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這麼打吧!」顧雲念無奈道,只能等照片列印出來后再把最後那張剪掉。

「那就這麼打吧!」顧雲念無奈道,只能等照片列印出來后再把最後那張剪掉。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可惜了,沒讓慕司宸多照幾張,她和慕司宸唯一紀念的合照也沒有了。

等老闆選擇好列印,轉身之事,慕司宸在鍵盤上快速地按了幾下。

顧雲念選了磨砂的過塑膜。

照片出來,兩人還沒來得及看一眼,老闆就把照片拿到切紙機上切開。

慕司宸先一步從老闆手中接過切好的大頭貼,看了一遍,把最後一張收了起來。

「這張照片我回去再扔。」

「好,隨便你!」顧雲念應道,也沒打算看,只把餘下的照片收起來就離開。

兩人走後,老闆立刻去電腦上調兩人的照片,重新再打一版。

只是找遍了今天所有的照片記錄,也沒找到顧雲念和慕司宸的。

因還要趕回江城,顧雲念放棄了自己玩遍所有項目的豪情壯志,只選了幾個最想玩的。

最後,她看向唯一與過山車一樣高的摩天輪。

「我們坐了摩天輪再走吧!」

慕司宸剛要說好,腦海中突然浮現蕭源給他說過的一則傳言。

『一起坐摩天輪的戀人最終會以分手告終,但當摩天輪達到最高點時與戀人親吻,就會永遠一直走下去。』

話到嘴邊,不自覺地就變了。

「下次吧!」

說完,他自己都愣了一下。

只是說都說了,他也不能再改口。

恰好看到摩天輪下長長的隊伍,解釋道:「排隊的人太多,時間來不及了!我們下次來再玩!」

「好吧!」顧雲念失望道,戀戀不捨地看著緩緩旋轉的摩天輪。

聽說來遊樂園沒有坐過摩天輪都不算來過。

可惜時間來不及了,她沒有忘記今天是她們搬新家溫鍋請客吃飯的日子,她必須在晚飯前趕回去。

慕司宸開車,趕到六點鐘之前,兩人回到江城,直接去了江景城。

顧雲念打開家門,卻看到家裡黑乎乎的一片。

窗帘什麼都拉得嚴嚴實實的,只有屋內的一道道清淺的呼吸卻告訴她並不是沒人在家。

四更,更新結束

PS:今天向責編確認了,3月8日凌晨上架,還有兩天,錦夜也不開單章寫什麼上架感言,就在章節後面說幾句。

看小說很享受,碼字卻是一件枯燥的事。

四個多月過去,錦夜也有倦怠不想寫的時候,多謝各位親的支持,錦夜還是堅持了下去,也希望各位親繼續支持錦夜,錦夜會繼續努力。

最後,首訂數據很重要,還請各位親支持一下!謝謝!

(本章完) 「什麼人?」羅君的汗毛直接立了起來,這四海商行早就被他們控制了,現在突然傳出一個聲音,而且還是叫他羅統領,這讓他不得不謹慎起來。

「王歡,你來了!」幾女臉上露出一絲驚喜。

別人聽不出王歡的聲音,可是她們一聽就認出這聲音是王歡的。

羅君臉色頓時一沉,看著門口出現的年輕男人:「你就是王歡!」

兩人雖然彼此都聽說過對方的名字,但還是第一次相見。

王歡淡然一笑:「沒錯,就是我。羅統領,我找你很久了,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這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羅君只知道王歡也是仙台修為,誰讓外面把王歡的名聲傳的很大,但他常年躲避,不敢去打聽修鍊界事,所以對於王歡的大名,還停留在洞天福地那個時代。

至於王歡滅了古神聯盟的事,到現在都還沒傳到鳳城,他更加不知道王歡的厲害了。

如果他知道王歡一個人滅了古神聯盟,殺盡古神聯盟的仙台強者,還將仙君黃天昊斬殺,他就不會這樣淡定了。羅君雖然是仙台,可是跟古神聯盟的那些長老們比起來,他連檯面都上不了。

羅君迅速鎮定下來,他現在已是仙台,跟王歡同境界,而且還有兩個屬下,人數上還佔據優勢。

他冷哼一聲:「王歡,你以為這裡還是當年的玉京關嗎?當年,你小子擅長經營人脈,與玉京關諸多真神交好,老夫這才畏你幾分,逃離了玉京關。」

「這些年老夫隱姓埋名,過著隱居生活,好在老夫自帶機緣,成為仙台強者。而你威風八面的時代過去了,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哈哈……今日讓老夫遇見你,正好斬草除根。」

王歡一臉怪異的看著他,這老東西是哪來的底氣?

不過想到他隱居多年,也就明白了。

他對江湖上的事知道太少了,要不然也不會憑藉三個仙台修士就敢打四海商行的主意。

王歡冷笑道:「羅統領,不得不說你的運氣不好,你要是一直隱居,我還找不到你,沒想到你還是忍受不住寂寞,跑出來送死。」

「你說我送死?」羅君愣了一下,忽然大笑起來:「王歡,你從哪裡來的底氣。」

他的臉色頓時一沉,一陣冷笑,語氣冰冷的說:「先把這小子殺了,將他四肢砍下來,廢掉他的修為,我要讓他在旁邊欣賞老夫的雄姿。」

「是。」他的兩個屬下臉色猙獰,非常乾脆,羅君的話一落音,他們兩人就已經向著王歡撲了過來。

而且兩人的下手非常的毒辣,半途拿出長刀,其中一個直接斬向王歡的手臂,另外一個卻專攻下盤,砍向王歡的雙腿。在他們看來,這個王歡名頭雖響,可到底也還只是仙台境,他們也是仙台,而且還是兩人圍攻,弄殘這傢伙還不是輕而易舉嗎。

王歡搖了搖頭,這種角色,要是放在以前他是在懶得出手,這兩人連他的實力都沒有摸清楚,就這樣肆無忌憚的殺上來,不得不說膽子真大。

別的仙台聽到他的名字都瑟瑟阿發抖了,這兩人卻還敢送上門來。

兩人看到王歡一動不動,還以為對方已經被他們聯手所懾,長刀上刀芒拉長,白芒一片,眼看長刀就要斬下,忽然一直在他們眼前的王歡卻消失不見了。

這一幕嚇得兩人心裡一陣駭然,馬上就明白這個王歡沒有他們想的這樣容易,能夠在他們眼前悄無聲息的消失,這絕對不是普通仙台能夠做到的。

兩人立刻改變陣容,只見兩人迅速變換位置,背靠背,一前一後防備王歡的偷襲,不過很快兩人的臉上就露出一絲恐懼之色。

只見王歡瞬間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手掌直接探出,一拳轟在他們的長刀上,他們的長刀就像玻璃一樣迅速斷裂,兩人看著手裡剩下的刀柄,心裡駭然,剛要撤退,突然感覺到脖子一緊。只見王歡站在中間,一隻手掐著一個人,將他們兩個高高的舉起。

「咔嚓!」

王歡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扭斷了他們的脖子,將他們扔在了地上。

「垃圾。」

王歡不屑的看了兩人一眼,這才把目光看向了羅君。

羅君的兩隻眼睛瞪的滾圓,額頭上冒出大滴大滴的汗珠,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此時,他的腦子裡一片空白,隱居這麼多年以來,他無時不刻不在艱苦修鍊,終於成了仙台,以為自己不在畏懼王歡了。

可是他做夢也沒想到,王歡竟然變的這麼厲害了,要知道這兩個屬下是他的心腹,他對兩人實力更是了如指掌,結果就這樣被王歡像掐小雞一樣掐死了。

「羅君,現在還有什麼話可說?」王歡冷笑的看著他。

羅君蹭的一下站起來,指著王歡:「不可能,絕不可能,你怎麼會這麼強,你究竟是誰?」

王歡一臉鄙視的看著他,淡淡的說:「呵呵,看來你這些年躲的挺徹底的,連關於我的傳聞都沒去打聽,你還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知躲我啊。」

「既然你要死,我就讓你死個明白,把這些年的事情告訴你。」

「遠的我就不說了,免得你說我裝逼,我就說近的,就在前不久,我從玉京關一路殺到了洞天城,然後又殺到了古神聯盟。古神聯盟仙台以上的強者,全部死在我手裡,其中還包括了黃天昊。」

聽到這消息,大廳里的人一陣驚訝。

這件事就連謝芳菲她們都不知道,更別提羅君了。

羅君聽到王歡那輕描淡寫的模樣,頓時覺的手腳冰涼,他忽然想到最近傳的轟轟烈烈的白衣劍客,又看到王歡一襲白衣,猛然道:

「你是白衣劍客?」

王歡點了點頭:「好像,也有人這叫我。」

羅君後背都被冷汗打濕,心裡鬱悶到了極點。他沒想到自己蟄伏了這麼多年,為的就是躲避王歡,結果他又自己送上門來了。

王歡冷冷的看著他,說道:「羅君,當年你為了一己私利,害我師傅,這幾十年的舊賬,今天該有一個了結了!」 萬鋒看著攔在自己身前的兩個劍盟弟子,自己面無表情,但他也不便在這裡發作。

在五行劍盟中那些修為弱於他的修鍊者,估計也就只有眼前的兩個弟子可以這樣名正言順的不買他的帳。

不遠處的李開甲望著這一幕,也是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雲霞聖女身邊的紅人,自然可以不用像其他人一樣,刻意討好別人,即便對方是僅次於雲霞聖女的萬鋒。

不過對於這樣的待遇,萬鋒心裏面也不是太接受不了,畢竟之前他可是親眼見到了三長老都在雲霞別院之前吃了閉門羹,氣的綳著臉回去了。

當時,居於左側的女弟子義正言辭的道:「先前聖女專程交代的,沒有她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進來,即便是副盟主也不行。」

這話里的意思很明顯,就算是木炎子也別想進來,更別說你一個區區三長老。

不過這樣也可以理解,周千落貴為三聖女之一,自然在五行劍盟具有頗高的地位,再加上她現在已經是半仙修為,拒絕一個飛升境巔峰的長老進入雲霞別院,還是在她能力範圍的。

就算是別人不清楚周千落話中有意無意的提及木炎子副盟主是為了什麼,但是目光如炬的萬鋒還是從中看出了一些端倪。

方才五行雲台上一戰之後,他回去查閱了劍盟的道書,找到了那梭形勁力的名字出處。看當時的樣子,那一招顯然不是周千落所用,那麼說來八成便是劍盟所為。

眼下盟主閉關,盟中一切事物都是副盟主木炎子在打理,也就是說給潯仇準備的那一招金星碎靈,應該是木炎子做的,最起碼也是經過了他默許的。

都知道潯仇是潯的兒子,當初潯是斗師會的天才人物,後來章敬堯造反殺了潯,對外宣稱他勾結魂族,而當時斗師會對此也不出面澄清,一副事不關己,已經與潯劃清界限的冷漠樣子。

萬鋒略一思量,也是覺得眼下盟中此次的行動八成便與潯有關,兩年前他一次無意間聽到木炎子與三長老的對話,當時他們也是在談論關於潯,似乎後者的死並沒有大陸上傳言的那樣簡單。

不過這些問題都不是萬鋒要考慮的,而且對此他也沒有什麼興趣,但是周千落這一次為什麼會表現的如此激烈呢?

一直以來,雲霞聖女都是很配合盟中工作的,這一次她冒著生命危險救了潯仇,現在又毫不避諱的將潯仇接到她居住的雲霞別院,還將話鋒直接指向副盟主木炎子。

聖女表現出這樣一副過激的行為,難道只是為了維護一個剛剛認識的人?

這種解釋實在是令人無法接受。

這種難以理解的情緒不僅僅困擾著萬鋒,而且縈繞在所有五行劍盟的弟子心頭。

他們心中的疑問差不多總結起來就是兩句話。

聖女究竟是要做什麼?

這兩個人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

潯仇與暗夜聖女章靈惜之間的關係在大陸上並不是什麼秘密,一些消息靈通的人也聽說過玄天聖女何馥婉在去玄女宮之前也是一直與潯仇在一起的,難不成那個已經得到了兩個聖女青睞的傢伙,連這第三個也不打算放過了。

周千落將兩根手指搭在潯仇經脈上,她或許看上去面目沉靜如水,眉宇間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但是心中還是緊張的要命。半響之後,她鬆開手指,還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她通讀道卷三千,自然不全是打打殺殺的殺人技,她雖然不敢保證醫術獨步天下,但是一些基本的治療還是很純熟的。

金星碎靈這一擊威力極其強盛,而且之前那金色的六芒星封印陣鎖住了潯仇體內的能量,雖然沒有落在他的身上,但是巨大的能量擠壓之下,還是給他的身體帶來了極大的傷害。

她現在還沒有恢復實力,不能幫助潯仇療傷,但是請五行劍盟中的其他高手來幫忙,她實在是不放心。

她甚至覺得,自己只要一合上眼睛,便會有人潛進來朝潯仇下手。

這時候,一個面容清秀的女弟子來到門外,急聲道:「聖女,有急事稟報。」

周千落知道一定是有人要闖進來。

她眉目間帶著一絲冷色,剛剛才起頭,一個穿著白袍子的中年人已經推開門,大步流星的走進來。

「聖女,我攔不住……」

「你先下去吧。」

周千落收回目光,她的手握住了潯仇的手,沒有一絲言語,就像是房間里只有她與潯仇兩個人一樣。

周天翼看著前面背對著他的女兒,一直都沒有說什麼,但是他的臉卻是綳在一起,很難看。

他不說話,只是望著這一幕。

「你怎麼來了。」周千落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她的目光還是落在潯仇的臉上,彷彿這句話像是跟潯仇說的一樣。

「我是你爹!」周天翼言語之中帶著些許怒氣,他作為五行劍盟的大長老,自然在盟中有著超然的地位,只不過在周千落面前,他並沒有多少話語權。

但對於此,他雖然口中怒氣騰騰,心中卻也是有些愧疚的。

他向前走了幾步,來到床邊,看著床上躺著的年輕人,面無表情的道。

「他的傷怎麼樣?」

「心裏面不關心,又何必問。」她的聲音依舊很冷。

周天翼搖了搖頭,道:「我不是關心他,而是關心你。」

「我沒事,你若是擔心我的話,現在可以出去了。」

又是半響的沉默,周天翼然後道:「你的一言一行,要服從於盟內的決定,這也是你作為雲霞聖女應該做的事情。」

周千落抬起頭,望著眼前的人,冷笑道:「我不這麼認為,服從於五行劍盟並不代表要服從於某些人,或者屈服於某些不可告人的陰謀。」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