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朝陽紅火火的脫離了水面,升起來了……

很快,朝陽紅火火的脫離了水面,升起來了……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 看著籃子裡面的食物與水,沈暮沉倒是有些詫異,一時不知道對方為何會這般對待自己。她自籃子之中取出水壺,輕輕的飲下了一口。

一口涼水入喉,沈暮沉登時感覺到一絲的清涼。漸漸的,她也恢復了一絲體力。過了許久,她又撿起了幾片餅子,緩緩的吞咽了下去。

吃了東西,喝了水,沈暮沉登時有了力氣。雖不知此地是何處,沈暮沉還是決定先恢復法力。她盤膝坐下,深吸了一口氣,體內的法力流轉居然絲毫不見滯怠。見狀,她長舒了一口氣,雖然身陷囹圄,但實力還在。

自進入到了魔獸森林,沈暮沉一直沒有時間去好好的修行一下。此時雖然在山洞之中,卻意外有了大把的時間。

自從法力覺醒了之後,沈暮沉就可以修鍊內力。峨眉派的內功不說是冠絕天下,但也有獨到之處。經過長久的修行,她體內的內力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不知要在此地囚禁多久,沈暮沉終於決定開始修鍊峨眉派的無上功法《素女周天功》!

前世,沈暮沉是峨眉派最有前途的弟子,她小小的年紀便開始修行《素女周天功》,若不是經歷了變故,定然可以將此功法修行到九重的高度。傳說,峨眉派的《素女周天功》修鍊到最後,可有萬千神通,絲毫不遜色於少林《易筋經》、武當《太極心法》。

但見沈暮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丹田之中的內力調用了出來。修行《素女周天功》之前,需要修行峨眉派的入門內力。此時沈暮沉入門功法已然小成,已然達到了修鍊《素女周天功》的能力。

人身有奇經八脈與十二正經,入門功法之後,《素女周天功》第一重可以修鍊十二正經,之後依次錘鍊奇經八脈。奇經八脈是督脈、任脈、沖脈、帶脈、陽維脈、陰維脈、陰蹺脈、陽蹺脈的總稱,若修鍊到《素女周天功》九重,便可以將十二正經及奇經八脈都錘鍊完成。

沈暮沉盤膝坐下,眼觀鼻,鼻觀心,開始修鍊起來十二正經。那十二正經總共包含人體十二條經脈,那些經脈一旦打通,便可以運行小周天。此後,每錘鍊成一道奇經八脈,就可以運行一個小周天。待所有的經脈打通之後,小周天彙集成大周天,功效自然就更加的不凡。

在上次法力附著的時候,沈暮沉任督二脈已然通了一部分,卻沒有完全通暢。此次,沈暮沉已經決定系統的修鍊。

內力的修鍊,沒有任何取巧。當然,也有一些奇人異事獲取到天材地寶而使得內力大增的時候。沈暮沉知道,唯有一步一步的修行,將基礎夯實,才能獲取到今日的發展。

沈暮沉緩緩的吸了一口氣,體內的內力開始在十二正經里運行開來。那內力暖烘烘的,如同是一個小耗子一般,在沈暮沉體內經脈之中來回的穿行。經脈之中的內力已然有了小成,假以時日,便可以突破十二正經。 第879章很容易誤傷的

蘇蔓搖頭:「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若是回輪星球組委會敢這麼做的話,無疑是得罪了所有的子等文明星球。所以……」

權赭跟著道出自己判斷:「所以最大的可能還是他們被挾持或控制。」

「沒錯。」蘇蔓繼續說道,「很難得一次性能讓所有子等文明星球的特戰隊員們聚集在一起,若是我們所有戰士全軍覆沒,這該製造和引起多大的恐慌!」

眾人凝重地點了頭。

這時,蘇蔓等人已經摸到了大鳥他們的附近。

相比老黑他們還有空包彈武器傍身緩口氣,大鳥、鍋灰和火柴等人純粹屬於被追著打。

自知在武器上不能與對方抗衡的三人並未大無畏地往前沖,相反忍氣吞聲保住性命,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有隊友,他們會來!

因此當蘇蔓等人一旦趕到,局勢立馬被扭轉乾坤。

蘇蔓沒有任何顧慮,為了戰友,招招斃命。

槍聲停下,他們一行人各自尋找掩體,然後癱著大舒一口劫後餘生氣。

蘇蔓把身上還留余的武器和裝備全部給了他們,說道:「原地休整,我去找隊長,待會我們去搶他們的出行工具,然後殺回組委會大本營。」

「好。」

「收到。」

「你自己注意安全。」

「小心。」

「……」

帶著大夥對她的叮囑,蘇蔓消失在大夥的視線里,下一秒閃進空間。

當蘇蔓身影出現的那一刻,霍彥霆靈泉里攥緊的拳頭這才徹底鬆開。

一邊問:「怎麼樣?有沒有受傷?」一邊從靈泉里出來。

蘇蔓趕忙轉過身:「我,我沒受傷,我,我,我去拿衣服,不對,我去拿武器,隊,隊長,你穿上衣服,我帶你出去。」

撒腿跑開。

霍彥霆雖然看不到此刻蘇蔓的表情,但還是能腦補她嬌羞可人的模樣,唇角、心口都揚起淺淺弧度。

邊上湯圓很貼心地給霍彥霆遞去一條浴巾:「喏,別說我對你不好,這可是笨女人平時泡完澡擦身子的浴巾。」

霍彥霆弩嘴接過,柔軟浴巾剛貼上肌膚,心口就跟吃了蜜一般。

他擦乾身子,拿起蘇蔓為他找來的衣服,也不嫌棄直接往自己身上套。

「呦!你這是很時髦的真空穿法啊。」湯圓坐在一旁,努力把自己的一條腿往另一條腿上扳,想架個氣勢滔滔的二郎腿。

霍彥霆:「……」

嘴欠的湯圓繼續補刀:「拉酷子拉鏈的時候,悠著點,很容易誤傷的……」

咻!

湯圓被霍彥霆直接一個拋物線扔了,眼疾手快的小美立馬一個搶跑在湯圓被摔到地上的0.01秒前,用自己身體做墊救下了它。

湯圓拍著小美的腦袋,欣慰地說道:「平時老哥沒少疼你啊。」

小美:「……」

蘇蔓不知道這邊已經發生過一場硝煙瀰漫的戰爭,她又抱了一堆武器出來,然後不由分說地往霍彥霆,問道:「準備好了嗎?」

話音未落,霍彥霆將她圈進自己懷裡,

「唔……隊……」

「好,干正事。」

……

(本章完) 「浩二君,那條白鮫……是凶靈嗎?」酒店套房的客廳里,兩人坐在沙發上,千葉小百合就依偎在某人懷中。

「不,它不是凶靈,事實上還很友好。」李學浩搖了搖頭,隨手一揮,一道灰濛濛的煙霧狀從指尖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它化為了一道龐大的虛影,虛影足有五六米長,正是之前在北海道大學的綜合博物館里見到的那條大白鯊的標本形象。

「你帶它回來了?」看著幾乎佔據了整個客廳天花板的白鮫幽靈,千葉小百合併沒有過多吃驚,或許是她冷艷的臉上根本就看不出什麼。

「嗯。」李學浩點點頭,考慮了一下措辭說道,「其實是它拜託了我一件事。」

「什麼?」千葉小百合疑惑地抬頭看他。

「它希望我能解救它的主人。」李學浩說道。

「它的主人?」千葉小百合看著在空中搖擺尾巴和身軀的白鮫幽靈,大概在猜測它的主人是什麼人。

「是的,它告訴我,它的主人被困在一個地方無法出來,所以需要我去幫忙。」李學浩繼續說道,「小百合,你知道新垣由真這次來北海道的真實目的嗎?」

婚後霸愛:槓上特工甜妻 千葉小百合看著他,搖搖頭,等著他說下去。

只是臉上看不出任何驚訝,實在讓有心講故事的李學浩提不起什麼激情,要是瓜生麻衣聽到的話,估計早就大驚小怪地追問起來了。

「新垣小姐這次來北海道,是為了找她的父母……」李學浩從接受新垣由真的委託開始說起,一直到找到了她的父母和族人,當然省略了「交尾」之類的話。

聽完之後,千葉小百合一如既往地冷著臉,不過目光之中倒有些躍躍欲試:「可以帶我去看一下嗎?」聽到那個水中世界的神奇,她也忍不住心動起來。

「當然。」李學浩自然不會拒絕,有他的幫忙,千葉小百合在海中也能像在陸地上一樣,不用擔心無法呼吸的問題,「你要現在去嗎?」

「嗯。」趁著時間還沒到中午,千葉小百合順勢答應下來。

李學浩也不想耽誤時間,將大白鯊的幽靈收起,駕起飛劍,帶上千葉小百合從窗戶出發,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完全駕輕就熟。

飛行的途中,兩人仍能進行正常交談,只聽千葉小百合問道:「所以白鮫幽靈是那座龍宮海龍女的寵物?它拜託你要救的人就是海龍女嗎?」

「是的,可惜它的靈魂太過破碎,雖然我已經大致幫它修復了,不過關於海龍女被困的地方,它卻沒有任何印象了。」李學浩不無遺憾地說道,大白鯊幽靈因為時間過去太久,哪怕有海龍女的那一絲靈氣的支撐,魂魄還是消散了不少,而消散的那一部分記憶中恰巧就有海龍女被困的地方。

這一點無疑是最麻煩的,比幫新垣由真找她們以前的人魚聚居地還困難,至少新垣由真告訴了他不少有用的信息,而大白鯊幽靈只知道催促他去解救它被困在某個地方的主人,卻完全沒有那個地方的任何一點線索,連是否在北海道這片海域里都不清楚。

抵達了水中世界的上空,李學浩帶著千葉小百合潛入水中,避水訣之下,海水隔開約半厘米,根本不用擔心弄濕自己。

穿過那條海中隧道,進入水中世界。

因為沒有白色寶珠的照明,千葉小百合又不是美人魚,無法看清周圍的環境。

李學浩將之前從這裡得到的白色寶珠再次放回原位,當然,裡面的靈氣雜質已經被清除了,不用擔心會培養出什麼邪惡的海怪。

白色寶珠一放回頭頂上,瞬間,水中世界大放光明,亮如白晝,很多不適應的人魚幾乎出現了幾秒鐘的失明。

「歡迎您,真中大人!」人魚一族早在察覺到有人進入水中世界時就已經集中了起來,不過當見到是誰之後,他們又放鬆了下來。而水中世界的大放光明,也讓他們漸漸適應了。

千葉小百合適應得更快,從黑暗到光明,她比人魚的優勢大得多,親眼見到了眼前這如夢似幻的景象,以及幾十個美人魚,有男有女地圍在面前,看上去震撼人心。

尤其是不遠處那座用水晶築成的宮殿,在白色光芒的照耀下,晶瑩剔透,宛如鑽石一樣璀璨。

「那就是龍宮嗎?」哪怕平時性子如何冷淡,見到如此夢幻美麗的水晶宮,也忍不住失神。

「嗯。」李學浩抓著她的手,朝龍宮方向而去。

周圍的美人魚們目送他們靠近龍宮,並沒有跟過去,因為那座龍宮,是曾經救了他們潮汐一族的海龍女大人的長眠之地,他們只會在旁邊守護著它,而不會主動進入。

至於真中大人,龍宮對他來說不是禁地,他們也不會以潮汐一族的規矩去約束他。

李學浩帶著千葉小百合進入龍宮裡面,腳踏實地的感覺讓千葉小百合驚訝之餘,回頭看了看龍宮門口,只見海水似乎被什麼無形的東西阻隔開來,完全進不了門裡面。

「小百合,白鮫的主人就在那裡。」李學浩跟她解釋了這裡有類似「結界」的存在,然後一指正殿台階上的水晶座椅。

千葉小百合有些迫不及待地走過去,到了座椅面前,她好奇地盯著座椅上的海龍女遺骨,和水晶同樣顏色的人形骸骨一點也不恐怖,反而顯得極其精緻,像一件漂亮的裝飾品。

看著看著,千葉小百合雙眼漸漸失去焦點,突然伸出手,一把摸在了靈骨上面,李學浩在旁邊看得大駭,要知道,連他摸的時候都會被震得微微發麻,就更不用說千葉小百合了。

然而讓他驚訝的一幕出現了,用手撫摸在上面的千葉小百合不但沒有被震傷或震斷手臂,甚至她還能在靈骨上隨意觸碰滑動。

難道裡面的那股會「反擊」的靈氣消失了。

李學浩有些不敢置信,他下意識地伸手觸碰了一下,瞬間,手指上猶如觸電一樣的輕微發麻讓他知道,那股會「反擊」的靈氣仍然存在,但為什麼只「反擊」自己,而千葉小百合卻沒事呢? 鳳凰和斑斕也出來了……

「大海,大海……」斑斕有些激動,紅鳳凰和她一起飛在船前船后。

羽毛迎風,洒脫,猶若重生般美麗。

沐浴旭日和海水的精華。

「象象,你也可以飛起來,就不會暈船了。」鳳凰貼心的說道。

「我體積太大了,飛起來沉,還是倒著舒服。女主人已經喂我葯了,我感覺好多了。」想象說趴在圍欄上,忍不住伸出象腿,觸摸海面的波光粼粼。

「嗖嗖……」

什麼聲音?

原來,在小動物們的強烈要求下,紫年將他們也放出來了。

小松鼠,小蜜蜂,小刺蝟,小蛇,蝴蝶,壁虎,青蛙,等等大家都出來了。

「哇哦,海洋呀!我看到海洋了!」青蛙高興的跳起來,好想下去游個泳,不過聽說海水是鹹的,還是算了吧。

「都說蝴蝶飛不過滄海,我要飛,我要飛……」彩蝶翩翩起舞。船前船后。

「嗖嗖,嗖嗖,嗖嗖……」

百龍也出來啦。

「你打掃家裡有功,我們帶你飛!」金龍說完,已經將白象扛到背上,和百龍互相馱著白象,一起觀望海洋的悠遠和浩淼。

百龍和鳳凰一起飛在小船前後,旭日的光芒灑下來,金光一片,恰好,此時水面上升起一層雲霧,將小船籠罩的神秘又飄飄欲仙,彷彿不是遊盪在海面上,而是在仙界一樣。

雲山霧罩一般優美。

「好美,好美!我喜歡水!」斑斕一邊飛著一邊喊著,可是它的力量實在太大了,導致她飛過的地方海洋都凝結成冰了,將整個小船凍結住不能走了……

「斑斕,知道你是冰斑斕,別激動,別激動……」落月安撫這這隻小小鳥。

只是喜歡水,喜歡海洋,一個念頭產生,心中便有了一種佔有慾,佔有慾一過,就隨著冰斑斕的意念結冰了。

落月摟過斑斕,她這才平緩心緒,躺在落月的肩膀上,好舒服呀,都不想走了。

「千萬別把我的落月也冰上了……」紫年笑道。

「不會啦,因為落月比我大。」斑斕說。

斑斕想說強大,自己冰封不了她,結果只說了大,畢竟還在學習語言中嘛。

落月教斑斕控制自己的力量,斑斕聽的很認真,也一點點練習。

骷髏手也出來了,站在船頭,看著遠處,誰都沒有去過海之巔。

同時出來的還有水郎。

水郎看到百龍齊飛,卻都對鳳凰擠眉弄眼,心中竟然有些酸楚。

「喜歡人家就直接說嘛。」骷髏手不經意的說道。

水郎不支聲了,將頭輕輕低下。

「鳳凰對你的心意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說了,肯定好事成雙啊,還含蓄什麼呢,你追求落月的時候也不見得含蓄啊,好像還什麼手段都用盡了。」骷髏手繼續說。

「就是因為那樣的失敗,所以人家才考慮換一種風格。」水郎說。

「換啥,鳳凰就喜歡簡單粗暴的。」骷髏手說,「小心啦,過了這村沒這店嘍,百龍也很有競爭力嘛,尤其是金龍哦,仙界的金龍哦,很棒的哦。」

水郎瞪了一眼骷髏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