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這種葯是特效藥,平時只要是不小心哮喘犯了,只要拿著葯對著鼻子噴幾下,很快就會好了,但是這一次,他噴了之後,癥狀非但沒有減輕,反而更加嚴重了。

他的這種葯是特效藥,平時只要是不小心哮喘犯了,只要拿著葯對著鼻子噴幾下,很快就會好了,但是這一次,他噴了之後,癥狀非但沒有減輕,反而更加嚴重了。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法蘭克有些驚恐了起來,他拿著葯死命的向他的鼻子噴去,這瓶葯是新買的,還沒有用多少,幾乎是一滿瓶的。

但是噴了很多,他的癥狀一點也沒有減輕,反而有種越來越嚴重的感覺,法蘭克幾乎要驚叫出聲了,不知不覺,他的一瓶藥用完了,這些葯,竟然幾乎全部噴到了鼻子上。

撲通,法蘭克趴在了地上,他努力的向門口爬去,他想讓他的人幫他叫救護車,剛爬了幾米,他的呼吸順暢了起來,前所未有的順暢。

法蘭克鬆了一口氣,他有些無力的倒在地上,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心臟突然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法蘭克暗叫不好,因為剛才他的情況實在是太嚴重了,所以他一個勁的往自己的嘴裡噴葯,現在他是用藥過量。

這種葯起到的作用是疏通的,他剛才一陣猛噴,早就讓他的葯過量了,他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著,他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法蘭克張開大口,他想呼救,但他的喉嚨里發出一陣咯咯的聲音,他只是徒勞的張著嘴,但是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緊接著,他的身體猛的一陣抽搐,他的腦袋重重的頓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這傢伙雙眼大睜著,可能是到死他也沒有弄明白,他的葯剛開始噴嘴上為什麼會沒用?他沒料到的是,葉皓軒所說的分分鐘玩死他,並不是一句威脅的話,他是真的能做到分分鐘把自己玩死。

「法克……」

弗蘭德把手中的座機往地下一丟,他有些鬱悶的點了一根雪茄,猛的吸了一口,然後愜意的吐出了一口煙霧。

最近的煩心事,真的是一件接著一件,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陷入了這麼個進退兩難的地步。

因為之前他以個人身份公開言明不利於中醫的言論,但是隨著孕婦的事情越來越熱,這直接導致了他的地位有些搖搖欲墜了起來。

更是有競爭對手直接指出來,他的行為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他之所以限制中醫,完全是因為他有人給了他足夠的好處。

這些話,並不是空穴來風,說的有理有據的,而這傢伙也確確實實的收了別人的好處。

剛才梁盈那混蛋打電話,威脅他要儘快的把這件事情給擺平,否則的話他的事情就會直接曝光,但是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他真的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老闆,法蘭剋死了。」有一個心腹手下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他壓低了聲音道。

「法蘭剋死了?什麼時候的事情?」弗蘭德一個驚跳,他徹底的無法淡定下來了,法蘭克以前也為他做過事情,關於黑葉皓軒的事情,也是他和法蘭克事先溝通好的,兩人一唱一合,迅速的讓中醫站到了風尖浪口上。

現在剛剛出點問題,他本來想在找著法蘭克商量商量,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商量,他的老朋友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第兩百三十章

「二哥你準備怎麼做?是否這樣?」中年男子身後的一名錦衣華服的男子邊說邊做出抹喉的動作。

「告訴所有即將出去遊歷的子弟,只要有人去那方盡的項上人頭就可以進典籍閣挑選一部任意靈技或功法以及進入嗣堂進行靈力灌頂的機會。」中年男子眼中的哀傷隱晦,殺機噴發。

吞江城之中,姬無言幾人經歷了一場生死之戰,現在一個個都在房間之中消化著戰鬥經驗,方盡趁著他們思考的時候悄悄溜了出去,那發布尋找吞江草任務的人,居然還給了一個準確位置,這可是和絕大多數尋找藥材的任務,大多數尋找藥材任務都是給一個大概的地點,讓接任務者自己尋找,最多還告訴有什麼妖獸之類的。

這個剛好相反,不告訴有什麼妖獸反而告訴相應的位置,方盡整理了一下裝備,走出旅店朝著任務所說的那個地點而去,現在天上太陽距離落山還有一點時間,方盡身體並沒有走很快,路過一個商鋪的時候買了一個斗笠和一把普通的一級靈兵裝備在身上,免得自己稚嫩的臉龐和手中破天神槍引來一些沒有必要的鬥爭。

出城之後,方盡的速度開始提升起來,專門繞過那些人比較多得路徑走那些人較少的小道,方盡在小道上速度極快,一般人都只能看到一道淡淡的人影,也沒有武者去在意方盡,方盡前進方向是山脈外圍深處,畢竟每天想要去外圍深處的武者比較多,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只不過山脈大了武者在外圍深處遇到的幾率不大。

方盡正在行路路過一處樹林的時候,聽到一陣兵器相撞和靈力擊倒樹木的打鬥聲音,方盡停下腳步靈魂力蔓延過去,場中的一切像放電影一樣在方盡的腦海中放映起來,一名年輕人一身白衣,手持一把青黑長劍,臉龐露出淡漠之色,在他的面前還站立著三名黑衣人地面上還躺在兩名黑衣人,每個黑衣人胸口處有一頭紅色的猛虎。

「王家那群雜碎就派了你們幾個廢物來嗎?你們帶頭人呢?幾個廢物讓我都起不了殺心,讓你們帶頭人來吧。」李天宇狂傲的說道。

李天宇話音剛落,一陣破空之聲響起,天空中憑空出現虎嘯之聲,一道蒼老的身影出現在天空之中,老者眼睛明亮無比,正炯炯有神的看著李天宇,李天宇心中一緊,要是自己全盛時期根本不用擔心那老者,可是剛才的戰鬥已經消耗了自己大半的靈力,再加上三名氣海境中期的武者輔助,自己的實力有些不夠看。

「小子,口出狂言可不是什麼好事,交出那東西讓你死的痛快點,得罪我們王家的人可從來沒人能活著逃出追殺。」老者身體緩緩降下,落在地面上,語氣平淡無奇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嚴,有些下垂的眼皮,因為老者說的話漸漸睜開,眼中流露出兩道殺機。

「有本事就來吧,小爺我還真沒有怕過誰。」李天宇依舊抬著自己高傲的頭顱,手中的劍發出輕微的振幅。

老者身影一閃而逝如猛虎一般迅猛,老者化掌為爪,一頭猛虎虛影出現在老者前方向著李天宇撲去,三名氣海境黑衣人形成一個包圍圈守住了三個方向防止李天宇逃跑,李天宇心中從來沒有想過逃跑,手中劍化為一道長虹與猛虎撞擊,猛虎的爪子被長虹擊穿,猛虎大口張開,老者化爪為拳,猛虎重新張開大口。

「長虹貫日」李天宇的靈力湧進自己長劍之上,青黑色的長劍綻放出強烈光芒,李天宇的身體都像融進這把長劍之中,身體在半空之中隨著劍旋轉起來,周圍的靈力化為劍形的靈力護罩,老者紅色的靈力加強了一分,有些虛幻的猛虎變得凝實了幾分,猛虎周身散發火紅的靈力,紅色的靈力和青黑色的靈力碰撞到了一起。

猛虎直接被洞穿了頭顱,老者的拳頭被劃開一道口子,口子在李天宇劍的作用下有變大的趨勢,老者情願受到靈力反噬也不願手被廢,切斷靈技的靈力運輸道路,猛虎虛影消失不見,李天宇的劍偏轉從老者肩膀處穿透,老者慘叫一聲,鮮血從老者肩膀噴射而出如噴泉一樣,李天宇身上靈力護罩消失,老者身上的鮮血灑在李天宇的衣襟上。

老者扶著自己近乎斷裂的左胳膊,胳膊上的傷痕只差一點就能切斷老者的整個胳膊,李天宇站在老者的身後,手中長劍青黑色的光芒變暗淡了幾分,老者現在暴怒起來,吞服下一枚止住傷口的丹藥,命令三名氣海境幹掉李天宇,三名氣海境黑衣人如鬼魅一樣來到李天宇面前,老者身體騰空到一個大岩石上療傷起來。

三把黑色長劍在李天宇有些絕望的眼中,被一把藍色的長槍擋住,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李天宇的面前,李天宇心中一股熱流涌動,張口想要說什麼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已經哽咽說不出任何話來,方盡對著李天宇微笑了一下,手中長槍往上一頂,強烈的藍光將三人震退,靈魂力化為三枚魂刺刺進那三名黑衣人的腦海之中,他們身影都是一個獃滯。

「靈花亂」方盡長槍揮舞起來,三朵靈花形成在方盡長槍周圍,像三個轉盤一樣旋轉切割著三名黑衣人,每朵靈花都是化為一片片花瓣,如利刃瘋狂旋轉著,每一次旋轉都帶起一片藍光,三道人影都倒在地上,李天宇震驚的看著這一切,沒想到方盡殺死著三個人如此輕描淡寫,方盡體內靈力被這一招消耗一空,吞服下恢復靈力的丹藥。

心中有些歡喜無比,這一招本來就是方盡想了很久,屬於靈花破的進階版本,用自己的靈力再凝聚出兩朵靈花,從單體攻擊變成群體攻擊,只不過這一招太過消耗靈力,方盡全力之下都只能用一次,實用性不是很大,只能攻擊那種無法反抗的人,只要對方實力能抵擋一刻,靈花過後就是方盡死期。

。 第兩百三十一章

現在還需要解決一個大威脅,方盡和李天宇都是快速恢復著自己的靈力,那王家老者當然知道自己手下都被斬殺,還需要一點時間他的傷勢就能壓制完全,到時候就可以為自己的手下報仇雪恨,三人都是暫時的安靜了下來,老者身上的氣勢如小火苗慢慢變成了小火柱,老者猛的睜開了眼睛,右拳轟擊而出。

火紅的靈力颳起的熱浪讓方盡感覺到有些灼熱,方盡迅速抽槍而起,吞服下恢復靈力的丹藥,右拳震碎著拳身旁的空間與老者拳頭對轟而去,砰!巨大響聲出現在兩個拳頭中間,兩道人影從藍光和紅光碰撞處飛射而出,方盡嘴角流出一縷鮮血,方盡伸手擦拭嘴唇上的鮮血,長槍橫卧在身旁,身體半屈著。

王余平穩了一下自己身影,身上靈力顯得有些紊亂,在剛才的靈力碰撞之下,王余沒有佔到上風,雖然方盡的靈力沒有他雄厚,可是勝在力量大,震得王余手臂有些生疼,在靈力的作用之下這疼痛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王余見拳腳占不了上風,取出一把大刀,刀身銘刻著一條條暗紅色符文印記,使得王余手中刀勢無形增長了許多。

「疾風刺」看到王余刀武器后,方盡就知道必須先出手,否則被壓著打得話自己很有可能就會掛掉,周身風流飛速朝方盡身後而去,方盡手中的長槍直指王余喉嚨處,槍尖上凝聚著強烈的藍色靈力使得槍尖的顏色變得更加深邃起來,王余大刀橫斬而下,紅色靈力在空中形成巨大的刀影阻擋住了方盡攻擊。

方盡手中長槍急速旋轉著,紅色的刀芒被高速的靈力擊破,方盡身體傾近王余,王余看著方盡居然還敢近身,眼中流露出嘲諷之色,一名氣海境還妄想和世界境斗,簡直不知死活,王余手持大刀與方盡戰到了一起,藍色靈力和紅色的靈力在他們戰鬥的範圍內漫溢出來,長槍的槍影和王余刀影,碰撞崩潰再戰。

又是一次碰撞,方盡身體後退了幾步,反觀王余只是衣衫有些破爛,方盡這一次是真正明白與世界境的差別了,方盡卻並沒有後退,身後有著對於方盡來說重要無比的人,兩道陣法憑空出現靈魂力和靈力形成一枚藍黑色的圓錐,這魂刺不像方盡靈魂力形成的魂刺無影無形,但是這魂刺攻擊力強大無比,既有靈力的狂暴又有靈魂力的無形殺機。

魂刺帶著漂亮的藍色尾巴來到王余面前,王余心神一顫面前的這個錐體給他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一頭火焰猛虎在王余刀身出現對著魂刺撲去,火焰猛虎張大嘴巴直接將方盡的魂刺吞了下去,控制魂刺進攻的方盡發現自己只能感受自己微薄的靈力了,這種情況可是第一次見到,方盡也從來沒有聽說過靈技能吞噬並壓制靈技的,吞噬之靈除外。

魂刺無法發威,方盡只好選擇放棄,長槍上靈力涌動朝著長槍前方推進,一朵巨大的藍色靈花形成,藍色靈花旋轉的朝著那頭猛虎而去,猛虎正要撲來,猛虎的身體突然綻放藍色的光芒炸裂開來,火紅色的靈力消散在空氣之中,王余身體被爆炸餘威震得後退了一步,靈花鎖定住了王余對著王余激射而去。

靈花在空中劃過,靈花花瓣如利刃一樣,在空氣中颳起一道道光亮,王余手中大刀轉換一個方向,火紅色的靈力將大刀渲染成了火刀模樣,王余身體伴隨著大刀旋轉,火紅色的圓弧出現在空氣之中,與方盡的靈花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方盡長槍不退,身體暴動起來,靈花旋轉後退,在空中解體化為一片片在太陽照射下明亮無比的刀片。

所有的藍色花瓣匯聚到了一起,形成花瓣洪流,再次與火焰圓環碰撞到一起,花瓣遇上圓環上的火焰,被火焰灼燒的同時也消耗著王余的靈力,王余靈力湧進長刀之中,圓環上本來有些萎靡的火焰靈力就像燃料,使刀身上的火焰升騰起來,王余身體不停躍動著,整個人彷彿在火焰包圍中舞蹈一般。

靈花被一道紅色的刀痕切成了兩半,金鐵交鳴聲嘎然而止,一層熱浪對著方盡撲面而來,方盡長槍在靈力灌輸之下,一道山壁出現,這一次山壁卻直接被王余劈散,化為天地靈氣,方盡身體被擊飛出去,刀氣未消在地面之上留下長長的溝壑,方盡的胸口處也多出長長的傷痕,鮮血沾濕了衣襟。

「小子,死在我的血虎刀之下,也是你的運氣,猛虎下山。」王余的刀直直劈下,火紅的靈力在半空形成猛虎,猛虎的利爪狠狠的抓向方盡,方盡用盡最後的靈力,再次在自己身前形成孤峰,這一次孤峰比起先前差了不止一星半點,王余再一次將方盡劈飛出去,方盡身體跌在地上,右手依舊緊緊握著長槍,王余沒想到方盡如此堅強這個時候還能擋住自己的攻擊。

王余並沒有因為方盡堅強而有留手,手中大刀再次落下,方盡瞳孔變幻起來,眼中閃現著一道道虛幻的光影,王余覺得眼前一花,方盡靈魂力如刺一般刺進王余的腦海中,方盡連忙吞下幾枚丹藥,丹藥的熱流修復和恢復著方盡的身體,靈魂力也沒有禁錮王余多久,到達世界境王余的靈魂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至少也達到了人級二重的境界,對方盡靈魂攻擊也有少些抗性。

謝雲東也不能稱為真正的靈魂魂師,只不過他境界達到世界境后,靈魂力達到人級讓方盡誤以為是魂師,魂師都是先天靈魂就有人級二重境界,才有資格修鍊靈魂修鍊功法,世界境經脈定型后即使靈魂力達到標準也無法修鍊靈魂修鍊功法讓自己靈魂力增長。

「魂師!!」王余驚醒過來后看著方盡失聲道,能影響自己心神的除了神奇的靈魂力外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 「就在剛剛,前不久,據法醫臨時鑒定的說法是,他因為哮喘犯了,所以用重了葯,結果是心臟承受不住造成了猝死。」助手道。

「好了,我知道了。」弗蘭德有些心煩意亂的揮揮手,他重重的抽了一口雪茄,然後把煙給掐滅。

他了解法蘭克那傢伙,那傢伙就是一個吝嗇鬼,同時他也十分的珍惜自己的命,他每次用藥都是小心翼翼的,他不可能會無緣無故用藥過量的,他的死,絕對不是一個意外。

看來,對方已經對他的忍耐程度到了極限,他就知道,醫聖是一個扎手的人。

默默的在辦公室裡面呆了半天,弗蘭德站起來拔通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是他最不願意拔通的,因為這是鎂國的反腐機構,平時他可以用這個電話給對手造成麻煩,但是他現在要主動交待清楚這個問題,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如何保護自己。

「我是弗蘭德,我有些問題要交待……」弗蘭德說完了這些話,有些無力的倒在了椅子上,他知道,自己一旦把這些話說出口的話,那就沒有一點挽回的餘地了。

但是他反而感覺到踏實,感覺到輕鬆,至少他不會擔心自己生命會被人隨時剝奪的問題了。

「事情解決的蠻快的啊。」李言心道:「幾天時間,關於中醫的幾條禁令全部被解除,鎂國方面,承認中醫資格證的有效性。」

「而且衛生局新上任的一把手,他似乎對中醫很感興趣,我覺得,你離回國的日子不遠了。」李言心道。

「是的,我距離回國的日子不遠了。」葉皓軒笑了笑道:「弗蘭德那老東西,他很陰險,關鍵的時候,他會明哲保身,他把他所有的問題都交待的一清二楚。」

「雖然因為貪腐的問題,他可能會坐好幾年牢,但是總比他送了性命要好吧。」葉皓軒道。

「是的,那老東西,陰險著呢,不愧是一位資深的政客。」李言心深有感同的點點頭道:「坐牢,總比丟了命強。」

「現在,還有一個幕後的傢伙還沒有揪出來,那傢伙在鎂國,有些影響力啊,如果他識相的話,放他一命,如果他不識相的話,後果會很嚴重。」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葉醫生,義診什麼時候開始?」馬老跑了過來,他和蘇老是同門師兄,這兩個老頭不管到哪都是形影不離的。

「很快,關於中醫的幾條禁令,馬上就要解除了,放心吧,最遲三天,三天以後,我們就會在這裡的國會大廈前進行醫診,讓各位前輩都做好準備,我們爭取,一炮走紅。」葉皓軒笑道。

「放心吧葉醫生,我們在這裡這麼久了,什麼事情也不做,成天就是吃吃玩玩,早就憋出一身毛病來了,這一次,是我們大展身手的時候了,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馬老笑道。

「哈哈,那就好。」葉皓軒大笑道。

「葉醫生,剛才有人送來了一封信,是給你的。」有人跑了進來,遞給了葉皓軒一封信。

葉皓軒接過了信,打開看了看,他掃了寥寥數眼,把信給揉成了一團,然後丟到了垃圾桶裡面。

「怎麼了?」李言心問。

「梁盈那傢伙,有些沉不住氣了。」葉皓軒笑了笑道:「他約我今天晚上見一面,好好談談。」

「示弱,還是示威?」李言心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這傢伙在鎂國的勢力不小,萬一他找來一些特殊的人呢。」

「你信不過你男人?」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能搞定這件事情。」

「行,我信得過你。」李言心也不勉強,因為她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葉皓軒搞不定了,而且今天晚上去見的人,無非就是一個小混混輕了。

晚上九點,希爾大酒店,葉皓軒準時趕到,他從一輛計程車裡面走出來,付清了車資,然後向酒店走去。

這家酒店算不是奢華,但是很有內涵,看門口清一色華夏面孔的女迎賓就可見這酒店是華人開的,說明了來意,一名迎賓帶著葉皓軒走向了電梯,向八樓走去。

下了電梯以後迎賓給葉皓軒指明了道路,然後便轉身回去。

葉皓軒從來不知道,原來在國外,也有人的排場是可以這麼大的,梁盈這傢伙,他竟然包了整整一個樓層,樓層的兩側站滿了身穿黑色風衣的保鏢。

雖然沒有見到那孫子,不過葉皓軒覺得,這傢伙頗有幾分示威的意圖在裡面,他暗自冷笑了一聲,徑自向前走去。

「不好意思,私人領地,請回。」葉皓軒剛邁出一步,最前方的兩名保鏢伸手一攔,便把葉皓軒攔了下來。

隨著這兩名保鏢把葉皓軒攔下,其他的幾名保鏢幾乎同時轉過身來,雖然這些人戴著墨鏡,但是葉皓軒還是明顯的感覺到他們墨鏡後面的殺意。

「我是你們老闆請來的,你們不打算通傳一下嗎?」葉皓軒笑了笑道。

「你就是醫聖?」最前方的那名保鏢有些詫異的把葉皓軒打量了一番,他帶著詢問的目光看著葉皓軒。

「不錯,我就是醫聖,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葉皓軒道:「如果你們不歡迎我呢,我現在轉身就走。不過到時候,你們得想清楚要如何跟你們的老闆交差。」

「對不起,請稍等,我現在就去請示一下老闆。」保鏢一鞠躬,然後轉身離開,他轉身走到了包廂裡面去。

葉皓軒也不著急,這次來是談判的,不是來撕逼的,梁盈是鎂國比較大的醫藥商,如果能和他達成協議,那以後中醫進軍鎂國市場,將會少走很少彎路。

不過要是這傢伙的吃相太難看,葉皓軒也不是那種容易妥協的人。

等了片刻以後,保鏢走了回來,他恭敬的一伸手道:「葉先生,梁總有請。」

葉皓軒點點頭,他隨著保鏢來到了包廂里。

包廂的面積很大,裡面穿西裝的那胖子就是梁盈,除他之外,還有幾名大廚在現場製作著一頭烤全牛。 第兩百三十二章

「此子不除後患無窮!」王余心中湧起這個念頭,手中大刀再次劈下,方盡看著眼前逐漸擴大的刀身,思索著如何逃生,方盡眼中露出狠色,一抹小型藍色光球出現在方盡右手上,王余不屑的看了一眼方盡手中藍光,那藍光中蘊含的能量實在太少了,根本無法給自己造成威脅,火紅的刀影劈下,方盡手中那抹藍光形成漩渦狀被方盡舉過頭頂。

刀影劈在吞噬之靈上,刀上火紅的靈力被吞噬之靈不停吞噬的,但是刀上的力量不減,方盡腳下的土地凹進去了接近一米,半個身子都埋在土裡,直到刀上的紅光全部消失,吞噬之靈的體型增大了一倍不止,從手掌大小變成了半個磨盤大小,藍光中央那縷黝黑的光芒給人詭異的感覺,方盡被王余劈得有些後仰的身體漸漸挺直起來。

身上出現鳳凰王者的氣勢,玫瑰色的火焰在方盡身體周圍升騰而起,王余靈力被吞噬的就發覺不對勁,還是慢了一步,方盡的吞噬之靈成長了起來,周圍的靈力正在被吞噬之靈緩慢吞噬著,吞噬的速度隨著體型的變大變得越來越快,從沒有威脅給王餘一種致命威脅,王余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身體向後後退。

方盡那裡會讓他這麼容易,帶著身上的火焰破土而出,手中的藍光在方盡操控下對著王余呼嘯而至,身體恢復的那點靈力無法支撐那麼久很快就枯竭了,單獨的靈魂力根本無法繼續控制吞噬之靈,失去方盡控制后,吞噬之靈在王余身旁綻放燦爛的藍光,轟的巨響,周圍遊歷的武者都是嚇了一跳,有些膽大的就偷偷摸摸的前行過來。

地面出現一個大洞,爆炸的餘威將王余衣衫吹得飛起,身體退後了幾步,並沒有造成實質性傷害,王余身上靈力再次爆發出來,火紅的靈力從刀柄處蔓生刀整個刀身,刀身這一刻充滿了破壞力,刀身猛然劈下,地面出現溝壑,溝壑上方凝聚著紅色的刀芒,刀光接近有兩人高,方盡這一刻真的是有心無力了。

渾身靈力消耗殆盡,靈魂力也所剩無幾,這刀芒自己根本擋不住,刀芒速度極快,所過之處不管是樹木還是岩石都是被切成了兩半,刀芒接觸到方盡后爆炸開來,一道青黑的光芒從王余身後切入,刺穿王余的靈力護罩刺進身體之中,王余有些猖狂的笑容嘎然而止,王余身後浮現一頭火紅的猛虎,轉頭就是一拳,雄厚的火紅靈力將李天宇身體震退幾步。

「傷我兄弟,你今日必死。」李天宇眼中出現視死如歸的表情,王余居然身影有些雜亂的抵擋著李天宇的攻擊,李天宇每一次的攻擊都能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傷痕同時李天宇自己身上的傷痕更多,到了最後王余因為失血攻擊速度慢了下來,但是李天宇卻越大越猛,身上的那些傷口疼痛他好像感受不到。

在李天宇這不要命攻擊之下,王余心中居然出現逃跑的念頭,王余身體一個停頓被李天抓住空機刺進身體中,背後的猛虎虛影變得虛幻了許多,王余身體化為了兩個,同時出刀,連續砍出二十多刀,李天宇身後出現一條青綠色看不清模樣的蛇形物體,這靈血力量出現后,王余身後的猛虎咆哮了幾聲,不是示威更像是遇到了君王一樣。

身前出現一道青綠色的光罩,王余的刀不停劈在護罩之上,閃起綠光漣漪,周圍的空氣也好似被切割開了,刀風陣陣,最後靈技消失,王余的本體顯露出來,李天宇咳嗽了幾下,鮮血從指尖溢出,身前的綠色光罩也是轟然破碎,李天宇身後的虛影也是消散於空氣之中,王余的手有些顫抖著,虎口有一縷鮮血流出,左臂的傷口再次破開。

這一招亂虎瘋魔斬是一本地級上品的刀法,最高深處可以劈出上百刀,現在王余只不過把它練到入門的境界可以劈出二十多刀,並且通過地級下品身法分影步,分出第二道身影同時劈出二十多刀,四十多刀的重複這樣的攻擊在世界境初期基本上無人能擋住,就連世界境中期也很少有人能扛住這一套攻擊。

看到李天宇只是吐出了幾口血,沒有像王余想象中那樣被切割成一塊塊血肉,王余心中有些震驚,這震驚很快就轉化為驚喜,李天宇既然能擋住自己這近乎世界境中期的全力一擊,李天宇身上要麼有天級以上的防禦靈技,要麼就是有七級靈寶之類的,王余提起靈力再次劈向方盡,李天宇為了擋住王余的那道攻擊身上的靈力也是消耗殆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刀劈向自己的腦袋。

李天宇一咬牙捏碎了自己腰間的一塊玉佩,玉佩中爆發出強大的氣息,王余的刀都被這股氣息震得偏轉開,王余眼見不妙,二話不說轉頭就是飛奔,心想自己真是見財眼開,擁有強大靈技的弟子身上怎麼可能沒有守護者令牌呢?那氣息至少都有世界境後期實力,全盛時期自己都扛不住,更何況現在傷痕纍纍的自己了。

周圍空氣涌動,在李天宇的面前形成一道中年人的投影,中年人不屑的看著逃跑的王余,手指指在前方,青綠色的光芒徹底洞穿了王余的左臂,那青綠色的光芒洞穿后還附著在左臂傷口處,慢慢腐蝕著,王余忍痛用刀切下了自己左臂消失在這片樹林之中,李天宇見沒有留住王余心中有是有些遺憾,這仇只有等以後再報。

「王家這仇我必報。」李天宇眼露凶光看著王余消失的身影心想。

「你跑了夠久了該回去接受傳承了,家中老祖宗因為你的逃跑十分生氣。」虛影化為一道流光湧進李天宇的額頭上,形成一個特殊的符號,李天宇眼中浮現一絲無奈,自己之所以不想用那玉佩就是怕這種事情發生,可是誰知道越是怕什麼事就來什麼事。

。 這頭牛是一頭小牛,但是體積絕對不小,牛被架在一個架子上,架子下面有炭火,不得不說這幾位大廚的實力水平相當的不錯,這麼大體積的一頭牛,本來是難鼓搗的,但是他們能把這頭牛烤的通體金黃。

看起來,今天晚上的這一次請客,倒有幾分鴻門宴的感覺在裡面,不過整個餐桌上就放著這麼一頭牛,除了一些調味料以及蘸醬之類的東西,別無他物。

胖子手裡端著一杯紅酒,他聚精會神的看著前方的幾個大廚烤著這頭牛,大廚們烤的很認真,他們用刀子把這頭小牛身體上的肉一刀刀的劃開,不時的用刷子在上面刷著黃油,灑著調料,整個屋子裡散發出一股濃濃的香味。

烤全牛已經到了最後的程序,金黃色的牛肉在炭火的燒烤下發出嗤啦嗤啦的響聲,兩個廚師把孜然粉灑遍了整頭牛,然後把牛架起來,放到了餐桌上,這頭烤全牛終於算是大功告成了。

幾名廚師擺好了餐具,然後他們對著梁盈一躬身,推著他們的手推手走了下去。

現在室內只有葉皓軒和梁盈兩個人,梁盈彷彿這才算是看到了葉皓軒一般,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笑吟吟的走到了葉皓軒的跟前,伸出手道:「醫聖,歡迎之至,今天來到寒舍,寒舍蓬蓽增輝啊。」

梁盈是華夏人,這傢伙在鎂國呆習慣了,可能是想秀下他那牛氣哄哄的中文水平,所以說起話來頗有幾分文鄒鄒的樣子,讓人聽著彆扭。

葉皓軒看著這貨伸出來的手,他皺了皺眉頭道:「梁總,你這算是給我下馬威嗎?」

「哈哈,醫聖說笑了,您是醫聖,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我怎麼恨跟你下馬威呢?」梁盈笑呵呵的收回了手,他也沒有感覺到有什麼尷尬的,他伸手道:「醫聖請坐吧,我今天晚上,是帶著十足的誠意請醫聖來吃飯的。」

「就我們兩個嗎?」葉皓軒四下看了看道:「只有我們兩個,會不會顯的有些太單調了?」

「醫聖的意思,是找幾個妹子來助助興?」梁盈微微一笑道:「之前我沒有考慮過這些,是我的不是,不過我覺得,醫聖身邊的這些紅顏知己,一個比一個漂亮,外面的女人,應該入不了醫聖的法眼吧。」

「說起來,我真的有些羨慕醫聖啊,呵呵,身邊的女人很多,一個比一個漂亮,更重要的是都很有能力,都對醫聖死心踏地的,羨慕,真的羨慕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