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是在用行動做無聲的打臉。

他這是在用行動做無聲的打臉。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尤其是希內,簡直醉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該繼續攻擊華夏國。

不過特朗倒是沒有變,因為他也看到了奧布里卡的支持率確實在繼續下滑,最重要的是,支持象黨的財團焦慮情況越來越嚴重,不斷的有資產流出,再這麼下去,象黨還如何生存?

他只能大力抨擊華夏國,引起兩國關係緊張,這樣方能制止技術人才和資金外流。

但是他也不是傻子,真把華夏國徹底得罪了,對於米國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眼下米國人的軍事技術確實是吊炸天,但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米國現在能打到華夏國的也就是一些遠程導彈。

但是這樣的攻擊毫無意義,但是特朗別無選擇。

米國民意尤其是保守派對於米國地位的喪失非常在意,他們迫使這些參選人必須對華夏國強硬。

因此矛盾的一面就出現了,米國人試圖對華夏國強硬,但是實力上,他們又沒有能力對華夏國造成什麼威脅。

於是最後能做的就是嘴炮連連。

米國人的強硬,毫無疑問地也得到了華夏國強硬的回應。

外交部在回答記者的提問時,針對希內和特朗的發言回應就是,我們考慮到他們正在大選,所以還是聽其言觀其行吧,華夏國不會為這種嘴炮浪費精力。

這話雖然說得風輕雲淡,但是卻是諷刺味十足。

特朗最先反應,說他要是當選的話,一定會給華夏國一個大大的驚喜。

而希內更是強硬的指出,她當選后,一定會有所行動,同時號召國內的技術人員、企業和武者不要到華夏國去,因為華夏國是一個沒落的國家。

隨後華夏國給出的反擊就是,歡迎米國籍,尤其是武者、技術移民以及投資移民。

而且還把限制放寬了,原先一定要正式武者並且取得東大陸聯盟武者資格認證的才可以,現在就算是取得米國武者認證的也可以,同時也考慮放寬練氣層五層以上的武者進入,但當然,需要先在華夏國駐米國各大領事館先測試。

另外投資移民這項更是放寬了,之前是三百萬米金投資,並且在華夏國擁有五名以上僱員的人才可以,現在是只要一百萬米金投資即可。

華夏國的這些舉措終於惹惱了米國。

希內和特朗兩名候選人情緒激動地表示,華夏國此舉毫無疑問是在挑釁,要求政府給予強力反擊。

奧布里卡總統也有些坐不住了,他也宣稱,米國依然是世界上最為強大的國家,有能力和責任保護國民的生命以及財產安全。

同時米國政府也將放寬移民條件,只要是被證實的准武者,達到練氣層三層以上,均可自由移民到米國,米國政府將會提供優厚的福利。

同時也歡迎技術移民和投資。

並且這個門檻還將遠遠低於華夏國設置的標準。

總而言之,兩個國家現在的意圖已經很明顯,那就是吸引更多的有效移民到其國家,尤其是武者好增強國力。

但兩國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米國人設置的門檻要低了很多,而華夏國的要高了很多。

但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兩國宣布了新移民政策后,半個月的統計,移民到米國的人數超過了一萬。

移民到華夏國的只有四千多人。

表面上看起來米國人好像贏了,但實際上雙方移民質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而在這段時間裡。

三二集團已經不聲不響地對興業號完成了強化改裝。

並且重新出航,將其開到外海。

寧逸準備重新測試一下強化后的興業號到底能扛下多大強度的攻擊。

因為除了武器系統之外,興業號的一些防護裝甲基本都達到了地球號60%的防禦能力,如果此次航行能夠扛下,那麼也就意味著,地球號日後出航應該就沒問題了。(未完待續……)

ps:感謝【激揚的心】巨巨的打賞,謝謝兄弟們的保底

求保底 第三百八十三章西南沸騰

這句話太嚇人,這些人雙腿發軟,不是通神境,卻擁有通神境界的戰力,這樣的高手比通神境界更加可怕,現在王歡要追究他們的責任,要命啊!

王歡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淡淡的說:「喜酒,諸位恐怕是喝不成了,趁我還沒改變主意,滾!」

聽到這句話,他們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從心裡升起一陣解脫。

王歡沒有死,而且還打敗了王家通神強者王地玄!

現代社會的消息傳播太快了,就在大戰落幕的那一刻,西南這邊發生的事情就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傳遍整個華夏修鍊界。

王歡竟然擊敗了通神強者!

要知道這可是真正的通神強者,不是龍王宮只剩下元神的祖靈,也不像是飛鳴神那樣的分神,而是真真正正的通神強者。

消息傳來后,西南修鍊界自然是一片歡喜鼓舞,王家的強勢降臨,讓西南修鍊界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現在王家入駐西南的計劃破壞,那些西南的隱門世家自然是滿心喜悅。

王家,那是華夏第一世家,地字輩的暗勁強者就有二十幾位,而且還是一門雙通神,別說西南諸多世家,就連特殊部門也要鄭重對待。

現在,他們敗了!

擁有通神強者的王家,輸了!

京城王家收到消息的之後,家主王飛龍立刻著急了家族緊急會議,並且當場宣布與李曼離婚,剝奪他王家夫人的名譽,這還不夠,還把她軟禁起來,而李曼也沒有半句怨言。

據說就連王家的老祖都震動,出關之後,廢除了王飛龍家主的位置。當天晚上,王飛龍獨自坐在書房喝酒,據說喝的酩酊大醉。並且還在說酒話,不停地扇自覺的耳光,不停地說自己錯了,不應該去拋妻棄子,更不該對王歡不聞不問,身懷恨意。

王家的人心驚膽戰,生怕王歡殺上門來,以王歡現在的實力,偌大王家除了老祖宗之外,已經沒人能夠阻擋他。

可是老祖宗年歲已高,沒有幾年活的,王歡才二十多歲啊!

想到這裡,王家的長老們心裡悔的腸子都青了。王歡,是他們親手逼向敵對一方的。

上京趙家,趙家的家族坐在家主的位置上,這半年以來他這個位置岌岌可危,家族裡的幾個宿老都在逼他讓位,追究他浪費了趙家太多的修鍊資源。

趙靈風也因此受到牽連,如果不是家主力保,趙靈風早就被家族裡的人給廢了。

「哼哼,我早就說過,王歡前輩不會死,你們仔細想一想,這王前輩從出道至今,可曾讓人失望過,區區李家那點毒能奈何的了王前輩嗎?」

「現在王前輩強勢歸來,正面擊敗了通神強者,就連王家也變的風聲鶴唳。」

趙靈風冷冷的掃了家族裡眾人一眼,特別是在那些反對之人的身上停留了幾秒,說道:「家主,既然大家對你這個位置不滿意,我們也不必強求。」

「嗯,這家主之位我也坐了太長時間,是該換一個人來做了。」

那些人哪裡聽不出這是反話,這半年他們不僅一次逼迫家主讓位,可現在家主主動讓位了,可是卻沒人敢應聲,也沒人敢坐那個位置。

「靈風長老說笑了,大家都為了趙家著想。」

「是呀……家主現在正值壯年,為何要更換家主,以後但凡有更換家主的言論,那就不是趙家子弟。」

王歡沒死,以他們對王歡的有仇報仇,有恩報恩的性子,誰還不知道趙家的春天要來了。

這個時候還去刁難趙靈風和家主,那就是跟王歡作對。

跟一個堪比通神的強者作對,那真是嫌命長了。

……青龍部,新任的青龍主吳明海,聽到消息后長吁短嘆,沒有一點升職的喜悅,變這臉罵道:「害人不淺,洪南天那個老賊害人不淺啊!」

青龍部對洪南天可謂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他擅作主張把王歡革職,那麼現在青龍部主任還是王歡,他們青龍部的主任就是通神強者。

特殊部門總部,洪南天聽到消息后,臉色蒼白,面對部門裡同事的目光,他羞愧不已,主動離開了特殊部門,不知去向。

島國!飛鳴神廟。

在島國能夠建造神廟,受人香火的,只有通神強者才有這樣殊榮。

飛鳴神廟在島國的名聲雖然不顯,但是在島國的修鍊界,卻是如雷貫耳,因為他們知道這神廟裡有一位通神強者。

此時飛鳴神拿著最新的消息,臉色沉鬱如水。

「王歡,此人不能在留了,不然很快就會成為我們島國的心腹大患。」飛鳴神喃喃自語,臉上殺機四射。

半年前,他跟王歡交手較量,那時,王歡憑著手裡的詭異的兵器見他分神殺死,可現在王歡已經能夠正面擊敗通神強者。

在飛鳴神的腳下,地面上匍匐跪著一群人,他們的臉上帶著惶恐之色。

飛鳴神臉色沉鬱,淡淡的說:「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個月後,我要在島國境內見到王歡,只有到了我們的地盤,才有機會殺了他。」

「是。」

仔細一看,這些人都是島國的名流,有各大跨國集團的董事長,還有一些政壇厲害人物,每個人都在想辦法把王歡吸引過來。

總之,這幾天王歡的名字已響徹了整個修鍊界,很多人的耳朵都聽出老繭。

但王歡的生活卻很平靜,這幾天他一直都待在霍家。

這一戰對他的感悟非常大,他的元神已經有所突破,此時他的元神綻放出一層淡淡的金光。

就在這時,門被敲開,霍陽炎帶著恭敬之色求見。

「王兄,有人想要見你,有事相求。」

王歡笑道:「霍兄,能讓你親自傳話的,這個人一定不是別人,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朱雀主任吧?」

幫助朱雀主任,這是當時就說好的,只是自從王歡戰勝了王地玄后,霍家一直沒敢主動提及這件事。

現在霍陽炎冒著膽子前來傳話,如此說來西南邊陲的事情已經很嚴重。

朱雀應該是撐不住了。 興業號現在除了厚裝甲之外,還裝上了用幽爪怪以及報廢晶體打造的特種裝甲材料。

這種特殊材料原本是準備裝到地球號上面的,通過了高強度的測試,理論上承受幽爪怪和血爪的攻擊沒有問題。

但是沒有經過實戰,誰也不知道這玩意兒到底能不能真正承受那些怪物的攻擊。

能承受得了多少次的攻擊。

所以,這一趟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實地測試吧。

最重要的是,獸潮即將來臨,鄭貝貝設計了一些探測設備,也要投放到外海。

如果能把戰艦開到外海,當然是越遠越好,那麼屆時就可以獲取更多的外海狀況。

最重要的是,有助於了解下一次獸潮的大概規模。

甚至,這一次試驗也可以驗證一下,如果寧逸搭著這艘戰艦,是否可以直接到達安士列島。

要知道從這到外海,也不過是幾百公里的事,但是如果要搭戰艦趕到安士列島,那可是上萬公里的事。

當然,寧逸的計劃里沒有搭戰艦去安士列島的意思,畢竟這個太冒險了。

改造后的興業號,現在人員也精簡了。

主要武器設備也沒有使用,五十多個人,就可以讓軍艦全速運轉起來。

經過了篩選,搭載了一百多人的興業號從北陵港出發了。

除了水手之外,有三十多名的正式武者,這些都是老油子了,水性好,修為基本都是在黃級以上。就算是戰艦真掛了,沉了,游都可以游回來。

至於家眷什麼的就沒帶了。

甚至林韻都呆在了家裡。

不過有個人例外,那就是楊雨。

這小妞強烈要求寧逸帶上她,說是想觀摩一下海上的幽爪怪到底有多囂張。以便積累經驗。

寧逸拗不過她,再說她的修為已經是青級逼近中期了,赤魔龍也很難奈何得了她,帶她去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而且,她的話語權比寧逸更強大一些。

從北陵港出發,戰艦沒多久就駛離了港口。

離開了十幾海里。回頭再看,正在建造的隔離牆依然顯得非常醒目。

蜿蜒的灰白色隔離牆遠遠看過去,如同一條漂浮在海上的玉帶,看不到盡頭。

這應該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人工建築物了。

如此浩大的工程,如果不是因為被幽爪怪逼急了。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半年時間就達成了如此效果。

按照預測的話,距離下一次獸潮,也就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

所以這一次出航,老實說,危險性是最高的。

因為一旦預測有誤的話,那麼他們剛好趕上獸潮,那可真是剛好撞到槍口上。

屆時,再牛逼的戰艦。也會被撕碎。

不過眼下駛出了十幾海里,戰艦掛的聲吶探測儀探測到周圍的信號來看,還是挺平靜的。在偏離陵蘭島位置,也就是發現三十四頭幽爪怪的樣子。

當然,這已經算是相對較密集了。

如今的這海域,q值已經到達了0.37的樣子,幽爪怪顯得特別的暴躁。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