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想著,眼前這個小小的女修,看到這麼多高階的修者在此,說不定會乖乖的將藏寶圖拿出來分享。

心裡想著,眼前這個小小的女修,看到這麼多高階的修者在此,說不定會乖乖的將藏寶圖拿出來分享。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儘管有不少的魔修做好了事後要去奪去藏寶圖的打算,但是能夠不費絲毫力氣能夠接觸到藏寶圖,又何樂而不為呢!

更有幾位相貌長得清俊的年輕男子,目光灼灼的投向雲瑾。

讓雲瑾頓時壓力山大,特別是那些魔修故意發出來的威壓,壓迫的雲瑾呼吸起來都顯得很艱難。

正在雲瑾努力調節的時候,一股輕柔的力量進入她的身體,讓雲瑾覺得輕鬆了很多。

那股力量很熟悉,很舒服,她的身體完全沒有排斥。

「姑娘你的人選是誰?」鳳止見眼前的醜女人在發愣,忍不住提醒。要不是因為那女人能夠得到藏寶圖,他真是不想多看那張平淡無奇的臉一眼!

鳳止覺得自己各方面條件都算不多,不用說這種沒見過世面的低階女修,就算是出身高貴的女修們見到他也臉紅害羞。只要鳳傾不出現,就不會將他的風采也壓住。一想到現在生死不明的鳳傾,鳳止忍不住得意起來,就算是王后的嫡子又如何,就算有著最純正的血統又如何!還不是要給他們兄妹讓路。只要父王一直寵著他們的母妃,他們就立於不敗之地!

雲瑾嫌棄的看了鳳止一眼,那個男人不知道在想什麼東西,一臉的猥瑣相!

不過也印證著一句老話,自己喜歡的人怎麼看怎麼喜歡,討厭的人越看越討厭!

冥風就算是背對著她,怎麼看什麼舒心!

雲瑾上前走了好幾步,伸出手拉住冥風的衣袖,低聲說道:「這位公子,我,我願意跟公子分享藏寶圖,公子是否願意隨我到房間里詳談。」雲瑾說著都忍不住臉紅了。她之所以敢去觸碰他,是因為剛剛她被威壓壓迫的時候,那股輕柔的力量就是來自冥風。

這個男人,是認出了自己吧!

冥風面無表情轉過身來,「你明白你在說什麼嗎?」

雲瑾被他冷硬的聲音嚇了一跳,弱弱的點了點頭。

冥風將自己的衣袖沖雲瑾手裡扯出來,朝著天字房七號走去。

雲瑾有點反應不過來,已經站在門口的冥風不耐煩的說:「還不過來!」

雲瑾趕緊跟了上去!

啪的一聲,把門關上,就將其他的各懷心思的魔修們甩在了外面。

然而此時已經在房間冥風的臉,顯得十分的陰沉。

一雙藍色的眼睛,陰鷙的看著正閑適喝茶的白熙。

「他是誰?」冥風沒有想到他早前安置好的女人給了他一個這麼大的「驚喜」!要不是那女人說話的語氣給他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他真不敢想象這個女人居然會這麼大的膽子,跑到了這個拍賣會上,並且得到了那麼一件燙手之物!本來聲音相似之人很多,剛開始的時候他沒有多想,可是剛剛她被威壓之力壓迫的時候,她的身體裡面有一絲熟悉的氣息散出了出來,那氣息很淡,要不是他之前在魔宮的時候,多次為她探查腹中胎兒情況,也不會這麼敏銳得察覺到。

雲瑾也有點傻眼了。

她怎麼跟冥風來介紹白熙啊?

說是你失憶前的朋友嗎?

可她知道,冥風的腦中有著被灌輸進去的記憶,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冒然說他是失憶了,他會相信自己才怪呢!

白熙也緊盯著朗沉風看。

相貌變化的不算大,可是他本身的妖氣被魔氣給完全掩蓋住了!臉上有著一股肅殺之氣,平時看起來算得上溫和的藍色眼眸,如萬年冰川一樣冷酷。僅僅就這一個照面,眼前的男人沒有一點往昔的印記。

朗沉風這個人好像完全沒抹殺掉了一樣。 因為何家燁過來的緣故,小柚子比平時更活潑了許多,她吃過午飯就纏著何家燁,也不要葉佳期了。

「小何哥哥講故事。」

「小何哥哥過家家。」

她一個勁纏著何家燁,一會兒要講故事,一會兒要過家家,有時候蹲在地上看螞蟻搬家也非要拉著何家燁。

何家燁心情很好,一點都不覺得麻煩,一直陪著小柚子。

葉佳期樂得清靜,正好做一些家務活。

夏日的午後悠長悠長,蟬鳴聲不止,一眼看去,天地之間都是白花花的熱氣,綠葉耷拉著腦袋,日光刺眼,四周空曠。

王師娘在卧室里一邊做鞋子一邊和王校長嘮嗑。

「老頭子,我今天有意撮合佳期和小何,你總是打岔。」她不滿道。

「人家感情上的事自己會解決,我們瞎摻和什麼。」王校長抽了一口煙。

「你懂什麼,有些緣分要是到了,我們隨手牽一牽,說不定就成了。你看,小何對小柚子是真好,佳期要是跟著他去國外,多好啊。」

「那也是佳期的事,我們別摻和了。」

「老頭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啊?」師娘不滿,「你該不會覺得佳期那個前男友好吧?對了,他有大半個月沒來,是不是回去請律師打官司了?你說是不是?村裡的人都說他很喜歡小柚子,在村子里的那段時間,天天帶著小柚子玩,寶貝似的寵著。」

「我哪知道。」王校長白了她一眼,「人家的事,你別操心了。」

「我怎麼不操心,佳期來這一年了,怎麼說我也是把她當女兒對待的,你就一點不關心?要是小柚子被那個男人搶走了,你覺得佳期會怎麼樣?你這人怎麼這麼薄情,你好歹問問佳期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佳期那個前男友,你看著像普通人嗎?」

「這跟普通人不普通人有什麼關係?他還能殺了你不成,這可是法治社會。」師娘不屑一顧。

「你懂什麼,他們有權有勢的人不是好惹的,有錢人就講究一個血脈,他們不會讓自己的子嗣流落在外的。我覺得那個喬先生上次來只是試探試探佳期的態度,佳期執意不肯跟他走,不願意交出小柚子,他回去后肯定會……請律師,或者強取豪奪。那個男人,我也打過幾次交道,表面看著還能相處,其實骨子裡很無情。」

「你說到點子上了,那個姓喬的一看就是權貴,就好比說他上次穿你的舊衣服,你穿著就是鄉巴佬的樣子,他不一樣,那種舊衣服都能穿出氣場來,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王校長睨了她一眼:「我看著像鄉巴佬嗎?」

「切,不是像,你就是鄉巴佬。」

「……」

「你一直沒跟我說佳期的情況,她能認識姓喬的那種人,她也不是普通人吧?」王師娘問道。

「我對佳期了解得也不多,我只知道她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她的個人生活我還真不知道,我又不是那種好奇心強的人。」 要知道如果是以前的朗沉風,就算有不滿的情緒在,也會露出讓人放下防備的笑容,然後再暗中的整治,讓人有苦難言!

可現在的冥風,卻是想一把鋒利冰冷的刀刃,鋒芒畢露!

就像是一件人形兵器一樣,殺氣凜然!

要不是云云認定他是朗沉風的話,他幾乎要覺得眼前的男人只是跟朗沉風長得一摸一樣的魔修。

白熙把杯子放下,朝著冥風笑了一笑說道:「我是她的故友。」

白熙雖然表面看起來算輕鬆,可是他實質緊繃著神經,隨時處於對戰狀態!

從對面那個男人身上散發的敵意和戰意太濃,讓白熙不得不警惕著!

朗沉風已經失憶了,眼前的這個男人只會將他當作陌生人而已!之前還和他的女人同在一個房間之內。

換作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惱怒!

不過白熙還是很嫉妒朗沉風,明明失憶了,云云還肯跟著他,並且再次成為了他的女人。

白熙從眼前這個全新的朗沉風眼中,看出他對云云不是無動於衷的,那雙冰冷的眼睛在看向云云的時候,還是有所不同。

看來他們之間的緣分牽絆還真是不淺。

看著他們那副親密的樣子,白熙覺得十分的礙眼。

果然,只要沉風出現了,那個女人眼中就沒有了在自己。

白熙忍不住想到還在妖界的鳳傾,不知道他見到這種情景會怎麼樣!一旦朗沉風不再是他們昔日的好友,那麼他們之前的情誼是否還在?當初的結盟也是否牢固?若是把云云帶回妖界,恐怕又是另一番場景吧!

到時候以現在服從於魔尊的朗沉風來說,他是站著了妖界的對立面!

要讓他恢復記憶恐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就算是有鳳傾的鳳鸞鏡在手,也不知道能不能消除魔尊在朗沉風的意識中留下的印記。

白熙想著到時候還要想辦法將眼前這個冥風引到妖界去,就覺得一陣頭疼。

雲瑾聽了白熙的回答底下頭,好吧!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白熙說她故友就故友吧!如果說是冥風的故友,倒是解釋不清了。

冥風冷聲道:「你是妖界之人?」

白熙坦然承認,「沒錯。」雖然他身上有掩蓋妖氣的法寶,但是他不打算對冥風隱瞞自己的來處。

突然,雲瑾感覺到有冰涼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頭抬起來,雲瑾覺得自己似乎在那雙藍色雙眼之中看到了燃燒火焰!

他是在生氣?

冥風的拇指在那細膩的肌膚上摩挲,盯著雲瑾被掩蓋在衣服下面的肚子,似乎大了那麼一點,看來還真的活了過來了,難怪剛剛還有力氣泄露出一絲氣息讓他察覺。

雲瑾下巴一痛,看到冥風那越來越怪異的眼神,感到有些害怕,剛想說話,卻聽到冥風用冷得幾乎要掉渣的聲音,「是不是他的?」

雲瑾一愣,開始沒明白冥風意思,看見到他的眼睛盯著她肚子上看!

頓時她氣憤了起來!雲瑾本來因為跟冥風爭奪藏寶圖而有些心虛的心思完全被這句話給打散了! 「該了解還是要了解,不然出了什麼事,你怎麼幫她?她們孤兒寡母的,挺可憐。現在小何來了,有人照應,會好很多。」王師娘嘆了一口氣。

「佳期就是這樣,她不想說的事,你再怎麼問都沒用。上個月要是喬先生沒來,我都不知道小柚子的爸爸長這樣。」

「那你現在見識到了,什麼感想啊?我是覺得那個男人太強勢,跟佳期不適合,以後不會對佳期很好的。最可氣的是,當初是他跟佳期提的分手,難道他說分手就分手,說複合就複合,把佳期當什麼呢?」

「人家小兩口之間的事,我們實在不適合摻和,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那我問你一句,如果姓喬的把小柚子帶走,把佳期一個人孤苦伶仃留在青山村,你會怎麼辦?」

「我還能怎麼辦……」王校長抽了一口煙,無能為力地搖搖頭。

「真沒用。」王師娘嫌棄地看了他一眼。

……

夏日的太陽十分炎熱。

連續多日的高溫,將整個村子都焦烤得像火爐一樣。

葉佳期去榕城的時候特地挑了早晨最涼快的時間,牽著小柚子的手,和何家燁一起站在路邊等車來。

葉佳期撐著小花傘,何家燁則在一旁耐心地跟她們說著話。

清晨有風,太陽也才剛剛露出一個頭,晨霧未散,綠色的樹葉上還有滾動的露珠。

小柚子知道今天要去城裡玩,一大早就醒了,可高興。也正因為醒的太早,上車時,小傢伙倒頭就睡,趴在葉佳期的懷中。

去榕城的客車也沒有空調,全靠窗口的風吹進來降溫。

葉佳期很熱,倒是何家燁很貼心,用扇子替她和小柚子扇風。

去城裡要四五個小時,但葉佳期一點都不覺得累,因為小柚子高興啊。

然而,他們前腳剛走,喬斯年的電話就打到了王校長這兒來。

「王校長,早啊。」喬斯年坐在喬宅的陽台上,居高臨下,將宅子里的風景收入眼中。

「喬……先生?」王校長正在院子里照顧他們家的蔬菜,接到喬斯年的電話倒有幾分忐忑。

「我讓人又送了些衣服去村子里,不出意外的話,明天就能到。」

「謝謝喬先生了。」

「讓佳期接個電話。」

「喬先生,現在還早,我估計佳期還在睡覺。更何況,我一大早跑去佳期家裡,不太合理。」

「哦,也是。」喬斯年點點頭,「她和小柚子最近怎麼樣。」

「挺好的。」

「那就好,你忙吧,過會讓她回個電話給我,我等你消息。」說完,喬斯年就主動掛了電話。

王校長愁眉苦臉,怎麼回?

師娘跑出來:「你跟誰打電話呢?怎麼看你心驚膽戰的,誰把你嚇到了?」

「哎。」王校長嘆了一口氣,「喬先生啊。」

「他?你怎麼不把電話給我接?他說什麼了?威脅你了?」

「想什麼呢,什麼威脅不威脅的,你電視劇看多了吧。他就是問問佳期和小柚子的近況,沒別的。」 「你你你欺負人!」

雲瑾不敢相信剛剛自己所聽到的話,是冥風親自說出來了!

她伸出手狠狠地拍向冥風!

他怎麼可能對她的第一句話就是質問她!

他居然在懷疑孩子的來歷!

就算知道他是失憶了才會這樣,可是雲瑾還是覺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刺痛了!

雲瑾又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的變大,遲早要跟冥風把事情講明白。

必須趁著他還沒有回到魔宮的時候找到突破口才行。

不然怎麼能讓冥風肯乖乖的跟她回妖界去呢!

冥風見雲瑾用了不小的力氣在捶打自己,眼中的怒火漸漸消去,慢慢的把手鬆開!改為按住雲瑾的肩膀,「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為何弄成這副樣子出現在明羽城!」冥風看到雲瑾的反應,便知曉她腹中的孩子跟眼前那個妖修無關,不然她不會是這種反應。

他也是因為眼前這個相貌精緻的小白臉修為不弱,加上他來自妖界,使得他不得不往那方面猜測。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