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電話之後,王建中對秦光說道:「秦局長,鄭書記要聽飛車搶奪案的彙報,你和我去一趟吧。」

掛了電話之後,王建中對秦光說道:「秦局長,鄭書記要聽飛車搶奪案的彙報,你和我去一趟吧。」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秦光本來不想和王建中一起去,市局這邊的形勢還要他來掌控,出了這麼大的簍子,如果不抓緊安排好,誰知道又會出什麼事端。可又不想王建中在市委書記面前搬弄他的是非,於是就跟著王建中一起去了,不過沒有和王建中同車。

「秦光同志,有點情況,需要你配合調查

秦光還在想等下和鄭建民見面說什麼,就被紀委的人帶走了,他看著王建中臉上的冷笑,變得目瞪口呆。

「混蛋!」在辦公室里,先是看著秦光下車進了大樓,時間一點點過去,薛永成終於忍不住摔了杯子,大罵出聲。

決定調查秦光的會議薛永成參加了,證據面前,薛永成投了贊成票。在官場上,有派系,有陣營,這是需要站隊的。但是事關大是大非,擺到檯面上的話,各人立場就太重要了,所有人都要站在一個隊伍里,除非你不想幹了。

在各方都盯著的情況下,讓李醫生對一個處級官員用手段逼供,似乎有些不太現實,常規程序下,基本上到秦光這裡也就到頭了,薛永成不會擔心秦光會說出什麼對他不利的話。而那幾個劫匪,根本和薛永成沒什麼關係,除非何家的人被抓了,但那更加的不現實。

兩天後,原s省w市南街派出所所長徐志軍,持公文到寧市報道,任寧市公安局副局長。徐志軍當初在w市將何慶調理的橫是橫,豎是豎,讓陳郁大加讚賞。隨後,陳郁請人把徐志軍調進公安部,鍛煉了一段時間,也算是避風頭,防止何慶報復他,現在把他拿出來用了。

徐志軍是軍轉幹部,擔任了幾年w市公安局刑警支隊長,但是得罪人太多,被發配去當派出所所長。如果頭頂上有人罩,靠山硬的話,這是一柄利劍,可惜在w市他孤家寡人一個,全家上下也就他一人,連親戚都沒有,又有誰能夠呼應他?說起立功受獎,徐志軍身上一堆,可是說起處分,同樣也是一堆,這樣的人,可不是一般人用的了的。

在公安部幾個月,徐志軍做了深刻的思考,對之前的自己做了總結,在為官為人上,有了一個突破,這次到寧市從新開始,雖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擔心不能為陳郁辦好事。在業務上,他則是信心十足,當仁不讓的。

有部里和省里的招呼,安排一個副局長還是很容易的,但是接下來的事,還要看徐志軍自己。能不能打開局面,陳郁可是在看著呢。

陳郁親自見了徐志軍一面,在金海灣酒店設宴為徐志軍接風,並且請唐遠強作陪,給足了徐志軍的面子。

對於徐志軍,陳郁可是作為嫡系來培養的,事關徐志軍的安排,陳郁都是親歷親為,親自打通關係。徐志軍雖然沒見過陳郁幾面,但是陳郁對他的扶持,他早已銘記在心了。

本來唐遠強還詢問是不是也見一見王建中,因為近幾天王建中的表現著實可圈可點,聽過之後,陳郁也覺得有些意外。不過陳郁考慮之後,還是決定不見了,讓唐遠強再觀察觀察他,然後酌情安排吧。如果王建中真是被埋沒在公安局了,可以找機會調到其他地方看看嘛。而且,唐遠強手下,也缺辦事的人,可以把這個面子賣給唐遠強。

「陳少。」看到陳郁站在包廂門口,笑著看向他,徐志軍大步邁了過來,雙手握住陳郁的手,用力的握了握,臉上帶著激動。

陳郁笑著點了點頭,左手在徐志軍的肩膀上拍了拍,說道:「怎麼樣,來寧市還習慣吧,都安排好了么?」

「唐市長都替我考慮到了,感覺是到家了一樣。」徐志軍說著看向唐遠強,感激的笑笑。

「先入席吧,坐下說。」唐遠強這時說道。

幾個人進了包廂,而徐志軍則是很自覺的落在了唐遠強的後面,和幾個月前相比,這不得不說是徐志軍的進步。 葉星北摸了摸被親到有些發麻的嘴唇,啐了他一聲,「那聽你的話,把我的工作室設在你的辦公區,就是我最愚蠢的決定之一!」

顧君逐笑,含住她的嘴唇,聲音含混不清,「葉小北,我允許你再重新說一遍!」

葉星北笑著推他,「別鬧了,別鬧了,果汁要灑了!」

她拿過果汁,遞到顧君逐唇邊:「送給你喝。」

顧君逐搖頭,「我不喜歡喝草莓汁。」

「我知道,」葉星北昂起下巴,愛嬌的笑,「罰你的!」

顧君逐挑眉:「你確定?」

葉星北點頭,「我特別確定!」

顧君逐拿過杯子,喝了一大口,扣住葉星北的後腦,吻上她的唇,全都渡進了她嘴裡。

「……」葉星北把果汁咽了,氣的捶他,「你臟死了!」

「我的口水你都不知道吃了多少,現在嫌臟不覺得太晚了嗎?」顧君逐用唇摩挲她的唇。

她的唇又甜又軟,都是草莓清甜的氣息。

很奇怪。

他不喜歡喝草莓汁,也不喜歡吃草莓,可她吃了草莓或者喝了草莓的清甜味道,卻讓他愛不釋手。

「別鬧了,」葉星北推開他,摟住他的脖子:「你真會給餘墨的爸媽買房子嗎?」

「對,」顧君逐低頭,唇貼上她的唇,輕輕廝磨:「總讓餘墨的爸媽在這邊鬧也不是辦法,我打算把房子買在最南面,這樣以後余父余母就會和餘墨遠隔萬里,他們想再來看餘墨一面都不容易。」

葉星北搖頭,吃吃的笑,「你可真是老奸巨猾!」

顧君逐挑眉:「我很老?」

葉星北笑,「比我老!」

「你那是嫩,我現在是風華正茂!」顧君逐箍緊她的腰,手伸進她衣服里去,「顧太太,要不要我身體力行的向你展示一下?」

「你走開走開!」葉星北笑著連連推他,「你真會幫余畫和餘墨那個渣姐夫離婚?幫余畫還債?」

「不是我還,」顧君逐說:「是餘墨還,房子也是餘墨買,我只管出主意。」

葉星北摟著他的脖子問:「餘墨同意幫余畫還債了?」

「餘墨知道余畫會被判刑之後就同意了,」顧君逐說:「給他爸媽買房子,讓他爸媽安頓下來,也是他提出來的,把房子買在遠遠的地方,是我給他的建議。」

葉星北嘆息:「這樣也好,到底是親爸媽,親姐姐,老死不相往來就好,真看他們被放高利貸的人活活逼死,總歸不忍。」

「那是餘墨的事,不用我們操心,」顧君逐說:「不過聽餘墨的意思,他爸似乎對他還不錯,畢竟他是余家唯一的兒子,男人一般對兒子還是比較重視的,只不過他爸是耙耳朵,什麼都聽他媽的。」

「耙耳朵?」葉星北好奇的問:「什麼叫耙耳朵?」

顧君逐捏捏葉星北的耳朵,「耙耳朵的意思,就是怕老婆,妻管嚴!」

「哦,這樣呀……」葉星北也捏了捏他的耳朵,歪頭看著他笑問:「顧少爺,請問你是不是耙耳朵啊?」 小爪子拚命敲打胸口,耗子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聽到它的剖白。

小白馬頭上頓時掉下無數黑線。

之前看耗子與珊瑚婆婆論道時態度那般虔誠堅定,她還誤以為,耗子真有什麼雖然扭曲,卻相當純潔的信仰……

現在看來。

這貨分明還是利驅動物。

走眼走眼。

真的不能將它,想象得太高深,它就是俗耗子一隻。

就在小白馬想要開口安慰耗子的同時,霸血城,真小小本尊前方,突然響起了一聲,陰陽怪氣的冷笑。

「呵!」

「今日大家看上去,都很快活呀,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些什麼呀?」

隨著這有些耳熟的聲音響起,真小小內心崩潰地,看到個手持鶴羽扇子,模樣俊俏但眉心帶煞的小公子,「笑盈盈」地從迴廊內走來!

果真是……

目光在對方的五官間上下打量,真小小心情實在是凌亂得很。

突然出現在自己視線中的少年,與自己年紀相仿,一頭深灰色的長發以名貴的玉扣高高束在頭頂。

模樣雖然與自己長得一點兒也不像。

不過無愧體內稀薄的鎮魔血脈。

比起一般少年,看上去更加英姿勃發,湛湛的目光,充滿力量,矯健的身姿,像隨時蓄勢待發的小豹子!

他身著團錦琢花衣衫,肩上披著件月紫色的織錦鑲毛斗篷,腳上踏雲屐鑲嵌金絲,雙腕下的珍珠袖扣,每一枚都有真小小的拇指般大小。

這般窮凶極惡的裝扮,著實與樸素的眾人還有簡單的陳設格格不入。

無需旁人介紹。

真小小此時已經萬分篤定,他就是眾人嘴裡的鎮魔浩蕩,極天中正和自己親密地並排而坐的小浩子。

畢竟來人眼上的狂傲,與耗子如出一轍,光是撇撇嘴,便有一股「我是大爺」的騷氣,撲面而來!

何況此時他身後,還直接召喚了戰獸同行,那是兩隻彩鳳,還有三隻蛟龍……這五個傢伙,與它們分身模樣,簡直沒差!

用扇子拍手,鎮魔浩蕩直視雞爺雙眼,聲音綿甜如蜜!

「我的好爺爺,聽說您收回了我的少主之位。」

可惜了這麼好聽的嗓子,是用來興師問罪的。

「這有名無實的破帽子,孫兒本來也不稀罕,可是您為何不親口告訴我,反而讓我從街頭巷尾鬧哄哄的傳言中自己聽來?實在是太不給我面子了吧?」

「咳咳!」

原來瘟雞已經提前自己一步,除了浪蕩子的名頭了呀?

師爺陰山渡尷尬地咳嗽了幾聲,悄悄用手訣,將已經寫了一半的可疑文字與放在身前的筆墨迅速收起。

啥?

城主大人今日突然收走了浩蕩殿下的少主頭銜?

得到師爺傳訊,匆匆背著藥箱奔來的青梅子,與瘦小卻機靈的小核桃,頓時愣在原地。二人扭動僵硬的脖子,最後將埋怨的目光,投到雞爺身上。

這就是城主您不對了。

雖然殿下的確紈絝,但您老也不能招呼都不打一聲,便讓鎮魔浩蕩從旁人嘴裡,得知自己已經被「下場」的消息吧?這也忒傷人自尊了喂! 在公安部工作一段時間,徐志軍的眼界得到了極大的開闊,在陳郁的囑託下,崔亮找靠的住的人帶了徐志軍一段時間,對他進行了著重的培養,如今的徐志軍雖然不能說換了一個人,但里裡外外都受到了滌盪,不像以前那樣猛衝猛撞,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學會了權衡利害。

雖然幾個人酒量都不小,陳郁更是堪稱無量,喝酒跟喝水一樣,但幾個人都喝的入口很柔的米酒。在酒桌上,除了關心一下徐志軍的生活之外,陳郁對他的工作提出了幾點要求。最主要的就是配合王建中儘快掌控市公安局,在各方面沒反應過來之前,將公安局握在手中,成為唐遠強在寧市第一個具有完全影響力的部門。

如今寧市黨委換屆在即,如果陳郁所料不差的話,缺少的幾個常委最近省委就會有安排,在換屆的時候正式確定名分,進入下屆班子。寧市的常委會成員組成是要體現省委意圖的,在何家勢衰的情況下,會進一步得到貫徹。具體到某個常委,就要看省委班子具體成員的掰腕子情況了。

陳郁現在要做的就是保證唐遠強的影響力能夠進一步的擴大,形成自己的權威,再就是在下屬洋山市的換屆中,完全貫徹自己的想法。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必須去辦,那就是去見一見東南軍區副司令員,海軍東海艦隊司令員胡衛鈞中將,胡悅的父親,自己認的妹妹林小鳳的未來公公。

陳郁做完了部署,安排好徐.志軍之後,就給胡悅打電話,約好了時間。

隨後,他又打電話給陳文軒,詳細.說明了自己認了個妹妹的前因後果,並讓爸爸給他點意見。

陳文軒沉吟半晌,說了一句:「小孩子的把戲。」

陳郁乾笑一聲,剛想辯駁,陳文.軒又說:「無關大局,隨便接觸看看吧。」

陳文軒的話,讓陳郁心裡有底了。父親的意思,可能.是說胡衛鈞不是個能左右大局的人物,也可能說成不成都無所謂,不影響什麼。但後面一句話,說明他不持否定態度,陳郁就能放開的多,扯起虎皮當大椅也不是不可以,父親默許了嘛。

初次上門,倒不能空手,送上一罐好茶,一副頗具金.戈鐵馬氣息的字畫,雖然價格不菲,但也沒人會覺得不妥,陳郁的身份擺在那裡呢。

胡衛鈞一家三口都在門口接他,說明了對他的.重視。陳郁自己雖然只是在復大讀書,但陳系之中,副部級之上以數十論,陳庸陳老爺子更是位極人臣,陳郁的父親陳文軒也一腳臨門,只差一步。自陳郁的太爺以來,陳家三輩入常委似乎已經不用懷疑,只是陳文軒這次想跨出這一步的話可能還有點曲折,他的年齡還不到5o歲,會不會有人在資歷上給他設置障礙不好說,還要看陳家是怎麼安排的。

儘管陳庸陳老.爺子期服役,站了最後一班崗,這次肯定要退下去,而陳文軒明年是否能夠上位現在還不得而知,但只要陳庸在,陳家的影響力就不會減小。無論如何,胡衛鈞都必須表現出足夠的重視,誰知道陳郁是不是代表陳家的哪位過來的。

陳郁這次沒有自己開車,而是讓侯峰做了司機,開的車也不惹眼,是一輛奧迪,正符合京城高門大戶的一貫作風,不張揚,也不刻意低調。

進了戒備森嚴的大院,來到一棟小別墅前面,陳郁看到了胡悅,身邊還有他母親,另一個5o多歲,身板挺直,目光銳利的就應該是他的父親胡衛鈞了。

胡悅遠遠的就先迎了上來,說道:「陳少,你來了,快這邊請。」

來到胡衛鈞夫婦面前,胡悅就要介紹,說道:「陳少……」

陳郁碰了胡悅一下,給了他一個責怪的眼神,胡悅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一絲喜悅湧上心頭,轉而給父親介紹陳郁:「爸,這是我在上海認識的朋友,陳郁,我在上海受了他不少的照顧,要是沒他,我在那邊就得喝西北風了。」

接著又對胡母說道:「媽,那天你見過陳郁了。」

陳郁沒讓胡悅先介紹他的父親,而是先介紹了自己,是考慮以晚輩的身份拜見,自然不能在這方面有所忽視,要給胡衛鈞面子。

胡悅介紹完,胡母微笑著對陳郁點點頭,胡衛鈞沒開口,她也沒先說話。胡衛鈞雖然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但乍一照面,陳郁的儀錶風度就讓他眼前一亮,不禁心中暗贊,但讓他對一個2o多歲的年輕人行於顏色,他卻是做不到的,還好陳郁適時的放低姿態,他也就笑了笑,說道:「小陳,來了啊。」

「胡伯伯,胡伯母,你們好。」陳郁上前一步打招呼,依足了晚輩的禮數,說道:「早聞胡伯伯鎮守東海,是國家東疆的柱石,家祖父幾次提及,讚譽有加,心中早想前來拜見,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前次在上海偶遇胡兄,事後才知道是胡伯伯的公子,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沒能及時通知胡伯伯,還請胡伯伯見諒。」

陳郁的溫和讓人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就算胡衛鈞也不得不感嘆果然是陳家的公子,軍區大院里的幾個小子,包括曹家的幾個,和眼前這位一比,就差的不是一星半點了。陳郁的恭維也讓他心中暗喜,特別還提起了陳庸陳老爺子,那可是沒槍高的時候就殺過日本鬼子的老一輩軍人出身,一句讚譽的話即使是他也得美上半天。

「小陳,陳老的稱讚我可不敢當,無所建樹,愧對一身軍裝啊。」胡衛鈞嘴上說不敢當,表情卻不再是撲克臉,他手下確實有幾件拿的出手的事,那些得意之作只要提及就會觸到他的癢處。

胡母這時笑著上前,拉起陳郁的手,笑著說道:「小陳,胡悅在上海可多虧你照顧了,快進屋說吧。」

「伯母,我和胡兄一見如故,應該的。」

陳郁說著跟胡悅一家進了別墅,後面侯峰提著東西,自然有保姆接了過去。和一個警衛員互相瞪了半天,侯峰嘿嘿笑了一聲,也跟了上去。

陳郁在胡家受到了熱情的招待,開始還只是和胡母說的多,胡衛鈞拿著架子正襟危坐。後來陳郁轉攻胡衛鈞,他天文地理無所不通,待過軍隊,下至單兵上至戰略,包括高科技等等,話題無數,一點點就把胡衛鈞引入熱烈的討論之中。這時胡母就不怎麼插的上話,去指揮保姆做飯去了。

談及他的領域,胡衛鈞長輩的姿態就一點點消失,陳郁說的東西,他不贊同的時候還對陳郁瞪眼睛,陳郁也不以為忤。相反,陳郁卻越來越感受到胡衛鈞職業軍人的氣質,這是一個官僚氣息不重的軍人。

正談到相控陣雷達,陳郁就說:「胡伯伯,雷達的具體參數我不清楚,應用方面您是專家,我也不好賣弄。但有一點我敢肯定,用不多久,我國有源相控陣雷達方面,必將獲得突破性進展,請胡伯伯拭目以待。」

「哦?」陳郁的定斷,讓胡衛鈞心中一驚,海上作戰勝利的憑仗是什麼?除人為因素外,客觀方面有幾點,矛,盾和眼睛。攻防利器自不必說,探測方面也是決定性因素之一。我國雷達技術一直落後於美俄等國家,雖然奮起直追,但現在距國際先進水平仍有一段距離。什麼叫突破性進展,那必然是解決科研難題,甚至生大尺度跨越的情況下才能用這個說法。陳郁的身份使得他不能信口開河,特別是在自己這個艦隊司令員面前,胡衛鈞就琢磨,是不是陳郁知道了什麼他不知道的消息,就準備回頭打聽一下。他想了想問道:「小陳,你怎麼這麼肯定?」

陳郁微微搖頭,他有這個信心,是因為蘇小小,蘇小小現在或許不懂雷達,但如果讓她研究一段時間,這個天才女博士必然會不下於任何一個浸yin其中數十年的老專家。不過陳郁現在沒有讓蘇小小研究雷達的打算,她能提供的新材料就足以造成這種跨越,如果將常溫導材料用在雷達元器件上,陳郁可以想象,即使還有些不盡如人意的地方,這個雷達也會讓人大吃一驚,正所謂一俊遮百丑,其它方面,慢慢追趕吧。

「胡伯伯,這個么,我倒不好多說,不過我說的話您倒不用懷疑,多則一年,少則半年,您一定會得到這方面通報的。」陳郁倒不是故作高深,只是一切都在計劃之中,現在也沒什麼可說的。

胡衛鈞微一沉吟,就知道陳郁的話代表著什麼,如果是真的,這就是絕密,還好旁邊只有胡悅在陪著,胡母帶著保姆去做飯了,侯峰則是和警衛員在門口那邊大眼瞪小眼互相使勁。他對胡悅喝道:「剛才聽到的都爛在肚子里,別出去瞎咧咧。」

「是。」胡悅一挺腰,隨即又塌了下來,笑著說道:「爸,你放心吧,我還是知道輕重的。」

「胡伯伯,既然說到雷達了,我也不妨再多說一些。不僅是雷達方面,您手中的一刀一槍,都將會有不同程度的變化,這點么,胡伯伯耐心一些,總會看到的。」陳郁越來越高深了,胡衛鈞打破腦袋也想不到是怎麼回事,打定主意回頭向京城方面和幾個研究所探探口風,他的心裡痒痒起來。

胡母招呼吃飯,打斷了幾個人的話題。胡家是以家宴的形勢招待陳郁的,看來胡悅確實把陳郁當成了朋友,在父母面前沒少吹風,夫婦二人也受了影響。

「就是不知道胡悅怎麼矇混過關的,離家出走這麼長時間,回家有沒有挨板子?」陳郁暗自腹誹。

飯桌上,陳郁提起了林小鳳的事,說道:「伯母,前幾天您見過小風了,不知道印象怎麼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