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陳泊也不是什麼反覆之人,既然當時決定買了,事後也不會再去後悔什麼,於是悠哉游哉的等著眾人出價,最後,被一位身形健碩的黑臉大漢以一千二百兩拍了下來。

不過陳泊也不是什麼反覆之人,既然當時決定買了,事後也不會再去後悔什麼,於是悠哉游哉的等著眾人出價,最後,被一位身形健碩的黑臉大漢以一千二百兩拍了下來。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接下來,是第二套拍品。不錯,是第二套,而非第二件。此套拍品,乃是三把佩劍,自出大明國兵器宗師唐冶子之手,三柄劍身之上各銘一字,合稱『離決索』,乃以冰月石鑄煉而成。劍身青藍,寒光獵獵,其鋒無匹,堪稱劍中王者。起拍價,三千兩黃金!」

陳泊一聽,當即目中精芒一閃,凝向緩緩步出拍賣台來的旗袍少女手中的托盤之上。

ps:求收藏咧,求推薦咧!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第329章臭名昭著的女星(51)

又是一顆-子-彈飛過來,只見唐果環住一棵樹榦,飛快的旋轉,借力躍去了好遠。

她順手採摘了不少帶有葉的藤,將這些藤曼快速的纏繞在身上。

要不是微型拍攝期太近,她隱藏在草叢之間,還真的不容易被發現。

全國人民都看傻眼了。

「她真的是那種只演『我最美』角色的流量花瓶女星?」

「身手這麼好,殺手都拿她沒有辦法,很好奇她是在哪裡學的。」

「不管怎麼樣,只要這一次她活著,我粉她粉定了,今後我就是她的小粉絲。」

「糖糖,加油,糖糖,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黑粉也有些沉默,雖然這個女人很討厭,但罪不至死。

好幾個人的同時射擊,要是她稍微出點偏差,肯定沒命。

唐家。

「媽,你們快看,那個是不是我姐?」

少年拿著平板,一眼不眨的盯著畫面,看到那張有些熟悉的臉,撒開腳丫子往樓下跑。

「媽,你快看,姐被人追殺了。」

家裡人都不允許提唐果,唐睿也是聽群里在討論,有兩個大明星直播大逃殺。

有點感興趣,他才點開看的。

沒有想到,那個被追殺之一的女明星,居然是他姐。

他手發著抖,雖然家裡人都很生唐果的氣,要是她真的出事了,保證爸媽會傷心死。

唐母在看到畫面的時候,差點暈了過去,連忙給唐父打電話。

一時間,唐家兵荒馬亂。

與此同時,梁家那邊也知道了,整個梁家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他們唯一的繼承人居然被人追殺。

這件事,不管是因為什麼,簡直就是在打他們的臉。

「人多了十個。」唐果說道。

梁朝臉色不好看,「我們分開走吧,這樣他們可能會分成兩撥人。」

唐果憑藉聲音以及系統的提示,飛快的躲避著,同時打量著環境。

這裡的空氣偏濕潤,還有少量苔蘚,地面的有些地方十分的平坦,光禿禿的,呈黑色,範圍不大,但這足夠讓她判斷這裡的地理形勢了。

「接下來,你跟著我。」

梁朝點頭,他發現唐果非常厲害。

他不遠不近的跟著唐果,就聽到唐果提醒,「如果遇到苔蘚很多的地方不要踩,以及一些十分平坦的地方也不要踩,還有有些黑色的平地,也不要踩。」

「這些可能是沼澤。」

聽到沼澤,不僅看直播的人一臉恐懼,就是梁朝心肝也顫抖了一下。

「我們這樣才是真正的野外求生吧?」

唐果笑了一下,「沒錯,希望這個節目的收視率第一。」

觀看直播的觀眾,「你們應該擔心一下小命,至於收視率,根本不用擔心,全國人民都在看你們啊。」

「我糖糖就是厲害。」

「梁影帝也是也不錯,要是換個人,早就被打中了。」

梁朝已經知道唐果要做什麼了。

兩人非常有默契的順道撿了不少石頭,在看到遠處有一大片苔蘚地面的時候,他們分開兩邊前行。

後面的殺手只知道完成任務,根本不知道兩人會突然沖回來,拿著石頭就往他們身上砸。

在觀眾的眼中,唐果身形鬼魅,躍到敵人的後方,幾乎是一腳一個,將他們踢進了沼澤內。

求個票嘛!嚶……

今天沒了啊。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只是,那托盤上被紅綢遮蓋,陳泊也無法看清裡面的佩劍到底長什麼樣。

等到那旗袍女子把佩劍捧到了拍賣台上,九方正和揭開了紅綢,場下都依然沒人競拍,絕大多數人都在竊竊私語。

「此劍好是好,只是他咋不會拆開來賣么?要是拆開的話,或許我還會考慮一下。」

「那是套劍,它之所以出名,那就是因為它乃是三劍一套的套劍,這要是拆了,肯定就不值錢了,九方家族才不可能做這傻事呢。」

「就是,若不是因為它乃是三劍合一的套劍,恐怕我都不知道有這名劍在世呢,只是,這劍名取得實在有些傻氣,叫做什麼『離決索』,聽得莫名其妙的,沒點霸氣,有錢也懶得買。」

「這不是傳說中的不祥之劍嗎?怎麼還這麼貴?」

「鑄劍宗師鑄的劍,不貴才怪!」

……

論者紛紛,可就是沒有人出價。

陳泊側耳細聽半晌,也有些遲疑起來,聽得最多的,就是說此套佩劍乃是不祥之劍。可是具體為什麼不祥,沒有人說。

「申掌柜,為什麼沒人競價?」

陳泊覺得還是從身邊此人身上套套話,或許能問出個所以然來。

「這個……一來么,此佩劍乃是唐冶子所鑄,乃是以鋒利與堅韌著稱的名劍,既可三劍合一變成一劍,提高莫大威力,又可分成三柄佩劍,各自成劍,三千兩買這麼一套古怪的佩劍,確實貴了;二來么,傳說它是不祥之劍,當初唐冶子鑄造此劍,是贈給某個家族的兄弟三人,之後不久,這三兄弟便反目成仇,手足相殘。在那之後,此劍無論落入誰人手中,持劍之人多半沒有好下場,多是手足相殘,親者相戮,所以,流傳開去,也就成了不祥之劍。怎麼,四公子看上此套佩劍了?」

申傳鏡倒也沒有隱瞞,隨口說道。

陳泊一聽,心中大感好奇,總覺得這不祥之劍的背後,似乎隱藏著點什麼。

此時,拍賣台上的九方正和微笑著掃視了幾回眾多貴客,眼見無人競拍,只得微微嘆了口氣:「既然此套拍品無人競拍……」

「等等。」

陳泊立起身來,少年老成地說罷,繼續道:「這佩劍,可否檢視一下?」

九方正和微微一怔,旋即微微一喜,連聲應道:「當然當然,四公子可隨意檢視。」

於是,陳泊就在眾多競拍之人的驚疑之中登上了拍賣台,近距離看到了靜躺在托盤之上的三把劍。

但見它們並排而列,長約一米,劍體青中帶藍,閃著寒光,劍刃上沒有絲毫瑕疵與缺口,實在是一套不可多得的好劍!

「四公子,此劍乃是大明國知名的鑄劍大宗師唐冶子所鑄,主體材質乃是堅硬微寒的冰月石,不僅無堅不催,三劍合一之後更是可以激發冰寒劍氣,實在是一套極品佩劍。」

九方正和隨手握起一柄劍,一劍劈開了台上的一塊鐵石,不遺餘力地推薦道。

「冰寒劍氣?還請前輩示範一下,如何合併?」

陳泊一臉鄭重,老氣橫秋地道。

九方正和大喜過望,當即隨手一握,把三柄佩劍的劍柄彼此相扣之後,立時,三柄劍就變成了一柄三棱劍。

陳泊皺了皺眉,自己出手把三棱劍拆開了,又重新扣上了,接著,又把它給拆開了。

陳泊不動聲色地道:「九方前輩,人人都說此劍乃是不祥之劍,現如今我陳家大難在即,也不在乎這祥與不祥了,若是這價格上能再降低一下,我願買下,只看九方前輩肯不肯成全了。」

陳泊把三柄劍都平放到了托盤之上。

「這……也罷,此劍聲名在外,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樣吧,一口價,兩千五百兩。」

九方正和微微沉思了一下。

「兩千兩。」

陳泊不假思索地道。

「這……」

「若是九方前輩覺得吃虧,或許可以試試在場之人有沒有肯出兩千兩以上的。」陳泊笑道。

九方正和掃了一眼台下眾多來客,卻是失望地發現,即使現在價格被壓到了兩千兩,依然沒有人競拍。

他們二人在台上的對話,台下之人無不聽得一清二楚,要想競價,直接開口便是。只是,一直無人開口競價,倒是悄聲議論之人不少。

「好吧!就兩千兩,現在交割,還是等拍賣完成?」

「不急,等拍賣完吧。」

說罷,陳泊步下拍賣台來,坐回了原位。

這時,拍賣會裡紛紛議論開來了。

鐘不二冷笑了一聲:「既然拍下了不祥之劍,你今晚不死也得死了。」

鍾家另三位主事者連連附和稱是。

陶家族長陶應東也拍手稱快道:「真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的,不祥之劍也敢拍?」

另兩位陶家主事者亦是交口稱是。

陸家族長陸椹麻亦然,大搖其頭,微然冷笑道:「看來此子似乎是間歇性發傻,此劍也敢拍,真是活膩歪了。」

另兩位陸家主事者同樣投來了解恨和憐憫同在的複雜目光。

其餘之人的議論也千奇百怪,總之全都不看好陳泊此舉。

陳泊自是不會放在心上了。

陳水眼見陳泊坐下,這才擔擾地道:「幺弟,這不是不祥之劍嗎?你拍來幹嘛?」

「是啊,四公子,三小姐說的對極了,不祥之物避之唯恐不及,如何卻要花這麼大價錢去拍下來?」

申傳鏡也表示不解。

陳泊笑笑,隨口道:「拍來玩玩,反正錢多。」

直接把申傳鏡噎得無話可說!

陳水則是輕嘆了一口氣,似乎在想,今天帶陳泊出來,真不知到底是福還是禍了。

有如燙手山芋一般的『離決索』佩劍成功脫手,九方正和顯得興緻昂然,陸續地把後面的拍品一件一件地推出,有鑄煉兵器的材料,有各種稀有的藥材,也有一些武功和武技的典籍,全都是天武者夢寐以求的好寶貝。

其至還有一枚可以增加邁入意門機率的奇丹,被外來的一位天武者以近萬兩的高價拍了去。

陳泊卻是再沒有競拍,那些東西全都不適合陳家之人所用,所以,陳泊懶得去爭。至於那奇丹,陳泊覺得自己既然身為神士,那想必邁入天武者修為境界的意門,應該是比較容易之事,所以,只是隨意競拍了一下,並沒有深搶下去。

就這樣,拍賣會漸漸地就接近了尾聲。

「現在,是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寶物!此寶物名為極冰鑽,乃是由神士的天梭改制而來,可以扣於臂上手間,擊發冰箭,威力奇大!別說天武者,哪怕是低階天士,在十箭連發之下,也斷然難以全身而退,絕對是以弱勝強,保命殺敵的逆天倚仗!」

九方正和容光煥發地道,似乎是在為今天的拍賣會能如此順利進行感到大為滿意。

他的話音一落,立時就是引得整個拍賣會裡一陣騷動!

「不是吧?居然連天士都可以擊退?那要是有此寶物,豈非可以縱橫俗世之間?」

「難怪九方家族如此長盛不衰,原來是因為擁有這等變態的寶物!」

「這極冰鑽,可以無限連射么?」

「肯定不可能的,既是天梭改制,恐怕還是會用到元能符珠的,否則,斷然不可能有如此威力。」

「這麼說來,那一箭出去,就是成百上千兩黃金?」

「恐怕還真是如此!」

「天價,肯定是天價!」

……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