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前輩,那些玉簡都是些功法、煉丹術、煉器術之類的東西,裡面信息極少,不過卻都是珍貴無比,所以小店只賣,不準觀看,最便宜的百塊元石,最貴的要上千元石,如果前輩有興趣的話,小的可以叫掌柜過來。」少年微笑道。

「這位前輩,那些玉簡都是些功法、煉丹術、煉器術之類的東西,裡面信息極少,不過卻都是珍貴無比,所以小店只賣,不準觀看,最便宜的百塊元石,最貴的要上千元石,如果前輩有興趣的話,小的可以叫掌柜過來。」少年微笑道。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呃,那算了,你忙吧,我再繼續看看。」林雲撇了撇嘴,沒有再說什麼,繼續翻看起那些免費的書籍來。

又是過了兩個多時辰,林雲才是依依不捨的離開了萬卷閣,返回了貴人來客棧,裡面的書籍太多,要是全都看一遍的話,起碼要一年半載不可。要是看到有用的東西就複製一份,估計要幾千甚至上萬元石才行。

就林雲現在這身上幾十塊元石,也就狠心買下一本太魔山脈簡記,其他的只有忍痛放棄了。

回到了客棧,此時的金三胖已經早早的躺在了床上休息,看到林雲回來,才是一臉哀怨的說道:「雲哥,現在我就剩下五塊元石了。」

「啊?花了四十塊元石?你幹什麼了?」林雲驚訝道。

「買了一點宗門任務,結果四十塊元石就沒了。」金三胖鬱悶道。

原本金三胖去了落星宗在太魔城的任務殿稍一打聽,結果就是遇到了一個外門弟子,竟然有人專門倒賣妖獸材料和宗門貢獻點。

一些落星宗弟子因為要閉關修行或者外出等等意外情況,很容易錯過接受宗門任務的時間,因此就想著利用手中的元石買些宗門需要的妖獸材料換取宗門貢獻點上交,而另外一些長期在太魔山脈狩獵的弟子就是瞄準了這一機會,專門在月底在任務殿門口兜售妖獸材料,價格自然比往常要高出一倍還多。

禁不住那個外門弟子的忽悠,金三胖就是用了四十塊元石買了一隻黑紋蟻,上交了宗門,換取了一點貢獻點,抵消掉了領取響鈴樹的宗門任務。

「也好,畢竟我們才來太魔城,貿然去狩獵的話,危險太大,準備一段時間再去,把握性更大些。」林雲寬慰道。

「雲哥,恐怕去狩獵這活要你自己去了。」金三胖猶豫了一會說道。

「嗯?怎麼了?」林雲眉頭一皺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我從家裡的祠堂出來,經常做噩夢,而且一覺醒來,變得更加能吃,身體更胖,行動也越來越艱難了,現在我走路都非常吃力了。」金三胖苦笑道。

「祠堂?」林雲心中一動,不由的想到了血脈傳承上來,隨即說道:「估計是你的血脈之力在作怪吧。既然你動不了,就老實的待在城裡吧,不過還是要多走走,減減肥才行。」

如此一來,這狩獵的事情也只有他一個人想辦法了。如果金三胖真的太胖的話,去了太魔山脈也只有給妖獸添食的份。

兩人身上的元石不多,便是合擠在了一間房子里,一人睡床,一人睡地板。

第二天一大早金三胖便是被林雲強制著出去散步,而他也是出了門,一個時辰后,懷裡揣著一本薄薄的書籍回來,而身上的元石又少了十塊。

一次性的交了三十塊元石給客棧,林雲便是徹底閉關修鍊起來,而金三胖也是很知趣的每天白天出門,晚上回來倒頭就睡,盡量不影響林雲的修行。

「哈哈哈,沒想到閉關一個月,終於是趕在最後一天將追魂步練到了小成,真是意外之喜了。」

一個月後,房間里忽然傳來一陣狂笑聲,嚇得正在熟睡的金三胖一下子跳了起來。

「啊?雲哥,你可別嚇我。」清醒了的金三胖看著林雲此時的樣子一臉驚詫道。

「呃!呵呵!」

此時的林雲也是微微一怔,隨之笑了起來,此時的他披頭散髮,衣衫滿是皺紋,甚至身上還隱隱有一股臭味。

「現在是不是就剩下最後一塊元石了啊?」林雲問道。

「我還以為雲哥忘了呢。到明天再沒有元石的話,我們兩個就得淪落街頭了。」金三胖苦笑道。

「嗯,我知道,我今天就去太魔山脈,明天回來,如果我明天回不來的話,那就是我們兩兄弟沒福氣,你也不用等了,回臨淵郡吧。有你父親留下的財富,夠你榮華富貴一輩子了。」林雲嘆了口氣,走到金三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嗯,我知道,雲哥,你自己小心點。」金三胖黯然心傷道。

「你也是。」

林雲鄭重的點了點頭,轉身出了門,牽過龍象馬,朝著城外而去。 太魔山脈佔地極廣,迄今還沒有人能夠橫穿這座巨大的山脈,武者常說的去太魔山脈狩獵也只是在外圍數千里之內而已。

來之前,林雲也曾經想找一些人與他同行,可是修為比他高的人估計也瞧不上他,修為和他差不多的人還沒有膽子來這太魔山脈,所以也就沒有去組什麼隊伍,直接隻身一人入了太魔山脈。

依照著買來的簡記,林雲挑了一處名為陰風谷的地方,將馬匹寄存在了一處小坊市的車馬行里,縱身朝著陰風谷掠去。

一入陰風谷,茂密的樹林便是遮掩了天空,只有一些空隙偶爾投下一點點的光線,勉強能夠看得清楚四周。

唰!

林雲一把將鐵劍握在了手裡,小心翼翼的朝前而行。

也不知是他的運氣好,還是運氣背,謹慎的走了數里竟然都是沒有遇到一隻妖獸。

「這裡我想應該可以了。」

「嗯,我看了下,四周無人,很適合動手。」

這時突然幾人相互說著話從樹下一縱而下,冷冷的看著林雲。

「誰?」

林雲嚇了一跳,急忙大喝一聲,同時身形朝後退了又退,冷冷的盯著這突然出現的四人。

這四人均是一身的黑衣,右手提著各式兵刃,修為也都是武道四重,好似在看著一個死人一般盯著林雲。

「嘿嘿,沒想到今天的運氣不錯,一大早就遇到了一個雛,一個武道一重,竟敢隻身來太魔山脈,倒是膽子不小。」一個身材略微瘦小的男子嘲弄道。

「這樣不是很好嗎?輕輕鬆鬆就能得到他的全部家當,我還想天天都能遇到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貨色呢。」一個女子的聲音嬉笑道。

「你們猜猜,這人身上有多少元石或者有什麼法器?我賭他身上至少百塊元石。」一個明顯感覺是個光頭的男子笑道。

「我賭他沒有一塊元石,你沒看他那鐵劍嗎?都開鈍了,不過他背上的彎弓倒好似是軍中所物,可以賣些銀兩。」瘦小男子說道。

幾人有說有笑,居然對著林雲指指點點,完全無視林雲的存在。

看著肆無忌憚的四人,林雲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你們四個說完了沒有?要是還沒說完的話,那就繼續說,在下有事,可就不陪你們四個了。」

為首的魁梧男子眉頭一皺道:「你這小子倒是有幾分膽色,以往我們遇到落單武者,也是往往冷嘲熱諷一般,故意的圍而不殺,一般膽小的武者因為害怕都會落荒而逃,反而沒了拚死一戰的勇氣,有的甚至乾脆跪地求饒,你小子竟然面無改色,真是白浪費了我們一番口舌。」

「我也感覺你們四個也挺有膽色的,四個武道四重,竟然學著人家殺人奪寶,就不怕哪一天濕了鞋子,陰溝裡翻船嗎?」林雲冷笑道。

「嘿嘿,小子,你口氣太狂了,交出你身上的所有東西,我們心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若是不然的話,讓你身首異處。這裡可是陰風谷,處處都是妖獸,說不定哪天你的身體就被撕咬的連根骨頭都剩不下。」光頭男子冷笑道。

「呵呵!你們還有其他人嗎?若是沒有的話,那就一起上吧。」林雲冷笑道。

「哼!落星宗弟子果然個個猖狂,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血腥。」

「殺!」

瘦小男子一聲暴喝,縱身一躍,手中鬼頭刀一晃,便是朝著林雲劈了過來。

「殺我?先追上我再說吧。」

林雲嘴角微微一笑,雙腳點地,扭身便跑,連帶著身影好似鬼魅一般,正是他小有所成的追魂步。

「垃圾貨色的步伐,也敢在本大爺面前顯擺?」

瘦小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的輕蔑,手中鬼頭刀再次一抖,唰唰兩道寒光迸射了出來。

「果然是常年行走在太魔山脈的武道四重,不是黑風盜那種貨色可比的。」

剛一出手,林雲就是感覺這瘦小男子的實力要比黑風盜那些人高出一截,簡單的一擊就足以媲美那最強的盜賊最強大的一擊了。

「死!」

一念到此,林雲急忙晃身閃過一棵灌木,利用灌木將接連飛出的兩道寒光擋住,同時回頭一轉,雙手便是握著一柄彎弓,再次一拉,一支鐵箭矢便是嗖的一聲射了出去。

這箭矢的破空聲十分凌厲,趁著昏暗的光線帶起一股渦流,如同閃電一般疾馳劃過,瞬息便是突然出現在了瘦小男子的面前。

「嘶!」

瘦小男子心中一驚,如此鬼魅般的箭術還是他生平僅見,帶著漩渦氣流的箭矢,速度倍增,實在是太過詭異。

不過這瘦小男子也是反應極快,心念一動,急忙身前多了一面圓形的盾牌,同時劈出的鬼頭刀急忙回撤,沖著飛來的箭矢橫擋了過去。

突然這飛來的箭矢臨近鬼頭刀之時飄忽不定,方向一偏,擦過鬼頭刀,斜沖而上,噗嗤一聲,便是射穿了他的喉嚨。

「嗚!」

這瘦小男子眼珠瞪大,眼中儘是不甘,他可是強大的武道四重,而對方才是個武道一重,他怎麼就被射死了呢。

「什麼?」

「怎麼可能?」

其餘幾人均是失聲大叫,這箭術太犀利了,明明就在你眼前,可卻是給人一種避無可避,躲無可躲,任其射中的感覺。

就在幾人驚駭之時,突然林雲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見,而三道破空聲在下一瞬突然響起,三道黑影卻是從樹梢之下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疾馳而下。

「小心!」

「快撤!」

其餘三人均是一聲驚呼,不過反應也是極快,眼看三支鐵箭再次射了過來,已經紛紛祭出法器,護在了身前。

光頭男子取出了一個木魚,咣咣咣敲了幾下便是立刻身周浮現出了一層透明的元力罩讓自身護住,那黑衣女子則是從頭上取了柄金簪在身前一劃,立刻一堵金色光芒豎起了一層高牆。

只有那魁梧男子只是手中鐵劍一抖,竟是直接迎面而上,朝著箭矢刺了過去。

當的一聲脆響,一支箭矢直接射在了透明的元力罩上,震得元力罩一陣晃動,卻也是力量盡失,掉落了下來。另外一支鐵箭雖然刺穿了光芒高牆,不過速度也已經變得極慢,女子只是稍稍偏身便是躲了過去。

鏘的一聲金屬交鳴,鐵劍泛起淡淡的金光直接將箭矢震得粉碎,化為片片鐵屑隨風飄散。

「這小子的的力量太霸道,他絕對不是武道一重,一定是隱藏了實力。」光頭男子失聲叫道。

「老大,怎麼辦?我們勉強激發法器,太吃力了,而這小子現在一點皮毛都沒有傷到。」女子緊張道。

「追,這小子殺了猴子,決不能讓他跑了。」魁梧男子臉色一沉,大喝一聲,縱身一躍追了上去。

光頭男子和女子對視了一眼,也是紛紛縱身而起,朝著林雲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不過速度明顯趕不上那魁梧男子,而且身形在縱躍之時都是有些晃動,額頭上有著絲絲汗水滲出。

「嘶,這三人手裡拿的難道都是法器?」

林雲看著三人都是擋下了飛箭,微微一驚,不敢大意,急忙再次縱身飛掠後退,同時又是手中彎弓一拉,三支散發著寒光的箭矢便是射了出去,同時雙腳猛然一踩一旁的樹榦,蹭的一聲沒入了高高的灌木叢中。

「小心!」

魁梧男子大叫一聲,手中長劍一揮,立刻射出一道微弱的劍芒化為一條金色長蛇竄向飛來的箭矢。

就在長蛇快要吞噬掉箭矢之時,突然箭矢一陣顫動,方向一抖,偏過長蛇的信子繼續激射而來。

「糟糕!」

魁梧男子面對三支箭矢不敢大意,急忙左手伸出,朝著左側虛空一掌,頓時一股旋風掀起,繼而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反彈力直接震得魁梧男子朝著右邊撞了過去。

砰的一聲,魁梧男子直接撞在了一棵大樹上,巨大的樹榦直接攔腰而斷,而魁梧男子也是一下子跌在了地上,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就在這時,只聽得噗嗤一聲,光頭男子眼珠一瞪,原本高高縱起的身子直接摔在了地上,頓時一片血肉模糊,光頭男子的胸口上一支鐵箭微微顫動著。

「啊!」剩下的女子大叫一聲,急忙身形晃動,躲在了一棵大樹身後,臉色蒼白,呼呼的喘著粗氣。

那三箭成品字形射來,帶著刺耳的破空聲疾馳而過,完全沒有給人任何躲閃的機會,其箭速之快簡直匪夷所思,幸好瞄準的是自己的同伴,不然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她了。

「踢到鐵板了,快撤!」

躺在地上的魁梧男子臉色難看,急忙大叫一聲,翻身而起,身形晃動,就是朝著遠處跑去。

「老大?」

女子微微一怔,隨即暗嘆一聲,也是立刻轉身而逃,逃跑的方向正好與魁梧男子相反,就是要讓林雲無法同時追殺兩人。 「竟然不顧同伴的死活?」林雲此時也是有些錯愕,對於殺人奪寶的這些歹人又是多了一分了解。

嗖!嗖!嗖!

林雲一個縱身躍起,率先追上離他較近的那名女子,毫不猶豫的便是三箭齊發,沒有去看那女子是死是活便是一個轉身朝著魁梧男子追去。

在身後,幾聲箭入血肉的噗嗤之聲,並同時傳來了女子的一聲慘叫。

此時最前逃走的魁梧男子也是動作極快,已經奔出去了十幾丈之遠,有著四周錯亂的樹榦枝葉遮掩,只能隱約看到一個身影在晃動。

「逃跑的本事倒是挺強的,也不知道這一箭還能不能射中。」林雲一咬牙,再次拉滿彎弓,三箭再次射了出去。

噗嗤!

「啊!」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慘叫,那身影一個踉蹌,撲倒在了地上。

「射中了?看來這人確實不走運。」林雲心中一喜。

剛才相隔極遠,而且還有樹木枝葉擋住了視線,射出的三箭他也沒有完全的把握,沒想到結果竟然射中了。

幾個躍身到了近處,果然那個魁梧男子躺在了地上,後背一片的鮮血。

「這就是你們搶劫的下場。」林雲看著魁梧男子冷笑道。

「去死吧。」

就在此時,躺在地上的魁梧男子突然一個翻身,一道鋒利的黑光閃過,帶著刁鑽而狠辣的弧度,直奔林雲的胸膛而來。

「什麼?」林雲頓時心中咯噔一聲,暗叫不妙。

只有不足一丈的距離,那黑光又是如此疾馳而過,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閃,這黑光又是直衝胸膛而來,很有可能會一擊斃命。

「要死大家一起死!」

一念之下,林雲陡然雙目一凝瞬間冷冽了起來,隨之緊握彎弓,一支冰冷的鐵箭射了出來。

「啊!」

林雲一聲慘叫,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低頭看去,只見胸膛之上一把匕首帶著森森的寒光沒入了血肉之中,一股鮮血噴涌而出,一股酸麻脹痛的感覺同時湧上了心頭。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