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不衝鋒,現在雪妖族的損失也不小,而且傷亡數字還在直線增長。

可是不衝鋒,現在雪妖族的損失也不小,而且傷亡數字還在直線增長。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統帥大人,依我看,為今之計最好的辦法,只有集中力量,用我們絕對的高手實力,來突破天絕魔宗的防線,打垮他們的氣勢,這些傢伙也就樹倒猢猻散了。」

十幾個雪妖王東一句西一句的,唯獨這句,使得玄凌雪妖王眼前一亮。

寵愛成癮:萌妻不好惹 就在這個時候,玄凌雪妖王還沒做出左右的決定。

忽然間,天絕城的方向局勢再次發生變化。

只聽得,天絕城頭傳來一陣悠揚的簫聲。

吳銘身邊的高手相繼動手,但是,靈音和青玄卻一直沒有動。

若是非要嚴格說吳銘身邊現在誰最強大,小黑和龍義,甚至萬年太對都排不上第一位,整個天絕城裡,現在的第一高手自然是青牛神獸,青玄。

論及本源的話,青牛神獸不比小黑高,也不比萬年太歲和龍義高。

但是,青牛神獸已經存在了數千年之久,在獸族中絕對是一個老前輩級別的人物了。

不過,青玄畢竟是靈音的守護神獸。

所以,也不能說青玄是屬於天絕魔宗的。

吳銘自然也不好對他發號施令。

然而,靈音將這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中,並且通過近些時日以來,她對吳銘的了解,靈音已經逐漸熟悉了吳銘這個人。

值得一提的是,靈音與柔兒現在的關係很不錯。

這一對姐妹相處的十分融洽,所以,閑暇的時候,靈音就纏著柔兒,從柔兒的口中得到了很多關於吳銘的過往,如此一來,靈音對吳銘就更加熟悉了。

所以靈音已經知道吳銘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她也知道吳銘在為什麼而拼搏,在為什麼而戰。

眼下,天絕城兵臨城下,天絕魔宗遭到前所未有的劫難。

靈音,已經無法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作壁上觀了。

天絕城一破,城內所有人將會無一倖免。

靈音也沒有跟吳銘打招呼,他緩緩走到登天台的邊緣,青玄一直守衛在她的身邊。

而後,靈音看了看城外一片廝殺的景象,她無奈的搖了搖頭。

幾息之後,靈音單手一晃,手中多了一根碧綠色的玉簫。

這隻玉簫可不是尋常的寶貝,那是當初樂神長歌最喜歡的一件神器。

名字很簡單,就是天籟。

天籟玉簫,中品層次的神降級寶器,單單從級別上來說,與江山社稷圖是一個水準的。

不過,兩件寶器效力不同。

遙想當初,樂神長歌自創了三首神曲,她也憑藉這三首神曲,成為了一個近乎於傳奇般的人物。

這三首神曲分別是孤鳳求凰曲,清風明月曲還有奪魂喪魄曲。

三首神曲各有不同,作用也不相同。

如果把這三首神曲也看做是武技範疇的話,完全可以達到聖級。

比之吳銘的神武霸刀決還要高,不過,與吳銘的戮神魔功和天魔霸體比起來是略有不及的。

眼下,靈音吹奏出來的曲子,竟然是這三首神曲中的清風明月曲。

三首曲子里,第一首的孤鳳求凰曲,是一種動情的曲子,這首曲子主要的作用,是用來淬鍊人的七情六慾的,可以說是一種針對於魂力的曲子。

第二首的清風明月曲,是一種針對於心境的曲子。

據傳聞,不論是多麼殘忍好殺的巨魔,不論是什麼樣的邪惡,在這首曲子下,戾氣都將漸漸化為虛弱,天地間一片祥和,就好像清風明月一般,讓人心曠神怡。

至於這最後一首的奪魂喪魄曲,單單聽這個名字就讓人膽寒。

這是一首用於殺戮的曲子。

至於威力,傳聞,只要天籟簫聲音覆蓋之處,全部在攻擊範圍之內,不論是神魔,九死一生。

靈音是個小女娃,今年也才十四五歲,所以她心裡沒有太多的殺戮。

她看著城外血流成河,這才吹奏起了清風明月曲。

如此一來,廝殺聲瞬間就淡化了很多,不僅僅天絕魔宗的殺氣被削弱了,雪妖族一邊也是如此,清風明月曲對雪妖族同樣有效。

一時間,整個天絕城方圓幾百里沉浸在一片祥和的簫聲里。

天絕城簡直是如沐春風一般。

吳銘也不知道靈音會來這麼一手,所以,眼下的局面使得他也有點始料未及。

於是,天絕城外出現了很讓人糾結的一幕。

隨著殺氣漸漸被簫聲淡化,天絕魔宗眾人的心裡已經生不出戰意了,另一邊,雪妖族也差不多,就連通琨雪妖王,伏浚雪妖王這種級別的強者,也受到了天籟簫清風明月曲的影響。

喊殺聲越來越弱,巨響聲也漸漸消失了,雙方人手開始逐漸後退,回到自己一方的陣營里,然後左顧右盼顯得很困惑,有的甚至表情很享受。 一首清風明月曲,使得原本殺氣騰騰的天絕城外,忽然間變得安寧祥和了起來。

清風明月曲,這首神曲竟然具有對殺氣的剋制作用。

就連吳銘也很吃驚,他看了看靈音的背影。

此刻的靈音,手中拿著天籟玉簫,還在不停的吹奏著。

悠揚的簫聲悅耳動聽,就連吳銘體內的殺氣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

吳銘劍眉緊鎖,他看了看天絕城外,又看了看靈音的背影。

此刻,將臣在吳銘的身邊說:「這小丫頭,看來果真是樂神的傳人,好一首清風明月曲,聽起來,真的彷如沐浴在春風之中,使人慵懶享受。」

吳銘緩緩點頭道:「恩,她的身份自然不必懷疑,否則,身邊又怎麼會跟著一隻青牛神獸。」

「銘兒,眼下的局勢……,只怕你也始料未及吧,你看城外的雪妖族,還有我們的人,全都沒有了戰意,雖然半數還在交手,也都是形式上的,這,這未免有點荒唐。」

幾息之後,吳銘緩步走到靈音的身邊。

「靈音妹妹,你這首曲子,應該是樂神所創的明月清風曲吧?」

靈音這才停了下來。

當她停下的一瞬間,城外的殺氣立即開始膨脹。

靈音眨了眨眼睛笑道:「呵呵呵,你還真的很有見識呢,沒錯,這就是老祖宗所創的明月清風曲。」

「恩,不錯,神曲果然非同凡響,只是在這個時候……,你吹奏出這樣一曲來……。」其實,吳銘也不知道怎麼說,眼下的局勢很尷尬,甚至是很彆扭。

試想,勢均力敵,仇深似海的兩方,正在廝殺的時候,忽然間同時心裡都沒有了恨意,沒有了殺氣,於是,幾十萬人就這麼站在雲天城外,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這種場景,別說是吳銘,就是資歷深厚的老者也未曾見過,未曾聽過。

說來也的確古怪。

雪妖族和天絕魔宗的雙方人馬,他們心裡都明白自己的立場,也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可是在聽到這首曲子后,心中的憤怒被化解了,殺意也完全消失了。

沒有了這些作為支撐,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眼前的對手拼個你死我活。

「怎麼,你們為什麼都喜歡打打殺殺的?安寧祥和一些,難道不好么?」靈音眨著眼睛問吳銘。

吳銘被靈音問的有些語塞。

「這個……,呵呵,你個小丫頭,這天底下只怕不會再有人,能像你這樣心地純凈了。哎,怎麼跟你說才好呢,誰都不喜歡打打殺殺,但是眼下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如果我們不擊退雪妖族,那麼,雪妖族就會將我們斬盡殺絕,這就是現實,而你剛才所說的,那是一種夢一般的理想。」

靈音微微皺起一雙柳葉眉,幾息之後,這才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哎,何必呢。你看看城外血流成河,到最後,你們又能爭得到什麼,結果是無數的生靈重歸黃土,無數的人失去親人朋友。」

「小丫頭,你說的對,我現在所做的,就是不想讓親人和兄弟們遭受磨難。」

「那,那我該怎麼辦?我想幫你。」

吳銘面帶笑意的看著靈音說:「你真的想幫我?」

靈音緩緩點頭。

「那好,除了清風明月曲之外,當年的樂聲長歌,應該還創出了一首奪魂喪魄曲,沒錯吧?」

靈音似乎有些猶豫,幾息之後這才勉強點了一下頭。

「恩,沒錯,只是我的火候和造詣還不夠。」

吳銘舉目遠眺,看向遠處的天絕城外。

「哎,並非我想讓他們去廝殺,我們只是為了守在自己的家園,他們苦苦奮戰,也不過只是想活下去罷了,所以,你若是真想幫我,用清風明月曲,倒不如用奪魂喪魄曲更好一些。」

靈音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

「這個……,可是長輩們曾經說過,奪魂喪魄曲的殺氣太重,而且有悖天意人倫,不到萬不得已不得擅用的。」

吳銘並不想逼迫靈音,所以,聽了靈音的話后,吳銘笑著說:「咯咯,無妨,既然如此,也罷,靈音妹妹,你索性就在一旁看著便好,千萬不要再胡亂吹奏了,這是一場註定要分出勝負的戰鬥。」

靈音這才緩緩退了回去。

「那……,好吧。」

隨著靈音停止吹奏清風明月曲,城外的殺氣很快又變得濃烈起來。

雙方陣營的混戰又開始變得越來越激烈。

……。

然而,方才靈音吹奏了這一曲,再次讓雪妖族狠狠的吃了一驚。

就連玄凌雪妖王也有點懵了。

一首曲子,竟然可以化解雪妖族的殺氣。

就連玄凌雪妖王剛才,在聽到那首悠揚的曲子時,竟然也產生了一種慵懶的感覺,就好像一個勞累了一天的人,洗了個熱水澡,又曬了一個日光浴。

那感覺,使得人昏昏欲睡,彷彿在那一刻,所有的恩怨,所有的仇恨都跟他沒有關係了一樣。

「剛才這是怎麼了?」

「好古怪的聲音,那是什麼聲音?」

「天絕城裡果然藏龍卧虎,那聲音聽得讓我竟然提不起殺機。」

玄凌雪妖王身邊的雪妖王們又開始議論紛紛。

他們一個個都好像大夢初醒一樣,此時此刻,回憶起剛才那種愜意慵懶的感覺,頓時心有餘悸。

要知道,在這種時候,出現慵懶的感覺,那是相當可怕的。

這不是度假,而是在戰場,你死我活的戰場。

玄凌的臉色越發凝重。

「看來,我們真的是低估了吳銘。」

能讓玄凌雪妖王說出這句話來,可見,這一次雙方的交鋒,的確是針尖對麥芒,玄凌也意識到了,這絕不是一場可以隨意取勝的戰鬥。

「好了,都別議論了。方才你們也都是無意中著了道,現在,你們也看到了,吳銘的身邊不乏高手,更有一些奇特之人存在,所以從現在起,你們都必須給我格外小心,即便還沒有動手,也要保持高度謹慎的狀態,懂么?」

「是,屬下知道了。」

「統帥大人,您看,我們要不要再給天絕城施加一點壓力?」 玄凌點了一下頭。

隨後,雪妖族再次派出二十萬雪妖。

本來天絕魔宗就打的很辛苦,現在又衝上來二十萬雪妖,還有幾個實力都很強的雪妖王,一時間,天絕魔宗已經顯出了敗退的局面。

本來,主要的戰場是在天絕城北城外八百米到一千五百米的範圍內。

現在,天絕魔宗逐漸後退,已經被雪妖族大軍逼迫到了距離城牆還有五百米的距離。

十幾萬的天絕魔宗弟子,依舊在拚死抵抗。

到現在為止,雪妖族的傷亡已經達到了十五萬之多。

然而,天絕魔宗這一邊也死傷了上萬人。

要知道,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之前吳銘率領天絕魔宗對抗西門宇飛,還有後來與魁魃族之間的較量,天絕魔宗幾乎是沒什麼傷亡的。

可是現在,上萬人已經送了性命。

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

先前的三十萬雪妖族大軍,又加上了二十萬,去掉戰死的十五萬,此刻依舊有三十五萬雪妖族大軍在猛攻天絕魔宗。

除了數量上的優勢外,雪妖族更有通琨雪妖王,伏浚雪妖王這種頂級強者。

通琨雪妖王和伏浚雪妖王的實力,完全可以比擬人類修鍊者的散仙、次神和亞佛了,在一定程度上來說,那已經是頂級的強者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