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途兩邊的景色十分的迷人,葉皓軒都有些嘆服這裡的人十分會享受生活,而且這種異域的農村給他帶來的感覺很不一般,比起記憶中的華夏田園之景,似乎顯得更加迷人一些。

沿途兩邊的景色十分的迷人,葉皓軒都有些嘆服這裡的人十分會享受生活,而且這種異域的農村給他帶來的感覺很不一般,比起記憶中的華夏田園之景,似乎顯得更加迷人一些。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一路上,亨利向葉皓軒講解這個酒庄的來歷,以及他在上世界的主人,不過他的中文有些不算太好,好多東西他講的都是不清不楚的,這讓人有種一頭霧水的感覺。

足足在農莊里行駛了半個小時,葉皓軒和亨利總算是到達了目的地,他們現在去到的地方,是一個十分龐大的古堡,雖然古堡顯得有些破舊,但是從這裡還是能看出來它曾經的光輝。

而且在鎂國,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住到這種有著長遠歷史的古堡裡面的。喬被當選為全球最有影響的十大人物之一,他的身家自然不是其他人所能比的。

喬並沒有在古保裡面休息,裡面的保鏢告訴亨利,他和工人們一起去釀酒去了。

「哦,天啊,這個酒鬼,他現在這種情況,還是念念不忘他的好酒啊,可惜的是他去年開始被查出來了高血壓,不能在過多的飲酒了,這對一個酒鬼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啊。」亨利一邊喋喋不休的說,一邊帶著葉皓軒向酒庄的方向走去。

喬果然在酒莊裡面,他在和工人們一起釀酒,紅酒的製做工藝十分的複雜,而且用最原始的釀酒方式,不沾染一點機械的氣息,這樣釀出來的葡萄酒才會更香,才會更加醇厚。 逍遙舟緩緩落下,眾人離開了這艘住了很久的大船,開始分頭行動,探查此地的真實情況。

中心地帶,星光似乎最為密集,魏風朝著那處掠身而去。

片刻之後,一塊百丈高的巨石出現在眼前,上面赫然刻著星光熠熠的四個大字,是他熟悉的字體,燦星海原。

顧名思義,這裡就是大海里的一處平原區,放眼四周,並無一處山丘凸起,只有星光遍地。

「呵呵,如果沒有猜錯,這裡應該是星君的後花園。」火靈笑道。

「我們這樣闖進來,不會惹怒星君吧?」魏風問。

「都去神界了,他們才不會再來。」

「之前為何留在這裡?」

「這裡可以叫做靈界,也有神界沒有的資源,該拿走的都拿走了。」火靈道。

「前輩,星光如何寫字?」魏風謙虛的又問。

「哈哈,那不是星光,而是能發光的星元砂。」火靈難得開心大笑。

「煉製避劫罩的材料。」魏風驚喜道。

「對,是材料之一,不用著急收取,反正我們還沒找到離開的方法。」火靈道。

天色亮起,眾人聚集了過來,彙報探查的情況。

燦星海原,總體看來,呈現圓形,面積是千山島的十倍左右,有著數不清的花草,叫不上名字。

樹木不多,長的也不高,多呈現傘狀,島上有河流,奇異的是,河流呈現圓形,沒頭沒尾,自行轉動。

也有幾個湖泊,水清見底,裡面卻沒有任何生物。

以魏風等人的修為和見識,無法理解追星神君的作為,總之,這裡是一片奇妙之地。

找到一處湖泊,魏風放出小木屋,讓大家休息,獨自一人,展開透視眼,再次勘察整個燦星海原。

魏風擔心會有不易察覺的機關,直到天黑返回,證實這片海原是安全的,星君不比火神,並沒有設計任何陷阱。

暫時是安全的,還在一處環境優美之地,大家都鬆了口氣,三個女人更是歡唿雀躍,慶祝劫火餘生。

放出一張玉桌,大家聚集在小屋前,夜晚重新來臨,天空的星光跟海原的星光,相映成輝,美不勝收。

「那些果子是星辰果,集聚了星光能量,可以採集服用,煉化后也能提升修為。」火靈道。

就等著這句話,女人們開心不已,掠身出去,很快就採集了幾盤星辰果。

大家吃著果子,說說笑笑,一掃這些天緊張和不安,周法通道:「小風,這裡比千山島還安全,不如多留一段時間。」

「就是,景色多美啊!」顧婷道。

「都是玉姐帶來的福氣,離開了千山島,我們找到了更安全的地方。」孟瑤學得會說話。

「什麼啊,要不是小風聰明,我們來不到這裡。」東方玉俏臉一紅,拿起一枚星辰果,放進了嘴裡。

「玉兒,說實話,你有沒有後悔?」顧婷忍不住問。

「唉,其實路上一直在後悔。」東方玉嘻嘻笑:「怎麼說呢,如果時間重來,我還是會來的。」

「那到底是後悔還是不後悔啊?」孟瑤愣愣問。

「心裡後悔,行動不後悔!」

聽著後悔論,吃著星辰果,果子味道相當甘甜,果汁進入之後,經過煉化,轉化吸收的速度也很快。

火靈介紹,這種果子,已經超出靈果的範疇,屬於仙果,它有著滋養神識的獨特功效,更為重要的一點,採摘下來超過半日,能量就會徹底消失,沒有什麼東西能儲存。

竟然是仙果,這是多大的造化,盤之內的果子,很快就被女人們搶光了。火靈連忙制止,仙果對身體無害,也不能多吃,一年一次就夠了,否則就是浪費。

大家很快就覺得身體出現膨脹之感,連忙各自找到一塊平坦的地方,盤坐下來練功。

半個月後,大家才離開練功狀態,人人覺得神清氣爽,最突出的表現是,神識變得異常敏銳,而且,用力彈跳,飛升的高度,足足超過之前的三倍。

眾人就在燦星海原定居下來,在大家眼裡,這裡就是世外桃源,叮囑靈獸們不要靠近附近的海面,六隻靈獸也在島上自由奔跑起來。

時光匆匆,轉眼已經在燦星海原生活了半年,魏風已經做到對平原上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可是,還是沒有發現任何可以離開的方法。

島上的一切,似乎都跟星辰能量有關,修鍊不能單靠一種能量,久居於此,最終還是會影響到修為的進步。

「小風,心急不得,將燦星平原的地圖繪製下來。」火靈道。

「怎麼繪製地圖?」魏風問,一切都在他的腦海里。

「將草木分門別類進行標註,星君不會隨便安排的。」火靈點撥道。

「嗯,我馬上開始繪製地圖。」魏風點頭。

仔細觀察,耐心作圖,半個月後,一份詳細的燦星平原地圖,出現在大家眼前,沒看出有什麼特別的。

「果然跟我猜測的一樣,星君不老實,另有玄機在其中。」火靈笑了。

「前輩,我怎麼沒看出來。」顧婷道。

「這是一種神界流傳的文字,記錄了一部特殊的功法,告訴你們吧,是吸星**。」火靈道。

這名字一聽就很霸氣,包括魏風在內,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狂喜之色。

「小風,按照我的翻譯,將功法記錄下來。嗯,這部功法,武者是不能修鍊的。」火靈道。

「唉,都是體質害的。」東方玉大感遺憾,她跟孟瑤已經被排除在外。

「武者也有特殊的修鍊功法,修士不能觸及,會有機會的。」火靈安慰道。

魏風按照火靈的翻譯,將這部吸星**原原本本詳細記錄,內容讓所有人都吃驚不已,完全超出他們的想象。

星辰的能量取之不盡,只有夜晚晴朗,就是練功的好時機,可是,基礎的功法卻離不開環境,恰恰燦星海原就是最好的修行之地。

能夠修鍊吸星**,關鍵在於能夠跟星辰建立感應,要求星空入腦,簡單說,修行者的腦海里,要有一片星空。

魏風終於理解了神識的重要性,幻想星空不難,但若是能幻想變成腦中清晰的圖像,那就需要強大的神識來支撐。(未完待續。。) 「如果我現在回去,我不知道該怎麼供他讀書,我也不知道怎麼跟家人交待,所以……求你不要在追究下去了,我現在還不能回去。」楊茜哀求道。

「傻。」葉皓軒搖搖頭,他嘆了一口氣道:「我見過最傻的女人,就是用自己的青春在外面拼死拼活的工作,而她養的男人卻在國內享樂。」

「不……他不是這樣的男人,他對我很好,只是我覺得我配不上他,他答應過我,一畢業就會娶我,我回去的時候,會告訴他一切,如果他嫌棄我,我絕對不會纏著他,為他付出,我心甘情願。」楊茜苦苦的哀求道。

「好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和道路,我也不能改變你的未來。」葉皓軒搖搖頭,他嘆了一口氣道:「但是我保證不打死他就是了。」

葉皓軒說著,他抓著漢斯腦袋上不多的頭髮,硬生生的把他拖到了角落裡,然後拿起身邊任何能拿起的東西,對著他猛的砸了起來。

漢斯一邊慘叫,一邊躲著葉皓軒手中的東西,最後他猙獰的對楊茜吼道:「你這個賤人,快讓他停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法克……」

「葉,算了,算了吧。」楊茜有些害怕,她也有些不忍心,她輕輕的拉著葉皓軒的衣服道:「教訓一下也就算了,我……我有些害怕。」

葉皓軒終於發泄完了,他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把手裡的板凳丟到了一邊。

漢斯現在基本上就像是一條死狗一樣的趴在地上,他不停的喘息著,他甚至連抬起頭看葉皓軒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像這種人,最好的懲罰就是揍他,最好是揍到連他媽都認不出來他。」葉皓軒冷笑了一聲,他恨恨的說。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們現在走吧。」楊茜連忙勸產延。

「賤人,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漢斯可能是為了面子,他對著楊茜說出了這一句威脅的話來。

葉皓軒猛的轉過身,一腳踩到了他的大腿上。

咔嚓,一聲令人膽戰心驚的聲音從他的腿骨上傳來,這傢伙嘶聲慘叫了一聲,然後兩眼一翻,便倒了下來,他的混身抽搐了起來。

剛才葉皓軒那一腳,至少已經把他的大腿骨給踩的粉碎,葉皓軒就這暴脾氣,被人打敗了就要老實一點,你在囂張,那就是給自己找不愉快。

兩人走了之後,數輛警車停了過來,其中一名白人警探穿著一身便家走了過來,他看到倒在地上的漢斯,有些驚訝的說:「哦哦,漢斯,是你嗎?呵呵,你怎麼會弄成這幅模樣?難道又是越幫那一群人來鬧事了嗎?」

「馬丁……要替我報仇,我要弄死那個賤人。」趴在地上的那傢伙像是死狗一樣,但他仍然咬牙切齒的吼道。

「哦哦,眼下你要先把你的傷給治好,呵呵,你今天傷的可不輕啊,到底是哪個傢伙,竟然敢對你下這麼重的毒手?」馬丁呵呵的笑道:「不過你放心,只要我還在這個位子上一天,誰都不能得罪你,誰讓我們是好兄弟,好哥們兒呢。」

「我會向你保證,打你的人,一定會付出應的的代價,我會讓他們後悔的。」馬丁呵呵笑道。

「那些biao子們,都得受點教訓了,我現在心情不好,心情十分的不好。」漢斯抬起頭道:「我要讓那個賤人死,我也要那混蛋死……這裡有監控錄相,記錄下了一切,我要找出那個男人,讓他好看。」

「放心吧,你現在該去醫院了,漢斯。」白人警探冷笑了一聲。

有幾名警員走了過來,把漢斯給抬到了救護車上,救護車呼嘯而去。

「去,今天晚上把附近的幾條街給清理了,我不要見到任何站街女在做事,另外調出這裡的監控錄像,我要弄清楚,今天晚上打人的人到底是誰。」馬丁惡狠狠的說:「敢在我的地盤上鬧事,我看他們是活的不耐煩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給你惹麻煩了。」這一路上,楊茜似乎只會說這幾個字了。

「拜託,一路上,你這句話已經說了無數次了。」葉皓軒真的是有點哭笑不得了,真的,他聽的耳朵都有些長繭了,而這女人還是這樣契而不舍的說。

「我只是感覺到愧疚,你本來是好心幫我的,可是到最後弄成了這樣,我真的很對不起。」楊茜垂著睫毛,只是一個勁的向葉皓軒道歉。

「我覺得,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剛才的事情,都會看不下去,都會挺身而出的。」葉皓軒淡淡的說。

「但事實上,只有你一個人出現了。」楊茜看著葉皓軒道:「所以,我覺得你才是最帥的。」

「別這麼說,你還有一個喜歡的人需要你供著讀書呢。」葉皓軒苦笑道。

「說真的……其實我從一開始就知道,為了他,不值得。」楊茜低下了頭道:「很早以前,我和他打電話的時候,就能聽得出來他的虛情假意,而我小妹也告訴我,他有人了。」

「那你還這樣供著他,你傻啊?」葉皓軒無語的說,戀愛中的妹子,都是沒有智商的,這句話說的果然一點也不錯。

「我只是覺得,他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男人,所以不管他怎麼樣對我,我都會毫無保留的對他。」楊茜笑了笑,她的眼淚不自由主的在一次流了下來:「其實人在外面漂泊這麼久,一顆心早就被凍的如風霜一樣,以前的感情,以前想的,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我只想守著以前那份感覺罷了,其實我知道,我向他坦白我在鎂國的事情以後,他都不會在理我,儘管,感情先出軌的人是他。」

「這對你,不公平。」葉皓軒微微的搖搖頭道:「那個男人,他不值得你這樣。」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他不值得我那樣,可是我還是無怨無悔的對他,因為我怕我一旦連他都忘了,我心底的那份純真,就在也不存在了。」 反正也出不去,魏風、周法通和顧婷三人,開始習練吸星**,當然不是將星辰吸下來,不過是獲取星辰的能量而已。

三年、五年、八年!

仰望星空,讓星辰的殘影留在眼裡,接下來就是閉目凝視,牢牢鎖定影像,經過長期不懈的努力,魏風的腦海里,終於有了完整的星空影像。

感應天上的星辰,建立特殊的聯繫,一次次嘗試,一次次失敗。

到了第十個年頭,魏風終於感覺到了,意識彷彿進入了浩渺的星空,一種奇怪的能量開始從空中落下,進而朝著身體各處沖刷而去。

丹田中的太極圖,感應到這種能量,開始旋轉,不斷將其吸收而入,轉化成如同海潮洶湧一般的氣息。

腦海中星空璀璨,在這種能量的灌注下,變得格外清晰。

魏風對星空有了更深刻的認識,那些星星就是一個個巨大的能量體,其中蘊含的能量,大到難以形容,取之不盡。

此時,遠處的眾人正驚愕地張大了嘴巴,在他們眼裡,魏風周身星光熠熠,如同神靈下凡一般。

太陽噴薄出海面,魏風收功站起身來,精神飽滿,體內的氣息格外得充盈。

「好!有了星光能量的支持,此後就可以擺脫靈石了。」火靈贊道。

「是不是可以分給別人?」顧婷立刻想到了這點。

「呵呵,將來你也用不到了,這些年收穫也不小。」火靈又讚歎顧婷。

「唉,我剛剛構建成功星空圖像,小風的進度總是走在我們前面。」顧婷羨慕道。

「要學習小風這種精神,早晚也會成功的。」火靈道。

「前輩,真是想不到,世界居然有如此奇妙的功法。」魏風道。

「這算什麼,等到了玄界,各種特別的功法層出不窮。但是,萬變不離其宗,都是本源之力的分支而已。」火靈道。

什麼是本源之力,魏風暫時也不問,他不過是金丹後期的修士,太深奧的理論,知道了也不能參透。

受到魏風的影響,周法通和顧婷練功更加勤奮,沒有外界干擾,進度也在穩定加速中。

孟瑤練功不怕吃苦,性格執著,十年來用在練功上的時間,比其他人都要多,此時,她已經跨入三級高級武者的階段。

東方玉還是四級初階武者,並非她不勤奮,當然也有不勤奮的成分。更多是隨著修為的增加,再繼續升級的難度,會持續升高。

「十年了,家裡人應該把我給忘了。」東方玉喃喃道。

「玉兒,我們還會回去的。」魏風安慰道。

「忘了就忘了吧,能跟你在一起,那些都不重要了。」東方玉言不由衷,有誰願意真正拋棄親情,畢竟皇爺爺和父親都是愛她的,只是表達的方式不同。

「我們身不由己,還是源自於弱小,如果你是五級高階武者,我是化虛後期修士,想必你父親也不會阻止我們在一起。」魏風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