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著天上十個太陽就是一道「陰陽混沌拳」。一拳一個太陽,連揮十拳。所有的太陽都被秦浩轟滅。如同后羿在世。不過後羿射殺的太陽可不是東皇鍾世界里可比的,但秦浩的修為也遠不如后羿。要是秦浩和后羿同等修為,秦浩也一樣能夠做到。

對著天上十個太陽就是一道「陰陽混沌拳」。一拳一個太陽,連揮十拳。所有的太陽都被秦浩轟滅。如同后羿在世。不過後羿射殺的太陽可不是東皇鍾世界里可比的,但秦浩的修為也遠不如后羿。要是秦浩和后羿同等修為,秦浩也一樣能夠做到。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此時秦浩也感覺體內能量被消耗一空。吞了兩顆九九歸元丹,一顆只能補充一半能量。一道光芒包裹著秦浩出現在大殿之內。秦浩將盤古斧碎片和了兩塊融合后的造化玉蝶碎片收下。東皇鍾認主,化做一道虛影融入了秦浩體內。

而此時內殿外妖族人馬也趕到了。金翅大鵬王手中器物對於東皇鐘的感應消失了。眾妖臉色驟然一變。隨即金翅大鵬王帶領眾妖衝進了內殿。

只看見秦浩一人。金翅大鵬王厲聲吼道:「交出東皇鍾,,不然就死。」

妖族人馬見金翅大鵬王如此,頓時運轉妖力,蓄勢待發,秦浩望著一堆只有隻有聖人巔峰的渣渣,不屑的走向殿門,不想因為這群垃圾耽誤時間。林紫玥還沒找到呢!

秦浩無視眾妖,讓所有的妖族強者頓時憤怒不以!金翅大鵬王感受到秦浩的強大,但它有著自己的自信!一聲尖嘯。「列陣」!所有妖族都應聲響應,渾身的妖氣組合在一起!天妖陣!

一座妖氣衝天的陣勢堵在殿門口,阻擋住秦浩想要離開的步伐!妖氣四溢,強悍的氣息撲面而來,就算是天仙中階也要被擋住!

而秦浩卻仍然面不改色的往殿門口走去,彷彿視天妖陣的存在!金翅大鵬王一爪接住天妖陣的力量抓向秦浩!

秦浩微微一笑,卻是任由其抓向自己,鐺的一聲,秦浩絲毫未損,而那抓破虛空的妖爪卻被震斷了一根!眾妖大駭!

秦浩望著天妖陣,輕輕一拳揮出,在金翅大鵬王眼裡卻是驚天一拳!淡淡拳影轟向彷彿堅不可摧的天妖陣!嘭,頓時所有妖族強者被直接擊飛,勢不可擋的拳威!

秦浩的實力已經不是它們能夠撼動的了!

金翅大鵬王,無比震驚,連天妖陣都奈何不了秦浩!

眼看著秦浩就要踏出內殿,就要將妖族至尊神器東皇鍾帶走!金翅大鵬王眼中閃過一絲兇狠!緩緩拿出了一隻獸角!吹響獸角。空間頓時被撕開一道裂縫!

(感謝琪琪的月票支持!熱血不!) 葉佳期的臉上失了血色,她抓住蔡阿姨的手,眼底淚花洶湧。

「蔡阿姨,我真得沒有想到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但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遇之是因為我受傷的,我會照顧他。蔡阿姨,對不起,對不起。」

葉佳期心口很悶,很難受。

她知道蔡阿姨一家人都對她很好,可她這算什麼,恩將仇報嗎?

程遇之前途無量,卧床兩個月肯定生不如死。

「別哭了,孕婦不能哭。」蔡阿姨替她擦去眼淚,「再說,遇之也捨不得你哭,他要是知道你在我面前哭,會說我的。」

「蔡阿姨,對不起,對不起……」

蔡阿姨沉默了好一會兒。

她用冰涼的手指擦去葉佳期的眼淚,眼裡依然是複雜的情緒。

走廊里,只剩下葉佳期低低的啜泣聲。

很久后。

蔡阿姨才緩緩道:「佳期……我有話跟你說。」

葉佳期點點頭:「您說。」

「我打算把麵包店關了,和遇之的爸爸一起住到紐約去,遇之的工作也遲遲沒有能調動,所以……我們一家都打算去紐約了。」蔡阿姨臉色很平靜,一字一句很清晰,「你也不用感到愧疚啊什麼的,其實遇之遇到你,他很高興,他也是真心實意愛著你的。可人呢,總該往前看,一輩子也要過。」

「我只有遇之這麼一個兒子,他從小順風順水長大,沒有吃過苦頭,不論是經濟上還是身心上,都沒有吃過苦。他沒有交過女朋友,他喜歡你的時候,我很高興,那時候我以為你們會在一起,以後可以組建一個幸福的家庭。」

「可是,上天不會把一個人所有的心愿都滿足,你對遇之始終沒有動心。佳期,這不是你的錯,我也勸過遇之,要不再去試著認識別的女孩子。可,遇之從小執拗,我們說的話,他都不愛聽。」

「哪怕知道你懷孕后,他也一直堅持要照顧你,逗你開心。我曾經問過他,圖什麼?他只是笑著說,又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付出都要圖一個回報,如果真要說圖什麼,可能,他就只想看到你高高興興的。」

蔡阿姨語氣很平靜。

可葉佳期聽到這兒的時候,哭得更厲害。

眼淚像止不住的雨珠子,「啪嗒」「啪嗒」,不停往手背上掉,怎麼都擦不去。

「遇之雖然是在勾心鬥角的銀行系統里工作,但他一直都挺純粹。這些年,他從來沒有讓我操心過什麼,甚至在我不高興的時候,他還會安慰我,他真得是一個好兒子。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而我,也儘力在做一個好母親。」

「佳期,你也懷孕了,有孩子了。你應該知道,其實作為一個母親,最大的願望就是孩子能平平安安、幸福快樂,其他的都是附庸,都是可有可無的東西。而我,也是一個普普通通,並不怎麼偉大的母親,我可能也會比較自私,自私到……只想兒子好好的,平凡安穩。」

「我沒有太多的奢求,只想一家人都在一起。平凡也好,普通也好,只要幸福,怎麼都好。」 突然裂縫中伸出了一隻巨爪,似龍非龍。雖然只是分身。

但其滔天威勢卻是實打實的降臨在內殿之內。妖族眾人見狀紛紛拜服,

齊聲吼道:「恭迎老祖降臨。」

秦浩卻見裂縫中傳來一聲怒吼,似乎是還想在降臨其他。

結果好像被祝融遺迹所限制。

不過就算是如此,一隻妖獸爪也是有著金仙初階的實力。

況且其本體之強,駭人聽聞,若是爆發分身之力也能發揮出金仙中階的實力。

但是是分身降臨,不能持久。

而秦浩是本身不借外物的實力能達到金仙初階。

望著這東西出來。也是尷尬,估計這就是妖族最後的底牌了吧。

看著那一堆妖族狂熱的眼神。唉,要是在我得到東皇鍾之前這底牌倒是挺厲害。

而現在嘛。嘿嘿嘿,今天就教你們這群渣渣做人。

秦浩對著其本體不知為何物的分身獸爪說道:

「一個分身而已,還不是全部。想嚇我啊。來啊,大爺教你做人要低調。」

眾妖族汗,這尼瑪還教人低調!

不過不管秦浩如何囂張,眾妖對著先祖實力可是頂禮膜拜的。

那妖族先祖聽著秦浩囂張的話語,頓時怒了,一爪瘋狂的天地元氣被其集中.

爪身上呈現了一陣七彩的神色。空間在次破碎。是被其爪力震碎。

一爪徑直抓向秦浩。

秦浩感覺周身空間被鎖定。

秦浩明白,只有硬接。

神色微微凝重。一爪之鋒,縱然是天仙初階也要全力才可以接下。、

秦浩只是運轉起混沌之力,無喜無悲,也是徑直一拳擊向獸爪。

吞噬一切的混沌之力,將獸爪上的天地之力轉化不少,加上秦浩先天混沌體,免疫一半傷害。拳頭和獸爪相撞,空間被擊得粉碎。

四周的一些殿內物品被直接震成粉末,勢均力敵。

獸爪未盡全力,秦浩也只是試試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沒有完全掌握。

大神打架,凡人遭殃。

眾妖族躲在內殿角落抱團擠在一起。

深怕被戰鬥餘波波及到,不然就算是其中最強者金翅大鵬王也是瞬間會被秒殺。所有隻能集體躲在角落,瑟瑟發抖。

秦浩用實力告訴了他們,什麼叫做強無敵。

現在他們才知道原來人家不是假裝逼,而是他么的有這裝逼的實力。

似乎獸爪也感覺秦浩的實力不容小覷,但旋即還是簡單粗暴的一爪抓向秦浩,這次獸爪上妖氣滿盈。

空間被瞬間撕裂,獸爪穿越了空間般出現在秦浩面前。

秦浩望著這妖氣滔天的一爪,面色凝重。運轉全身混沌之力,飛身迎上獸爪。當,當,當。一陣陣彷彿鋼鐵碰撞的聲音。

一人一爪激斗在一起。

一開始,秦浩還是稍微佔下風的,畢竟剛剛進階,還不熟悉自身力量。

後面越打越強,漸漸的將這新的力量融會貫通。招法也漸漸精妙,威力也越來越大。

獸爪慢慢被秦浩壓著打。一時間沒有任何脾氣。

秦浩原本用來裝逼的小姨子之劍已經沒有啥用了。

畢竟秦浩自身的肉體力量已經都過了小姨子之劍所能達到的威力了。

秦浩現在唯一用的上的就是東皇鍾了,不過東皇鍾消耗太大,催動其勉強發出一擊也要將全身力量耗光。秦浩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動用的。

那分身獸爪見秦浩越戰越勇,

頓時怒了,竟然敢拿大爺我當陪練。

從裂縫裡傳來一聲獸吼。驚天動地,空間都被其震的波動不已。

一瞬間獸爪轉化為通體漆黑,一股弒神殺佛的氣息透爪而出。

弒神爪是其本體的拿手絕技,此時越用來對付秦浩。

由此可看出其對秦浩的必殺之心有多磨強烈了。其威已經接近金仙中階。

無盡殺意的利爪划向秦浩,秦浩望著這必殺的一擊。

全身混沌之力爆發,絕強的拳意噴涌而出,

「陰陽混沌拳。」

秦浩大吼一聲,全身混沌力量灌輸的拳頭轟向弒神一爪。

砰,砰,砰,三聲爆響。拳勁和爪力相撞爆炸。秦浩被轟退十幾步,地面劃出一道漆黑的痕迹才止住身形。

壓制住體內翻騰的氣血。秦浩望著倒飛而出,身形略微黯淡的分身獸爪。

微微笑道,:「如果這就是你最強的力量,那我想你攔不住我。」

那分身獸爪聞言,光芒大盛,卻是燃燒起來,

它知道如果不這樣是奈何不了秦浩的,所以打算燃燒這具分身的一爪,換取最強一擊,想要一擊將秦浩擊殺!

然後由眾妖族奪回東皇鍾。獸爪周身妖火瀰漫,漸漸虛幻起來,但其威勢卻是不斷上升,雖然只有一擊之力,但是這一擊必然是絕殺的一擊。

只見獸爪全部燃燒,只剩一道虛影抓向秦浩。

秦浩望著那緩緩而來的利爪虛影,神情微微凝重,明白此次攻擊遠遠比剛才可怕幾倍。

但是秦浩卻神秘一笑。輕喝道:「出來把,東皇鍾。」

只見一個混沌氣息包裹的鐘從秦浩體內衝出。化作一個巨大無比的,額,還是一個鍾。

將秦浩護在其中。

鐺!

獸爪抓在東皇鍾之上,但東皇鍾乃先天至寶,別說是分身了,就是本體降臨一爪也休想攻破東皇鍾。

所以獸爪的攻擊直接被東皇鍾輕鬆擋下,秦浩在東皇鐘的保護下穩如泰山。

而那分身發出一道不甘的怒吼,竟然還想強行將剩下的分身部分通過裂縫送入遺迹,但畢竟是祝融的遺迹。

一切不高於其實力的人都得按他規矩來。所以裂縫晃了晃就被強行關閉了。

一聲怒吼在關閉前傳來;

「小畜生,待本座出關,定將你碎屍萬段。」

而秦浩卻是不甘示弱:

「來啊,老東西。」

說罷,還對著關閉的空間裂縫晃了晃手中化作巴掌大小的東皇鍾。

擺著一副拿了你家的寶物還要打你臉的態度。

不得不說秦浩真是個惹禍天才。主要其還很堅挺,一直沒有被打死。正所謂主角就是吊。就是這麼不講道理的存在。

望著躲在角落瑟瑟發抖的妖族眾人,秦浩得意道:

「懂了不,有些人是你們一輩子也惹不起的,比如哥。」

(感謝絕版浩浩的月票與打賞支持!感謝廢物的打賞支持!) 秦浩望著還在瑟瑟發抖的妖族眾人說道:「再見,你們玩的開心啊,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沒意見吧!」此時眾妖沉默了,妹的,不帶這麼玩的,但是望著秦浩那沙包大的拳頭還是得一臉笑嘻嘻的說道:「沒有,沒有,您走好!」

秦浩懶得殺他們,螻蟻而已,現在重要的是找到林紫玥。離開內殿,一路向另一個方向疾行。

而此時在接受祝融傳承的林紫玥就沒那麼好過了。火神祝融的傳承豈是那麼好接受的么?可怕的火焰包圍著林紫玥全身。幸好傳承殿殿門在傳承結束前是不會打開的。不然啊,這就尷尬了。此時的林紫玥赤身被火神祝融殘魂用祖火包裹煅燒。由於林紫玥全身的血液被換成了祖巫之血,所以祖火烘烤著林紫玥,只是將其肉身不斷加強。在祖巫之血的強大修復力下。林紫玥也享受了秦浩在東皇鍾試練的待遇。但期間其修為陸續突破天仙初階,中階,高階,停在了高階巔峰。

而這一切的代價卻是三天三夜的不同痛苦煎熬。林紫玥本來都快要堅持不下去了,只是在其快要放棄的時候,想到了秦浩,想到了自己如果不快速提升實力,只會是秦浩的花瓶,只會拖累其腳步。這一切都不是林紫玥想要的,林紫玥雖然喜歡被秦浩保護的感覺,但絕不想成為一個花瓶。就像是一個女孩子如果對你說打不開瓶蓋,那她肯定不是打不開,而是就是喜歡你找理由讓你幫她。{嘿嘿,老實講開車}當然女漢子除外。

林紫玥想到了秦浩,邊不知道從哪裡又獲得的了堅持下去的毅力。此時的林紫玥接受傳承已經接近尾聲。全身換成的祖巫血液經過火之祖巫祝融掌控的祖火的煅燒下,已經被林紫玥完全適應,從此林紫玥便是下一任火之祖巫。這一次的傳承也將完美結束。

祝融殘魂望著被祖火不停煅燒的傳人,神情欣慰。能夠忍受三天三夜的祖火煅燒不光是能夠將肉身強化和掌控祖巫之血。還能夠完美繼承操控祖火的能力。日後能夠達到的高度不會下於火之祖巫祝融。因為其本身原來有一半的人族血液,所以林紫玥還能夠修鍊元神。巫族天生不修元神,不是其不想修鍊,而是其修鍊元神的天賦太差,肉身天賦太高,而且肉身不滅,元神也不死。雖然巫族元神修鍊不行,但肉身卻是逆天存在。而林紫玥將會是一個可以修鍊元神的祖巫,想想就知道未來達到巔峰的時候有多恐怖。

雖然未來一片光明,但現在還是要符合科學的。現在也就是天仙巔峰。加上其可以操控祖火的能力,也就是天仙初階。火神祝融望著快也結束傳承的林紫玥,身形漸漸的消散,只是眼神帶著無盡欣慰。嘴中喃喃道:「巫族有望了。」消散后一把火神戟立在傳承殿中。卻是其貼身兵器。與共工一戰後被妖族圍攻,拚死一戰,斬殺無數妖族后隕落,殘魂寄存在此戟中。現在消散后,此戟也要成為林紫玥以後踏上巔峰的絕世神兵。

看看秦浩,在看看林紫玥,同樣都是頂級的傳承,唉,差距咋就這麼大呢。秦浩拼死拼活的才得到現在的實力。有個好的師傅就是不一樣。

此時的秦浩憑著冥冥中的感覺,嗯沒錯就是男人的第八感,漸漸的靠近了林紫玥的傳承神殿。女人有第六感,男人也可以有第八感。主角嘛,就是這麼神奇。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