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此行隊伍之中並未有六級星陣師,而其他隊伍之中同樣不可能存在。所以我們若是想突破這封印就需要以量取勝。」松元說道。

「我們此行隊伍之中並未有六級星陣師,而其他隊伍之中同樣不可能存在。所以我們若是想突破這封印就需要以量取勝。」松元說道。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對於松元的方法,蘇晨不予置否。的確在現階段這也恐怕是唯一一個比較有效的方法,不過這樣也存在著極大的風險。星陣師的星魂融入到其他星陣高手的星陣之中若是一不小心的話恐怕星魂會被星陣反噬,那樣的話會對自身造成極大損害。

看樣子松元他們肯加入萬殊途的隊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的隊伍之中有著錢曉的存在吧。

「怎麼樣蘇晨學弟,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等著荒塔的封印穩定下來以後,我們想要突破的話就更難了。」松元繼續說道。

蘇晨的目光看向鍾靈兒,後者點點頭,對於松元說的話沒有任何反駁,顯然是承認松元所說句句屬實。但就算是如此鍾靈兒還是用手拉了一下蘇晨的袖子,顯然也是明白松元所說的方法有多兇險。

「松元學長,你這破解星陣的方法太過兇險,莫要當我們不知道,若是一個不謹慎很有可能會被星陣之中強大的星魂力量摧毀神智,松元學長難不成有方法規避這種風險不成,」萬陌路向前踏出一步說道。

「陌路,這種事情不是你可以摻合的。既然來了分院試就老老實實地少多管閑事。省的到時候葬身這遺迹平原,令父親難過。」萬殊途一聲冷笑。

「不勞費心。」萬陌路同樣一聲冷哼,沒有給萬殊途絲毫面子。

「怎麼樣蘇晨學弟,對於這荒塔有沒有興趣,還是說蘇晨學弟甘心在這成鶴域內吸收著零星的莽荒之氣,若是這樣的話,倒是打擾了。」松元仰起頭嘴角掛起玩味的笑容。

蘇晨緩緩低下頭,不言語。

瞧得蘇晨這個樣子,萬殊途和錢曉目光中的鄙視毫不遮掩,這蘇晨也不過如此,一道已經殘破了的封印就是將他嚇住,這樣的人就算是通過了分院試也難以有什麼作為。

不過萬陌路等人卻是鬆了一口氣,雖然放棄了這份機緣,多少有些不舍不過卻也是減少了許多風險,若是栽在這所謂的荒塔之上可是極為不值,雖說有些可惜但卻是比較保險。

而鍾靈兒和松元的目光一直盯著蘇晨,在星洛學院中搞得風生水起的蘇晨究竟會如何選擇。

「激將法對於我沒有用。」蘇晨緩緩地開口「不過這荒塔的確是引起了我不小的興趣,既然松元學長誠心邀請,學弟哪裡有拒絕之理。」

「老大,」萬陌路急忙道。

「沒事,若是被區區一個荒塔嚇住,恐怕我蘇晨也就難以在這分院試中有所作為。」蘇晨嘴角揚起自信的笑容。

他從一個星者走到如今星王的程度,哪有一帆風順的時候,若是被危險嚇倒,那麼他蘇晨如今也就不悔站在這分院試的舞台上。

「好好好,蘇晨學弟好志向,學長拭目以待。那就在荒塔前會和,學長就先行一步了。」話音落下,他們也是懶得再做停留,直接是化為流光,迅速的掠過天際,直接投向了那座廢墟城市。

蘇晨望著他們遠去的身影,雙目倒是微微眯了起來。

荒塔啊……

(舉報錯誤和落後的章節,是您對庫最大的幫助,庫承諾所有的舉報都會得到及時處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更新慢了/點此舉報|返回書目|加入書籤|打開書架|推薦本書|返回書頁|註冊為本站會員 ?在繼那松元一行人衝進那座龐大無比的廢墟城市之後,蘇晨四人也並未再過拖延,直接動身,化為四道流光,衝進那座廢墟城市。

而待得四人衝進那座廢墟城市中時,便是有著一股蒼茫之感撲面而來,眼前的視線似是恍惚了一下,隱隱間,似是有著一座浩蕩的無法形容的遠古城市出現在眼前。

城市之中,建築高聳入雲,充滿著蠻荒之感,天空之上,無數巨大的身影呼嘯而過,天地之間,都是瀰漫著那濃郁莽荒之氣。

蘇晨等人眼中靈光閃動,眼前那浩瀚的場面便是盡數消失化為廢墟,殘破之感,瀰漫於眼球。

蘇晨與鍾靈兒相視一眼,剛才浮現在眼前的畫面應該是藉助這莽荒之氣殘留的景象,不過應該是無法持久,只能夠被人們略微感知一下而已。

「真是一座雄偉之城。」蘇晨忍不住感慨道,如此巍峨的城市都可以和星洛帝國的帝都相媲美,至於蘇晨走過的萬雷城那種城市與之相比實在是太不起眼了。

「畢竟此地也曾經是遺迹平原中的一方頂尖勢力。」鍾靈兒點點頭,如果真要論起實力的話,恐怕就算是他們遠古傳承下來的家族對於這種種地方都是正視,由此可見,這座巍峨城市,究竟擁有著何等可怕的實力。

「然而即便強橫如斯。依然難逃破滅之果…」牧塵一聲輕嘆,那場遠古浩劫對於整個星野大陸而言,果然是一場毀滅災難。

兩人在說話間,他們的身影卻是並未有絲毫的停頓,流光掠過天際,迅速的對著這座龐大的廢墟城市中央位置而去。

在那個方向,他們都是察覺到了一道極端古老洪荒的波動,顯然,在這座廢墟城市中,恐怕只有那座所謂的荒塔,方才擁有著這等威能。

「走。」

蘇晨,鍾靈兒四人眼中都是有著精光掠過。旋即速度猛然暴漲,劃破空間而去,如此約莫將近半個時辰后,他們的速度終於是漸漸的變緩了下來。

唰。

四人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座殘破的石樓之頂,而待得他們一出現,他們的目光便是死死的望向了前方,只見得那裡的大地一片平坦,那裡的地面並沒有如同這座城市其他地方一般崩裂,反而是保存得頗為的完好,而這一切,顯然都是因為那片大地的中央,一座斑駁的古老石塔。靜靜矗立。

那座石塔呈現暗灰色彩,在那塔身上似是有著極其古老的紋路,彷彿是天然而成。它矗立在那裡,即便並不是特別是巍峨,但當蘇晨他們視線望去時,卻是呼吸為之一滯,一股可怕的壓力席捲而來,竟是令得肉身都是隱隱作痛。有著蹦碎之感。

「這就是那成鶴域的荒塔嗎。」

蘇晨望著那座古老石塔,再感受著那股猶如潮水般涌來的壓力。神色也是漸漸的變得熾熱起來,即便尚未進入其中,但光是靠近了,他都能夠感覺到體內的血肉彷彿是在沸騰,那種感覺,令得他幾乎要忍耐不住的強行衝進去。

不過他最終還是強行將這念頭壓制了下來,眼前這座斑駁石塔,雖然看似歷經歲月,也已出現了殘破之意,但蘇晨卻是依舊能夠察覺到它的可怕,若是強闖的話,恐怕頃刻間就會灰飛煙滅。

不過想想也是意料之中,這荒塔,在那遠古時期,乃是這些頂尖勢力傾注龐大資源修築而成,如何會不具備一些可怕之能,不然的話,又如何能夠在整座遺迹平原都是破碎的情況下,依然還能夠以殘破之態,遺留至今。

「哈哈,既然星洛學院的星陣師也到了,那就請一同下來吧。」一聲爽朗的笑聲響起。

蘇晨等人微微猶豫便是向荒塔附近降落,既然已經被人發現了蹤跡,那也就沒必要遮遮掩掩了,況且想躲過這麼多人的耳目破開結界進入這荒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荒塔前方,一位藍衫男子微笑而立,男子面目俊美得堪稱妖異,若是論起模樣,即便是鍾靈兒都是略遜一籌,其手持一柄深藍羽扇,緩緩扇動著,透著一種貴族般的優雅。身後跟著三名學員,其中一名蘇晨根據他身上的波動蘇晨也是能夠確定他也是名司機星陣師。

「久仰天楓學院,韓風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蘇晨同樣淡淡的回禮道,從先前得到的消息中,根據描繪眼前這人就應該是天楓學院的韓風。

「看樣子,蘇晨兄弟起碼掠奪了我天楓學院的一支隊伍啊。」韓風雖然仍是掛著笑容,不過語氣之中隱隱間有著冷意浮現,如若不是,自己的信息從來沒有向外院透露過,蘇晨既然知道,那麼就肯定是從自己學院學員嘴中套出來的。

雖說他平時甚少在學院露面,不過這分院試開始,身為地榜第一的他有必要為學院爭臉,盡量護住學員周全,新生把別院老生擊敗的事情發生在別的學院無所謂,但在自己學院的話就顏面無光了。

「呵呵,韓風兄多慮了。先前降落的時候與貴院及瑞金學院以及卡斯學院的兩隻隊伍降落一處,我們不過是在卡斯學院奪得星點之後,將他們吃下而已,卻並未對你們的學員動手,至於關於你的消息,在下不過是略微打聽了一下而已。」蘇晨面不改色的如實道。

「卡斯學院。」韓風微微皺眉,對於卡斯學院一貫的作風他還是有所耳聞的,看向蘇晨他也並不像說什麼謊話。

「怎麼,聽你說這話,趙燃他們就是你動的手了。」一道淡淡的聲音從天際傳來聽不出喜怒。

這話一出,蘇晨轉過身臉色也是一笑,星王五階的實力的確很厲害。替趙燃等人說話,實力又達到這般地步,蘇晨自然也能猜得出來者何人。道,「自討苦吃怨不得別人。」

「大言不慚。」空中那身影率領眾人前來,一聲冷笑,袖袍一揮,一個星力巨拳砸向蘇晨。

璀璨的色巨拳,自天空上爆發開來,整片天際,在這一霎那都是變成了金光海洋,甚至連那傾灑而下的陽光,都是在此刻被渲染上了黃金般的色彩。

看著在眼前急速放大的拳頭,韓風羽扇輕搖,不見絲毫緊張之色,正好趁此機會看看這個蘇晨究竟有幾斤幾兩。況且如果這個傢伙真的頂不住的時候再出手的話,雪中送炭的這份恩情可是大得很啊。

面對著這般兇猛的攻勢,蘇晨也是毫不猶豫一拳揮出,一大一小的拳頭形成鮮明的對比,不過令人意外的是,那金色巨拳與蘇晨的拳頭相撞在一起,雖然將蘇晨逼退十餘步,但之後竟是寸寸崩裂開來,化為漫天光點盡數消散。

「果然有些門道。」看著巨拳被破,來人沒有絲毫的訝異,畢竟憑藉一己之力吃下他卡斯學院兩支隊伍的人怎麼可能簡單呢。

蘇晨也是將手負於身後,笑著問道:「關鑫,我若重傷的話恐怕這荒塔,想來進入這荒塔多少也是有些麻煩啊。」

面對星王五階的攻擊,蘇晨雖然怡然不懼,但三轉雷聖體已經明顯難以抗衡,如今手臂已經一片麻木,倒是自己託大了一些。

聽到這話,那黑影明顯聲音一頓,隨即緩緩道:「你這是威脅我。」

「哈哈,卡斯學院的關鑫,沒想到你也怎麼快來了,但你怎麼一來就對蘇晨出手呢。你應該知道星陣師是破開這封印的,若是封印破解失敗的話,恐怕我們兩個學院都不會善罷甘休的。」

又是一道極為強橫的氣息出現在荒塔這裡,而此人正是星洛學院地榜第一的松元,他這番話很明顯是站在蘇晨的立場上說的。

「呵呵,原來是卡斯學院的關鑫,我本人並不介意你對這個蘇晨出手,不過這星陣師本身就比較稀少,我們好不容易湊齊的六位星陣師若是少了一位的話,只要你能夠再找到一名星陣師就行,不然的話恐怕,我們其餘學院可是不依啊。」韓楓也是緩緩開口。

面對著韓風表明立場,那關鑫的面色也是極為陰沉,沒想到這破解荒塔封印的星陣師也邀請了這個蘇晨,現在倒是不好動手,畢竟傷了這蘇晨,阻礙了封印破解,對自己卻是沒有絲毫的好處。

「小子,這次就算你好運,不過你記得,得罪了我卡斯學院的人,結果可都好不到哪裡去。」關鑫站在一旁,陰冷的目光盯著林動,淡淡的道。

現在這個傢伙對於四個學院的學員學員還有著利用價值,不過等到荒塔封印破解之後,失去了眾多強者的庇護倒是看看他如何猖狂,到時候定讓他把吃下去的星點全都吐出來。

對此,蘇晨也是不置可否的冷笑一聲,這關鑫心中想什麼他並不關心,無非就是怎麼算計自己而已。

蘇晨身形一動,也不多說,直接是盤腿坐下,微閉著眼眸,只需等待其餘星陣師到齊即可,

(舉報錯誤和落後的章節,是您對庫最大的幫助,庫承諾所有的舉報都會得到及時處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更新慢了/點此舉報|返回書目|加入書籤|打開書架|推薦本書|返回書頁|註冊為本站會員 這邊愛爾莎回過神來,指著初箏:「父親,她就是和我……」

查爾斯別有深意的看初箏好幾眼,壓下怒氣沖沖的愛爾莎:「一點小事,行了,先吃飯。」

「父親!」

查爾斯只是淡淡的看愛爾莎一眼,愛爾莎立即偃旗息鼓,幾秒鐘后,氣憤的推開面前的盤子:「我不吃了。」

愛爾莎生氣回了房間,初箏也沒陪陌生人吃飯的意思,跟著回了房間。

餐廳里很快就只剩下查爾斯和瑪姬。

「你這個女兒……」

瑪姬垂下頭:「箏……雪萊婭不懂事,還請大人見諒,我一定會讓她給愛爾莎道歉。」

查爾斯似乎想說什麼,一瞧瑪姬這樣子,擺擺手:「吃飯吧。」



原主的房間在走廊盡頭,房間不算大,但裡面東西俱全,查爾斯就算不喜歡她這個繼女,也不會在生活上苛待她。

初箏找到鏡子,先看了看鏡子里的人,確定五官都很漂亮后,滿意的欣賞一會兒,這才準備去洗漱。

叩叩——

房門被人敲響。

「雪萊婭,開門!」

不用開門也知道外面站的是誰。

初箏走過去,將門反鎖住,用銀線將整個房間屏蔽后,慢悠悠的去洗澡。



愛爾莎敲半天門沒人開,想要直接進去,發現門打不開,氣得愛爾莎到半夜才睡下。

本想第二天找初箏麻煩,結果被告知初箏已經先去學院了。

愛爾莎差點沒被氣死。

初箏坐的她昨天新入手的馬車到學院,此時時間尚早,到學院的人不多。

初箏從馬車上下來,沒引起太多人注意。

「雪萊婭同學。」

陽光帥氣的男孩兒從另一邊跑過來,臉上帶著醉人帶笑意。

初箏心底咯噔一下。

現在的時間線,剛好是原主和男生認識不久,男生主動向原主示好的時候。

說認識也不準確,就是見過幾面。

當然這個男生知名度也很高,全學院就沒人不認識他,天賦與帥氣並存的穆爾。

穆爾笑起來會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一雙眸子亮晶晶的:「你今天怎麼這麼早?」

「我們很熟嗎?」

「唔……你和我交往,我們就很熟了呀。」穆爾直白邀請初箏出任他心中的C位。

「我拒絕。」

穆爾無奈的聳下肩:「好吧。那我們可以做朋友呀。」

「你看上我哪裡了?」

穆爾這樣的人,在學院里勾勾手指,有的是女孩兒為她傾盡所有,為什麼要來招惹原主這個廢物?

難道是在一群天才中,廢物更明顯?

我看你是居心不良,想害我吧!

「雪萊婭同學很可愛。」穆爾笑著道:「是我喜歡的類型,我想和雪萊婭同學做朋友。」

初箏忍住摸出鏡子看看自己哪裡可愛的衝動:「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以後請你離我遠點。」

要是愛爾莎因為你找我麻煩,我會從你身上找回來的。

大佬不能吃虧的。

「啊……」穆爾失望的啊了一聲,轉而又認真的問:「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

「不是類型的問題。」

好人卡是什麼類型,我就喜歡什麼類型,你永遠沒可能。



校門外。

愛爾莎拎著裙擺從馬車上下來,遠遠的看見穆爾和初箏站在一起說話。

她之前就聽人說,穆爾和她走得近。

之前她還不信,現在眼見為實,不得不信。

愛爾莎自動將這件事歸結為:初箏主動勾引穆爾。

一個賤民也敢肖想穆爾,誰給她的臉。

「穆爾。」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