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勁啊!寧逸突然看著李佳薇。

不對勁啊!寧逸突然看著李佳薇。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後者不緊不慢地喝了一口溫開水,而後抿嘴微微一笑,沖那個銷售總監點了點頭,後者就離開了。

「跟你開玩笑的啦,其實,這酒店是我家的。」李佳薇放下溫水杯,笑嘻嘻地說道,「不過你說要請我吃飯,這事我可沒忘。」

盯著桌子上差不多要三四千塊錢一桌的豐盛大餐,寧逸一陣無語,這樣的大餐請不起啊。

李佳薇看到寧逸的表情,再度抿嘴一笑:「好了,其實今天這頓飯呢,是因為有個老客戶預定好了之後,臨時沒辦法過來,所以就便宜我們了,你可別想太多,我平常的零花錢很少的。」

哭窮!寧逸才不信。

「該準備去上課了。」李佳薇看了看時間,「對了,你答應我的事,可不能忘了。」

「沒問題,不過要在哪裡教?」寧逸問道。

李佳薇聞言,柳眉微微一蹙,這個對她來說,還真是個問題,本想說周末的,但如果把寧逸帶回家似乎有些不妥吧。

不過她只是想了一下,馬上有了主意:「那個,我不是幫你辦借書證嗎,到時候周末去崇文閣就行了,那邊有個語音室。」

「好吧。」寧逸只能同意,周末就周末唄,反正對自己來說,有沒有周末都一個樣。

起身,準備回班級,司機還沒到來之前,寧逸想了想,似乎有些虧,於是忍不住開口嘟噥道:「那啥,班長,周末可是節假日,那個家教的話….雙倍工資得給吧?」

「行啊,我給你辦借書證,你給我一萬塊。」

「當我沒說。」寧逸悻悻地說道。

上完課和晚自習,寧逸又蹭李佳薇的車,到地下酒吧。

旁聽側擊了一下,昨晚那個小混混的死竟然一點波瀾都沒有掀起。

看來被當成交通意外了。

不過有些掃興的是,寧逸發現,今天上場的武修者明天比昨天的少,玩了兩個多小時,寧逸最終還是收穫了0.5個能量點。

錢倒是小撈了一把,總的已經有兩千塊出頭了。

不過他沒敢繼續玩下去,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賭場里有人盯上他了。

寧逸不擔心自己被別人看出自己可以事先猜到輸贏。

他擔心的是怕自己牽扯到昨晚那個混混的死上面去,畢竟這裡好像也有安裝監控設備,萬一看到自己吊在小混混的尾巴走出去,很難說得清楚。

於是見好就收,十二點出頭,寧逸就走出了地下酒吧。

看了看昨晚住的小旅館,好像距離自吧倒是很近。

心裡一吧走去。

話說自己回來了兩天了,還沒去和陳留打過招呼吧里通宵。

陳六的家裡有些小錢,因為他老爹有條漁船,一年下來,收入頗豐,不過因為夫妻倆長年在近海打漁所以,陳六就變成沒人管,久而久之,他其實變得和一個混混也吧里通宵甚至去找女人,貌似都嘗試過了。

不過相對寧逸來說,他的成績要好一些,就算他考不上一本二本,他老頭花錢給他弄個三本沒問題。

說來也巧,吧門口一陣噪雜,裡面混雜著打罵和呼喝聲。

仔細一看,只見五六個社會上的混混,拿著鐵管,砍刀正在圍毆一個學生模樣的人,旁邊還有一男一女學生模樣的人在一旁盯著,一邊咒罵著什麼。

那個被打的學生一聲不吭,任由兩個黃毛的在他身上狂踹。

「陳六?」寧逸一陣訝異,他沒想到的是,被打的人居然是陳六,他不是沒有反抗,手裡依然緊緊抓著一塊板磚,但是拿著板磚的手已經被砍了一刀,獻血淋淋。

陳六和他父親一樣,長得也算人高馬大,國字臉加上皮膚黝黑,力氣也不小,所以平常人看到他都不敢怎麼惹他。

不過今天這些混混看來是專門找上他的,寧逸幾步走過去,一看,那站著圍觀的一男一女,那個男的竟然還是個准武者,練氣二層中期。

陳六已經被打得無法動彈,不過,這會兒那幫人看起來並不想放過他。

一個黃毛嘻嘻哈哈地用鐵棍敲了陳六一下之後,隨即從地上蹦起來,準備整個人跳踩到陳六身上。

「草尼瑪!」寧逸看得雙目近赤,陳六都被打成這樣了,他居然還下這樣的黑手。

小黃毛雙腳還飛在半空中,橫里!

寧逸就地一躍,一個飛腿,直接重重踢在那個黃毛的腦袋上。

「啪!」那個黃毛半空中直接就吧的門板上。

「哐當!」整個人立刻就蹲在地上站不起來,幾乎同時,命運之輪提醒寧逸,軍用格鬥術,初級,掌握度10%。

剩下的五個混混加上那個練氣二層的傢伙,呆了一呆,隨即看到了滿臉戾氣的寧逸。

地上的陳六也是呆了一呆:「阿逸!你怎麼…」

「別說話!」寧逸捏緊拳頭,發出咯咯作響的聲音,打這些混混軍用格鬥術可以漲經驗,這麼說的話,一個都不能放過。

「哈哈,這不是那個誰…誰誰,那個廢物嗎?」那個練氣二層的傢伙看到寧逸,頓時一陣狂笑,「麻痹的,找死啊,給我一併砍了。」

話音剛落,一個小混混已經沖向寧逸,揮著鐵管就往寧逸頭上砸來。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寧逸錯身躲過,右手順勢一拉他拽著鐵管的手腕,一順,而後對準他的鼻樑重重一個膝撞。

「啪!」那個混混鼻樑頓時全是獻血,但還沒完,寧逸又一個重肘順勢狠狠砸在他的後背。

「啪嗒!」那個混混一身慘嚎,整個人立刻摔在地上慘叫,寧逸又順腳踹在他頭部,直接把他踹飛了足足三四米遠。

「麻痹的,一起上來,別墨跡。」寧逸狂吼道…軍用格鬥術,掌握程度12%,只要干倒這幫混混,估計還會猛漲。

剩下的四個混混,頓時一呆,這個傢伙也太兇殘了!

他們不約而同把目光投向了那個學生模樣的准武者。

那個沒能把寧逸名字叫出來的傢伙也是呆了呆,但隨即冷笑道:「原來你還真的有兩下子啊,我還以為郭延那個傢伙騙我的呢。」

隨即轉頭沖那些混混喊道:「麻痹的,你們**嗎,還呆著幹嘛,給我弄死他。」

那四個混混聞言,立刻一齊沖了過來。

只可惜他們遇到的是正要賺經驗值的寧逸。

寧逸獰笑著直接撞入他們四個人當中,拽著其中一個,把他胳膊肘一擰,猛喝一聲整個人舉起來之後,順勢就砸在一個拿著鐵管的傢伙身上。

接著一個地堂腿,掃倒一個,而後趁著他還沒爬起來,手裡順手抓著陳六剛剛鬆手的板磚砸在他腦袋上。

剩下一個混混,二話不說,丟了砍刀直接跑了。

擦!跑了一個,少了2%的經驗,軍用格鬥術掌握程度16%。

寧逸的興奮期還沒過,目光隨即落到那個練氣二層的傢伙身上,那男的倒是一臉鎮定,那女的就悄悄地往後縮了縮,大概已經被寧逸給嚇壞了。

寧逸看了看地上的陳六,拳頭捏緊,盯著那個學生模樣的傢伙,冷冷問道:「你讓人動的手?」

那貨看了寧逸一眼,嘲笑道:「是又怎麼樣?來,我給你個機會,跪下來跟我道歉,喊一聲杜澤爺爺,我或許會考慮一下,只打斷你的腿。」

「傻|逼…」寧逸聞言,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原來這貨是學校有名的四霸之一杜文的弟弟杜澤,這傢伙貌似才讀高一吧,比他哥還囂張啊。

***********************

ps:兄弟姐妹們,新的一周開始了,沖榜啊!!!跪求【推薦票】啊,幫助神級管家衝上首頁!!!!

【推薦票】【推薦票】【票票】【票票】

另外也感謝【多士爐】巨巨588起點幣打賞

感謝【指揮官】巨巨打賞 「你罵我什麼?」杜澤聽到寧逸嘴裡吐出那兩個字后,臉色立刻陰了下來。

「非得我再罵一遍嗎,傻|逼,這世上還有求罵的,真是賤啊。」寧逸嘲笑道。

「你特么的…」那貨一看寧逸方才暴戾的手段,心裡其實多多少少有些陰影,以往,在學校里,就算他不暴露出自己練氣二層的事實,對方一聽自己是杜文的弟弟,就馬上嚇得魂飛魄散了。

哪裡曾想到眼前這個廢物竟然一點都不在意,直接把他哥哥在社會上結交的幾個混混打得是鬼哭狼嚎,跑得跑,趴的趴,這可是自己從未碰到過的事情。

他現在看到周圍就只剩下自己和自己的女朋友之後,心裡不由自主地犯怵。

畢竟只是一個高一的學生,心態和成年人相比還是差了許多。

不過他馬上想到了自己的修為,哼哼,練氣二層,就算是一個強壯的成年人來,他都可以一拳把他打飛,更何況是寧逸這麼個廢物。

再說了,身旁還有個女朋友呢,總不能這麼沒面子就跑了吧。

於是,二話不說,前跨一步,一個側鞭腿直接掃向寧逸的腦門。

寧逸往後退了一步,杜澤馬上緊隨,戰氣凝起一個直拳轟向寧逸:「給我去死。」

這也是這些武者或者准武者攻擊的習慣性問題,一開片,心裡不由自主地就想要炫出自己的戰氣,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有多猛似的,實際上,真正頂級的武者,戰氣是配合格鬥技運用的,一拳出去,只有相互碰觸的瞬間,戰氣才會由拳而生,讓對方防不勝防。

當然,這些普通的准武者和武者,如果是面對比自己弱的人,心裡恨不得掏出家底兒瞬間轟倒對方,又或者想利用嚇人的戰氣給對方來個心裡壓力,所以就經常地出現還沒開片,就戰氣滿天飛的場景。

而這微妙的差別,剛好讓寧逸有了可乘之機。

杜澤戰氣凝起的瞬間,寧逸就做好了準備。

他揮拳,寧逸揮腿

杜澤獰笑,直接一拐照著寧逸的膝蓋骨砸去,先弄他個腿斷骨折再慢慢折磨也不遲。

「啪嗒!」

讓杜澤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兩人肢體觸碰的瞬間,他的戰氣突然間消失了,不知道是自己凝氣不足,或者是被對方打散了。

杜澤就覺得自己的拳頭好像打在了鋼板上一般,並且帶著強烈的反彈效果。

「砰!」寧逸一個鞭腿,直接把杜澤連人帶拳砸得退了足有三四步之遠。

儘管並沒有遭受重創,但杜澤整個人也是嚇壞了,特么的,自己這麼兇猛的一拳竟然被他輕描淡寫地化解了,還踢得他整個的拳頭瞬間失去了知覺,連握都握不緊。

更重要的是,剛才有那麼一瞬間,自己似乎失去了對自己戰氣的控制。

不可能啊,一定是自己大意了,一定是這樣。

寧逸沒想到的是,自己這一踢反倒激起了杜澤內心的凶性,他看了一下自己並無大礙之後,瞬間捲土重來。

再度凝起戰氣,雙手揚起,狂吼一聲:「虎步拳。」

寧逸隨即感到一股洶湧的力量迎面湧來,這廝抓狂了。

不過,要的就是他抓狂,當然,現在這個傢伙氣勢兇猛他也不敢硬抗,寧逸身子一縮,開始繞圈躲他。

「吸收!!」能量點18.5…

「吸收!!」能量點19點…

「吸收!!」能量點19.5點…

……

寧逸狂喜,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啊,這廝抓狂起來之後,完全的不顧後果戰氣消失,馬上再度凝起,消失又凝起,就是沒有注意到這裡面到底出了什麼漏子。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寧逸的能量點就飆升到了21個點。

「卧槽!有種你別跑啊。」杜澤一開始看到自己把寧逸追得滿街跑,心裡還算得意,但是追著追著發現自己壓根就沒有幾次真的打到他身上,頓時就有些泄氣了。

但是這還沒完,他突然訝異地發現自己的力量好像越來越虛。

到了現在,兩眼一黑,雙腿一軟,感覺差點就要跪了!日,怎麼回事?難道是因為晚上在包廂里來了一發的原因?

擦!

剛想著,前面一直躲避著不肯和他正面交鋒的寧逸,突然停了下來。

「玩累了嗎?」寧逸笑眯眯地開口問他。

「草!」杜澤一陣虛脫之感湧上心頭,念頭剛轉,寧逸一拳砸了過來。

「噗!」百忙中,他硬生生和寧逸對了一拳…然後他發現自己戰氣竟然凝不出來。

「啪嗒!」他整個人被打得騰空飛了起來,而後又重重跪趴在地上。

不可能!他雙手撐在地上,剛要爬起來,寧逸走了過來,一腳踩在他的脖子上,慢慢用力,緩緩地把他腦袋踩在地板上。

「寧逸,你特么的…我跟你沒完。」杜澤一陣乾嚎之後,依然不知死活地吼道。

寧逸什麼話也沒說,拎起那塊板磚瞄著杜澤的手,比劃了幾下。

杜澤見狀,直接就軟了:「別…別…寧少,你放過我吧,什麼話都好說,你要錢,還是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為什麼打他?」寧逸瞄了瞄一旁的陳六,淡淡地問道。

「麻痹的,他找我女朋友麻煩,還摸她的奶子。」杜澤破口罵道。

寧逸回頭一看,那個女的作勢就要逃,陳六死撐著爬了起來一把抓住那女的腿。

「這個女人不能讓她跑了。」

寧逸皺眉,一個板磚飛過去,放倒了她,而後看了看陳六,這傢伙被打得不輕啊,幸虧他皮糙肉厚。

「老六你到底摸了沒有?」寧逸皺了皺眉頭問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