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碩怒喝出聲。

孟天碩怒喝出聲。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徽羽,攔著外公!!」

姜雲卿在車裡急喊出聲。

外面的徽羽聽到姜雲卿的聲音,連忙橫身擋在馬車前面,以臂震力擋住了孟天碩,孟少寧和姜雲卿趁著機會一左一右的將孟天碩拉回了馬車裡。

孟少寧坐在車簾處,沉聲道:「繼續走!」

「不準……」

「父親!」

孟少寧扭頭低喝了一聲,直接打斷了孟天碩的話。

孟天碩被突如其來的大聲驚得愣了一瞬,又被姜雲卿拉著,孟少寧連忙趁此機會扭頭對著外面寒聲道:「走!」

徽羽見到幾人爭執,隱約知道了些什麼,連忙對著趕車的人大聲道:「沒聽到四爺的吩咐嗎,繼續走。」

「你們幾個……」

徽羽看了馬車旁璟王留下的那幾個人,沉聲道:「守好四周,不準任何人靠近!」

那幾人點點頭,就快速四散開來,警惕的看向四周,而那陡然被放下來的馬車帘子,更是直接遮住了那些因為剛才的異動而投射過來的窺探的視線,還有回過神來盛怒不已的孟天碩。

「你,你個混帳東西,你竟敢吼我?!」

孟天碩怒目圓睜,直接一巴掌就甩在孟少寧臉上。

「小舅!」

姜雲卿見孟少寧被打,頓時被嚇了一跳,張嘴就想要說話。

誰知道卻別孟天碩打斷。

「你給我閉嘴!」

孟天碩朝著姜雲卿怒喝了一聲,這才扭頭指著孟少寧寒聲道:

「那個畜生那麼對敏君,那麼對你姐姐,你居然攔著我不讓我替她報仇,我今天如果不打死他,怎麼對得起你母親,對得起敏君?!」

「他當年跪在孟家門前,求我把敏君嫁給他的時候他怎麼說的,我是不喜他,更看不起他那顆攀龍附鳳的心,可是這些年為了敏君,我幫了他多少?」

「我不求他一心一意,不求他當真那般愛我女兒,可是他做了什麼?」

「敏君是他的妻子,更是我孟家放在手心裡捨不得傷她半點的女兒,他怎麼敢如此對她?!」

姜慶平。

他竟然敢拿敏君的清白,拿他女兒的命去討好那些逆賊,保全他們姜家!

他簡直該死!!

孟天碩氣的雙眼通紅,眼底殺氣瀰漫。

只要一想起孟敏君當年所遭受的一切,想起姜家對他女兒所做的那些事情,他就恨不得一刀一刀的剮了姜慶平!

「你們別攔著我教訓那個畜生,否則我連你們一起打!」

孟少寧被暴怒的孟天碩狠狠打了一巴掌,嘴角都有些發麻,可他聽著孟天碩那些怒極的話,卻依舊沒有讓開。

他只是整個人傾身而上,壓著暴怒不已的孟天碩沉聲道:

「父親,我知道你想替姐姐報仇,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般出去能做什麼?」

「就算殺了姜慶平那又怎麼樣,姐姐所遭受的一切半點都沒有討回來,更只是會給姜慶平一個痛快。」

(本章完) 「郁,那蒼家你可敵得過?」

若是敵不過,她就修鍊快些,與他一同對抗。

他勾住了她的腰,將她抱在了懷中:「可以試試!」

她驚訝了一下,如玉般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個笑容:「原來你竟然是這般厲害!」她笑出的聲音響起整個屋子,彷彿是那黃鸝在林間歌唱。

面對她含情脈脈的眼神,他忍不住扣住了她的頭,深吻了下去,良久放開了她:「冰兒是覺得我弱了?」

「不是,只是沒有想到這般強。」她趴在了他的懷中,四目相對,滿滿的都是情意,彷彿在他們的眸子中,就只能夠容下對方,什麼也無法擠進來了。

「冰兒,這個親,咱們下次再辦個大點的。」

他知道她不在乎,可他在乎。抱住她軟軟的身子,他就感覺到一種充實,尤其她身上的幽香,總是那麼的醉人,令人無法自拔。

她半眯著眼,視線中看到了那張英俊的臉,忍不住觸碰了一下,再用手捏了一下,卻被他抓住了。

「準備什麼時候回去?」木冰雲輕聲的問道,回去,總要準備些什麼吧,不能夠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回去。

蒼鬱停頓了一會兒,說道:「一年後吧!」

一年後,應該是差不多了。也是該回去了,那個陣法的事情,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解決,先回去將東西拿了,陣法的事情,以後再說。

一年後?

木冰雲算了一下,一年後她的實力應該又會突破不少,至少在她這一輩的人,是不能夠傷及她的了。不過想要抗住來自三個世家的壓力,這是遠遠不夠的。除非能夠凌駕於三家人之上,那麼誰也不敢來招惹她了。

說到底,依舊是實力。

蒼鬱雖然厲害,若是她不厲害,依舊會有不少的麻煩纏上來,這個道理她十分的明白。不管是原來還是現在,她都在拚命的修鍊。

「嗯,明白了。」二人相擁,靜靜的享受著屬於他們的安靜。過了這一年,恐怕又是喧鬧的時候了。

他們的路,還很長很長。她也不知道盡頭是哪裡,當喜歡了這個人的時候,她只能夠做的就是,相信他,愛他。

「冰雲,你真的決定了嗎?」烏雲憂心忡忡,雖然他們早就打算要去北海那邊了,但是目前這三家看起來十分的不友善,她生怕有人傷害了木冰雲。

「烏雲,不用擔心,反正遲早都要過去的,這次不過是提前過去罷了,再說,不是還有一年的時間嗎??夠我提升不少實力了。」

烏雲還是有些擔心,但也知道自己也只能夠說說,他們兩人決定了的事情,也無法改變。

「好吧,我就是說說而已,不過你每日修鍊,你家蒼鬱就不鬧鬧意見?」烏雲爪子抓了一下她的肩頭,偷偷地說道,「上次你們雖然沒有正常的舉行婚禮,好歹也是夫妻了,是不是應該洞房了啊?」

木冰雲微微一愣,她倒是忘記了這件事了。不過烏雲提及,耳根倒是有些發紅了。

「烏雲,你還是去看看丁香吧!」

言罷,木冰雲走了出去,烏雲在後面偷偷一笑。她還真的沒有見過,這蒼鬱對冰雲還真的是好,這一守就守了二三十年啊!

她咂巴了一下嘴,表示有一種不可思議在其中。不過這樣的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吧,若是上次的婚禮順利的舉行下去了,那麼這二人也應該入洞房了吧?

說起來那些人還真的是可惡極了。

木冰雲往外面走出,迎面一陣涼風,終於覺得有些涼快了,方才她只覺得整個人都有些發燙。原本她也甚少想起這樣的事情,與他在一起她就感覺到很是開心,長久以來,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方式。

經烏雲提及,她才想起某些事情。活了兩輩子,她自然是明白這些事情的,不過想到了此事,依舊會讓她覺得面紅耳赤。

「冰雲。」

風青衣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只見他的身邊還有歐陽青青,經金水以及應常青。

「師姑,我們可能是要走了。」

應常青開口說道,他們是過來跟她道別的。知道蒼鬱將她保護得很好,他們也都放心了。如今想來,流雲派並非是一個多好的地方。現在的流雲派已經被凌跡塵控制在手中,早就不是原來的流雲派了。

「你們要迴流雲派了嗎?」

「是啊,冰雲姐姐,」歐陽青青忽地就跑了過來,「青青真的好捨不得你,木冰雲姐姐你是不是要去北海大陸?」

「嗯。」

木冰雲愣了一下,也沒有隱瞞,一年以後,她就會和蒼鬱一起去了。

「那好,冰雲姐姐,等我突破到玄皇九階,也會去北海大陸的,到時候我來找你啊?」歐陽青青看起來十分的高興,她不用回歐陽家了,今後就可以一直修鍊,不用去理會各大家族之間的姻親關係。

「當然可以。」

只是,這些事情,現在誰也預料不到,到那一天的時候,又會發生什麼。

「冰雲,那我們走了。」

此刻,風青衣才開口,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見她眉梢間已經柔和了很多,甚至還帶著喜悅,那麼一定是過得十分的好,才會有這樣的表情。

那麼,他也就放心了。

這個有毒的弟子啊!

「木師妹,」經金水嘆了一口氣,說道,「北海那邊兇險無比,你一定要小心一些,若是打不過,一定要跑!」

「好的。」

她帶著笑容,看著他們一臉不舍的離去,思緒彷彿飄到了他們剛剛認識的時候。那時候她整個人都是充滿戒心的,對誰也不信任,誰都懷疑,也不親近。

轉眼就是二三十年了,時間過得可真的是快啊!

她站在山頂上,俯視著下方,看到風青衣一行人飛快的騰飛而去,越來越小,直到看不清楚他們去了哪裡,收回了視線,回到了現實中。微微轉身,準備回帝音宮。

如果有緣分,他們還會再見面的!

忽地,她感覺不對,抬頭就見一人看著她。微微皺眉,來人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那種灼熱,並沒有離去。 蒼宸,蒼鬱的堂兄。對於此人,她並沒有多少好感。尤其是對方那種帶有佔有慾的眼神,讓她十分的不舒服。

「原來是堂兄」

蒼宸走到了她的身邊,視線依舊沒有挪開,甚至更加的灼熱,如此美麗的女子,那可真的不多見。集冰霜與妖媚一身,足夠吸引人了。

他見過太多對著他笑的女子,還是第一次看到一臉漠視他的。縱然此女與他堂弟關係匪淺,不過這樣的關係,蒼家承認了,那才是真的有關係,若是蒼家不承認,那麼就算不得是什麼關係。

「那些是冰雲的朋友?」蒼宸又湊近了一些,令她後退了一些,沒有見過這樣不要臉的!!難怪蒼鬱和她說過,不要給這些人的臉皮,根本就沒有臉皮!!

「不好意思,堂兄,冰雲要先回去了。」

木冰雲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錯身走了過去,耳邊卻聽到了蒼宸傳來的話語:「冰雲,北海大陸,很大,你想不到的大,上面高手雲集,世家無數,但蒼家卻能夠排得上是一等世家,而我蒼家的人口並不興旺。這也是蒼家為何要蒼鬱回去的原因,但是,老爺子並不喜歡他。」

「冰雲,如今蒼鬱與秦玉柔有了婚約關係,這件事老爺子怕是不會改變主意,你若是跟著回去,也只能夠做一個妾室罷了,」蒼宸眼眸深沉了幾分,「你怕是不會願意吧?」

她自然不願意,不過她早和蒼鬱是夫妻了。

什麼秦玉柔滾一邊兒去!

「不如……」他走進了木冰雲,眼裡閃爍著方才的那種灼熱,「我還未娶妻,若是冰雲願意的話,我倒是可以和老爺子說一說,說不定他會同意的。」

他一副老爺子十分寵愛的樣子,令木冰雲微冷。真的很不要臉!

蒼鬱說得對,這樣的人,得遠離一些,不然一定會被傳染得不正常。

「宸兄,你這般怕是有些不對吧?」不知道什麼時候,秦風凌從一邊走了出來,他一過來視線也落在了木冰雲的身上,這樣的女子,著實非常的吸引人。不過,還不足夠讓他想要放棄一切得到這樣的人。

他只不過是偶然路過此地,就看到了方才的那一幕了。

蒼宸聞言,挪開了兩步,雖然秦家與蒼家有些交情,同時兩家也是競爭的對象。對方若是比自己弱就罷了,若是比自己強,誰沒有一點想法!

這些年,秦家的發展真的是太快了。

最重要的一點則是,秦家子嗣多,其中天賦好的孩子也是越來越多。蒼家對於這方面,就弱了不少。現在蒼家直系,都打量的納妻妾,就是為了多生子嗣。

而他之所以沒有成親,不過是老爺子的寵愛,由著他自己罷了。成親倒是沒有,不過有通房丫鬟還是不少的,只是沒有子嗣罷了。

修士想要子嗣並不容易,其妻妾都是嚴格挑選的,確保生出來的孩子,天賦能夠強大。秦家這方便,就做得十分的好,這才有了今日的秦家。

「沒有想到秦兄也是如此的閑,無事就在這山頭閑逛。」蒼宸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方才做的有什麼不妥,看到了就看到了,又能夠怎麼樣?

對方怕是在妒忌。

秦風凌瞄了眼木冰雲,見她神色冷冷的,完全與在蒼鬱的面前不一樣,這倒是有些意思了。這大世家的夫妻,多半都沒有感情,當初的蒼穹夫婦倒是一個例外,如今蒼鬱與木冰雲看起來也是那麼一回事。

只是,他們真的能夠這般順利嗎?

「我倒不是閑,只是覺得宸兄這般做,怕是有些不厚道,我看木姑娘是想要離開,宸兄竟然在這裡將人家給攔住了,不得不過來啊!」秦風凌一臉我不是故意的樣子,讓蒼宸心裡一怒。

這秦風凌就是一個偽君子,看著對方笑得那麼開心,說不定在心頭算計著什麼呢!

「哼,秦兄還是想一想,什麼時候和旋兒成親吧!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好久了,我想等堂弟的事情解決了,就該輪到你們了。」蒼宸說完了之後,又看了一眼木冰雲,「冰雲還是要多考慮一下為好,這裡是西洲,但是在北海大陸,就是蒼家了。就算堂弟再厲害,也不可能顧得上一切。」

對於蒼宸的話,木冰雲並不放在心上,只是覺得此人的臉皮極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城牆一般。

「多謝了,秦公子。」木冰雲點了點頭,轉身離去。她看得出來在,這秦風凌確實在幫她解圍,不管他什麼目的,著實幫助了她。

「木姑娘,蒼家不是那麼簡單的,這一點蒼宸倒是說得對。」看到她絕塵而去的背影,秦風凌忽然忍不住開口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想說一點什麼。

或許,是這個女子太吸引人了,尤其是那一身獨特的氣質,不得不讓人心跳快了幾分。不過,他一向是一個冷靜之人,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威脅到自己的利益。

他可以交好,不能夠觸碰的,也堅決不會去觸碰。

「謝謝提醒。」

她當然知道,不然蒼鬱怎麼會那麼的厲害。上古神人血脈的世家,能夠簡單嗎?她從未想過有多麼簡單,也沒有想過這次與蒼鬱一同回去,會一切順利。

這些,她早就想了很多遍了。

走進帝音宮,忽然就落在了一個懷抱中。撲面而來的氣息,讓她安穩了下來,抱住了他的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