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的原本都不接受的流民聽到消息,一下子就往西炎地逃了去。本以為會被趕走,但銀河的政策又下來了。

三國的原本都不接受的流民聽到消息,一下子就往西炎地逃了去。本以為會被趕走,但銀河的政策又下來了。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王上說了,屬於西炎地百姓的土地和房屋確實不能夠吩咐給你們,王上又說了,你們既然能夠到西炎地來,肯定是懷著對燕平國的信仰,所以王上與王君願意從私庫裡面拿出一部分物品資助你們在西炎地開荒建造房屋,種子第一次可以贈送給你們,並且專門派人教你們種子。至於以後,就需要你們自己怎麼做了。」

詔書一下,所有流民感動得淚流滿面,燕平國果然是百姓的天堂啊!他們沒有來錯,他們這些被各國嫌棄的流民,在燕平國卻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方向。

原本居無定所的流民,卻被銀河變成了自己的百姓,隨著發展,幾個月之後,這些流民已經沒有流民的氣質,身上的衣著雖然不見得好,卻十分的乾淨整潔,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

甚至他們自我組織建造了一間廟宇,裡面供奉的則是銀河與水羲,二人的雕像與二人真人的差別並不大,每日這些百姓在忙碌一天之後,總會在廟宇來祭拜二人。

王宮內,水羲感覺到忽然湧出來的一股巨大的信仰之力,眼底再次震驚了,本來還在和銀河辦事的,水羲一把將銀河推開了。

弄得銀河一臉幽怨,卻還是摟住了少年光潔的身子,在上面吻了吻,「怎麼了,水羲。」

「你看上面。」

水羲指了指上方,銀河順著望去,果然看出一股股白色的力量從外面涌到上方盤踞起來。銀河之所以能夠看見也是被信仰之力溫養太久,這些信仰之力本就是百姓給他的,他雖然不能夠修鍊,卻還是可以吸收一部分。

「比起前些時日來,似乎增多了不少,銀河,最近你又做了什麼壯舉嗎?」

新書:《惹火女配:禁慾尊上,壞!》請寶貝們幫忙收藏,投票。搜索書名或杜了了就能夠找到。 第1251章群情激奮

姜雲卿一席話挑起了周圍那些人的憤慨之情之後,才直接一抱拳說道:

「我不過是尋常人,決定不了國家大事,卻也不願見這般囂張跋扈之人踐踏我大燕顏面,這裡的事情魏統領慢慢處置,我就先告辭了。」

魏卓心裡隱約猜到姜雲卿想要做什麼,連忙低聲道:「多謝公子仗義執言,替本官解毒,今日之事我定然會一五一十告知陛下。」

姜雲卿聽著魏卓的話后,眼底生出抹笑意,轉瞬即逝。

她朝著魏卓點點頭后,這才看向徽羽:「放開她。」

徽羽手中長劍一收,朝著鳳玲郡主肩上擊了一掌,將她打的倒飛了出去狼狽落在地上,卻又未曾傷她。

「郡主,今日看在你是宗蜀使節,代表宗蜀皇室的份上,我不傷你,可你若再敢在我大燕皇城肆意傷人,拿那惡毒之物損傷我大燕百姓,我大燕定然有的是人教訓你。」

姜雲卿說完之後,便直接一甩袖子,帶著徽羽朝外走去。

旁邊的人見她過來都是紛紛朝著後面退去,在中間讓出一條路來。

他們讓開,不僅僅是因為姜雲卿方才所做的事情讓他們出了一口惡氣,也撿回了大燕的顏面,更是因為她們主僕兩人的武力。

這些人之前可都親眼看到的,這個小公子身邊的那個護衛是怎麼一劍砍斷鳳玲郡主手中長鞭,險些要了鳳玲郡主的命的。

眼見著姜雲卿離開,鳳玲郡主氣得怒聲道:

「你站住!!」

鳳玲郡主被徽羽揮退摔倒在地上上,屁股撞的生疼,此時眼中含淚滿臉難堪,只覺得丟人至極。

她撐著地面爬起來就想要去攔姜雲卿二人,誰知道卻是被身旁的幾個時辰用力拉住。

「郡主,您別去……」

「你們放開我,他們竟敢羞辱我,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她要他們的命!!

「郡主!」

那之前被姜雲卿懟的險些吐血的那個使臣,聽著鳳玲郡主嘴裡的話臉色黑如鍋底。

沒見得周圍那些大燕人本就對他們不喜,剛才鳳玲郡主的話落下之後,更是對他們虎視眈眈嗎?

他們之前雖然拿和親的事情來要挾魏卓,可是他們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們這次來是為了什麼,那和親的事情更是不容破壞。

要是真的壞了和親之事,他們回去之後南王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那人緊緊抓著鳳玲郡主的胳膊怒喝出聲:「郡主,你當真忘了王爺跟你說過的話嗎?!」

鳳玲郡主神情一僵。

旁邊另外一人壓低了聲音道:「郡主,我們這次奉命來大燕,便是與大燕皇帝修好的,若是真毀了和親的事情,王爺不會放過我們的。」

「是啊郡主,王爺的事情要緊……」

鳳玲郡主臉色變了變,她雖然任性,卻也知道她那個父王有多看重皇位。

父王的確是寵愛她,平日里也願意縱著她行事,讓她比公主還要過的尊貴,可是她如果真的壞了她父王的事情,南王定然不會放過她。

在父王眼裡,皇位才是一切。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本章完) 水羲圈著銀河的脖子,一腳踢在銀河的屁股蛋子上,「我問你話呢!」

銀河卻一把捏著白嫩的小腳,嗅了嗅,「是誰給你這個膽子感踢孤王的屁股?」

「還踢不得了,本君打都打過。」水羲一臉傲嬌的抬了抬下巴,眉頭高聳,一雙嫣紅的唇,那明目皓齒帶著笑容別有風情的模樣,引得銀河將人壓在了身下,「踢了孤王的屁股,孤王要好好的懲罰你,說,想要什麼樣的懲罰?」

水羲並不害怕,反而圈住身上人結實的脖子,筆直的雙腿一勾,就將男人結實的腰身盤住,這個動作是又羞澀又放蕩,偏偏少年笑得那麼燦爛,完全還不到一絲淫9靡之色,動作都這麼自然又理所當然。

「你以為本君怕嗎?竟然敢在本君面前稱孤王。」

銀河嘴角泛起笑意,捏著水羲尖尖的下巴咬上了鮮紅的唇,探入少年的口中,吮吸他的甜蜜,沒有一會兒就將人親得渾身發軟才放開,「你膽子也不小,敢在我面前稱本君呢!」

「那麼接下來一併懲罰了,正好明日不處理朝政。」

水羲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果然接下來對方一手抬起了他的臀,腰身往他身上一壓,二者就結合在一起,緊跟著就是瘋狂的床上運動,很快他也沉浸到其中,根本就忘記了銀河口中的話。

直到後半夜,水羲瞧著還在運動的人,忍不住嘀咕,「你又不是妖,怎麼這麼厲害,這都多少次了。」

「這是孤王的本事,不僅治得了天下,還治得了你這個妖精。」

水羲都覺得有點疲倦了,結果這個男人還神采奕奕的,他懷疑銀河真的有什麼特異功能,「小妖精,還敢走神是吧?看孤王該怎麼懲罰你。」

趁著水羲不注意,男人一把將他翻了過去,背著承受他的火熱,那種感覺忍不住讓他呻9吟出來,男人啃咬在他光潔的背上,身體卻不斷的隨著對方搖動,像是一葉扁舟,隨水而晃動,還忍不住迎合上去。

「別了,銀河,差不多了……嗯……」

男子咬著少年的耳朵,「不夠,當然不夠,你犯錯了,孤王這是在告訴你哪裡錯了。」瞧著少年一臉通紅,渾身已經粉紅,他依舊動了動腰身,換了一個讓二人覺得更加舒服的姿勢。

水羲抗拒不過,尤其是每次會不知不覺陷入進去,只得隨了銀河,結果一直到天明,銀河終於放過他,他也才沉沉的睡過去。

銀河幫他清理之後,竟然一臉的神清氣爽,氣得他差點沒有從夢裡醒過來。

水羲睡到中午才起來,陳桐瞧著他醒來了,立馬喚來女侍伺候他穿衣,沒有一會兒銀河也過來了。瞧著水羲走路的姿勢有些不對勁,忍著笑意連忙將人扶住。

「好些了嗎?」

水羲推開銀河的手,「本君現在不樂意和你說話。」

銀河心想,他已經將人給寵壞了,看看這脾氣都上來了。不過他樂意,喚來雲安,讓人準備吃食,自己就在水羲的旁邊陪同著。

陳桐忍不住偷偷地捂了捂眼,在所有人面前王上都是無比威嚴的,結果到王君的面前,王上就跟個狗腿子似的,經常做一些不太符合身份的事出來。

「餓了吧,我讓廚子煮了些你愛吃的粥,你瞧我幫你吹涼了些,來吃吧!」銀河端著粥和勺子,親自舀了一勺子送到水羲的嘴邊。

水羲懶懶的靠在椅背上,微微張開口,將粥吞了下去。銀河笑容放大,繼續喂水羲的粥。雲安和陳桐則是在一邊當背景板,這樣的場景他們早就習慣。自從王上和王君真正在一起之後,這樣的場景隔三差五都會出現,若沒有一點心理承受能力,看到這一幕估計會大驚小叫。

「不喝粥了,本君要吃肉。」

聽聽,多麼傲嬌的聲音,竟然敢在王上面前自稱本君,還要王上伺候他吃喝。陳桐與雲安暗暗地想到,卻面無表情的垂著頭,他們什麼都沒有看到,也沒有聽到。

「張嘴……」

水羲乖乖的張開嘴,銀河夾了一塊肉食放在他的嘴裡,瞧著他眯著眼睛,咀嚼著肉食,腮幫子一股一股的,還真的是可愛呢。

銀河忍不住捏了捏鼓起的腮幫子,水羲瞪了他一眼:「又折騰什麼?」

「就捏捏。」

水羲瞄了他一眼,「還不吃飯,捏什麼捏,你不是說今天不理朝政嗎?我們出宮去吧!」

之前的一兩年都在忙碌中,雖然夜晚他們甚是恩愛,卻從未一同再出宮過。水羲平常也不會一個人出去,他喜歡的人在王宮,出去做什麼,外面沒有任何能夠吸引到他的。

「我已經準備好了。」

銀河捏了捏少年的臉頰,「今天只陪你。」

他沒有虧待天下百姓,偏偏陪少年的時日很少。少年和他在一起已經十多年了,他們除了同榻而眠,其他時間相處得太少。

總覺得有些委屈少年,他是燕平國的王上,有許多事情做。可他的人生就算能夠活到一百歲,也僅剩下七十來年,而這七十來年能夠陪少年多久呢?

銀河心中有愧,等他真的能夠陪在少年身邊的時候,他恐怕已經老掉牙了,那個時候又有什麼意義呢。

「銀河,你在想什麼,這麼出神?」

少年一雙明亮的眼睛將他望著,他握了握少年的手,「今後每個月我會抽出一兩日時間陪你出宮遊玩。」

「都可以。」

水羲倒是沒有銀河想的那麼多,但是銀河能夠帶他出去遊玩,他還是很高興。也是因為他是妖,很多屬於人類的習慣並沒有。

「吃吧,銀河,你多吃點,每天要處理的事那麼多,不要餓瘦了。」

銀河端起碗,吃著少年幫他放進碗里的肉食,只覺得比往日的要好吃一些。雲安也很感嘆,自從王上遇到王君后,原本不怎麼吃肉食的都變成了頓頓都有一些肉食,但也僅有在王君的面前,王上吃肉才會這麼愉悅。

這一日,銀河帶水羲逛遍了整個燕城,說起來到燕城十來年了,熟悉最熟悉燕城的地方除了曾經銀河的身為王子的府邸,也就是那個說書的地方。其他的地方竟然不曾去過,當銀河問道水羲想去哪裡的時候,水羲的話讓他越來越愧疚。 「倒是不知道能夠去哪裡,除了你曾經的府邸以及說書的茶樓,其他地方我都沒有去過。」水羲笑眯眯的望著外面,街道上是人來人往,從馬車內就能夠聽到百姓幸福的笑聲,在銀河的治理下,百姓們似乎生活得很幸福,這讓他也感到自豪。

尤其是感覺到百姓們的身上每一刻都會湧出一絲信仰之力到他們的身上,水羲覺得很有成就感。

他也不知道自己修鍊到什麼境界了,但今天他倒是想要試試。在逛遍了燕城之後,水羲提出在郊外去走走,銀河當然是一萬個同意。

素色的馬車被拉著去了燕城不遠的郊外,周圍有王宮的暗衛把守,保證其他的人不敢接近半分。

銀河對水羲忽然要出來走走還是有些奇怪,當知道水羲想要試試自己的修為,他也有點期待。一直都知道水羲厲害,但他也不知道水羲究竟有多麼厲害。

「雲安,陳桐,你們去遠處守著。」

將二人支開后,銀河牽著水羲往小山上走,往下去望去,另外一邊是很深的溝壑,水羲點了點頭:「就在這裡試試吧,我控制遠一些,免得嚇到其他人。」

水羲鬆開了銀河的手,雙手抬起,力量集結在雙掌上,輕輕的往下面一推,頓時整個溝壑在翻滾了起來。原本鬱郁蒼蒼的一大片瞬間變成了黃色的泥土。

銀河眼底震驚,這已經是天人之力了吧?

水羲也有些震驚,「我竟然這麼厲害。」攤開白嫩的雙手,難以想象他具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銀河忽然將水羲的腰抱住,輕聲說道,「不管如何,都不要離開我。」

「我當然不會離開你。」水羲認真的說道,緊緊地抱著銀河,眼神堅定,「銀河,我一定會找到你能夠修鍊的功法。」

他才不要什麼人生百年,他要和銀河永遠走下去,難以想象如果他的生命中沒有銀河的存在,他究竟會過上怎麼樣煎熬的日子。

「只要水羲不離開我,我已經知足了。」銀河也想明白了,可他還是有些不忍心,「就怕今後我不在了,你一個在這裡會很孤獨。」

想著留下孤零零的水羲在這個世界,他甚至想得到水羲守住他墓穴傷心的樣子,那副畫面一想到心裡就無比的難受。

他的水羲應該時刻有燦爛的笑容,而不是對著他的墓穴流淚。

「我會找到修鍊功法的。」

水羲執著的說道,並不想聽銀河說什麼百年之後,以及銀河有什麼安排,他僅想將這個人永遠留在身邊,其他的他可以都不管。

銀河感覺到少年的緊張,全然沒有平日的囂張,也不再說百年後的話,他們還有時間,至少在有生之年,他會將能夠給少年的都給少年,只願少年能夠一直快樂幸福下去。

「我們走吧。」

水羲牽著銀河,步伐慢慢地往下面走去,本來他還想試試自己能不能夠飛起來的時候,瞬間沒有了興緻。越是試驗自己的厲害,越能夠體會到他與銀河之間實際上是會分離的,還是生離死別的分離。

「水羲,別難過,我相信你能夠找到修鍊功法,好不好?」

水羲抬起頭,眸子帶著水光,「從明日開始,你讓你的人去收集各種古籍,我要看,還有給我一些人,我讓他們去海外看看。如今西炎地已經是我們燕平國的,可以出海了。」

「都聽你的,不過出海的話,先得將船造出來,去遠地沒有結實的船不行,不然會有危險。」

「我明白,只要你答應去找就可以。」

銀河好笑的摸了摸少年的頭,牽著他的手,二人快步從小山下來,將那一溝壑的黃土遺忘在身後。

「等一等。」

水羲左右一看,並沒有其他人,背後忽然顯露出一個龜殼,「你將手放上去,想著哪裡會有修鍊功法。」

銀河哭笑不得,但還是將手放到了龜殼上,如今的龜殼上的裂口看起來越發小了,已經顯露出精緻的圖案,銀河的手剛剛放上去的時候,水羲臉紅了一下。

「還是這麼敏感。」

「別想其他的,想著功法在哪裡。」

銀河照樣做了之後,將手掌拿開,水羲的龜殼化作了一面鏡子,裡面忽然狂風大作,洪水淹沒了所有的村莊,而後又山崩地裂,將無數房屋壓在下面,看得銀河心驚肉跳。雖說幾國都會有地動和旱災水災,但從來沒有這樣嚴重過。

尤其是燕平國在他的治理下,凡是有水的地方都已經開了引流,一般情況下不會有水災,旁邊還種植了無數的樹木,也能夠抵擋。那些險惡的地方,他也讓百姓搬離,根本就不會發生這種淹村莊的事。

但這樣的場面還是讓他感到難過,水羲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畫面,眼睛頓時瞪圓了,「我讓你想著功法在哪裡,你竟然想的是災難什麼時候發生,銀河!!」

雖說這件事也很重要,但水羲還是很生氣,銀河居然不聽他的話。

銀河目光不挪移,依舊看著水羲龜殼上的畫面,還沒有停止,口中卻有些委屈,「我確實是想的功法在哪裡,但……顯露出來就是這樣的畫面。」

水羲鬱悶了,銀河應該不會說謊話才對。

「難道是我的龜殼失靈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