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昨晚巡邏的那一列隊的人便被招了過來。

很快,昨晚巡邏的那一列隊的人便被招了過來。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你們都說說昨晚情況怎麼回事」

「回皇上,昨晚我們看見水裡有動靜便過去,然後發現是心公主和穎公主」侍衛長說道。

「那昨晚的情形是怎麼樣你們可看見了?」

「沒有,我們過去的時候,心公主已經撈著混迷的穎公主游到了岸邊。」

「父皇」夜心淡定的站出來說道,「我沒有理由陷害穎公主,而且,如果我真是想推她下水,我為什麼要救她?」

「誰知道你是不是推完我后怕被人發現才救我」獨孤穎回道。

「我要是真想害你,我不會讓你有活著站在這裡的機會」夜心沉著冷靜的應對著。

「父皇你看她!她還在威脅女兒」獨孤穎氣著站起身,拉著獨孤梟的袖子撒嬌。

「在宴會之前你就罵我是野種,不承認我的身份,我忍了,」

第二天一早,夜心果不其然被皇帝叫了過去。

「獨孤心,穎兒說,是你將她推下去的?」御書房內,獨孤梟身旁坐著獨孤穎。

「不是」夜心肯定的回道。

「穎兒說,她出來醒酒,夜黑看見你站在那,想去同你道歉,但是你將她推了下去,可是真的」

「父皇,我就說她不會承認的!」獨孤穎委屈的朝獨孤梟說道。

絕品神女攻略 「我昨晚也是出來醒酒,但我並不知道穎妹妹在我旁邊,而且我聽見有人落水的聲音,便跳下去救人,如果父皇您不信,可以招來昨晚救我們上來的侍衛,一問便知」

「那就傳」孤獨梟朝身邊的小太監說道。

很快,昨晚巡邏的那一列隊的人便被招了過來。

「你們都說說昨晚情況怎麼回事」

「回皇上,昨晚我們看見水裡有動靜便過去,然後發現是心公主和穎公主」侍衛長說道。

「那昨晚的情形是怎麼樣你們可看見了?」

「沒有,我們過去的時候,心公主已經撈著混迷的穎公主游到了岸邊。」

「父皇」夜心淡定的站出來說道,「我沒有理由陷害穎公主,而且,如果我真是想推她下水,我為什麼要救她?」

「誰知道你是不是推完我后怕被人發現才救我」獨孤穎回道。

「我要是真想害你,我不會讓你有活著站在這裡的機會」夜心沉著冷靜的應對著。。

「父皇你看她!她還在威脅女兒」獨孤穎氣著站起身,拉著獨孤梟的袖子撒嬌。 吳塵是真不想凌越出事,一方面他是瘋老頭的後人,一方面他是真的挺欣賞這小子的,有情有義,天賦也不錯,稍加培養絕對是一個潛力股。

但他能做的只是盡量的加快速度,剩下的還得靠他自己。

好在浴火重生之法已經進行了一大半,只剩下腹臟和骨髓沒有淬鍊,尤其是骨髓,可以說,這是整個浴火重生之法的關鍵。

只要骨髓淬鍊成功,就會源源不斷地生出蘊含強大能量的血液,流遍全身。

到時候,凌越的身體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越發的強悍,最重要的是這個改變是永久性的。

但骨髓也相當的脆弱,一旦受損在想要修復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所以,吳塵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每一步都是萬分的小心。

可是剛一開始,凌越便開始抽搐了起來,顯然,他此刻所承受著的痛苦甚至比之前的所有痛苦加在一起都還要嚴重。

但吳塵現在根本不敢分心,控制玄火持續輸出。

隨著時間的流逝,當凌越那最後一點骨髓被淬鍊之後,吳塵迅速便將玄火收起,整個浴火重生之法宣告完成。

隨後吳塵又看了凌越一眼,發現他只是昏迷了過去,這才發下了心來。

同時,吳塵還能感受到凌越的體內出現了一股蓬勃的生機,這生機出現后立刻開始修補他的身體,而他的生命力也在逐步增強。

看到這裡吳塵知道,浴火重生之法成功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凌越的身體就能恢復如初,不,甚至會變得比之前還要強大。

而且,經過了這一次,凌越的心靈也會受到洗禮,意志也將更加堅定,這也算是他因禍得福了。

隨後,吳塵也盤腿坐下,開始恢復了起來。

這一次,他的損耗也不小,尤其是收服玄火的時候,他的元神就有了不少的損耗,沒來得及恢復便開始救治凌越,又損耗了許多。

如果不及時恢復,恐怕他那好不容易恢復了一些的元神印記會再次散開,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與此同時,偷襲了凌越的柳無痕就在不遠處的一座陵墓中接受墓主人傳承。

實際上,這個座陵墓凌越第一個發現的,柳無痕從這裡經過,正好發現了正在闖關的凌越。

由於上一次,凌越搶了他的傳承,還打傷了他,所以他懷恨在心,一直想找個機會報仇雪恨,沒想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

但由於上次的經歷,讓他對凌越還有一些忌憚,所以發現這裡的情況之後他並沒有直接出手,而是潛伏了下來。

直到凌越使用過《瘋魔心經》耗盡氣力之後,他才出手。

用過《瘋魔心經》,凌越的再戰治理幾乎為零,這種情況下,他如何能是柳無痕的對手,幾乎是一照面就被他打成了重傷。

不過,柳無痕並沒有殺了凌越。

因為他要當著吳塵的面將這小子給殺了,這樣自己不僅一雪前恥,還能夠打擊吳塵,絕對是一石二鳥之計。

也是出於這種考慮,他才將凌越丟到了樹洞里,準備探索完這座陵墓再帶著這個廢物去找吳塵。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裡居然也有一位強者留下的傳承。

而且這裡的傳承甚至比他之前得到的那個好要強大。

這一發現,讓他喜出望外。

為了不讓自己重蹈覆轍,他決定留在這裡,將傳承全部帶走。

由於,這次的傳承的信息太過龐大,整整耗費了三天的時間,雖然時間很長,但他得到的好處也是無比巨大。

可惜得到的功法有些深奧,一時間他也沒有摸清楚門路,不敢輕易修鍊,所以決定等離開之後再慢慢修鍊。

這才從陵墓之中走出,並朝樹洞的方向走去。

可是還沒等他靠近,一道人影便從樹洞中沖了出來,並帶著極其恐怖的力量朝自己轟了過來。

這個狀況嚇了柳無痕一跳,趕忙後退,隨後朝前面看去。

可是當他看到攻擊自己那人的樣貌之時,他的眼睛猛地一縮,驚呼道:「你怎麼可能沒事?」

不錯,出手的正是凌越。

經過一天一夜的恢復,凌越已經蘇醒了過來,此時的他,四肢已經完全恢復,就連雙眼也重新長了出來,臉色紅潤,氣息悠長,哪裡還有一點之前的模樣。

而且在浴火重生之法的幫助下,他的傷不僅完全恢復,就連修為都有所精進,此刻已經達到了地元後期。

不僅如此,他的身體也得到了極大的強化,尤其是他的精神在那痛苦的洗禮下,暴增了一倍之多。

如果此時施展《瘋魔心經》,他相信持續的時間完全可以增加一倍。

「柳無痕,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話嗎?只要我不死,我就會將我所受到的一切,十倍的償還給你,今天就是我兌現承諾的日子。」凌越說完,直接運轉《瘋魔心經》。

下一刻,他身上的青筋冒起,雙眼也變得通紅無比,一股股如若實質一般的殺氣縈繞在他的身邊,就好像殺神降世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不好!」柳無痕心中大驚,回想起之前的那一暮暮,轉身就跑。

他現在雖然接受了更強的傳承,可是他還沒來得及修鍊,那些武道經驗也沒有消化,憑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凌越的對手。

可是他剛一動,四周就傳來了一陣波動,下一刻,方圓百米被一個陣法籠罩了起來,阻斷了他的退路。

「有我在,你還想走嗎?」這時候,吳塵也從樹洞中走了出來。

其實,凌越早就醒了,也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原封不動的告訴了吳塵,所以,他們決定在這裡守株待兔。

為了不讓凌越這小子逃跑,吳塵提前就在這裡布下了陣法。

這陣法雖然不強,但是擋住這小子卻也綽綽有餘了。

「你,你怎麼在這裡?」看到吳塵,柳無痕的心頓時涼了半截,一個凌越就已經夠他喝一壺的了,要是再加上吳塵,那他絕對是死路一條。

「你放心,我不會出手,你的對手只有他,如果你能打贏他,我甚至可以放你離開。」吳塵看出了柳無痕的擔憂,直接退到一旁,一點出手的意思也沒有。

而他這樣說,也是希望這小子能全力以赴,也只有這樣才能讓凌越徹底從之前的仇恨之中走出來。

「此話當真。」柳無痕眼睛頓時一亮。

「當真,但前提是你得打贏他。」吳塵點了點頭,道。

「接招!」凌越不等柳無痕說話,直接沖了出去…… 對於這個差點害得自己成為廢人的柳無痕,凌越根本不會有絲毫的客氣,所以一上來便動用了《瘋魔心經》。

他不打算給柳無痕半點反抗的機會,他要以雷霆之勢,將柳無痕擊敗,而後將他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十倍的還回去。

「我承認你很強,但你想殺我也不就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柳無痕知道有吳塵的陣法在,自己已經無路可退,只有戰勝凌越方有一線生機。

而且,有了之前跟凌越戰鬥的經驗以及通過幾天前對凌越的觀察,柳無痕對於凌越的忌憚也降到了最低的程度,同時現在他已經想到了對付凌越的方法。

就一個字,拖。

因為柳無痕發現,這凌越發瘋之後實力會雖然會陡增近十倍,但是持續的時間非常短暫,一旦過了這個時間,他就會失去再戰之力。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一個普通人都能輕易將其斬殺。

這讓凌越想到了一些激發潛力的秘法,只不過,那些沒法沒有凌越的方法提升的實力高。

之前他就是發現了這一點,才找准了時機,一舉將凌越拿下並得到了哪位強者的傳承。

所以,他現在自然不會傻到在凌越風頭正盛的時候與其硬碰硬,最好的辦法就是拖延時間,拖到他力竭,喪失戰鬥力再出手。

憑他的經驗和實力,做到這一點並不難。

不過,他可不會傻到相信吳塵會真的放了自己,所以,他已經有了一個完整的計劃,那就是戰勝凌越之後,將其拿下做人質。

這樣一來,自己就可以反過來利用凌越要挾吳塵,讓他放自己離開。

所以,看到凌越衝過來之後,他直接將身法運轉到極致,整個身體直接化為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意圖跟凌越來個持久戰。

以他在身法上的造詣,極力運轉之下,就算是一般的天元初期的高手,想要追上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凌越的實力提升了不少,但速度方面卻還要略遜於柳無痕,所以,他的攻擊雖然凌厲但卻沒有碰到柳無痕分毫。

這個情況也讓凌越微微皺眉,隨後閉上了眼睛以精神去感知柳無痕的氣息。

他的精神經過無邊痛苦的洗禮,增強了數倍,在方圓百米的範圍之內,他的感知甚至要比眼睛還要靈敏。

所以,很快他就發現了柳無痕的行動軌跡,同時右手握拳縮到腰間。

「喝!」隨著凌越的一聲斷喝,拳頭直接轟出,恐怖的力量將空氣壓縮成一枚炮彈,直接轟了出去。

而這枚「炮彈」所轟擊的地方,正是柳無痕下一步的落腳點。

柳無痕感受到那個強烈的能量波動,也嚇得大驚失色,腳下猛地一蹬地面藉助反彈之力跳了起來,避開了凌越的攻擊。

而凌越似乎是「看」到了柳無痕的動作,臉上露出了一絲陰謀得逞的笑容,緊接著,他又是一拳轟出。

強烈的勁氣帶著勢不可擋的氣勢,再次轟向柳無痕。

這一次,柳無痕身處空中,無力可借,只能硬生生地挨自己這一拳。

柳無痕的臉色一變,這時候他才明白凌越剛剛的一擊不過是誘餌,其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把自己逼到空中。

可是,在他的認識中,這個凌越可是一個莽夫,什麼時候也玩起了手段。

但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腳下猛地一蹬,一股氣勁蹬出直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腳印。

而他自己則像是踩到了地面一樣,迅速後退,堪堪避過了凌越這陰險的一擊。

可是他剛落地,就聽到「轟隆」一聲,不遠處的一塊數米高的巨石,竟然被凌越這一拳打成了粉末。

這個情況嚇了柳無痕心臟猛地,更是下意識地吞了口唾沫。

「我就不相信打不到你。」凌越來了火氣,雙手握拳,隨後如同機關槍一般不斷地轟擊,恐怖的勁氣如同狂風暴雨一般朝柳無痕籠罩了過去。

「不好!」柳無痕見識過了凌越那強大的力量,哪敢與之碰撞,趕忙運轉身法閃避了起來。

他的速度是不慢,可凌越的攻擊卻如同狂風驟雨一般,密不透風,直接就有幾拳擦著他的身體飛過。

僅僅是被拳風掃到,就讓柳無痕吃了不少苦頭,肋骨都斷了兩根。

再看凌越,卻像是打了雞血似地,攻擊頻率不僅沒有減慢,反而越來越快,真像是機關槍一樣,在不斷的掃射。

現如今,柳無痕已經不復之前的輕鬆,反而有些疲於應對了。

「不行,得想個辦法才行。」柳無痕皺起了眉頭,因為凌越的攻擊太過犀利,尤其是,他現在無法確定凌越到底能夠堅持多久。

如果他只能堅持一會兒,那還好說,可是如果他還能堅持一段時間,光是擦傷就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想了想,他決定改變策略,化被動為主動,攻擊凌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