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只是隔空踢了一腳而已,就能引發颶風,這等實力,他們做夢都沒有見過。 第2590章抱錯后被送回的女孩(114)

二人只是隔空踢了一腳而已,就能引發颶風,這等實力,他們做夢都沒有見過。 第2590章抱錯后被送回的女孩(114)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唐果,你居然還裝傻,監控錄像都被調查出來了,我們都看過了,你乾的事情,都清清楚楚的記錄了下來。」唐雯面目猙獰的說,「你居然還死不承認,你們給她看看監控,是不是我說的那樣。」

播放監控的人是雲子山,當酒樓監控出現唐果身影的時候,唐果也很驚訝。

榮煦更是驚訝,親眼看著畫面里唐果果然和唐雯一起吃飯,然後唐雯醉倒。雲子山又播放了第二則監控,是唐果將唐雯送去酒店房間的畫面,正是之前捉姦的那個房間。

雲家人看著監控,再看唐果的眼神都不對勁了。

雲子書是最不相信的,他一直都相信她,真的沒有想到她會做這樣的事情。難道,小果的心裡,真的是怨恨他們的嗎?好不容易小藝才放下了之前的事情,怎麼小果這裡……

「現在在證據的面前,你還想說什麼?」雲父冷冷的說,「我還真的是看錯你了,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小藝都不和你計較那些,你還想陷害小藝。」

雲藝沉默了一會兒,才說,「沒想到真是你,我以為……」

「小藝,現在你應該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和你想的一樣了吧?她能夠穩穩噹噹的站在這圈子裡,本就不是個簡單的人。」雲子山說。

雲母有些難過,「你要是有怨氣,沖著我們雲家來就是,為什麼要陷害小藝啊。」

就算崔秉是無辜的,他們也不會容許小藝和這個男人在一起了。這樣的事情發生,就算他們願意,小藝心裡也會有疙瘩的。

「你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就為了出氣?」

唐雯蒼白著臉,「你就是將對我媽的恨意,轉接到了我的身上。」

「這件事不是我做的。」唐果語氣淡淡的說道,同時視線掃過在場的所有人,果然,這件事有古怪,之前她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到底是誰出了問題?

【宿主,我沒有檢測到奇怪的靈魂波動。】

「算了,今天先離開吧。」

【宿主大大,現在全網都在黑你了,他們都說,你的人設崩了。】

「崩就崩了吧,不重要。」現在她還糊塗著呢,這件事發生的太突然,不過對她來講,確實不怎麼重要。

那個人,是誰呢?

她目光從雲家人身上掃過,依舊沒有得出結論。

系統都掃描不出靈魂波動,看來只能夠靠她自己了。

「以後我們之間,恩斷義絕。」雲母冷冷的說,「你這樣害小藝,這件事沒完,有我雲家的地方,沒你的地方。」

雲母的話,雲家人沒一個人反對。

唐果下意識的看了眼雲子書,雲子書張了張口,想要解釋什麼,可那些監控清楚的拍下來一切,他無法為她辯解。

「隨你們便,但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會還原這件事的真相,不為你們只為我的清白。」

唐果應下,和榮煦走了。

「小果,剛才為什麼不?」

「榮哥,這件事沒那麼簡單,給我一些時間。」

「好,你三哥不相信你了。」

唐果抬眸笑道,「監控太逼真了,誰會相信啊。」

「我。」榮煦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牽著她的手,「我相信,因為我很了解你,你不會是這樣的人,有時候,眼睛也會騙人。」

系統:還有他!!

明天見。

這個世界,明天完。

我也不想寫太長,但劇情太多了,已經盡量濃縮,不做鋪墊,肯定不行的

如果嫌棄長,不喜歡,只想看結局,可以直接跳過。

(本章完) 更新時間:2012-09-07

(起床晚了,先小更一章吧,晚上那章保底三千。)

卓琳?馮?艾瑟瑞拉是一名探索者,準確的說,是一名來自奧斯特王國剛進階的時光之眼,黑眸的她很明顯沿用的是現實世界里的面貌,要知道德魯尼亞大陸上根本沒有黑色瞳孔的種族,而通過其火紅色發尖露出的尖耳與高挑豐滿的身材,我們可以知道這位黑髮小姐是一名半精靈。

雖然高等精靈與它的所有分支都是身材高挑而苗條,但諸神紀元後期由高等精靈與人類雜交的半精靈,卻沿襲了雙方的血統,尖耳、豐滿、高挑、以及高敏捷和與源頭中的法術因子的高度契合。

所以雖然這個真正意義上的「雜種」被世俗所完全不容,但依然依靠其天才輩出的各種戰職和遺傳自人類的強大繁殖能力而漸漸在德魯尼亞大陸上站穩腳跟,並獲得了時光之神那條老龍的青睞。由此德魯尼亞大陸又多了一項戰職——時光之眼,他們由神術師進階而來,以時光之神諾斯多姆塔茲恩賜的神恩為力量之源,活躍在整個德魯尼亞大陸之上。

說回我們新晉的時光之眼小姐,在奧斯特與埃霍恩去年年底爆發的十二月戰爭開始之前,她就進入了巨龍山脈之中,去尋找時間之神的第一座神殿,並在那裡進階為時光之眼。然而當這位黑眸小姐回到自己與朋友們一同混跡的城市之時,卻發現那裡早已物是人非。

在奧斯特內又遊盪了一個月,卓琳小姐終於想起以前與某個朋友的約定,當她進階任務完成歸來之時,就一起去埃霍恩那個據說離冰雪長城最近的童話小鎮,去看看那如夢似幻的極北蒼穹。而今雖然那位朋友不知下落,但卓琳卻徑直前往那個童話中的小鎮,也許能碰到以前的朋友也說不定呢。

抿了一口杯中甜甜的液體,卓琳饒有興緻的打量起這個不大的酒館,除了散落各處的六根大柱,其餘的牆面與天花板皆是以彩色玻璃構建而成,每當夜晚之時,來自法術的光芒在房中緩緩移動,那一切,猶如身臨夢幻,虛幻不定。

現在已是黃昏,黯淡的紅光早已不復正午之時的刺眼,可憐的它們終於被彩色的玻璃阻攔在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那些冰冷光華的玻璃之上來回彈射。酒館里的法術燈已經打開,彩色的光芒瞬間瀰漫了整個空間,地上隨即漸漸漂浮起了淡淡的白煙,一時之間,卓琳小姐在這夢幻般的美景中如痴如醉。

突然一聲爆喝突兀的響起,酒館中低聲交談的人們紛紛側目,注視著那位發出爆喝的巨漢,足足高出半人高的他很是醒目,只需要稍稍移目便能準確的辨認出他身處的位置。

「抱歉,打擾各位一下,我的主人有話要說。」下半張臉影隱藏在高高豎領之中的光頭巨漢向著四周微微鞠躬,隨即站在一旁,左手向旁一引。

客人們的目光順著光頭巨漢的左手望去,只見一名身著血色大麾戴著骷髏面具的神秘人出現在視線之中,大麾之上的惡魔符文讓客人們認出了他的身份——灰燼騎士。

沃恩清了清嗓子,一個小時內他已經帶著惡魔劍手奔走了近十個酒館,然而其結果依然讓他有些灰心喪氣,不過,我們的格魯吉爾勛爵大人可不知道放棄是什麼,他緩緩掃視了一圈周圍的客人,左手高舉起一個沉重的袋子,袋子里傳來了金幣碰撞的清脆響聲。

「一百金幣,招募一名時光之眼,協助我追蹤一個人,若是成功追上,追加一百金幣。」儘管灰燼騎士對此並不抱太大希望,不過他還是依然希望有人能站出來接受這個任務。

「你怎麼不去冒險者協會,竟然跑到這裡來發布任務,真是可笑……」一個略顯尖銳的男聲驟然響起,灰燼騎士循聲望去,原來是一名身著貴族服飾的青年,看其服飾與神態,應該是到薩麥爾來玩的。

「這位先生,請問您是時光之眼么?」沃恩緩緩摩挲著手中的劍柄,看著那名貴族遊客。

「不是。」貴族青年翻了個白眼,語氣生冷而僵硬。

「那你廢什麼話?」灰燼騎士一聲爆喝,手中的菲爾忒彌斯直指那名青年,蒼白的骷髏面具在閃爍的燈光之下顯得猙獰無比,而他身側的薩魯法爾也取下了扛在肩上的巨劍,虎視眈眈的盯著對方。

本欲起身的卓琳小姐又縮了回去,那名灰燼騎士的兇惡態度讓她有些畏懼,與這種人打交道,在沒有朋友在一旁的時候,還是敬而遠之的好。

貴族青年正要爆發,卻被身旁的一名中年拉住了,僕從打扮的中年人在他耳邊輕聲低語了幾句,隨即貴族的臉上露出了驚懼的神色,接著便在扔下幾個銀幣之後灰溜溜的離開。

瞟了一眼離開的兩人,沃恩放下了手中的吸血長劍,嘆了口氣,繼續開口說道:「鄙人忝為血腥王座騎士團第二副團長,榮譽勛爵,埃霍恩中將沃恩?馮?格魯吉爾,所以各位不用懷疑我的誠意,錢財這種身外之物,我是不會在意的。」在某些時刻,沃恩並不介意將自己那一長串耀眼卻不代表任何實權的頭銜拋將出來。

聽到主人的言論,薩魯法爾詫異的瞟了一眼灰燼騎士,不由得懷疑今天的太陽是不是打西邊升起的……灰燼騎士不在意錢財這種身外之物,見鬼,主人這是在說夢話呢吧?

「沃恩!」突然一聲尖叫驟然響起,灰燼騎士愕然的望去,卻見一名身材高挑豐滿的紅髮女郎從角落裡猛然站起,「把你面具脫了!」

灰燼騎士掀開了面具,露出了布滿驚喜神色的臉龐,「卓琳大嬸?是你么?」

「大嬸?」卓琳一愣,隨即臉現怒容,分開身前的人群,揮舞著手中的權杖朝著沃恩飛奔而來。

惡魔劍手看著這兩人臉上的神情,便異常自覺的遠離了自己的主人,要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話就不好了……

側身躲過襲來的權杖,灰燼騎士一把抱住了新晉的時光之眼小姐,連轉幾圈,看著頭暈目眩的卓琳,沃恩露出了惡作劇一般的笑容,「大嬸,見到大爺我也不用這麼熱情吧!」

「你去死!」卓琳扶著暈暈的腦袋,抓住沃恩的右手狠狠一掐,灰燼騎士立刻露出了精彩絕倫的表情。

看著抱在一起的男女,惡魔劍手猶豫了一下,隨即給自己的主人傳音過去,「大人,您可別對不起伊芙小姐啊,腳踏兩隻船可是不道德的!」 更新時間:2012-09-07

人去樓空的黑曜石尖塔又迎來了客人,其中兩位是兩小時前剛剛離開的,鬼知道他們幹嘛這麼快就回來了,而且還帶來了一位高挑豐滿的紅髮半精靈。

半精靈小姐好奇的看著門內亂七八糟的一切,隨即又退到門外,抬頭仰望著黑黝黝的尖塔,「我到這裡都好幾天了,還沒發現在小鎮外面竟然有這樣一座高大的黑曜石尖塔呢!」

「那是你的心沒放在這上面,雖說是私人領地,但在灌木林的外圍也能隱約看見吧……」灰燼騎士戲謔的看著身側的時光之眼,能與這位半年多不見的老朋友相遇,而且這位老朋友還是現在急需的時光之眼,讓他不得不開始在心裡懷疑幸運之神的神光是不是又降臨到他的身上了。

「哦?」卓琳收回了視線,看向一臉賤賤笑容的沃恩,「那你認為我的心放在哪的?」

「當然是放在我身上啊,你到這裡來不就是為了找我嘛……」灰燼騎士開懷大笑。

「咳咳……」看不下去的惡魔劍手不得不咳嗽兩聲,提醒自己的主人注意分寸。

正欲錘沃恩一拳的半精靈小姐終於注意到了身旁還有一位剛認識的惡魔,生人面前的她立刻變得文靜起來,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得意忘形的灰燼騎士。

沃恩瞟了一眼一臉嚴肅的薩魯法爾,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隨即正了正臉色,沉聲說道:「好了,卓琳,開始吧。」雖然灰燼騎士更喜歡稱呼半精靈為大嬸,不過認真的時候,他還是選擇直呼其姓名。

時光之眼小姐點了點頭,隨即右手揮舞權杖,左手手指翻飛,口中開始吟誦起時光之神諾斯多姆塔茲的禱告詞。一點白光從權杖頂端緩緩飄出,它探頭探腦的巡視了一下四周,發現並無危險,隨即便招呼著自己的夥伴們出來趕走這可惡的黑暗。

越來越多的白光從權杖中湧出,它們在空中遊盪了一圈,最後在施法者手勢的引導下聚集在了一起,活潑的光之精靈們呼嘯著轉來轉去,漸漸的形成了一面閃爍著刺眼白光的碩大圓盤,當神之讚歌最後一個音節消失在空中,白色的圓盤緩緩變淡,露出了一面光滑的圓鏡。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時光之眼施放『長河回溯』呢,這個,怎麼看?」灰燼騎士圍繞著圓鏡轉了一圈,然而鏡中卻是一片虛無,只得向卓琳開口詢問。

「要看什麼時間段的?」半精靈小姐並沒有正面回答灰燼騎士的疑問。

「唔……」灰燼騎士皺著眉頭想了一下,隨即開口說道:「二十四小時內的吧。」

卓琳點了點頭,手中的權杖在鏡前一劃,鏡中的白霧隨即漸漸散開,露出了一座高大的黑曜石尖塔,塔前情景隨著時間的快速流動,呈現出了劇烈的光影轉換,讓人不由得心醉神迷。

「停一下!」灰燼騎士突然出聲叫住了時光之眼,卓琳小姐連忙揮動著權杖暫停了時光之鏡,「後退一點。」

「你當這是現實世界里的錄像啊?還要後退……」半精靈小姐無奈的扔了個白眼,「只能倒退十分鐘哦,技能限制,沒辦法。」

灰燼騎士點了點頭,並沒有出聲,而是全神貫注的注視著鏡中的世界,「好,就是這裡!」看著出現在鏡中的人影,沃恩手指虛點著他,「這人,就是我們的目標。」

「哦……」卓琳看著鏡中的人影,「這就是那個活了數百年的構裝傀儡大師啊,看著挺年輕的嘛,就是臉上的粉太重了一點!」

沃恩不由得翻了個白眼,「您老能不能不說這些有的沒的,怎麼樣,能追蹤到他么?」

「當然!老娘我可是時光之眼!」卓琳小姐翻了個白眼,「讓我給他上個時游標記,這樣就能在時光長河裡更輕鬆的找到他留下來的痕迹了!」

施法完畢,時光之眼揮手驅散了長河回溯形成的時光之鏡,隨即看向灰燼騎士,開口問道:「咱們是現在就出發呢,還是先休息一會兒?」

「你累么?累的話就休息一會兒,不累的話咱們現在就上路,我可不想被那老東西越拋越遠!」

「我還行,不累~」卓琳拍了拍灰燼騎士的肩膀,露出了一個我還好的笑容。

灰燼騎士振臂一揮,大有意氣風發之勢,「那行,出發!」

「等等!」卓琳小姐卻是拉住了沃恩,「雖然我現在不想掃你興,不過有句話還是得說,咱們現在是不是該結下賬啊?你的一百金呢?」

「嘿嘿嘿嘿……」灰燼騎士一把將豐滿的時光之眼拉入懷中,賤賤的說道:「咱倆啥關係啊,談錢不是傷感情么?」

「少廢話!拿來,別忘了你還欠我好幾十個金幣呢!」

德魯尼亞大陸的生者世界有十大死亡之地,雖然在其外圍並沒有來者止步的告示,但流傳數千年的恐怖傳說依然讓所有智慧生靈不敢貿然進入。

而在這片大陸北境的狹小地域之內,就有著十大死亡之地的三個,排在末尾的「死亡之森」莫沃爾森林已經被我們熟知,當然,就現在看來,那裡並不是如外界傳言的那樣危險,一切都只不過是以訛傳訛而已。

而在德魯尼亞北境的西部,坐落著佔據北境大半個疆土的巨龍山脈,生活在山脈里的巨龍們都是一些貪戀財寶的傢伙,而為了保護自己的寶貴財產,這些生有翅膀的大蜥蜴們對任何入侵者都不會有絲毫的手下留情。也因此,巨龍山脈被德魯尼亞大陸之上的好事之徒們列為十大死亡之地的榜首。

而在埃霍恩的西北部,則存在著北境第三個死亡之地——絕望沼澤,要想知道它有多麼恐怖,只需要翻動一下沼澤內泥濘濕*軟的泥土,露出來的森森白骨將會告訴你最完美的答案。

然而總有那麼一些人對這些流傳數千年的恐怖傳說不屑一顧,比如說,我們的灰燼騎士,莫沃爾森林之旅讓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對這些死亡之地嗤之以鼻,「探索者!很明顯,德魯尼亞大陸之上沒有任何一片土地是我們不能踏足的,不然如何對得起『探索者』這個名號!」血腥王座騎士團第二副團長如是說道。

主人這樣說也就罷了,畢竟他的神經確實不同於常人,但是讓出生於德魯尼亞大陸的薩魯法爾更為吃驚的是,那位有著一頭火紅短髮的半精靈小姐竟然也極為贊同灰燼騎士的論調,天吶,先不說絕望沼澤內吞噬了許多生命的泥土與兇惡的土著生物,就那黏糊糊髒兮兮的環境就應該讓愛好乾凈的女士們恥於涉足吧……

「咱們得休息一下!」時光之眼小姐召回了在前方追蹤目標痕迹的諾達斯小鳥,完全由金黃光芒構成的小東西晃悠悠的飛回主人攤開的手掌之上,隨即悄然消失不見,「我的諾達斯小鳥都累了,再繼續下去,它會崩潰的!那樣我又得進入諾斯多姆塔茲的領域去重新抓一隻了!」

諾達斯小鳥的經歷是對一句來自極遠東方的成語的最好註釋: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種完全由金黃光芒構成的奇特生物本是黃金巨龍一族身上的垃圾清理工,對,您沒看錯,確實是垃圾清理工。

由巨龍毛孔之中排出的雜質是諾達斯小鳥最喜歡的食物,而那些懶惰而又貪婪的黃金巨龍們也樂得在數十年的沉睡中有生物來幫助自己打理自己的身體衛生,儘管這種衛生問題只需要黃金巨龍們隨便施放一個小小的清潔法術就可以很完美的解決,但是,我們已經說過,巨龍是很懶惰的。

當黃金巨龍一族的族長諾斯多姆塔茲一躍成為時間之神,他身上那數千隻諾達斯小鳥隨之升上神界,常年伴隨在時光之神身邊的它們對時間長河中的氣息也越來越敏感,越來越熟悉,所以,當時光之神擁有第一批信徒,也就是半精靈們成為時光之眼的時候,諾達斯小鳥被吝嗇的諾斯多姆塔茲賜予了自己的侍奉者們。

「其實,也許咱們在沼澤之中不是非常需要諾達斯小鳥的幫助。」重新出發之後,灰燼騎士看著濕*軟泥地上清晰的腳印,向著身側的時光之眼說道:「這些腳印足以讓我們清楚的知道蒙奇托克那個老東西的行進方向!」

惡魔劍手低下身子,看著那深陷下去的方形腳印,「這個應該是構裝傀儡留下的,咱們沒有追錯方向!」

「跟著腳印走吧,一來不用怕跟丟,而來也避免了身陷沼澤之中。」灰燼騎士卸下了身上沉重的盔甲,現在能減輕一點重量是一點,隨後又在腳板之下套上了寬寬的木板,試著在泥濘的土地之上走了兩步,沃恩向著身後的同伴們偏偏頭,「走吧,夥計們!對了,大嬸,你可以將你的諾達斯小鳥收起來了!」

惡魔劍手試了試鬆軟的泥土,還好,雖然他體型龐大,重量駭人,但足夠寬大的木板還是將其身體的重量均勻的分攤到各處,不至於一腳陷下去。

「等等我……」身後傳來了薩魯法爾的呼喊,灰燼騎士與時光之眼轉過頭去,不由得相視一笑,高大的惡魔劍手費力的邁動著雙腿,猶如一隻搖搖擺擺的鴨子一般追了上來。 「修羅師兄原來也教了林天佑茅山碎石腳,而且,林天佑的腳法境界,似乎比萬掌門還要高出一大截!」

尋良天尊眼睛微凝。

萬掌門使用茅山碎石腳時,還要用力踏一下地面,震碎地面的石子,這才能打出那一腳的威力。

而林天佑則少去了那一步,直接起腳就能踢出。

這說明,林天佑的茅山碎石腳已經達到了圓滿境。

萬掌門小腿微微顫動,還有些麻木,他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小腿處被撕裂褲腿,內心別提有多震驚了。

「怎麼可能?圓滿境?十八歲就將這門道法修鍊到了圓滿境?

難道說,他從娘胎里就開始修鍊了這門道法不成?」

萬掌門清楚知道,陽世之中,領悟力極強的驅魔人,想要將一門道法修鍊到圓滿境,都必須花了十多年的時間才能做到。

更何況,這還是高階道法,領悟到那種境界,所花的時間更長。

但眼前的少年,卻輕而易舉的就將圓滿境達到,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該本少出擊了!」

林天佑似乎起了興趣,隨意說了一句,又抬腿,踢出了第二腳。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