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終究是只是一個人。

他終究是只是一個人。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但讓任何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在如此情況下,烏塵並沒有選擇倉皇逃走,隱藏形跡什麼的。

他飛行了到最近的一座名為鐵頭城的古城中,並且堂而皇之的住下,一住就是三天,並且沒有絲毫離去的跡象。

鐵頭城中關於他的懸賞告示畫影圖形,幾乎隨處可見。

但是烏塵卻大搖大擺,在城中大街上,逛來逛去。

更為誇張的是,什麼客棧,茶館,酒樓,明明知道他是通緝要犯,可是卻沒有人敢不做他的生意。

巡城士兵,武尉,統領,都知道他在這裡,卻沒有人感動他。

君靈強者,可御空飛行,在這一般的凡俗城鎮中,那簡直相當於仙人的存在,什麼人敢跟仙人做對?

但是也有眼紅懸賞,想要找烏塵的麻煩。這些人一開始很多,在烏塵收拾了幾個之後,所有人都知道錢不是那麼好賺的,於是人數開始少了下來。

但凡事都有例外,總有些不信邪,不怕死的會時不時的蹦出來那麼一兩個,讓烏塵調劑一下無聊的時間。

這不,烏塵點了菜,坐下來。

只聽酒館門口一個聲音大聲道:「哪個叫烏塵?給大爺滾出來!」

烏塵摸了摸耳朵,向那門口的大漢招招手。

那大漢登時臉上一喜,跑了過來笑道:「兄弟,你知道烏塵在那裡么?」

烏塵愣了一下,卻見這傢伙手裡還拿著一張告示,不由道:「大哥,告示不是在你手裡么?你不會看嗎?

你這麼大聲音吵的其他人不好吃飯,這有點過分了吧。」

那大漢撓了撓後腦勺,憨笑道:「兄弟,對不住了。

我眼神兒不太好。」

烏塵一看這傢伙肥胖的臉上,五官擠在一起,兩隻綠豆般的小眼睛,幾乎是緊挨著。

烏塵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道:「這是幾?」

「十!」大漢頗為自信的道。

烏塵眼前一黑,險些摔倒,也難怪這傢伙,會認不出自己,就這眼神兒,能活這麼大就已經很不錯了。

「大哥,我就是烏塵。」烏塵指了指自己,淡然道。

那大漢兩隻綠豆大的小眼睛,盯著烏塵看了好一會兒,忽然咧嘴一笑道:「兄弟,你別鬧了。

那烏塵可是個十惡不赦的惡人,兄弟你生得慈眉善目,和藹可親,一看就是誠實可靠小郎君,勇敢無畏大丈夫,怎麼可能是烏塵呢?」

烏塵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雖然是被一個鬥雞眼恭維,但心中還是挺愉悅的,肅然道:「大哥,你雖然說的基本上都是實情,但是我確實是烏塵啊。」

那大漢哈哈一笑,推了烏塵一把道:「哈哈,大兄弟,你有這份幫哥哥的心,哥哥很滿足了。

不過哥哥這樣的鋤強扶弱小旋風,可不會輕易冤枉好人的。

好兄弟,大哥走了,以後找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我請你喝酒。」

說著那大漢還向酒館中其他食客,作了一個羅圈揖,這讓周圍那些膽戰心驚的人們,險些把桌上的盤子吃掉。

眼看大漢龍行虎步,仰頭挺胸的走出酒館,烏塵輕扶了一下額頭,肅然無比的自語道:「想不到這窮鄉僻壤之地,竟然能夠找到如此知己。

唉,這就是人生啊。」

此話一出,整個酒館的人,集體跑出來,大口大口的嘔吐起來。

烏塵愣了一下,空空蕩蕩的酒館,搖頭道:「至於嗎?」

這時正有一個人吐完,走了回來,聽到烏塵這句話,險些掉頭就走。

這時小二戰戰兢兢的把酒菜給烏塵擺上,說了一句「客觀慢用」轉頭就跑,卻哪知道因為跑的太急,沒注意腳下,摔了一個狗吃屎。

那小二也疼都沒顧上,連滾帶爬,跑到了後面。

烏塵不知道,為什麼這小二,為什麼這麼怕自己,不就是在兩天之內,抽飛一百多人嗎?

烏塵剛想動筷,又是一個聲音道:「誰是烏塵,給我滾出來。」

烏塵都懶得轉過臉去看,端起飯碗來,夾了一口菜道:「我在這裡,不過我有言在先,打擾我吃飯,後果很嚴重!」

話音甫落,一道魁梧身影來到烏塵面前,冷聲道:「想要把恐懼化為食量,真是太幼稚了。

放心!

我飛天猿猴屈風,會等你吃飯再打,省的你等一下被我擊敗,說自己沒有吃飽的借口。」

「說完了么?滾!」烏塵左手微微一震,一股勁風猶如千斤重鎚轟然而至。

那屈風不愧是飛天猿猴,這一下是真的飛了起來,直接從酒館門口飛出去,摔倒了大街之上。

屈風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又走到酒館門口大聲道:「我飛天猿猴…」後面話還沒有說出來,便哇的一口鮮血噴出,險些沒有摔倒。

屈風扶著門框,看著仍舊在慢條斯理吃飯的烏塵,又吐了一口血,轉身就走。

其他食客,看到此處,暗中一陣搖頭。

這樣的陣勢,他們這兩天見的太多了。

陀螺古國的懸賞雖重,但你也要有本事拿才行。

他們也似乎看出來,烏塵再這裡其實就是在等,等那些真正的對手出現。

吃完飯,烏塵再次把小二叫過來道:「多少錢?」

那小二結結巴巴的道:「大,大爺,我們掌柜說了,什麼錢不錢的,只要大爺吃的高興,免費供應。」

烏塵笑了一下,卻見在跪在後面的掌柜,正笑著向自己作揖。

「這不好吧。」烏塵有些為難的道。

小二嚇了一跳,急忙求助的向掌柜望去。

那掌柜瞪了小二一眼,跑了過來道:「大爺,自從您來小店吃飯,那些吃霸王餐的人,就少了很多。

所以大爺您的這點飯錢,真的不算什麼,就算是小人請您吃的。」 「曼聯啊!」理查德?威爾金斯陷入沉思,右手不停的敲擊著桌面。雖然早有所料,可猜到是一回事,面對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對於曼聯,理查德?威爾金斯還是有點感情的,雖然他不是正經的曼聯球迷,可他的父母卻都是,自然有所影響。何況執掌了曼聯這麼多年,哪怕是快石頭都會有點感情。

「理查德先生請放心,只要您同意,我一定會加大投資以最快的速度讓曼聯成為真正的豪門!」趙塵哪裡不清楚這個時候就是變態的最佳時刻,這句話雖然和廢話無異,可在這時候卻足以影響天平的傾斜。

果然,理查德?威爾金斯眼鏡一亮,對於趙塵的話他自是相信,因為趙塵屬於明顯不差錢的大富豪。雖然大投資對於足球隊來說並不一定會將其帶入巔峰,可若是資金強大到一定地步的話,就能活生生砸出一個豪門,其中最大的例子就是切爾西的盧布軍團。

後世購買切爾西的阿布總資產還要遜色於趙塵,再加上如此多年的通貨膨脹來計算,兩者間的財富還是差了不少。更何況目前還沒有所謂的博斯曼法案,就算是世界級球員也就值百萬美元,而像普拉蒂尼、馬拉多納和濟科這樣的巨星也頂多上千萬美元,和後世壓根沒法比。就像後世二十一世紀的英超,一個俱樂部投入三千萬美元買不了幾個球員。整體實力增強不了多少不說。還有下降的危險。

而現在呢,三千萬美元足以打包以上三位爺,目前普拉蒂尼最貴也就值一千萬多美元。還沒成為上帝之手的馬拉多納和濟科的轉會費還達不到千萬美元,當然想要讓他們轉會也要他們自己和對方俱樂部同意才行。

目前的曼聯說真的在英甲還有些吸引力,畢竟怎麼說也求屬於有數的強隊。但對其他聯賽頂級球員的吸引力無疑下降了很多個檔次,因為紅魔曼聯已經有近二十年沒有獲得過英甲冠軍了,歐冠更是零蛋,對於頂級球員的吸引力也就可想而知。

在這個年代大多數球員更重視榮譽,而不是金錢。想要在短時間內吸引到頂級球員。難度無疑不小。

趙塵不是紅魔曼聯的球迷,反而更喜歡小破廠。可阿森納太過坑爹,他才沒有那麼多精力去建造大型球場,而大型球場想要建立起碼也要兩三年時間,這時間對他來說都夠將一支球隊帶上頂峰了。

他雖然不是太懂足球。可有腦子裡的記憶存在,一些未來聞名世界的球員他還是知道的,更何況用不了多少年曼聯的黃金一代就要成長了。到時候兩相結合,再加上弗格森爵士的戰術給力和雄厚的資金支持,曼聯想不達到世界之巔都非常難。

當然他不會做出皇馬那樣的重視前鋒卻不重視后場的決策,前鋒就算再能進球,可若是後方不給力,再強大的鋒線組合也要被坑。看看後世皇馬的銀河戰艦鋒線有多華麗就知道了,可就是如此。幾年時間獲得的榮譽渺渺無幾。

「趙塵先生說的可是真的?」

「自然當真!」

「我想問你若是成功收購曼聯,第一年會追加多少投資?」

理查德?威爾金斯只問第一年,卻沒有問以後。因為他清楚一旦被收購第一年才是最重要的,就像是一個人往往都要打基礎一樣。至於以後,只能看情況來定了。

趙塵想了想,說出一個讓理查德?威爾金斯啞口無言的金額。

「五千萬美元!」

五千萬美元多嗎?在目前的足壇來看很多,非常多,足以將一個魚腩三流球隊改造成頂級強隊。當然這說的只是陣容,至於能夠發揮出多少戰鬥力就只有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誰又清楚期間會發生怎樣的催化效果。

其實別說一年五千萬美金了,就是目前的皇馬、尤文圖斯等頂級豪門一年最多也就兩千多萬轉會費,這還是其中一部分用來購買當世巨星用的。

豪門首席:總裁的天價甜妻 理查德?威爾金斯雖然也算的富翁,可他的總資產能不能上億還是一個未知數,更遑論現金了。雖然兩者都屬於富豪,可之間的差距差了好幾個檔次。

「我想聽聽趙塵先生對這筆資金的打算?」

理查德?威爾金斯震驚過後,轉而變得平靜,他到底過了幾十年,人生閱歷足以讓他擁有豐富的經驗和胸襟。

「曼聯目前的陣容在英超來說已經屬於頂級,不過一些位置上的球員實力並沒有達到頂級程度,我打算將其中的兩千萬用來補足球隊陣容,爭取在第一年獲得甲級聯賽冠軍!至於剩下的三千萬,我準備投入青訓,來加大青訓的設施和人才儲備!」

在這個年代來說,外籍球員可以說是堪比熊貓,更是由於還沒有出現博斯曼法案,是以青訓可以說是相當重要,很多球隊都是因此自給自足。在目前來說,青訓做的最好的無疑是荷甲的阿賈克斯!

阿賈克斯在後世可是被譽為世界第一的屬性加工廠,自身培養的優質球星可謂數不勝數,其中包括約翰?克魯伊夫、馬爾科?范巴斯滕等等。可惜等到阿賈克斯即將創建王朝得時候,博斯曼法案出現了,直接導致阿賈克斯被坑死,大量球星甚至未來的巨星都被其他俱樂部強行帶走,原本即將建立的王朝徹底奔潰。其原因並不是阿賈克斯不強,要知道阿賈克斯在這時候可是真正的歐洲豪門,主要原因很簡單,阿賈克斯所在的荷甲競爭力不如歐洲五大甲級聯賽,旗下的球員們自然更嚮往去五大聯賽。所以在博斯曼法案俱樂部約束力大量下降后,很多球員紛紛出走阿賈克斯,當然其背後總是或多或少有歐洲豪門和強隊的身影。

「你的想法不錯,我一開始以為你會買一堆世界級球星,沒想到卻出乎了我的意料。的確青訓對一個俱樂部來說更加重要,只不過想要出成績卻需要不短的周期。你這樣的資金分配方式不僅能夠讓球隊實力增強,同時也獲得了未來。」

安德魯?威爾金斯用手抬了一下鼻樑上的好花鏡,看著趙塵的目光中帶著讚賞,作為一個老人,他自然不喜歡那種只看中眼前利益而不著眼於未來的人,哪怕是像趙塵這樣的大人物也是一樣。

不過他沒想到趙塵身居高位,卻仍舊能保持平常心,卻也是相當可貴,這也讓他覺得趙塵的成功並非偶然,而是其中有著必然性。

如果趙塵知道理查德?威爾金斯的想法,也不知會不會覺得好笑,他主要依仗的是未來的記憶和來自未來的學識,並不是像理查德?威爾金斯所想的這般。

「理查德先生,您覺得怎麼樣?」

「你的回答讓我滿意,我可以同意出讓手中的曼聯股份,我手上有60%的曼聯股份,價錢方面就要好好商量了。」

理查德?威爾金斯最終同意下來,除了自身資金短缺外,另外就是為了曼聯能夠更好的發展。

「價錢方面好說!」

隨後,雙方陷入討價還價中,最終趙塵以五千萬美元的價格拿下理查德?威爾金斯手中的股份。

這份代價相對於二三十年後的曼聯來說,簡直就是白菜價,要知道三十年後的曼聯總價值三十多億美元,期間不知翻了多少倍。

當然,主要原因很簡單,除了年代的通貨膨脹和球員身價的巨大差距外,最重要的是曼聯目前還不是歐洲豪門,只能算的上是強隊,尤其是現在利益最大的歐洲冠軍杯只能由甲級聯賽冠軍才能參賽,而曼聯已經有近二十年沒有參加冠軍杯了,在利益上自然遠不及後世年年進歐冠的豐功偉績了。

在兩人交易完成後,雙方再次達成了協議,這份協議稱得上互相幫助。理查德?威爾金斯願意幫助趙塵收購曼聯其餘股東手中的股份,而趙塵付出的則是幫助理查德?威爾金斯在香江房地產站穩腳跟。(未完待續) ******

烏塵當然不會吝嗇這點小錢,當即付了帳。

那掌柜誠惶誠恐,收下錢好一陣作揖鞠躬才退了回去。

看到掌柜走後,烏塵搖搖頭道:「什麼時候吃飯花錢,也變得這麼難了。」

忽然他眉毛一挑,向酒館門口看去。

本是清朗的天空,酒館門口有陽光照射進來。

可不知為何此時,卻是黑暗一片。

酒館中的食客們,也注意到了異常。

卻見一個身高三丈的巨漢,就像一堵牆壁站在街道中間,但因為身形巨大的緣故,影子把酒館門口的陽光遮住。

「重靈門,厲滄海前來向請教。」粗狂的聲音,就像擂鼓般從巨漢的口中響起。

烏塵緩步走出酒館,抬眼看了巨漢一眼,徐聲道:「重靈門,可是為苟英雄而來?」

「不錯。接招!」厲滄海肩膀上扛著一根成年男子腰部粗細,長有五六丈的青銅柱。

話音落地,一隻大腳向烏塵踹了過來。

烏塵微微一晃閃避開來,從酒館門口,掠到右側街道中間位置。

厲滄海腳掌落下,冷哼一聲,單手握著青銅柱,就像普通人握著一根棍子一般,向前方疾刺而去。

烏塵右掌微抬,不閃不避,朝著青銅柱一擋。

手掌落在青銅柱的橫截面上,發出啪的一聲聲響。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的異動。

厲滄海居高臨下看著烏塵,烏塵也抬頭看著這個身高几乎超過自己一倍的壯漢。

咔咔咔咔,一陣劇響。

二人中間的地面上現出一道深刻的裂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擴大。

驀然,烏塵手掌微微一震,厲滄海噔噔後退兩步,眼中寒光一冷,青銅柱,在胸前劃出一個圓圈,就像一堵青銅牆壁,向前方劈去。

烏塵畢竟是血肉之軀,哪敢硬接,腳尖一彈,身軀好似鷂鷹展翅,向後倒飛出數丈距離。

厲滄海青銅柱砸到烏塵,落到堅硬的街道石面之上,伴隨著一陣轟然巨響。

寬闊的街道石面正中,現出一道寬有丈許深溝,並直奔烏塵後退的身影追去。

烏塵心中微震,腳尖虛點,剛剛落到地面的他,再次向後彈射出三十多丈,才終於閃避開緊追在後的強烈氣勁。

一條足有五十丈長的深溝,就這麼突然的出現在街道的正中。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