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這才多大一會兒,您老又失言了?看來,上了年紀的人就是容易見忘呀!

怎麼?這才多大一會兒,您老又失言了?看來,上了年紀的人就是容易見忘呀!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這樣吧,本座有一偏方就是專門針治健忘之人的,本座這就派人前去給您老拿來吧。」

呼呼

說話間,向九遙很是隨意地向著身後一招手,一個身著黑衫的男子便是健步走上前來。

旋即,就見向九遙低頭在那人耳旁一陣嘀咕之後,黑衣男子就是微笑著轉身離去。

只是在他轉身的那一剎那,投向皇甫一飛的眼神,卻是讓人感到異常地可怕與心悸! 直至在過了三息時間之後,先前離去的那個黑衣男子方才再次出現在了大家的眼前。

不過在這一刻,男子臉上的表情是極為地古怪,雙手緊緊地抱著一罐子,雖然不能知曉那裡面裝的是什麼,但是那股讓人感到窒息的臭味卻是遠遠地傳了過來。

「哎呀,來了!皇甫幫主,本座為你準備的湯藥來了,放心,只要你當著大夥的面將它一飲而盡,再跪在本座面前向本座磕頭認錯,本座就放你一馬如何?

當然!像玉兒那麼水嫩的小姑娘,本座是疼她都來不及呢,怎麼還會忍心去傷害她呢?

要不這樣,本座就勉勉強強地收她為自己的洩慾工具怎麼樣?哈哈哈,過癮,真是太過癮了!」

看著黑衣男子小心翼翼走上來的身影,向九遙終於在這時不再掩飾自己心中的得意,放聲地大笑了起來。

「你。。。罷了,皇甫一飛喝了就是,只是希望向大爺您能遵守自己的諾言,能給玉兒一個痛快就行!

玉兒,對不起,父親對不起你啊,是父親無能讓你受辱,若是時光能夠倒流,父親定然不會讓此事重演的。

小子,拿來,給本宗拿上來吧,不就是一罐醫治健忘之症的湯藥嗎?這還能難到本宗?哈哈哈,時不待我,時不待我啊,本宗好悔,真的好悔啊!」

凄慘地大笑聲中,皇甫一飛從黑衣男子手中接過那個臭氣衝天的罐子,眼睛一閉便是準備將之一飲而盡。

不知怎的?

看著皇甫一飛這番梟雄末路地遭遇,在場之人中,除了天風樓十四位大家臉上浮現出了同情與不忍之意外,其餘之人竟然是異常地冷靜與平靜。

「唉,皇甫幫主,你這又是何苦呢?像向九遙雜碎那般絕情無義之輩,你真希望他能遵守自己的諾言嗎?

停下吧皇甫幫主,雖說林楓不敢保證能助你脫險,但卻是可以向你承諾安然救你女兒出來!

只是有一點林楓想向皇甫幫主道歉,對於魁狼被滅之事,希望皇甫幫主不要將之怪罪於天風樓十四位當家身上,此事由我林楓一人接下如何?」

就在皇甫一飛將手中的罐子準備放於嘴邊時,隱藏於人群中的林楓終於忍受不住,出聲阻止道。

呼呼

隨即,只見一道黑影從眾人眼前飛掠而過,被五花大綁起來的皇甫玉兒的身影,就在那瞬息之間消失在了眼前,再一次出現時,已是到了一個臉上布滿皺紋的老嫗身旁。

「那個,皇甫玉兒就拜託於你了,若是林楓此次能夠大難不死,林楓願意接受你任意一個要求,即便是你想要林楓的命也行,如何?」

看著臉上仍舊是處於驚愕之中的皇甫玉兒,林楓抬頭向著身旁的老嫗開口道。



未等到老嫗做出回答,林楓的身體就在這一眨眼的功夫里出現在了先前皇甫玉兒站立著的地方。

「成交!記住,你欠姑奶奶一個條件,即便你是想死,也要完成姑奶奶的條件后再死!」

看著那道孤傲,但卻是讓人感到心暖的單薄身影,老嫗突然扯開噪子大喊道。

「放心,只要你能保證皇甫玉兒無恙,林楓的命就是交給你又能如何?」林楓雖然未曾回頭,可他那平淡至極的聲音卻是飄然而去道。

「混蛋,雜碎,你究竟是何人?竟然有膽破壞本座之事,想死不成?」

看著眼前這道突然顯身並破壞自己好事的身影,向九遙強忍著想要一巴掌拍死他的衝動出聲道。

「小爺的生死?你還沒有資格決定!不過若是你真想要知道小爺明諱的話,可以稱小爺為戰狼!」林楓淡淡地應聲道。

「戰狼?哈哈哈,真是大言不慚!小雜碎,無論你是何身份,就憑你破壞本座的計劃這件事,你已經可以死上千次萬次了,所以,受死吧,(雜)種!」

嗤嗤嗤

伴隨著向九遙話音的落下,一道凌厲地攻擊便是在那一剎那間飛速而至,迅速地向前林楓的身體轟擊過去。

「嘿嘿,小爺說過,就憑你還配決定小爺的生死!霸天三式第一式風嘯雲動,給我破!」

呼呼

平淡的喊叫聲中,一隻漆黑無比的巨大掌印瞬間從林楓手中激射而出,徑直衝向迎面而來的那道凌厲攻擊。

噗嗤,噗嗤

和想象中的一樣,那道看起來是威猛至極的攻擊,僅僅只是在和那漆黑掌印接觸住的那一刻,便是驟然而斷。

「不錯,小雜碎,你的確出乎本座的意料了!但也是僅止於此了,驚雷劍法,給本座死來!」

轟隆隆

這一次,隨著向九遙話音的落下,晴朗一片的天空上突然間響起了雷鳴之聲。

跟著,就在那一聲聲威猛至極的雷鳴聲中,一道異常璀璨地暗紅色驚雷,攜帶著不可匹敵的可怕威壓瞬間轟向林楓。

「老大,怎麼辦?需要出手幫他嗎?若是余良沒有記錯的話,楓少他可僅僅只是武宗中期的修為而已,他真能擋下武王巔峰強者的含怒一擊嗎?

要不,就讓余良出手如何?放心,余良向你保證,一定會保楓少無恙的!」

感知著那道暗紅色驚雷中所攜帶的濃濃威壓,余良一臉擔憂地向著王動出聲道。

「呵呵,無妨!數月時間未見,我們修為在提升的同時,難道楓少就是原地踏步嗎?

放心吧,若是他真不敵,我會親自出手的!」王動頭也未回地應聲道。

「我。。。希望這樣吧!」

「驚雷劍法?果真是向家的狗!既然如此,那就饒你不得了,風嘯雲動第二式掌碎虛空,給我滅!」

呼呼呼

霎時間,就在林楓的怒吼聲中,九道璀璨地玉質光柱瞬間從他體內暴涌而起。

緊跟著,便是迅速地直衝天際而去。

轟轟轟

同一時間,隨著林楓氣息的耀動,那恐怖的滔天威壓,就像是那突兀決堤般的洪水似的,剎那間便是洶湧澎湃地向著四周瀰漫開來。

並且,那僅僅只是散露出來的一絲淡弱威壓,竟然也是離他最近的眾人,全都是不受控制地退向了兩旁! 「什麼?這股威壓?是地階武技,這絕對是地階武技的威壓!等等,這是武王前期巔峰?老天,這怎麼可能?」

感知著那從林楓體內瞬間暴涌而來的磅礴威壓,一旁的眾人無不被他深深所震撼,即便是王動他們心中早就做好了準備,但是在這一刻,仍舊是被林楓所震驚!

「哈哈哈,向氏家族?狗屁!真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像楓少這般驚艷絕世之才,你們這幫雜碎竟然是無端地站在他的對立面,莫非是閑自己的生活太過於安逸了嗎?」王動睜大著雙眼,一眨不眨地開口道。

原本在他以為,林楓也是很天才了,但是現在看來,這那裡是天才,簡直是一妖孽才對!

轟轟轟

就在這時,隨著林楓體內那九道光柱的直衝天際,一根被九條波光粼粼巨大星河環繞著通紅圓形柱子,就在那一剎那間醒目地顯現在了天穹之上。

那讓人感到心悸與恐懼的濃濃星辰之力,也是在這一刻,不甘落後地從天穹之上傾瀉而下,瞬間就將林楓的身體籠罩在了裡面。

隱隱約約中,眾人彷彿從那濃郁的星辰之力中看到了一隻巨大地晶瑩掌印出來。

「是時候了,向九遙雜碎,給我死來!」

嗤嗤

這時,林楓的話音剛落,那隻若隱若現的晶瑩掌印,終於是適時地顯現出了它的原貌,攜帶著無盡的天威之力迅速直衝向九遙而去。

嘭,噗嗤

不出意料的,那道暗紅色驚雷和晶瑩掌印甫一接觸,便是以肉眼難以啟及速度開始潰散起來,直至衝到向九遙的身旁,將他的身體完全地包裹在了裡面。

三息時間過後,方才從中顯露出了氣息有些紊亂的向九遙的身體。

「什麼?怎麼可能?你竟然沒事?」

看著那雖然身體很是狼狽,但卻是沒有遭受重傷的向九遙,林楓禁不住地為止一頓道。

「嗯?等等,如果林楓沒有估計錯誤的話,你應該是隱藏了自己的真實修為吧?向老狗,你的真實境界絕對不是武王巔峰,而是武君前期對不對?」

「嘿嘿,不錯!小畜生,你又一次讓本座大吃一驚了,只是你還是說錯了,本座雖然是武君之境,但卻是武君中期巔峰,而不是前期!

不過呢,你雖然沒能猜出本座真正的修為,但也是了不起了!故而,就為了你這個了不起,本座就只能忍痛送你上路了!林楓小兒,給本座死來!」

轟轟轟

聽到林楓那番驚呼的話語,向九遙得意地大笑一聲后,便是選擇不再繼續隱藏下去,眉頭皺動間,武君中期巔峰的可怕威壓,終於在這一刻是毫不保留的釋放了出來。

同時,在那恐怖的威壓之下,道暗紅色驚雷就再一次湧現而出,再一次向著凌風轟擊過去。

不同於之前,在這一次的驚雷之中,林楓居然感覺不到一絲地威壓與能量,彷彿那就是一道平淡無奇的紅色光柱似的,絲毫不能引起他人的注意。

但它的速度卻是更加地快速,大家只感到眼前一道紅光瞬間即逝,攻擊就已是來到了林楓的身前。

「好一個向九遙,好一個向氏家族啊,一個武君中期巔峰的超級強者,他們竟然也能隨意派出家族?

而且以向九遙的境界與修為,恐怕早已是可以橫掃整個黑角域了,為什麼他卻是選擇沉寂下來了呢?他究竟在圖謀什麼?」

暗影、冷月和王動三人彼此之間無意的一個對視,都從對方眼中讀出了一些莫明的東西出來。

而一旁的皇甫一飛,在向九遙釋放出自己全部威壓出來的那一剎那間,就已是完全地陷入了獃痴之中。

難怪自始至終,向九遙都是沒能正眼瞧過自己一眼,現在想來,的確是那麼回事。

就憑向九遙那武君中期巔峰的強橫實力,還真沒有必要理會他這一跳樑小丑啊!



那看起來平淡至極的攻擊,可是就在他即將接觸到林楓身體的那一剎那,磅礴而又浩瀚無比的可怕威壓卻是突兀而至,一下子就將林楓的身體壓彎曲了下去。

並且,絲絲殷紅地鮮血,也是在那一瞬息之間起,就從林楓風七竅湧現而出,讓他遠遠地看起來,是極為的駭人與驚悚!

「怎麼辦?即便是有了靈師那龐大的靈力的支撐,以我現下的修為與境界,頂多也只是能夠和武王大圓滿之境強者相抗而勉強不死,武君中期巔峰的強者,的確也不是我能夠抗衡的了啊!」

感知著那迅速衝來的可怕攻擊,林楓心中已是隱隱地生出一抹焦急之意出來。

沒辦法,隨著境界與修為的不斷提升,越級而戰也是越來越加困難起來,武王和武君之間,已不單單是境界上的差距了,而是對於武道的理解與感悟了!

怎麼辦?

呼呼

不過,就在這時,眼看著林楓心中的不甘就要完全地取代自己的憤怒時,父親那張威嚴的面孔卻是突然間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楓兒,我的孩子,你這是怎麼了?就這一點小事你就要選擇放棄嗎?你還配做我林嘯的兒子嗎?

你不會是忘記了父親對你所說的話語了嗎?強者,他們往往都是從逆境中成長起來的!父親相信,在不日的天下,我兒定然會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

記住:人,旦凡只要是還活著,就一定會有解決問題的辦法的。」

「父親?不!林楓,你個廢物,這一點困難你就要選擇放手了嗎?你這樣做對得起你的雙親嗎?對得起林家堡那些無辜死去的人嗎?

還有,你還記得那個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真心關愛著的林月兒了嗎?

林楓,你要振作,一定要振作起來啊,記住父親說的話,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一定會有辦法的!啊。。。」怒吼聲中,林楓那具已經彎曲了的身軀瞬間站了起來。

嗡嗡

旋即,就聽一聲脆響從自己體內響起,自己那中級靈師的修為竟然是在這極緣巧合之下有了一絲的提升,磅礴而又溫和至極的浩瀚靈力,便是迅速地涌動在自己體內起來。

轟轟轟

同一時間,九道璀璨地耀眼光柱也是再一次從他左手間衝天而起,迅速地和那九天之上的九條粼粼星河連接到了一起。 「什麼?這是?」

這一剎那間出現的變化,讓林楓這個始作俑者也是感覺到了驚愕與迷茫,但也僅僅只是一愣后,很快就醒悟了過來。

「霸天三式第三式滅世,給我出!」

呼呼呼

伴隨著林楓話語的落下,磅礴而又浩翰無比地龐大星辰之力,就在這一剎那間從天穹之下直瀉而下,瞬間便是在林楓的身前凝聚出了一隻巨大地星辰巨掌出來。

旋即,攜帶著可怕至極的濃郁殺氣迅速直衝向九遙而去。

轟,嘭

頓時之間,就在那一聲劇烈地爆響聲中,向九遙的那道凌厲攻擊被林楓順利接了下來,但是他的身體卻像是一隻折了翼的大鵬般,無邊拋向了遠處。

不敵,在林楓巧之又巧地領悟到了霸天三式第三式滅世的情況下,仍舊是不敵武君中期的向九遙。

武王前期與武君中期間相隔的巨大溝壑,的確不是什麼絕妙招數所能代替的啊!

「什麼?不,不要啊!」

原本在一旁靜觀其變的王動等人,終於在這一刻感覺到了不妙,奈何於此時,早已是悔之晚矣。

所以,大家就只能親眼看著林楓的身體重重跌下。

「嘿嘿,小雜碎,想你現在應該明白了,強者的尊嚴不是如你這般小貓小蝦可以觸犯的了吧?故而,你可以放心的去死了!驚雷風雲掌,給我死來!」

看著無力跌下的林楓的身體,向九遙絲毫不作手軟,怒呼聲中,那震耳地雷鳴聲便是再一次響起。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