躲閃,讓包小軍像轟鴨子一樣轟散了。

等包小軍回來,陳郁明顯感覺到包小軍的精氣神有些不同,雖然在他面前仍然謹小慎微,但是已經很能放得開了。

「老闆。搞定了。」包小軍向陳郁躬了躬,堆起笑臉看著陳郁。

陳郁上下打量他一下說道:「呵呵,很不錯。」說完伸手要拍包小軍地肩膀。包小軍趕緊彎下腰湊到陳郁面前,讓陳郁拍了幾下,臉上美滋滋的。

在這麼個小島上,根本沒有警察,幾個民兵管不了什麼事。自己勢力不夠,吃虧挨打,那也是白打了。

崔安榮在那邊哭天搶地,被人七手八腳從水坑裡拖了出來。一時間他被包小軍的兇狠嚇壞了,連報復的心思都不敢有。其他人更是除了表面風骨之外。內里比崔安榮還遠遠不如。他們趕緊把崔安榮還有他那兩個手下拖回船上,兩條白色的航跡泛起,遠遠的使回上海。在船上他們才敢七嘴八舌地討伐包小軍,並對崔安榮表示同情。

幾個國泰投資的員工圍著崔安榮給他擦洗,給他包紮,而崔安榮除了時不時忍不住慘叫一聲之外,目光有些獃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著洋山島的逐漸遠去。想要找回場子也不容易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打他的是什麼人。如果真的不依不饒,看來也只能去他老爸面前哭訴,或者看看能否在何慶那裡獲取幫助吧。

陳郁在島上又待了一會兒,在老於頭的帶領下四處逛了逛,看了看島上的地形之後,才在老於頭的挽留聲中離開。走之前給老於頭扔下一堆東西,唐凱也從皮包里摸出一打錢給老於頭留下了。

回程之中,陳郁三人靠在甲板地護欄上,吹著海風閑聊著。

「小軍。 戲精主播:電競男神很會寵 知道剛才那個胖子是什麼人么?」陳郁問道。

「不清楚,老闆你認識他?」包小軍第一想到的是陳郁認識那個人,而且和他有過不痛快,要不然也不會縱容他惹麻煩。「他得罪過老闆?」

「說不上得罪,看他不順眼而已。」陳郁語焉不詳,不過也足夠包小軍得出比較正確的判斷了。其實崔安榮這樣地人,要說得罪陳郁,他還不夠檔次。雖說在一般人面前,那是富貴非常了,可在陳郁面前,他還排不上字型大小。

「他父親是上海國泰投資董事長,至少是個廳級。他本人有個四公子的稱號,嘩眾取寵而已。」陳郁嗤笑一聲,「另外他和寧市何家有些拐彎抹角的聯繫,你怕不怕?」陳郁並沒有提何慶,包小軍知道寧市何振雄,但是對何慶,那是需要一定檔次的人才能知道,包小軍現在還進不了這樣的。

「老闆,在您面前誰還敢稱公子,別說他老子是廳級,就算是部級我也不怕。」包小軍臉上有些諂笑,包小軍雖然對陳郁具體身份一無所知,但是直覺上陳郁不會是簡單人物,而且極其不簡單。只要能抱緊陳郁的大腿,那他什麼都不會怕,這小子也是個惹禍的主。不過和李寶有些不同,李寶是什麼禍都敢惹,而包小軍則是奉命惹禍。

「你小子…」陳郁呵呵一笑沒再說話,目光投向海岸,而思緒則落在洋山島,落在上海可能建設的新港上,那是巨大的利益啊。 雲爵衝上前,一把將顧老爺子抱住,眼淚「唰」的便落了下來,一遍一遍的叫:「外公……外公……外公……」

他是跟在顧老爺子和他媽媽身邊長大的。

這是他最親的親人。

抱著顧老爺子已顯蒼老的身體,想到猝然離世的他的爺爺,他不寒而慄。

如果離開人世的是顧老爺子,他大概會懊悔的殺了自己。

他外公把他養到十幾歲,他冷不丁就跟著他爺爺奶奶去了W國。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見過他外公了。

他真是不孝。

他越想越后怕,抓著顧老爺子的雙臂跪了下去,仰臉看顧老爺子:「外公,阿爵回來看您了,阿爵以後天天陪著您,哪裡都不去了!」

「好好!」顧老爺子用力將他扶起來,抱抱他,又拍拍他,怎麼也喜歡不夠:「高了,又俊了,和你媽越長越像,就是瘦了,要好好補補!」

「恭喜你啊老領導!」項老爺子笑呵呵從院子里走出來,嘴裡恭喜著顧老爺子,目光卻在搜尋著凌越。

把項家的事情處理好,把宅子也安置好,他終於也搬來了大院。

知道凌越今天隨顧君逐他們回來,他一早就來了顧家等著。

凌越看到項老爺子,快步走過來,和他打招呼:「爺爺。」

項老爺子看看凌越清秀卻面無表情的小臉兒,再看看雲爵熱乎乎膩歪歪抱著顧老爺子撒嬌的樣子,心中格外的遺憾。

他這孫子哪裡都好,就是太少年老成。

雲爵都快二十的人了,還會撒嬌呢,他這孫子才八歲,就成天板著一張小臉兒,臉上輕易沒什麼表情。

太愁人了!

心裡想著太愁人了,他臉上卻已經笑成了一朵花,拍拍凌越的小肩膀,「累了沒?跟爺爺回家,爺爺讓人給你做了好吃的。」

他的院子和顧老爺子的院子中間就隔了一條路,步行頂多五分鐘的距離。

凌越點了點頭,「謝謝爺爺。」

他爺爺專門在這裡等著他,他不可能不和他爺爺回家。

他轉身找小樹苗兒,發現小樹苗兒正眼巴巴在他身後站著,聽他說他要和他爺爺回家,包子臉皺成了一團,可憐兮兮的。

凌越的嘴角忍不住揚了揚。

他喜歡這種被人在乎的感覺。

小樹苗兒對他最好最好。

他牽住小樹苗兒手,「要和小越哥哥一起去小越哥哥家吃好吃的嗎?」

小樹苗兒看看他,又回頭看了看顧君逐和葉星北,點頭,「要!」

爸爸媽媽是他的,永遠不會丟。

可小越哥哥如果不看好了,就有可能被人給搶走了!

要看好。

一定要看好!

凌越握緊他的手,看向顧君逐和葉星北:「師父、師母,能讓小樹去我家吃好吃的嗎?」

葉星北笑著點頭:「當然。」

兩家挨這麼近,關係又親近,沒什麼好擔心的,當然可以去。

於是,項老爺子接孫子回去的時候,又拐了一個小跟屁蟲回去。

項老爺子表示欣慰又憂傷。

其實他很想和他孫子單獨相處,培養一下感情啊! 陳郁向京城打了幾個電話,隱約探到那麼一過大多語焉不詳。對於上海要建新港的事,京城的幾個長輩知道一點,可對還在探討中的論題,幾個長輩都沒有給他確切的答覆。

陳郁暗自琢磨了很久,又向上海打了個電話,詢問一下俱樂部目前的財務狀況,咬咬牙下定了決心。陳郁用力的把一個煙頭戳進煙灰缸,讓金剛把包小軍和唐凱叫了進來。

蓬萊莊園和以前相比雖然冷清不少,不過找樂子的地方還很多,陳郁一個人在思考,包小軍則把唐凱帶到一邊去消遣。這會兒雖然意猶未盡,不過陳郁招呼他們,只好拍拍屁股來到陳郁休息的地方。

「老闆,您叫我?」包小軍顛顛的來到陳郁面前,動作神態頗像一個店小二。

唐凱與之相比,則要穩重的多,和陳郁打了聲招呼,在陳郁的示意下坐在一邊。

「我準備把洋山島買下來。」陳郁開口就把唐凱和包小軍弄的一愣。

陳郁用的是肯定而不是商量或者探討的語氣,陳郁做了決定之後,只需要包小軍他們來執行。不過陳郁還是打算詢問一下他們的看法,陳郁接著說道:「怎麼,有些意外?是不是覺得買下來沒什麼用?」

「怎麼會,老闆您說買咱就買,那塊地方我看不錯。買下來開個海水浴場,搞點潛水,日光浴什麼的,正好蓬萊這邊大家都玩膩了,想玩點新鮮的。再不把那裡弄成個軍事訓練場地,或者搞點極限運動之類的,現在也有人好這口。」包小軍腦子轉的飛快,一邊說一邊觀察陳郁的表情,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那一件和老闆的想法碰上了,可惜的是陳郁笑呵呵的看著他。表情沒什麼變化。包小軍噼里啪啦說了一堆,然後突然想到似地一拍腦袋「要不然咱把那個島推平了,在上面建個店。阿聯酋那邊不是有個島上有7級酒店么,咱建個8星級,把他們全都比下去。」

包小軍拉著長調說完,然後像個小哈巴狗一樣看著陳郁。眼巴巴的就差伸舌頭搖尾巴了,似乎在等著陳郁的誇獎。

「好了好了,你說這個咱們以後都試著搞一搞,不過這次我另有目的。」陳郁揮了揮手說道,「小凱,你怎麼看?」

「老闆,咱國家有買島這個先例么?能不能買下來是個事兒啊。」唐凱皺了皺眉頭說道,他有點跟不上這個姐夫的思路。怎麼上島逛一圈就突然想買下來了呢。

「先例是有,g省就曾經和台商合作開發過海島,搞的是.~不過我不打算和政府合作開發。我要地是獨有。」陳郁站起來踱了幾步,「在幾年前國家在海島管制上就放開政策,已經頒布幾年了,說的就是沿海海島開發問題,不過你們應該不會注意到這個。買下一個島,沒有任何問題。」

「應該是只有使用權吧,有期限么?」唐凱問道。

「當然,只有使用權,50年。足夠了。」

「老闆,那個什麼辦法說的是無居民海島,可洋山島上有不少人啊。」包小軍插了一嘴,有點一驚一炸的樣子。

「呵呵,死腦筋了不是,把人都請走不就沒人了么。」陳郁在包小軍身邊伸手拍了他一下。

「哎呦,瞧我這腦袋。」包小軍自己用力拍了自己腦袋一下,「把老於頭他們都趕走不就得了么。」

「不是趕走。是請走,給他們安排好生路,安排好新房子,大多數人應該會同意上岸。」陳郁說道,「不過,有個別釘子,想點特殊辦法也無傷大雅。」

「對對對,是請走,老闆,這個我在行。」包小軍有點興奮。

「嗯。那我就把這件事交給你了。洋山這邊海洋和漁業部門你去打交道,我讓上面打聲招呼,這邊沒有任何問題。寧市么…」陳郁想了想說道「小軍,寧市那邊也交給你了,該走衙門都去走一走,我讓財務給你開個帳戶,能不能辦好?」陳郁說完看著包小軍。

包小軍屬於八面玲瓏的人物,可塑性極強,陳郁說一他就能想到二,看到陳郁問他,包小軍點頭如啄米,「老闆,交給我了,您放心,絕對不會有問題。」

包小軍說完之後抓了一下腦袋,「老闆,人家要是不買賬怎麼辦?」包小軍雖然拍了胸脯,可是也得把可能發生的情況在陳郁面前交代一下。

「該怎麼辦你就怎麼辦,其他的不用你來操心,在你能力之外的事情,我自然會去解決。」陳郁腦中地念頭一起,竟然一發不可收拾,他決定用最短的時間把這件事搞定,將洋山島50年使用權收歸交代包小軍走

,從下而上的打通門路。一是有些清水衙門三年不小軍去公關,按照一些約定俗成地規矩,那樣也好辦事,總得給人家點面子不是。另外,寧市畢竟不能任他隨心所欲,小鬼難纏啊,痛快點打發也就是了。

至於另一條至上而下的線路,那就完全靠陳郁的面子了。這條路線說簡單了,就是陳郁幾句話的事,說複雜了,那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人情。不過,按照陳郁的身份,有些人巴不得他來麻煩自己辦事呢。這也是拉近關係的一種途徑,人與人之間互相多走動感情會加深,而對一些人,多麻煩他辦事,多折騰他幾次,感情也會加深。

陳郁仔細交代包小軍的時候,唐凱有些瞠目結舌摸不著頭腦,沒聊幾句這兩位就開始研究具體事項了。

唐凱看兩個人說的差不多了他才開口問道:「老闆,咱買那個島幹嘛,我看那裡沒有太大地開發價值啊。」

陳郁倒沒怪唐凱質疑他的決定,要讓他給唐凱解釋,還真解釋不太明白,其實他自己都沒有太成熟的想法。要是讓別人知道的話,沒準會說他是讓錢燒的,豪門大少的思想果然不是常人所能揣度。

陳郁覺得操作好的話,應該不會花太多的錢。他心裡一個模糊地想法還得以後來確定,不過就算這種想法被證實只是他的臆測,那大不了像包小軍說的那樣,把洋山島建成一個旅遊或者冒險的地方,根本虧不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