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他長了一副嘲諷臉,而是他身上破爛的衣服引起了侍衛的戒心。

並不是他長了一副嘲諷臉,而是他身上破爛的衣服引起了侍衛的戒心。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林天佑收斂了身上的殺戮之意。

他從通天梯出來,被時空風暴攻擊,身上的衣服早就被絞的不成樣子。

被人懷疑,這很正常。

「跟他廢話這麼多做什麼?

直接讓他回答,要是他敢反抗,就抓起來!

一個連衣服都這麼破破爛爛的人,想必不是什麼名門子弟!」

身後一名首領模樣的侍衛走了過來,大聲說道。

進出城的人群,看到那首領出現,再也沒有繼續看熱鬧,而是紛紛加快的腳步。

顯然,他們不想招惹麻煩。

「我名號龍王,來自……」

林天佑想了想,他記得小月曾說她的家族在綠水鎮,便回答道:

「來自己清水鎮。」

獵場之地,林天佑只聽過綠水鎮,所以,便說出了這個地名。

「綠水鎮?」

老婆約會吧 那侍衛首領聞言,面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綠水鎮是獵場之地最偏僻的的城鎮之一。

從這裡出走出來的人物,能有什麼背景?

「龍王?

這麼尊貴的名號,你也配擁有嗎?

我覺得你不像好人,把他抓起來,我要慢慢審問!」

侍衛首領對著部下一揮手,頓時幾個侍衛就走了過來。

林天佑的臉,頓時就沉了下去。

他原本還以為這些人是履行職責,現在看來,是在故意找麻煩。

面容醜陋的侍衛來到林天佑的面前,小聲罵道:

「小子,你是不是傻?

連規矩都不懂?

想安然進到城裡,該怎麼做,還需要我來教你?」

「什麼意思?」

林天佑沉聲反問。

「小子,你果然是個白痴,我們首領天天守在城門,薪水就那麼一點點,難道你就不該拿出一些孝敬費給他嗎?

畢竟我們在這裡可是在保護你們這些人的安全!」

那面容醜陋的侍衛已經將話明示到了這種程度,就不相信,林天佑還聽不懂。

「原來是要好處費!」

林天佑咧嘴冷笑。

唰!

瞬間,一股殺意如同實質,直接掠過侍衛,將那侍衛首領鎖定。

林天佑是真的生氣了,區區幾個守城的侍衛,竟敢向他索要好處,真是找死!

「啊!」

實質的殺意好似一隻大手,死死的扼在了侍衛首領的咽喉。

他慘叫一聲,面色蒼白到了極點。

就好像掉進了冰水當中。

「啊,英雄,前輩,我知錯了,是我被錢財迷住了眼睛,我該死,求求您饒命啊!」

侍衛首領並不是傻子,從這實質的殺意里,他能感覺到林天佑的強大。

旁邊的侍衛則是愣住了,不明白首領為什麼會變的這麼恭敬。

「快,快放這位英雄前輩進城!」

他半跪在林天佑的面前,顫聲叫道。

四周人群都把目光掃了過來。

林天佑不想引起注意,便轉身離去。

「首領,您怎麼突然放他離開了?」

其他的護衛一臉的疑惑。

剛才首領的那一幕,就像兒子見到爸爸一樣,怕的要死。

「因、因為這個男人,強的可怕!」

侍衛首領抬手,在自己的額頭處不停的擦拭。

林天佑早已經離開很久,但他身上的冷汗卻是不停的冒出。

當守門侍衛這麼久,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恐怖的人物。

七星城,實在是太大了,大到根本不像是一座城,倒像是一個小型的國度。

這裡的建築很有氣勢,街道也非常的整齊乾淨。

走在路上,林天佑感覺很舒服。

他走在街道上,來往的女武者們,看到林天佑都會忍不住駐足。

他實在是太帥了,不是那種膚淺的帥,而是夾雜著某種高貴的氣質。

若是以前的林天佑,一定會感覺非常有面子。

但現在,他早已經心如止水。

面對女人們的歡迎,並沒有放在心上。

前方有一家大型商店。

林天佑打算進去,看看有沒有東西吃。

進來之後,才發現這裡不是飯店,而是販賣靈材跟靈丹的商店。

林天佑覺得自己會在獵場待一段時間,便打算在這裡弄一些錢財。

他答應過小月,要給她一場機緣。

如果找不到毒邪神,那他只能用錢來買些靈材,自己做丹藥,送給小月。

欠別人的人情,林天佑是一定會還的。

否則,會讓他心裡不舒服。

商店非常大。

有許多強者進出。

一名店員看到林天佑,立刻迎了上來。

「客人您好,請問要買靈材還是靈丹?」

「我不買靈材,我想問一下,給你們煉製一顆極品靈丹,我能得多少錢?」

林天佑直接開門見山。

他現在口袋空空。

什麼都沒有。

空間捲軸也在通天梯被時空風暴摧毀。

所以,想賺錢,只能出賣自己的煉丹手藝。

「不買東西?」

店員看了林天佑一眼,全身衣服破爛,身上也沒有靈材,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煉靈丹? 「夜鷹,你從前是黑暗聖會的走狗,如今又是百里流月的走狗,對待五大聖地的家主,你也如此囂張無禮?」

聞人毓皺起眉頭,冷聲說道。

作為家主,一個在五大聖地強勢的女人,聞人毓長相極為精緻,身高高挑,一襲青色長袖衫,氣勢威嚴,冷若冰霜。

只是她有一點人人都知道的弱點:暴躁。

五大聖地的人都知道聞人毓為人性格暴躁,不僅暴躁,而且還心高氣傲,一旦遇到違背自己的存在,她的內心必然激憤,只要惹了這脾氣出了名差的家主,幾乎沒有人活路可走。

只是這回惹了她的,是百里流月。是那個集變態囂張於一身的天才少女強者,她的威嚴,也從來不會容忍別人來侵犯。

夜鷹心知,主人必是會不喜聞人毓出現在他面前,所以,便由他,和他身後紅月閣的教眾來解決這群人吧!

只見電光火石之間,紅石河邊便開展了一場激烈的鬥爭!

然而夜鷹的內心依舊太過於輕看這些人了,他們一個個都是大陸上有名望的強者,而夜鷹這方人,除了夜鷹其餘人都是剛剛從中界過來的,實力懸殊差距極大!

不是每一個人都像百里流月那麼變態!

夜鷹與湘君,彥珏,玉穹天等人皆受了不輕不重的傷。

身後的數名教眾更是不用說,死了幾十個,其餘都傷得不輕。

「夜鷹,你就是主人派過來接我們的么?」彥珏一雙桃花眼笑著彎起,他在笑,只是他在譏笑。譏笑夜鷹身為上界強者,也不過爾爾。

「哼!」夜鷹不屑於與這群弱者計較,是以只回了一個冷漠的背影。

「當真是不讓人省心吶!」

突然間,紅石河間,黑暗聖會後方的高山之上,傳來女子魅惑人心的聲音。

那聲音放佛帶了空靈的迴響,比平日里多出了幾分魅惑,又多出了幾分尊貴威嚴,宛如女王般耀眼的光輝,灼燒的人的眼睛睜不開來。

高山之上,一抹妖異魅惑的紅色伴隨著銀鈴魅惑的鈴鐺聲音傳來。

那放佛美艷,妖嬈,火辣,嗜血,尊貴,生殺予奪的象徵。

百里流月站在群山之巔,俯瞰著山下那無數的人,泣血的丹唇微微勾起,「如今,紅石河,黑暗教會,都已經屬於我百里流月的領地了,你們,憑什麼進入我的領地?」

那少女微微疑惑帶著女王般威嚴的聲音著實震懾了一大片的人。

聞人毓心中卻是震驚無比,才短短數日未見,為何感覺百里流月就像是脫胎換骨,變了一個人一樣?

前幾日的百里流月更偏像是囂張魅惑,擁有女王氣勢與風範的天才強者。

而如今,百里流月給她的感覺更加的神秘莫測,就連聲音也變得空靈起來,這種感覺……

聞人毓睜大了一雙美麗的眸,抑制住內心的激動,那個感覺,呼之欲出!

如今的百里流月給她感覺,更像是高高在上的神!

沒錯,就是神!

聞人毓為自己的這種想法驚詫無比,她以為自己瘋了,但是這種感覺真實存在著,這種來自於神強大的威壓,壓的她喘不過氣來!

只聽得那女子魅惑空靈的聲音立即又在山間迴響起來。

「既然有人敢犯我的威嚴,那麼,越過紅石河一步的人,都葬身於河水裡吧!」 隨著百里流月那魅惑空靈的聲音傳來,一股不知何處來的火焰頃刻間在紅石河內燃燒了起來!

那不是普通的火焰,那是集所有魂氣屬性於一身,加上百里流月血液浸染的天地流火!

這種流火是具有毀滅性和破壞性的,它的威力,遠遠比人們想象中的要強大可怖!

只見在場所有越過紅石河一步的人,瞬間被那血色火海燒成了熔漿!

人們哀嚎著,絕望的哭喊著,求饒著。

那樣的場面,絕對震撼無比!

人性的衝擊,血色火海的無情殺戮,竟使得這數百條性命死無全屍!

最後,他們全部都變成了一攤攤火色的岩漿,慢慢的,慢慢的,流淌到了紅石河之上,浮在水面上,染紅了這紅石河。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