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德納爾一聽卜德平居然辱及了真箇寧亞帝國的尊嚴,拍案而起,怒道:「你這個老狗,你可以侮辱我,但卻不可以侮辱我們寧亞帝國!你必須道歉!」

卡德納爾一聽卜德平居然辱及了真箇寧亞帝國的尊嚴,拍案而起,怒道:「你這個老狗,你可以侮辱我,但卻不可以侮辱我們寧亞帝國!你必須道歉!」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道歉?我為什麼要道歉?」卜德平冷笑道,「你居然連作假這種事情都能做得出來,還用你們帝國做擔保,我罵上兩句,又能怎麼樣?」

「我們寧亞帝國的人,不屑作假!」卡德納爾怒道,「道歉!」

卜德平道:「敢做不敢認?哼!你們科技文明人,還真是沒卵的……」

「夠了!」聽著卜德平又要辱及整個科技文明,炎真頭疼地喊了聲停,冷冷地瞪了卜德平一眼,隨後才看向何林華問道,「何林華,你可有什麼要解釋的?如果你要是能解釋清楚,你的靈力為什麼會源源不斷,那剛才那些影像,我就承認其是真實的。」

問老子原因,想套老子的話,沒門兒!這其中的隱秘,一些人知道已經算是何林華的失策了,如果要是逢人就說,那他何林華以後也不用在宇宙裡面混了!

何林華眯了眯眼,臉上掛著一副微笑,說道:「這屬於我的私人隱私,我拒絕回答。關於剛才影像上播放的內容,你們如果不相信,可以鑒定一下嘛!」說完,何林華伸手摸了摸腰間的狐狸玉符。他這塊玉符,可是直接同狐尊聯繫的玉符,若是最後真的有什麼危險了,他把這塊兒玉符一拿出來,眼前這幾個傢伙還不都得給嚇趴下了?他還真不相信了,一個狐尊,居然會壓不住幾個合體期的「小傢伙」!

當然了,如非必要,何林華絕對不樂意請動狐尊這位大神的……

「好!」炎真點了點頭,轉而看向了擎斯麥說道,「擎斯麥將軍,既然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有爭端,那就讓人來鑒定一下真假吧。擎斯麥將軍,你們西泠聯邦的科技人員,在整個宇宙裡面都是頂尖的,這件事情,還要勞煩你幫忙了。」

擎斯麥點頭應了一聲,說道:「沒有問題。」

卡德納爾氣憤地說道:「擎斯麥將軍,我懇求,如果一會兒鑒定結束,這份兒影像不是偽造的,那我要求這條老狗向我們整個寧亞帝國賠禮道歉!他剛才侮辱了我們寧亞帝國,這件事情,不可輕饒!」

擎斯麥看都沒看卜德平,而是扭頭看向了炎真,雙目之中全是詢問之色。

炎真猶豫了一下,問道:「卜德平,你的意見如何?」

卜德平說道:「炎真長老,我沒什麼意見。不過,如果這影像是假的,他也得跟我道個歉,叫上幾句好聽的!」在卜德平看來,這次他抓到的,可是真正的痛腳,這個問題根本無從解決,如果不是造假,那還能是因為什麼?一個根本會贏的賭,為什麼不答應?

卡德納爾二話不說,答應了下來。

炎真、擎斯麥二人點了點頭,定了下來。 總裁禽不自禁 剛才卜德平一直搶炎真的風頭,還不自覺地得罪了他,讓他心裏面很是窩火。如果這影像證明了是真實的,讓卜德平賠禮道歉,丟點兒面子他心裏面也舒坦。如果要是假的,寧亞帝國面子受損,肯定會把賬給算在卜德平的身上。這樣一來,不管怎麼著,卜德平都是個吃虧的貨,他又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卜德平雖然答應了下來,卡德納爾還是有些擔心,說道:「擎斯麥將軍,我怕這個老狗,最後會不認賬!」

擎斯麥微笑說道:「這個不是問題。如果這位修士出爾反爾的話,我會幫你討回公道!」

卜德平原本想要再說上兩句的,但一看炎真對他冷漠的態度,想了想,還是算了。現在他占著優勢,犯不著為了一些口舌之爭,在炎真那裡減分。

隨後,擎斯麥向著身旁的人吩咐了一聲,過了沒多久,一個智慧矮人族的人走了進來,一邊走還一邊大罵道:「該死!你們叫我過來看什麼影像是不是真實的。這種狗屁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提出來的……」

瞬間,炎真、卜德平的臉上是一陣青、一陣白啊,他們剛剛想要發作呢,擎斯麥忽然說道:「兩位尊敬的修士,我們西泠聯邦的智慧矮人族在人情世故上不是很擅長,如果有什麼得罪之處,還請多多見諒。還有,他是十二級科技文明軍方研究院的院長,主導著幾百個關鍵性課題。他這次是回西泠聯邦省親,正好坐在了我們的戰艦上而已……」

頓時,擎斯麥一句話出來,將炎真、卜德平二人身上的火氣都給硬生生地壓了下來——是啊!人家根本就不懂事兒,你跟人一般見識什麼?當然,最最重要的不是「不懂事兒」什麼,而是後面那個「院長」的稱呼。十二級的軍方研究院院長啊!如果要是他們為了瀉火,把這人給殺了,那他們兩個也不用活了……

炎真尷尬地笑著,說道:「那個……不妨事,不妨事……」

那位矮人根本就沒有在意他們的神情,而是自顧自地將所有的影像看了一遍,直接肯定地說道:「沒有問題!絕對沒有問題!」

矮人一說完,卜德平立刻說道:「喂喂喂!你有沒有搞錯?你什麼儀器都沒用,直接用眼一看就能看得出真假?」

那位矮人一拍桌子,嬌小的身軀一瞬間閃出驚人的氣勢,怒道:「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質問我?你研究過《物品影像真假論》沒有?只是辨別一個簡單的低級影響罷了,還要用儀器?你是誰的學生?你的導師是誰?讓他來見我!」

得!這位智慧矮人把這兒當成他的實驗室了。

而卜德平被這位矮人這麼一問,也直接傻眼兒了——《物品影像真假論》?誰的學生?還他喵的導師?老子是修士文明的人好不好?!

「咳咳……」擎斯麥輕咳兩聲,揮了揮手,一位矮人過來,將這位牛x的院長給請了下去,才又說道,「剛才那位,是宇宙科技文明體系內極度少有的十二級特殊研究員,對影像真假有著透徹的研究。他那一雙眼睛,就算是十二級文明的影像作假都騙不過他的……」

什麼十二級特級研究員,什麼影像真假研究的,這他娘的都神馬玩意兒啊!卜德平聽不懂這些,他只知道,如果要是這些所謂的影像直接就定義為真實的,那他方才好不容易挑出來的刺兒,豈不是都給白忙活了?還有,要給那個該死的鳥人賠禮道歉?開什麼玩笑!

而且,他剛才提出來的問題,也是非常可疑的啊!哪裡真能有人接連不斷地殺那麼長時間?就算身上有不少補充靈力的丹藥,也不可能吧?

當下,卜德平大叫道:「不服!我不服!就這樣一個三寸丁隨便看看,你們就認定那些影像是真實的?我絕對不服!」

卜德平這話一完,可又算是給惹惱了一片人——三寸丁?這他喵的不是罵人矮嗎?西泠聯邦的人種就是智慧矮人族,最討厭別人說身高之類的話題,現在被卜德平這麼一句「三寸丁」,可不就是在說他們嘛!而且,這還是帶有極強的侮辱性啊!

在場的西泠聯邦的人,除了一個擎斯麥之外,一個個情商超級低,頓時叫罵著向著卜德平沖了過去。很快,卜德平的身上就爬滿了小人,這個那把刀,那個那把槍,有的更是乘坐著機甲,開打打人了。而卜德平,則徹底悲催了。面對著身上的一群小人,他這是打也不是,反抗也不是,只能任由這些小人欺負他……

「住手!」擎斯麥大叫一聲,把那些矮人都給喝止了。

隨後,擎斯麥說道:「他的判斷不會出問題的,我們西泠聯邦的人,還不至於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

炎真接觸的東西,畢竟要比卜德平更多,像是科技文明內的一些消息也有所耳聞。他知道擎斯麥說的沒錯,當下說道:「既然擎斯麥將軍說沒錯,那肯定不會錯了。看來,何林華修士果真是一個大義之士啊!」

炎真頓了頓,又看向何林華,頗有深意地說道:「看來何林華修士的身上,還真是有不少的秘密啊!」

影像確定屬實,炎真的稱呼也改了回來,成了「何林華修士」了。

傳聞中的冰蜂蠱蟲,還有源源不斷地靈力,這些個秘密,足夠讓無數的修士為之瘋狂了!

何林華點了點頭,說道:「一般一般,都是長輩看得起,賞賜了一些東西而已。」

炎真道:「那你的長輩對你還真好。」

何林華微笑道:「徒然是有那麼幾分疼愛罷了。」

「啊?」炎真一定了調子,卜德平又悲催了,他不敢相信地問道,「炎真長老,這……這……」

炎真道:「沒什麼好說的了,這件事情沒錯,是你的推測錯了。」

「道歉!」卜德平正頭疼的時候,卡德納爾又站了起來,冷冷地盯著卜德平。

卜德平心情正不好,哪裡還想著搭理卡德納爾?他冷哼一聲,直接扭轉了頭,冷聲道:「一個科技文明的小垃圾,也配讓老子道歉?!別以為這裡面有什麼貓膩,老子會不明白!」卜德平心裏面懷疑,這次所謂的「鑒定」,根本就是科技文明自導自演的一出好戲,他這是被人給耍了!

「你……」卡德納爾氣的要命,擎斯麥揮了揮手,示意卡德納爾別生氣,才又看向了炎真,說道,「炎真長老,你們修士文明的人,莫非都喜歡出爾反爾不成?」

擎斯麥這一句話的覆蓋面兒實在是太大了,直接把卜德平一個人的事情,給上升成了整個修士文明的事情。如果要是今兒個卜德平不道歉的話,這就成了整個修士文明出爾反爾,這名頭,扣的可真是太大發了!這下子,就算是與卜德平相交甚密的廣寧都不可能幫著卜德平了——事關整個修士文明的面子,若是真的丟了臉,誰能承擔起這其中的責任?

炎真心裏面就沒想著讓卜德平好過,直接下令道:「卜德平長老,你方才可是親口答應下來的事情,怎能言而無信?你這是要將我諸多修士的臉面置於何地?你還是趕緊道歉吧!」

廣寧也無奈地說道:「卜德平長老,這可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也不是你金木門的事情,這該低頭的時候,還是得低頭的……」

其他兩位修士也都一一勸了起來,讓卜德平臉上的神情,那個變幻啊。不過,這卜德平也是一個很看重臉面的人,如果當初不是為了臉面,他也不會同虎重、虎林、虎峰等人一同來打何林華。現在讓他低頭賠罪,這臉面可就一點兒都不剩下了,他如何願意?是以,卜德平只是死撐著不認……

炎真見卜德平一副無賴樣兒,又看了看冷笑中的卡德納爾和看好戲的擎斯麥,心中怒火上涌,直接威脅道:「卜德平修士,如果你再不道歉,那我們四人現在就馬上離開,你的所有事情,都與我們無關,你看如何?」

炎真這話的意思,就是在告訴卡德納爾,你丫的若是不同意,老子掉頭就走,你今天丟整個修士文明的臉這事兒就與我們無關——當然了,相應的,你跟何林華之間的爭端老子也不管了!老子現在一走,你是死是活,就不管我的事兒了!

卜德平是個人精,如何能聽不出話裡面的意思?他能看得出來,炎真這話可真沒有打哈哈的意思,如果他真的不同意道歉,他們可真的會走人。他們一走,沒人牽制了何林華,他豈不是直接就給掉到了何林華的手裡面?先前何林華的種種手段,他可都還記在心裏面呢!炎真等人一走,他的本體肉身,可就真的保不住了!為了面子丟掉本體肉身?這個買賣……實在是划不來啊!

卜德平神色幾個變幻,最後還是不甘地低下了頭,向著卡德納爾說道:「卡德納爾,對不起,我向你道歉。」

卡德納爾的臉上露出几絲得意的笑容,正色道:「卜德平,你不是要向我道歉,而是要向我們整個寧亞帝國道歉。」

卜德平心中暗罵回頭就要卡德納爾好看,臉上卻還擠著微笑道:「對不起,我向寧亞帝國道歉,請你們原諒。」

「好。」卡德納爾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卜德平修士,你對別人微笑,別人也才會對你微笑。」

老子用你教訓?!

卜德平一聲輕哼,扭轉了頭。

炎真立刻說道:「好了,這次的事情,也就算是過去了。卡德納爾,你那裡還有其他證明何林華修士無關的證據嗎?」

現在卡德納爾列出來的證據,已經足夠證明,何林華根本就不是所謂的背叛者。反倒是這個卜德平,帶著他金木門的弟子跑去找何林華的晦氣,實在是讓人覺得不大對——人家不是背叛者,反倒是一個大大的英雄,那他卜德平的身份豈不是就要給倒過來了?炎真的心裡,已經開始算計著一會兒要怎麼找卜德平把事情給問清楚了……

卜德平當然也想到這個可能了。不過,在他看來,剛才卡德納爾提供的所謂的證據,都是黑哨,炎真雖然表面上不說,但心裏面肯定有底兒,不會找他的麻煩的,所以卜德平心裏面連怕都沒怕——他哪裡會想到,炎真居然會百分百認定那個證據是真實的,已經在心裏面算計著要整他了?

卡德納爾看了一眼卜德平,繼續說道:「當然有,我想說,卜德平他剛才說的那些罪名,都是假的!他先前說了,他們金木門的四名五級實力的弟子前往獸巢清剿怪物,結果卻被何林華強者殺死,這件事情應該反過來。真實的情況是,他的這四名後輩,分別叫虎峰、無牙、無腦、無心的四個人無故追殺何林華強者的夫人還有三位手下,毀掉了我寧亞帝國的一個艦隊。然後,這件事情被我通知了何林華強者,然後何林華強者直接沖了過去,將他們隨手殺掉了……」

「胡說!你顛倒黑白,是非不分!」卜德平冷哼一聲,嘲諷道。

在卜德平看來,卡德納爾就是在胡說!這是開什麼玩笑?他們金木門的弟子成了匪徒?這這麼可能?卜德平又想到了先前的「黑哨」,心中頗為不滿。

卡德納爾冷聲道:「到底是誰在顛倒黑白,是非不分?!」他說罷,直接開始播放起了一段影像,說道:「這是事發當時的影像,請諸位看一下。」

隨後,電子屏幕上開始演繹起了虎峰、無牙等四人襲擊琦爾燕娜等人時的情形。屏幕之上,虎峰、無牙、無腦、無心四人追上了一小隊艦隊,直接對艦隊進行了攻擊。幾個動作之下,艦隊就被砸成了碎片,而琦爾燕娜、春、苦林、平德麟等四人也都一一飛了出來,同虎峰等人戰在了一起。

看到了這一幕之後,擎斯麥的臉黑了。他知道以卡德納爾的為人,絕對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欺騙他。這份兒影像百分之百的真實!修士文明的修士,居然會突然偷襲科技文明的戰艦,而且一出手還是那般的狠辣,下著死手!那些戰艦之內的戰士百分之百都得死,這對科技文明來說,可都是損失啊!

炎真在看到之後,連也黑了。經過方才那位矮人院長的事情之後,他對卡德納爾提供的影像資料已經信了***成。如果這次的影像也是真的,那那些金木門的弟子一個個都是該死該殺!何林華在獸巢裡面拚死屠戮怪物,他的夫人和手下卻在後面被人給截殺,這不是讓那些為獸巢而戰的修士們寒心嗎?這事兒如果是真的,那金木門必須得來一個大清洗了!這個糊塗的卜德平,就是首當其衝的! 第五百零四章,卑鄙無恥的卜德平,小丑(萬字大章)

卜德平在看到電子屏幕上的影像之後,直接給傻眼兒了。不過,他也很快反應過來,一想到剛才那些「虛假影像」的事情,立刻看著電子屏幕叫嚷道:「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我金木門的弟子怎麼可能會無故攻擊你們的艦隊?一定是你們寧亞帝國的艦隊先行攻擊了我們金木門的弟子,被虎峰等人看到,然後他們才進行反擊的……」

「老狗,閉上你的臭嘴!我們寧亞帝國與金木門之間沒有任何矛盾,為什麼要攻擊你們的修士?!」那名在虎峰等人攻擊下倖存的副官跨前一步,雙目血紅的大罵道。

卜德平認定了影像是假的,擺出一副穩住釣魚台的模樣,哼哼道:「你說沒有矛盾就沒有矛盾?好吧,如果我們金木門與你們寧亞帝國的艦隊之間沒有任何矛盾,那他們為什麼又要攻擊你們?」

副官怒聲道:「誰知道?或許你們金木門的人都是一群瘋狗,看見人就會咬一口!」

「呵呵……」何林華輕笑出聲——沒想到啊!這副官的這張嘴也挺毒的嘛。不過,用瘋狗來形容金木門的這些人,貌似還真的挺合適的。

卜德平氣的跳腳,剛才罵老子老狗,現在又說金木門是一群瘋狗,那他們金木門成了什麼了?這事兒要是給傳了出去,金木門的面子還要不要了?他卜德平生平最看重的就是金木門的面子,現在金木門沒面子了,他如何能高興得了?他又扭頭看了看周圍都帶著笑意的一眾人等,心裏面更是恨極。這麼多人都聽到了這句話,今天就算是把場子給找了回來,這事兒肯定也會搞的人盡皆知了……

至於那四個人為什麼會直接衝過去就是朝著寧亞帝國的戰艦一同狠打什麼的,何林華等人自然都是清楚的了。不過,就算他們清楚,為什麼要給說出來?一旦牽扯,這其中很有可能就要將仙劍玄陰劍的秘密給泄漏出來了,何林華可沒那麼蛋疼。不過,把黑鍋給扣在死人的頭上,這種事情,何林華還是樂意做一下的。

何林華微笑開口道:「對了,這件事兒,我或許能猜出一些來。我聽我的幾位手下說,金木門的無牙修士曾經在狄啟星上同我的夫人還有幾位手下起了衝突。或許是無牙覺得心裏面不爽,糾集了幾個人,要殺人泄憤也說不定啊!」

卜德平聞言,心中一怔,暗想這個推測的可能性。他金木門的這些個弟子都是什麼德行,他也算是有所耳聞。萬一要真的是無牙與他們起了衝突,糾集了幾個人想要殺人泄憤,還真不是沒可能……

卜德平心中念頭電轉,臉上卻輕笑一聲,說道:「我金木門的弟子,豈會有那種心胸狹窄之輩?僅僅只是起了衝突就要殺人泄憤?你未免也太小瞧我金木門的弟子了吧?!你區區一個背叛者,居然也敢說出這種話來!」

何林華微笑道:「你金木門有沒有這種弟子,從你的身上也能看出一二來吧?還有,我不是什麼背叛者。」

何林華這意思很明確,你丫的一個合體期的老怪,能同幾個弟子跑到獸巢附近來殺人,手底下的人還不都得跟你丫的一個德行?

卜德平氣息一滯,冷哼一聲道:「不管怎麼樣,這影像十有***是假的!炎真長老,廣寧長老,我請求兩位長老鑒定一下這些影像的真假!」

「我們寧亞帝國的人,不會作假!」卡德納爾再度開口叫罵。剛才就被人冤枉了一次作假,現在又被人冤枉作假,卡德納爾的心裏面也不舒服了。

卜德平輕笑道:「怎麼著?不敢鑒定了?那就是說,這份兒影像是假的了?」

卡德納爾還沒有說話,那名副官已經雙目猩紅的跨前一步,說道:「鑒別真假不是不可以,不過,我要跟你打一個賭!」

「打賭?打什麼賭?」卜德平剛才因為「黑哨」給丟了面子,現在有希望找回場子,自然不會拒絕了。不過,他扭頭一看卡德納爾,猶豫了一下,說道,「打賭可以,不過,你能做得了主嗎?」

那名副官立刻將希翼的目光看向了卡德納爾。卡德納爾猶豫了一下,點頭嘆了口氣。

副官冷冷地盯著卜德平道:「我要和你賭命!」

「什麼?」卜德平呆了一下,神色一凜,道,「賭命?」

副官冷聲道:「不錯!你們金木門毀掉了我的艦隊,我將近十萬的弟兄們死在了你們金木門的劊子手裡面!我要與你賭命,這份影像如果是真的,你們金木門要付出十萬名修士的性命。如果我輸了,我就把我自己搭給你!」

副官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中級將領,但是在他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那股子音調卻如同從九幽地獄傳出來的一般,讓人戰慄。

卜德平神色凝重,不再說話。

而副官則瘋狂地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這個金木門的老狗、老雜碎,不敢答應嗎?你們金木門的人,就是一群廢物!一群垃圾!做了不敢承認,還污衊他人……」

「夠了。」卡德納爾按住了那名副官,轉而看向卜德平道,「我也加一把賭注吧。你在獸巢出入口附近毀掉了我一支艦隊,二十艘戰艦,百萬的帝國戰士被你殺死。我再加一百萬人的賭注。如果影像是真的,你賠上一百萬名金木門的弟子,還有你的一條狗命。那影像若是假的,我把我的命搭給你。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請回答吧。」

在卡德納爾看來,這影像百分之百是真的,根本沒有任何虛假。如果卜德平答應了下來,他也算是光明正大的報仇了。

這兩個賭注,已經把卜德平給逼到家門口了!他這要是不答應,回頭金木門的面子往哪兒擱?但是,若是答應了下來,就他剛才見識過的「黑哨」,如果再來一次,可就是一百一十萬名弟子和他的生命啊!這個賭注,有在場的這麼多大佬親眼看著,他若是敢不兌現,有的是人找他的麻煩了。他先前還想著找場子,就是要找回面子,但是現在直接玩起了賭命……

副官冷靜了一下,又譏諷地說道:「你不敢答應嗎?你們金木門殺掉了我的十萬名兄弟,我現在只是讓你把他們全部還回來,你都沒這個膽子?金木門,果然讓人看不起啊!」

卜德平又被這麼一刺激,心裏面怒火上沖。但他還沒有被怒火給燒掉神智,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個賭我贏下了!不過,這次鑒定影像真偽,我要求使用特殊的儀器,而且得有我們修士文明與你們科技文明一同進行鑒別,謹防作假!」

「沒問題!」卡德納爾答應了下來,然後看向了擎斯麥。

擎斯麥與炎真二人現在也都遊戲心煩了。他們這次前來,原本只以為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兒,隨意清理掉也就是了。誰曾想到,現在居然越玩越大發,都開始賭命了!不過,這雙方都答應下來他們也不好再說些什麼了。

二人對視一眼,擎斯麥說道:「那好吧。既然你們雙方都要求對賭,那我就親自進行鑒定。」

炎真也說道:「我這裡正好也有一個鑒定儀器,也幫著參謀參謀吧。」

廣寧看了卜德平那緊張兮兮的模樣,輕嘆一口氣道:「擎斯麥將軍,炎真長老,我在旁邊做個見證如何?」

擎斯麥、炎真二人點了點頭,說道:「也好。」

最後,對影像進行鑒定的人,就成了擎斯麥、炎真、廣寧三人。卜德平見自個兒修士文明的人佔了兩個,心裏面舒了一口氣——自個兒修士文明的人數多,那就是占著主動。他也不求炎真、廣寧二人在鑒定中偏袒什麼,只要保證擎斯麥不作假就行了。

畢竟,這擎斯麥先前可是有「前科」的啊!

擎斯麥三人都是說到就做的角色。擎斯麥立刻派人去拿來了一套專業的儀器,然後炎真也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他的儀器,廣寧在一旁觀看,看著二人拿著儀器,開始對影像進行了鑒定。

隨著影像的播放,幾秒鐘后,兩個儀器便同時響起了「滴滴」的聲響,而兩個儀器上幾乎同時顯現出有修改痕迹的提示。

看到這一幕後,卜德平舒了一口氣,臉上總算掛上了笑容——他就知道嘛!這些影像怎麼可能是真的?先前的影像既然是假的,那這個影像又怎麼可能好得了?現在卜德平已經開始想象,一會兒要怎麼折磨卡德納爾和那名副官,還有揭穿先前擎斯麥作假的事情,重新給何林華定罪……

卜德平看了看卡德納爾和那名副官,見二人依舊是一臉正色,心中輕哼一聲,暗想沒想到他們兩個還挺鎮定的嘛!這兩個不人不鬼的東西,能有這份兒膽量,也鎮不簡單。卜德平自問,要是他知道自己在賭命的時候已經輸了,也不會這般的淡定。

看著卜德平臉上的微笑,何林華皺了皺眉,輕聲道:「卜德平修士,看你笑的嘴都快破了。不過,不是我打擊你,你現在高興,是不是有點兒早了?」

卜德平乜了何林華一眼,怒哼一聲,冷笑道:「小雜碎,別以為有科技文明的人幫著你,你就能蒙蔽得了所有人!等我一會兒殺了那兩個白痴,我再一點點兒揭穿你的偽裝,讓你無處遁形,再把你給徹底搞死……」

何林華說道:「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吧——都要沒命的人了,還這麼傻樂!」

「哼!小雜碎,再讓你多活一會兒!」卜德平回道。

二人鬥嘴的工夫,整個影像終於也都給掃描完了。卜德平聽著那一串的「滴滴」聲,還有儀器上的修改痕迹顯示,只覺得神清氣爽。他得意地回頭看了一眼卡德納爾、何林華眾人,討好地看向擎斯麥、炎真、廣寧三人問道:「擎斯麥將軍,炎真長老,廣寧長老,這鑒定的結果如何?」

說著,卜德平的心中還想著,你們幾個傢伙,剛才一直嚷嚷著,現在都傻眼兒了吧?

「好。」擎斯麥點了點頭,然後微笑著掃了一眼卡德納爾,說道,「經過我方才的鑒定,這份兒影像沒有任何問題……」

「啊?」卜德平直接愣住了——什麼?沒有問題?你他喵的有木有搞錯?這儀器上都說了有修改痕迹了,你還說沒問題?這黑哨吹的未免也太明顯了點兒吧?卜德平心中雖然很不滿,但他轉念一想,就算你丫的吹黑哨又能怎麼樣?炎真、廣寧都是咱修士文明的人,你吹了黑哨,難道他們兩個還會吹黑哨不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