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先生,李小姐,今天兩位在這裡所有的消費全部免單,這塊玉髓現在是你們的了。」鍾華燦不在理會李氏,他轉身道。

「葉先生,李小姐,今天兩位在這裡所有的消費全部免單,這塊玉髓現在是你們的了。」鍾華燦不在理會李氏,他轉身道。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李氏吃了一驚,她現在才感覺到鍾華燦的態度似乎是有些不對頭,他對眼前的這兩個年輕人,似乎是有點……恭敬。

這不可能,鍾華燦可是港地富商,在港地有著無可比擬的身從,他為什麼要對一個年輕人這麼恭敬?他為什麼要怕這個年輕人?

現在丟面子已經不是大事了,她得弄清楚眼前這兩個人到底有什麼不得了起的身份,以至於讓鍾華燦對他們這麼看重?

「不必了,我說過,別人戴過我東西,我嫌臟。」李言心淡淡的說著,瞥了李氏一眼,然後轉身就走。

「你……」李氏感覺自己彷彿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一樣,她臉上火辣辣的。

「鍾總,回頭在聯繫。」葉皓軒和鍾華燦握了一下手道。

「葉先生,晚上明珠會所有一個派對,晚上八點開始,屆時請一定要去參加。」鍾華燦道。

「好,謝謝鍾總,我一定按時到場。」葉皓軒點點頭,既然想在港地發展自己的產業,那到上流圈子裡去看看是沒大錯的。

「葉先生慢走。」鍾華燦笑道。

葉皓軒臨走時瞥了一眼李氏道:「你要玉髓無非是想求子吧,恕我直言,你這年紀求子,真的有點危險了。」

「你,你說什麼?」李氏吃了一驚。

「民間有戴玉髓可生男孩的說法,但看你的年紀,今年快四十了吧。且不說玉髓的功效是不是有效,單是你自己的年紀都是一個大問題。」

葉皓軒頓了頓道:「年紀越大,生起孩子來也就越危險,而且你的身體素質本來就不行,想要孩子。掂量掂量在說吧。」葉皓軒說完轉身就離開,留下吃驚的李氏。

「鍾總,他……他是誰?」

直到葉皓軒沒了身影,女人才回過神來,但是葉皓軒早已經離開了。

「他叫葉皓軒,京城來的,也就是前幾天在養生講座上治好了王老雙腿的那個醫聖。」鍾華燦淡淡的說。

「啊,是他……竟然是他。」李氏吃驚了,她本來就想和丈夫一起聯繫上葉皓軒請他幫忙看看身體的,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遇到了,而且自己把他得罪了。

她和丈夫結婚十幾年了,一直沒能懷上孩子,到醫院檢查兩人均沒問題。而且搬了幾次家,所住的地方都是經港地湛測大師看過的風水求子寶地,可一直也沒有用。

玉髓求子,是港地一位大師對她說出的招數,所以她就訂了這玉髓,但這些東西,可信可不信,之前因為風水的原因那麼折騰都沒有懷上,她其實也並不相信一個小小的玉髓就能讓她如願。

但是戴上求個心安,她還是覺是自己找名醫靠譜點。

現在葉皓軒已經離開了,她想道歉也沒辦法了,她哀求的對鍾華燦說:「鍾總,你認識他嗎?你能幫我聯繫下他嗎?」

「李夫人,不是我說你,你的這個毛病得改改。」鍾華燦嘆了一口氣道:「我可以幫你聯繫他,今天晚上有個派對,你也可以去,但是姿態放低一點,因為這是高人,不要用世俗的眼光來評判他,否則的話你只會坑了自己,我們夫婦去年就沒少碰壁。」

「我知道,謝謝鍾總,只要能讓我夫婦懷上孩子,要我怎麼樣我都願意。」李氏連忙點頭。

「他的醫術你放心,號稱起死回生,就看今天晚上你的態度了。」鍾華燦道。

有些泄氣的走出了商場,李言心感覺自己的好心情被一個老鼠給壞了。

「美女,不要這麼生氣嘛,狗咬你一口,難道你還要返過頭來咬狗一口不成?況且你剛才已經打她臉了。」葉皓軒跑上來安慰道。

「生氣倒不至於,這種人現實中隨處可見,可是我覺得自己的好心情被打擾了。」李言心有些岔岔不平的說。

「現在六點了,在玩會兒,我們一起去明珠會所。」葉皓軒道。

「不去,到那裡肯定又是見到一群偽善的人。」李言心道。

「就當去見見港地的上流社會,沒事,走,咱在去逛逛去。」葉皓軒嘿嘿一笑。

京城葉家。

在一間稍微顯得有些偏僻的獨立小屋內,葉連成正拿著毛筆奮筆疾書,他寫下一張又一張的字。

這些字相當的潦草,別人甚至都看不出來他寫的到底是什麼字,由此可見他此時的心情並不是很佳。

自從上一次的事情發生以後,葉連成就被老太爺關了三個月的禁閉,他一直禁足在這裡,平時連個探視的人都沒有。

把一張寫的根本看不出來字跡的紙揉成一團扔到了垃圾桶里,葉連成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他鋪上一張宣紙,繼續開始書寫。

但是他還沒有開始,一滴墨水就掉落在了紙上,這一張沒有用過的宣紙登時廢了。

葉連成大怒,他猛的把手中的筆擲到了一邊,然後抓起跟前的宣紙,撕成一團丟到了垃圾桶里。

任何人被關在室內面壁,象是坐牢一樣的呆了幾個月,心情都不會太好的。

就在這個時候,門一開,何承安走了進來,看到室內的情形,他不由得愣了愣,然後笑道:「表弟,今天日子到了,咱們一起去喝幾杯去。」

葉連成沒有作聲,他淡淡的說:「三個月了?」

「是啊,已經三個月了,老太爺親自交待下來的,我今天來接你出去。」何承安道。

「這三個月有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沒有?」葉連成問道。

「沒什麼大事,醫聖不在京城,京城反倒平靜了很多。」何承安道。

「他根本就是一根攪屎棍,有他在,京城能平靜的了才怪了。」葉連成怒道,提起葉皓軒,他胸口還是有股難以抑制的怒氣。

之前他本想帶上京城三傑給葉皓軒一個下馬威,但是沒有想到葉皓軒手段這麼狠,反過手來把京城三傑打成了京城三廢,結果京城三傑中的燕十三徹底的死亡,而另外兩傑治傷的同時也被家裡長輩好好的教訓了一頓。

尤其是他當天沒有保住三傑,所以圈子裡現在一致認為葉連成不過是一頭沒有牙的老虎,平時看起來挺囂張的,但是真正到了事情的緊要關頭,他根本不堪大用。

所以原本想向葉連成靠攏的葉家嫡系現在也漸漸的疏遠他了,他現在幾乎成了一個孤家寡人了。

何承安聽這話感覺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要是葉皓軒是根攪屎棍,那他們是什麼?是屎嗎?

「家裡有什麼大事發生沒有。」葉連成定了定神道。

「這個倒沒有,不過家裡的人對錶弟……頗有微辭。」何承安猶豫了一下道。

「沒有說法反倒不正常了,葉家看著一片和諧,但暗裡卻一個個都是有心機的人。他們就等著看我笑話呢。」葉連成冷笑了一聲,他轉身到一邊洗了洗手問:「醫聖去了哪裡?」

「去了港地,聽說港地那邊有些事情發生,現在事情已經搞定了。」何承安道。

「那他還沒回來?想在那裡養老?」葉連成問。

「這個不清楚,不過我聽說,他好象有意在那裡發展自己的產業。而且收購了一家醫院,打算把曙光醫院給搬過去。」何承安道。

「現在開起來了?」葉連成反問。

「算是開起來了吧,但是還沒有走向正軌。」何承安說。

「那就好辦了,讓他開不起來。」葉連成冷笑道,他現在要時不時的給葉皓軒製造點麻煩才行。

「怎麼做?」何承安有些不明白。

「渡河未斷,擊其中流。現在他還在發展期間,我們讓他的產業發展不起來就是了,港地人向來排外,我就不相信葉皓軒在那裡能折騰得起來。」葉連成冷笑道,他的雙拳緊緊的握著,目光變得越來越深邃了。

晚上八點,葉皓軒和李言心一起來到了港地的明珠會所。

毫無疑問,這家會所正是上流社會身份的象徵,來往這裡的都是圈子裡的人,非富即貴。

「不好意思兩位,請出示請貼。」

葉皓軒和李言心走到門口時,被一個保安客客氣氣的攔了下來。

今天晚上這裡有一個重要的派對,所來賓客都要拿著請貼才能前來,而鍾華燦也只是邀請了一下葉皓軒,並沒有給他請貼一類的東西。

「不好意思,我打個電話問問。」葉皓軒笑了笑,轉身走到一邊拔通了鍾華燦的電話。

「鍾總,我到了,但沒請貼。」

「葉先生請稍等,我馬上下來。」鍾華燦說完連忙掛斷了電話,片刻以後他匆匆的跑了出來。

「葉先生,請。」鍾華燦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這家會所就是鍾華燦創辦的,辦這家會所的目的就是讓圈子裡的人更好的交流,有句話說的好,有錢大家一起賺,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在這裡轉一圈,你可能就會認識一些能解決這件事情的人。 第361章搜尋規律

一整根鬼燭,從當初楊間得到開始也只是用過了一次而已。

靈異公交車上的那次沒有攜帶,所以沒有使用。

唯一一次也只是在酒店的二樓用過而已,但那次使用的份量並不多,所以這根鬼燭基本還算是完整的。

可就算是如此。

才僅僅只是抵抗了一次厲鬼的襲擊,這整根鬼燭就幾乎燃燒光了,剛才那如火球一般爆裂開來的火光似乎耗盡了整根鬼燭的能量,最後只剩下了最後一小節。

「啊~!」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在鬼燭的火光炸裂開來之後拿著鬼燭的林落梅嚇的忍不住尖叫了起來,她的聲音雖然有種無法形容的詭異,可卻絲毫掩蓋不了她內心的恐懼和害怕。

僅剩的一點還燃燒著綠色火苗的鬼燭鬆手調落了下來。

落在腳下的地毯上然後吧嗒一下熄滅了。

周圍的光線再次變的昏暗了起來。

一種死亡的氣息驀地從每個人的心底涌了起來,讓人感到絕望而又崩潰。

鬼燭熄滅了,唯一可以保證眾人安全的東西也不存在了。

而且鬼就在眼前,並且堵住了退路。

形勢一下子變的極其糟糕,儘管熊文文沒有死,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其他人預知的死亡時間很快就會到來,到時候那隻厲鬼又會進行一次可怕的襲擊。

下一次,鬼燭再也抵擋不了這隻鬼的襲擊。

「跟我走,離這隻鬼遠一點。」

楊間撿起了那掉落在地上只剩下一小節的鬼燭,然後帶著幾分焦急的低吼道。

這一下低吼才將有些茫然無措的眾人驚醒。

眾人紛紛往後退去,跟著楊間選擇了深入這個古怪的酒店。

在他們撤退的時候,走道里那個身材高大的恐怖屍體卻保持僵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就和之前在走道的十字路口的時候一模一樣,一樣的動作,一樣的姿勢,唯一發生不一樣的就是現在那隻鬼是面朝自己這邊。

楊間一邊退去,一邊飛快的思考起來,試圖分析出這隻鬼剛才殺人的規律。

「剛才那隻鬼為什麼會停下腳步殺人?是看見我們了么?不,絕對不是這樣,還是說是面朝我們這邊,只要方向對了,就會隨機殺死一個前面的人?不,也不是這樣,熊文文之前預知的時候是在房間里,他那個時候就已經預知到了自己的死亡。」

「話句話說,被那隻鬼看見,或者是臉對著都不要緊,那隻鬼殺人靠的不是感官上的鎖定,而是一種更加苛刻的鎖定方式。」

但這種殺人規律會是什麼呢?

雖然所有的信息已經擺在了眼前,但是要在短時間內考慮所有的細節幾乎不太現實。

沒有足夠的數據支撐,就算是王小明這類高智商的人也無法分析出來。

「楊,楊間,下一個是該輪到我了吧?我是不是馬上就要死了。」這個時候羅素一臉色蒼白,冷汗直冒,驚恐無比的看著楊間。

因為熊文文預知的結果他在兩點十五分的時候會被鬼殺死。

現在已經兩點十一分了。

換一句話說他還有四分鐘的安全時間,一旦這個時間一到,他恐怕就會如預知的結果那樣當場慘死。

「不清楚,這隻鬼的殺人方式雖然簡單粗暴,但是殺人規律卻很特別,熊文文沒有死,我不知道那隻鬼是會跳過這個目標開始下一個目標,還是說不殺死第一個目標不罷休,如果是,那麼第二次的襲擊也會同樣針對熊文文,而不是你。」

楊間一邊說著,一邊在快速行走著,他雖然背著趙磊的屍體,可是注意力卻很集中,他不斷的在觀察著周圍的情況,同時又在尋找那個31號房間。

眼下退路已經被堵死了,只有往前沖了。

哪怕是損失慘重,至少也要將那隻篡改記憶的鬼解決掉,要是這個時候選擇逃走的話也許所有的犧牲就白費了。

那鬼已經在殺人,估計離開了這酒店也不頂用。

「什,什麼?還有可能襲擊我,這下我死定了。」熊文文嚇的都快哭出來了,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

「鬼燭呢,你不是還有鬼燭么?快拿出來啊,我不想死在這裡,你可向趙建國保證過的,要把我活著送回J市,你可不能騙我……只要你帶我這裡這裡,救我出去,我把我媽媽介紹給你認識好不好。」

楊間沒有理會這熊孩子後面的話,而是沉聲道;「我手中只有一根鬼燭,為了擋住剛才的那一次襲擊那根鬼燭幾乎燃燒光了,只剩下最後一小節,那麼點鬼燭肯定撐不住下一次的襲擊,所以已經不能指望鬼燭救命了。」

「五分鐘之內,如果不能有轉機的話,下一個被鬼盯上的人必死無疑。」

雖然很殘酷,但是楊間這個時候不會隱瞞任何的消息,必須將現實情況告訴他們。

「說實話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見,鬼燭燃燒的這麼劇烈,就算是我面對那餓死鬼的時候都不至於如此,從現在開始你們得做好死在這裡的心理準備了,當然我也會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證你們的安全。」

「只是到時候我不知道我頂不頂得住。」

楊間臉色格外沉重,一根鬼燭幾乎被直接消耗光,這種情況他自己看了心裡都發虛。

他很清楚這種情況之下哪怕是自己被那隻鬼盯上興許都難逃一死。

「這不是玩完了么?」羅素一聲音顫抖著說到。

「不,不一定,還有轉機,只要摸清楚那隻鬼的殺人規律,並且化解的話我們就能平安無事的,鬼的規律其實並不複雜,只是一時間很難判定罷了,如果能徹底的了解,別說我們馭鬼者了,就算是普通人也是可以活下去的。」楊間說道

靈異事件當中普通人被卷進去之後並非死定了,除非是進入了鬼域裡面出不來,否則的話大多數情況都是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的。

比如楊間經歷的無頭鬼影事件,只要不背對那些鬼奴就可以不被襲擊,然後想辦法脫困。

哪怕是S級的餓死鬼事件,普通人依然可以生存下去,只要不被鬼嬰看見,聽見,碰到就行了。

「可是還有三分多鐘,這麼點時間我們這麼去弄清楚那隻鬼的殺人規律啊,這壓根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羅素一有些絕望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