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必出體內的毒氣恢復行動速度,葉一夕、樂傑兩人心裡的危險預警立即起了警報兩人迅速逃開。葉一夕利用靈雪之衣飛到空中,樂傑則是不停地向後躍出。

剛必出體內的毒氣恢復行動速度,葉一夕、樂傑兩人心裡的危險預警立即起了警報兩人迅速逃開。葉一夕利用靈雪之衣飛到空中,樂傑則是不停地向後躍出。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葉一夕和樂傑剛剛離開原位,黑洞內伸出的讓人噁心的觸手『轟』的在地上擊出一個巨大的深坑。一個體型怪異類似蜘蛛擁有八條節支腿,上半身類似人類不過雙手部位是數條觸手。頭部有三個滿口獠牙、粘稠口水亂流的血盆大嘴,剩餘的其他部位都布滿了血紅的眼瞳。

「老大小心詐屍了。」

「什麼?」

得到漂浮在空中的葉一夕提醒,樂傑沒有猶豫立即跳向葉一夕的方向,被葉一夕雙手環抱腋下平穩的接住。

「變成殭屍了嗎?」

「不,看他們的行動沒有一絲死人的僵硬感,應該是被人當成傀儡操縱了。」

曾經在大陸上短時間遊歷過的樂傑否定了葉一夕的猜測,根絕屍體們行動的速度猜測出了屍體活動真相。

「一夕,放我下去。那些傀儡要去攻擊田田他們。」

看到屍體們全部向施展四金焱陣的田田奔去,雖然有艾雪在田田的身前守護,但樂傑依舊放不下心立即催促葉一夕把自己放下。

「知道了。」

全速飛到田田幾人所在的位置上空葉一夕把樂傑放開,然後立即升空到高處躲避身後的襲來的數十根觸手。召喚出藍色無雙劍雙手緊握向觸手上劈去,綠色的液體從一分為二的觸手內飛濺到葉一夕的身上沒有留一絲痕迹。

下一瞬,被葉一夕斬斷的三根觸手立即回復的原本的狀態。可是,葉一夕沒有時間應對恢復之後的觸手,另外的數根觸手已經到了葉一夕的背後,粘稠的綠色的液體從觸手下部的吸盤出噴射而出。

雖然不知道綠色液體的攻擊效果,但是葉一夕還是立即下降身影躲避開。不是對靈雪之衣的防護之力懷疑,而是葉一夕內心的高傲決不允許自己的身體沾上那粘稠的綠色液體。

「zizizi~「

落到地面上的綠色液體,立即發齣劇烈的腐蝕聲音。片刻后,綠色液體消失地面上也出現了一個焦黑的深坑不停地冒著黑煙。

不過,此時的葉一夕並沒有時間注意這些。

「無雙劍第二技能:裁決之劍;無雙劍第三技能:血紅無雙。」

紅色無雙劍上血紅色的靈力覆蓋,增幅全開左肩的器靈法陣也出現在紅色無雙劍的劍身。

「跟我死吧。」

大聲咆哮的葉一夕,速度再次增加化為一道紫色的光線從妖獸的頭部貫穿而過。

「aoaoao~!」

妖獸巨大的咆哮聲,吸引所有人的視線。

「一夕,好厲害。一招就把妖獸解決了。」

「笨蛋。」

胡文軒對葉一夕的讚美卻只換來白髮器靈師的不屑,雖然口上不饒人可此時的白髮器靈師已經真的像是將死之人了。原本就骨瘦如柴,此時更加悲慘全身的骨骼多出在胡文軒的盤龍棍下變為粉碎,就連頭部都出現了一個凹痕右眼上面基本消失變成深凹。

「得帕,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

「為了打敗你,為了取回六年前屬於的器靈大陸冠軍之名。」

「所以你就和妖獸定下眷獸契約。看看你現在變成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就連器靈都被妖獸吞噬,根本不配說你自己是器靈師,也沒有資格向我挑戰。」

「廢話,就是為了打敗你我才選擇妖獸簽訂眷獸契約,借用妖獸的力量使器靈進化我才能得到現在的力量。才能和你戰鬥,不再連你一擊都無法承受。」

歇斯底里的白髮器靈師得帕,讓胡文軒完全失去了耐心,不再留有一絲憐憫再次變回六年前的大陸器靈師大賽場上的小矮人胡文軒。

「盤龍棍第二技能:金龍降臨、化為吾身。」

盤龍棍上金光大作,『hou~!』在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嘯中盤龍棍上的金龍活化。金龍一飛衝天變大數十倍成為一條體長近十五米金龍,而胡文軒則化為一個閃耀的金色鱗片貼在金龍的額頭部。

在空中盤旋的金龍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宛如聖光學院廣場的聖光龍雕像活了過來。

「雖然和六年有了些不同,但還是同樣的一擊你能接下來嗎?」

金龍中傳出胡文軒的聲音,冰冷而不富有一絲感情,當年的新聖一代最為兇狠的小矮人在次出現在白髮器靈師得帕的面前。

「無影劍第三技能:妖劍屠龍。」

白色的靈力從得帕的體內不斷湧出融合進手中透明水晶般的無影劍中,無影劍瞬間增加到三米多長,同時劍身上不斷浮現出妖異的黑色紋路。

「啊~!」

利用體內剩餘的一絲靈力,得帕在雙手前形成一個白色的靈力罩裹在他無法握住的無影劍上,全力躍出推動著無影劍向金龍的額頭胡文軒所在之處刺去。 「hou~!」

金龍飛舞向著布滿黑色妖異紋路的無影劍迎了上去,一時間金光、白光充滿了整個死亡魔域之內。

「啪、啪、啪~!」

琉璃破碎的聲音,越來越清晰地傳進眾人的耳中。

「為什麼?為什麼啊~!」

白髮器靈師的慘叫為眾人回答了戰鬥的結果,金光之中金龍盤旋飛向高處。白光消失白髮器靈師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宛如紙張般緩緩的向下飄落。同時得帕藉助於妖獸的凌厲施展出的第四技能:死亡魔域也開始崩潰之勢。

可是,犧牲自身來和妖獸簽訂眷獸契約之人得帕已經被萬物落葉歸根的大地拒絕了。在得帕剛開始向面降落之時,得帕的身體已經開始了腐爛,最終得帕全身都化為飛屑消散在空氣中沒有一絲的落到地面回歸大地。

沒有受到胡文軒和得帕的決鬥影響的只有葉一夕和妖獸兩者。

被葉一夕從頭部貫穿一分為二的妖獸,『轟』的倒在地上,眨眼間便化為了一大灘綠色的粘稠液體。可是,下一秒綠色的粘稠液體又逐漸恢復了原本的妖獸模樣。

「切,這樣都可以,真噁心!」

看著僅僅幾秒鐘就恢復了原本的模樣,葉一夕撇了一下嘴,立即開始了第二輪的攻擊。

「無雙劍第二技能:裁決之劍,汝放棄本源墜入魔道違反自然法則即為邪惡、吾以無雙劍之名裁決汝之罪惡。無雙劍第三技能:血紅無雙。」

紅色無雙劍高舉劍身上的器靈法陣轉移至劍尖變化為紅色。雙腿彎曲雙手緊握劍柄上半身向左微轉紅色無雙劍架到左肩齊平,猛的向前衝去擊中全部的到雙臂紅色無雙劍瞬間向前刺出,在器靈法陣的增幅下變得近十米長鋒銳的劍氣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十幾米的溝壑。

葉一夕的突擊幾乎是瞬間完成的,可是妖獸像瞬移般移動到了葉一夕的右邊,完美的把葉一夕的突刺躲了過去。

「還沒完吶,看招。」

以右腳為中心飛速旋轉,雙手用盡全力白長近十米紅色的無雙劍向右橫斬而出。

無雙劍劍身上的紅色靈力,在飛速的旋轉中化為凌厲的劍氣帶起猛烈地颶風吹飛了死亡魔域內白茫茫的毒氣。

可就在紅色無雙劍即將斬到妖獸的身體之時,葉一夕似乎看到了虛幻的得帕的身體被妖獸吸收進體內,然後妖獸的身體周圍的空間出現一陣虛幻的波動。下一瞬,體型三米多高的妖獸變成了第一個死在田田的鬼刃下的女性魔法類器靈師。

紅色無雙劍斬過魔法師的身體『轟』的瞬間化為碎片,然後在紅色的靈力侵蝕下變成了點點的紅色靈力消散在空氣中。

「可惡,呼哈、呼哈、呼哈……!」

連續兩次使用血紅無雙發動裁決對葉一夕來說靈力的消耗並不太嚴重,但對精神力和體力的消耗卻是巨大的,雖然能用靈力來轉化為體力可也需要是時間,葉一夕只能先停下動作大口的呼吸調整急速的心跳。

「ao~!」

妖獸和女性魔法類器靈師轉換了位置,瞬間出現在圍攻樂傑、艾雪幾人的隊伍內。繼續維持著盤龍棍的第二技能的胡文軒,立即操縱金龍向妖獸急速衝去。

「嗷嗷~!」

金龍才剛衝下立即被妖獸的觸角給纏繞住了身體,不能動彈的金龍在觸手吸盤分泌的綠色液體的腐蝕下發出了痛苦的咆哮。覆蓋在金龍身體表面鱗片的光芒眨眼間,就變得黯淡了許多,金龍的身體也出現了虛幻的趨勢。

勉強的利用腹下的龍爪把觸手斬斷,胡文軒立即控制金龍飛到了高空。

可就在這片刻的時間內,樂傑、艾雪周圍變成傀儡的屍體都已經在妖獸的控制下融合進了妖獸的身體內。

「吞噬了?」

正愁於沒有辦法一次解決每次都會在自己刀下恢復原狀的傀儡屍體們的樂傑,看到妖獸吞噬了十幾具器靈師的屍體,立即轉身向四金焱陣跑去。

「大春,死亡魔域已經消失了,快解開四金焱陣帶著桃子他們避難。」

在葉一夕揮舞著巨形紅色無雙劍的橫斬下,原本就開始潰散的死亡魔域眨眼間就走到了盡頭,白茫茫的毒氣消失周圍恢復了平常的幻靈森林。

在樂傑的催促下,作為陣眼的王大春首先收回靈力,然後另外的李莉、田田、虹日也瞬間收回靈力。

李莉抱起桃子、田田抱著白素、磊哥被王大春和樂傑兩人架著幾人飛速的向遠處的森林跑去。

「一夕哥?」

沒有逃走的艾雪,四處尋找到繼續站立在利用紅色無雙劍支撐身體調整呼吸的葉一夕,立即揮動背後的赤紅色的鳳翼向葉一夕衝去。

「哎?小雪怎麼了?」

被艾雪拉著飛向高空的葉一夕,滿腦子的疑惑。

「不知道。不過,看樂傑學長的臉色十分嚴肅的叫我們逃跑,情況應該挺嚴重的。」

「嗷~!」

吸收了所有器靈師的妖獸揚天長嘯,尖銳刺耳的聲音化為層層的聲浪波及了周圍,激起地面上塵埃同時也向遠處的樹林波及進一步對幻靈森林產生破壞。

「聲音中又能麻痹人行動的魅惑力。」

此時距離妖獸最近的就是化身為金龍后自視防禦力超高的胡文軒,正面被聲浪波及胡文軒的思維頓時出現了卡頓,沒有人控制的金龍立即向地面墜落,同時金龍的身體開始虛幻化變成原本的盤龍棍的模樣。

「抓住了。」

自由墜落的胡文軒在被妖獸的觸手抓到之前,恢復行動力的葉一夕立即控制靈雪之衣開啟飛行技能,急速的衝到胡文軒的下方接住胡文軒的身體迅速逃離的高空,妖獸的觸手觸及不到的地方。

出現慌亂的並不只是樂傑、葉一夕幾人,在和樂傑逃去的相反方向的遠處森林內正在和祈龍和奧天兩人玩捉迷藏的追殺遊戲,另外一組器靈師在聽到妖獸的長嘯后,立即放棄了追殺奧天、祈龍兩人,帶上在追殺過程中反被祈龍、奧天所傷的兩個同伴迅速向森林的深處逃去。

「機會來了,祈龍。」

「明白。」

雖然在妖獸的聲音下汗毛樹立,但並不清楚聲音來源的祈龍、奧天兩人沒有一絲的恐懼,飛速向逃跑的十四個敵人追去。

「黃金龍槍第二技能:黃金巨龍降臨。」

「犬神刀第二技能:犬神降臨。」

「hao~!」

「wu~!」

兩聲震耳欲聾的長嘯聲中一個體型進五米的巨大黃金巨龍出現在半空中,背後的璀璨金色雙翼展開觸及到的幻靈森林的樹木全部化為木屑。

黃金巨龍並不像胡文軒的盤龍棍化成的金龍般擁有馬面、狗鼻、牛嘴、鹿角、蛇身、鷹爪、魚鱗、獅尾、蝦須。而是向巨大的蜥蜴般全身長滿五角形的黃金色鱗片背後生有和蝙蝠翅膀類似黃金色翅膀,額頭長有一對像牛又似鹿角般的尖角。

在黃金巨龍的下方地面上浮現出三米左右的圓形魔法陣,奧天使用第一技能是召喚出的幻影變成實體再次出現在。宛如雄獅般的強壯身軀紅色的體毛和燃燒著漆黑色火焰的雙眼,擁有者窮凶極惡形象的犬神出現在奧天的身邊。

全力一躍,奧天、祈龍分別被犬神和黃金巨龍平穩的藉助。

騎在犬神背上的奧天,站立於黃金巨龍頭頂雙角中間的祈龍,實力不足不能融合進黃金巨龍、犬神體內進行控制的兩人開始了復仇式的反向追殺。

體型三米有餘的犬神輕鬆地摧毀著攔路的樹木,眨眼間就追上逃跑的十四個器靈師。實力不足的奧天只能控制著犬神利用身體的來攻擊敵人,熊掌完全不可比擬的犬掌帶著柔軟的肉球向第一個敵對器靈師拍下。

想要反抗的器靈師還沒有釋放出自己的器靈,犬神鋒利的犬爪已經先一步的對著器靈師拍了下去。四道見骨的傷痕出現,鑽心的疼痛感下器靈師釋放的器靈師的過程被打斷,狂噴而出的鮮血中器靈師的倒在了血泊中,雖然沒有立即斃命但沒有救援的話流血過度而死也是不可避免的結果。

空中的祈龍控制著黃金巨龍進行攻擊比奧天更加犀利,雖然不是真正的黃金巨龍但防禦力也不是靈皇級普通器靈師的器靈發出靈力攻擊可以突破的。強行無視器靈師瘋狂的靈力攻擊,祈龍直接控制著黃金巨龍從空中向下方的器靈師撲去。

利用短小但擁有尖銳利爪兩隻前爪,拍斷一顆又一顆的樹木直到把敵對器靈師逼到死角后,站在額頭兩角間的祈龍立即把黃金龍槍對著敵人投擲而出,完全無視器靈師做出的靈力護盾直穿而過。 掠愛成歡:狼性老公太霸道 雖然沒能直中心臟但還是在腹部貫穿而過把敵人的行動力剝奪。

消耗靈力過速的第二技能以祈龍和奧天兩人現在的實力最多只能使用一刻鐘的時間,所以兩人才沒有給敵人最後一擊結束其生命,而是珍惜時間繼續向逃跑的敵人追殺而去。 在犬神破壞樹木的聲音和空中黃金巨龍振翅飛行的聲音中,剩餘的十二個器靈師逃跑的速度再次增加絲毫不顧及受傷的同伴。

「嗷~!」

原本打算繼續狩獵器靈師的祈龍和奧天兩人,各自解決一人後剛剛前進百米背後傳來了凄厲刺耳的咆哮。

沒有防備的兩人被正面接受妖獸的叫聲,被妖獸的迷惑瞬間便失去了行動力。沒有了祈龍和奧天的控制,黃金巨龍和犬神的行動立刻都停止了。

妖獸出現「嗖、嗖、嗖」三隻觸手從祈龍和奧天的背後偷襲而來,可是並不是要襲擊祈龍和奧天兩人而是纏繞到了兩人身下的黃金巨龍和犬神的身體上。

粘稠的綠色液體從妖獸觸手上的吸盤分泌而出,不斷腐蝕著黃金巨龍的鱗片和犬神的皮膚同時吸收著兩者的靈力,使得兩者的身體逐漸的變得虛幻透明,隨時都有消失的可能。

一旦犬神和黃金巨龍消失,騎在犬神背上的奧天和站在黃金巨龍的兩角間祈龍瞬間就會被粘稠的綠色液體包裹,然後被腐蝕殆盡。

「文軒學長,祈龍和奧天就拜託你了。小雪,妖獸就拜託給你了。」

環抱著胡文軒腋下的葉一夕對兩人發出指令后,靈力全部向靈雪之衣輸出用來提升飛行的速度,散發瑩白色光芒的靈雪之衣瞬間變成紫色,化為一道紫光穿過妖獸飛到了黃金巨龍頭頂部位胡文軒雙手伸出準確的抓到了祈龍的雙肩。

「醒醒、醒醒!」

抓到祈龍后胡文軒立即把自己靈力輸送到祈龍體內,強行讓祈龍從迷惑中清醒過來,同時雙手還不斷地晃動幫助祈龍清醒。

「…誒誒?要死了、要死了!」

保持懸空的姿勢還被人猛烈地搖晃,祈龍迅速就從迷惑中清醒過來恢復了意志。

「就這麼飛走了嗎?還有奧天吶。」

「切~!」

「…想不到你討厭奧天的程度已經到了視而不見的地步了。」

大聲提醒想要升空飛走的葉一夕,然後得到葉一夕撇嘴回應的胡文軒對葉一夕的小心眼徹底的無語了。

「祈龍,等下你要抓緊奧天。」

代替葉一夕,胡文軒向祈龍提醒道。

「知道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